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欣慰
    “呵呵,好了,这样的话,就算定下了,时间不容耽误,我们这边先出发吧~!”银月招呼一声便要开始行动。

    “哎,等等~银月大姐,我这里有两份积魔海海图,还有带有月少的气息传讯灵符,有了这两样东西,相信可以帮助你尽早的联系到月少。”见到几人想要动身,秦放连忙道。

    说罢秦放把两份复制了积魔海海图的玉简以及带有南流月气息标识的传讯灵符交到银月手中。

    “呵呵,这下小彩就不用担心了,有了这些东西,加上银月大姐,南流月那边定然无事。”囡囡看了一眼脸色焦急的七彩后笑道。

    “也许吧,我们走了,你们自己小心。”银月微微一笑道,笑罢,把手一抬,一件梭形的银色法器便出现在空中,迅速变大,片刻间便涨到了小船大小。

    做完这些,银月再次向几人说道:“我们走了,石冰、小彩,你们上来,我用岁月梭带你一程。”

    “啊,这种气息,姐姐的岁月梭竟然是天级法器~!这样一来必然可以一日千里,有此法器,小月那小子定然安然无恙。”见到岁月梭,秦放严重一亮道。

    “呵呵,比你买小虫子那半吊子什么遁天雷舟好的多吧。”囡囡嬉笑道。

    “嘻嘻,这个当然,月少安全了。”知道南流月多了一份保障,秦放丝毫不以囡囡的取笑为意的道。

    “我们走了,秦大哥保重。。”站到了岁月梭上,七彩向秦放告别道。

    “好,一路小心~!”秦放连忙道。

    “急~!”看到众人准备完毕,银月一声低呼,岁月梭上面陡然泛起一层银色的光照,将站在其上的银月等三人齐齐罩住,而后便化作一道肉眼难辨的极光,向积魔海东部射去。

    银月向南流月方向飞驰的时候,南流月已经再次跟上了华烨一行。

    这次他和顾画师回家,让他大大开眼界,这是倒不是因为南流月见识太少,换过其他修真界的修士也一样会深感学士不足的,必经顾画师的家是在太过玄奇了。

    当日南流月和顾画师一同坐飞颚兽向顾画师的家飞去的时候,南流月怎么也没想到顾画师的家回事这么一个情况。尤其第一眼,南流月简直是不能相信这就是藏月阁。

    南流月已经在脑海中想象过藏月阁的样子,参照顾画师那二世祖的形象,藏月阁怎么说也定是金碧辉煌吧,可是到了地方南流月才感到难以置信。

    因为顾画师的家,根本不是什么规模宏大之地而是就在一片散碎的岛屿上,说是散碎,是因为那本来就不算大岛屿,大概和起来也不过方圆十里罢了。

    而就是这十里的范围,却碎做近百块大小不一的散岛,这些小岛,甚至没有自己的名字。

    顾家就在这片碎片中的最大的一片上,说是虽大,也不过百丈方圆,不过上面山路河流一样不少,能建洞府的不过十丈方圆罢了。

    而且此地的景色虽然精致,但顾画师的家也不过一院一房罢了,无论如何也无法和修真世家联系起来。

    “到我家了,走吧~!”顾画师收起一路上索要飞颚兽的媚色,颇为自豪的向南流月傲然道。

    “这就是藏月阁?你的家?”南流月指着那绿树环绕的小院,不能自信哦问道。

    “呵呵,不错,就是我家了。”顾画师笑着点头道。

    “这里的景色虽然精致,但远非你说过的那样如临仙境啊。”南流月诧异道。

    毕竟再此之前,顾画师曾经告诉过南流月和秦放,藏月阁是世间少有的胜景。

    “呵呵,这里自然是看不全的,我家的美景,可不是谁都有缘见到的啊。”顾画师摇了摇手中的折扇,摇头晃脑的得意道。

    “你的修为若是有你吹牛的本领高的话,我们也许不必来此了。”南流月无奈道。

    “吹牛?你当我是秦少那浪荡子么?本少的话可是字字珠玑,来吧,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家。”顾画师轻笑一下,一拍南流月的肩膀,