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三百五十章 起由
    不过下一刻,银月的动作和话语,却有些出乎秦放的意外。

    “好了,小冰,住手吧~!你们之间的事情我明白了,那种情况下彼此为敌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现在你们既然都归附我家沈大人,那就都是自己人,此事我做主了,暂时揭过,他日由沈大人定夺吧,到时要打要杀你们决定就是,不过现在不行”。原本被秦放认定必然会帮石冰的银月,在听过石冰和秦放的对话后竟然话锋一转直接向石冰说嗔道。

    “可是,此贼毁我法身。。”石冰争执道,她虽然历经万年,但是相对的人事之事却知之甚少,毕竟他从没有离开过未央宗一步,让她放弃让她恨之入骨的秦放,让她根本无法接受。

    “小冰,姐姐这是为你好,以你现在的修为,此刻根本不是秦放的对手,我以前虽然没有见过他,但是他的气息给我的感觉很强,我感觉秦放现在的修为虽然是洞虚后期,但是真正动起手来至少赶得上分神初期的修士,到了分神期就不是你这夺舍之躯可以对付的了,更何况眼下根本不是你们争斗的时候,我重伤未愈,勉强压下的伤势已经有些力不从心,再不觅地疗伤,恐怕修为会大退,那时再想帮你杀上未央宗报仇,根本就是痴人说梦。”银月叹息道。

    听到这话,秦放心中暗惊,他实在没想到,银月的眼光竟然如此毒辣,他秦放在银月面前动手,也只有和石冰那么一个碰撞而已,竟像是被她完全看都一般。

    只是秦放在惊叹的时候,石冰却丝毫没有把银月的解释听进心里般,甚至完全忽视了住刚才的碰撞的结果。

    “我会比不上他?!他不过是个下三滥的下贼罢了,若不是他逃的快,早就命丧我手了~!”石冰一遍指着秦放,一番恼羞成怒的吼道。

    听到这话,秦放眉头一皱,冷哼一声,也不答话,而是上前一步。轻描淡写的把手一握,昔日在沈天寿面前展示过的雷鞭便再次在其手中凝出。

    就在雷鞭出现的一瞬间,秦放随意的向起魔岛地面一挥。只听,啪~!的一声如惊雷般的脆响。起魔岛那深紫色的大岩石地面上,就被硬生生的抽出出一道,长过百丈,如刀切斧凿般整齐的黝黑深沟。

    毕竟在秦放看来,眼下确实不是争斗的实际,无论是薛史一面还是去追南流月都不适宜受伤,所以一出手他便要震撼眼前羞恼交加的石冰。

    果然,动作做罢,原本嚣张的石冰便惊诧的嘴巴张的老大。

    “你。。。你怎么可能做到。。。”看着那道极深沟壑,石冰不能相信道,起魔岛的坚硬她是非常了解了,毕竟她被人损毁法身,自然极怒,夺舍后便在这起魔岛上发泄一通。

    只是实力降到洞虚后期的她,无论怎么狂暴,都只能在这起魔岛上留下浅浅的印记罢了。

    根本不能像秦放一般,轻易就留下巨大痕迹。

    “想杀我,现在的你不行~!本少并没有欺凌弱者的习惯。”秦放看向石冰一字一句道。

    “你~!”此话一出,石冰顿时感觉一阵难受,毕竟是昔日被她看作俎上肉的小贼,竟然成为足以威胁到她的存在,让她极不舒服。

    “不过你放心,我会慢慢等着你回复,到时你来找我报仇,本少绝对不会躲~!”秦放再次向石冰说道。

    “好~!你等着。”石冰银牙一咬道。

    “你们两个好了么?哼~!”银月故作不满道。

    “别管他们了,银月姐姐,你身边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和小彩还不知道啊。”见到秦放和石冰的事情告一段落,囡囡岔开话题道。

    “此事说来话长,我和谷存之的事情你是知道的,今次算是因他而起吧。。”银月无奈道。

    “那个始乱终弃的小人,他还感害你不曾~!”听到这话囡囡怒道。

    “囡囡~~~!你听银月姐姐说完啊。”一旁的七彩量忙阻止道,作为沈天寿的直系,她很清楚银月和谷存之之间的事情,并不像囡囡想的那么简单。

    “到底怎么回事?”一旁的秦放一头雾水道。

    “罢了,让你知道也好,省着也做一个负心人,当年银月姐姐第一次外出试炼时遇到了危险,被碰巧遇到的重华宗的谷存之所救,那时候的谷存之温文尔雅,潇洒不羁,算是极有魅力之人,久而久之就和银月姐姐产生了情愫,不过那谷存之的老子却是重华宗的宗主谷天元那老头,此老贼极为势力,在他看来,我们都是些妖孽罢了,根本没有资格入他重华宗的门墙,所以对于两人之事却是极力反对,而那谷存之也不争气,居然屈服在他老子的淫威之下,取了他的师妹,不过那谷存之在婚后竟然仍旧出来纠缠。。。”囡囡统概的解释道。

    “囡囡,好了~!”银月脸色微红的打断道。

    “有什么不能说的,是他谷存之对不起姐姐你~!”囡囡不忿道

    “哎。。当日的事情很复杂,有很多事情也不怪存之。”银月解释的说道。

    “姐姐你怎么还要维护他~!”囡囡怒道。

    “哎,有些事,我也是刚刚知道,今次到破荒海历练,无意中被存之知晓了我的存在,于是他一路追我到积魔海,便是想解释当日之事,只是不凑巧,就在我们交谈只是,突然出现了一只超级魔兽,偷袭我们。而存之也为了救我而被打成重伤,几乎丧命。”银月解释道。

    “超级魔兽?!”秦放惊骇道,现在他想的可不是如何捕捉自己的坐骑,而是不能自已的关心起南流月,毕竟如果银月此话是真,那么南流月此行就真的危险了。

    只是,让秦放更加不放心的是,就在他问完,银月再次肯定道:“不错,就是超级魔兽,而且还是足以媲美大成期修士的超级魔兽~!”

    “先别管那超级魔兽,倒是那谷存之,这家伙会有这么好心?”囡囡关心的却是其他方面,不相信的问道。

    “哎,等你有了所爱之人,学会了体谅,你才会明白,很多事,都是不得已罢了。”银月脸色泛起一阵无奈道。

    “哼~!他要敢对我始乱终弃,我定然杀他泄愤。”囡囡佯怒道,只是说话时,脸上却是显露出一片微红。

    “好了,囡囡,不要打断姐姐的话,其他都等弄清楚事情再说吧。”看到银月的样子,七彩颇为关系的说道。

    “好吧,姐姐快说。”囡囡应道。

    “哎~。。”银月轻叹一声便继续说下去。

    原来,当日银月被谷存之穷追不舍后,渐渐逃至积魔海深处,心有余爱的银月终于被谷存之契而不舍的追逐感动,从而停下来想听其到底是什么原因。

    只是就在谷存之说出当年被逼婚一事的内幕时,却突然受到了超级魔兽袭击。

    那魔兽极为犀利,不但修为可媲美大成期修士,而且心智不低,几个照面就打伤了两人。

    要不是危机关头谷存之以秘传的保命之法硬撼了此兽一击,让两人得以使用神行符逃遁的话。

    恐怕银月和谷存之两人早就一起埋骨积魔海了。

    不过饶是这样,银月和谷存之两人仍旧受到极重的伤。

    毕竟那可是可以媲美大成期修士的上位超级魔兽啊,绝不是简单人可以对抗的。

    而且谷存之硬撼超级魔兽的那一击,也是强行使用,让谷存之受伤甚深,单是内伤已经伤达五脏,随时都有可能毙命。

    幸好,两人还有些运道,那道神行符直接把两人传到了未央宗所在的海域。

    而谷存之和奉熙的交情可是尽人皆知的事情,所以在危机关头,银月把谷存之送到了奉熙的未央宗。

    而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奉熙见到谷存之的样子大惊失色,立刻以全宗之力救治谷存之。

    虽然因为自身伤势极重,无法作出相关交代和安排,但毕竟谷存之是重华宗的少宗主,他身份可是摆在那里的。

    所以在救治谷存之的同时,奉熙便以传讯灵符通知了远在重华宗的谷天元。

    而重华宗一方,虽然谷存之的父亲宗主谷天元需要住持重华宗而分身乏术,但是仍旧在第一时间派出宗内的高手以及自己的孙子谷落花前来未央宗。

    只是这个本应合理且妥善的处理方式却对暗处的银月极为不利。

    因为银月知道,在重华宗,除了谷存之外,其他人都对她非常痛恨的,尤其是谷天元,以及谷存之那个好儿子谷落花,更是恨不得对她食肉寝皮。

    所以几乎是在知道谷落花和重华宗修士来到的同时,银月便离开了未央宗的势力范围。

    只是谷存之重伤几死的事情,毕竟是因为银月的原因而起。

    所以即使银月自己身上伤势也不算轻,却更放不下谷存之。

    离开未央宗不到一月的时间,银月便经不住自己内心的牵挂,而道再次未央宗附近等待,希望得到谷存之的消息。

    只是不过没想到的是,事由筹巧,此次银月偷偷摸到未央宗,正好遇到了被商衰击毁肉身,仅以元婴苍茫逃出未央宗的石冰。

    那石冰本身的草木妖修的气息,对于本身是草木妖修的银月来说十分熟悉,所以看到同宗妖修被追杀,银月没有立刻由于的便带着石冰逃遁而出。

    其后两人更是借助阵法之力,来到了破荒海范围内的碧空岛,帮助石冰搜寻到冰妖花重铸身躯。

    而找到冰妖花之后的事情,就是秦放等人来此的原因了。

    因为冰妖花石冰,刚刚完成夺舍没有多久,银月便感到自己体内的伤势有些压制不住。

    所以银月便发出传讯灵符,让囡囡知道,到起魔岛与她汇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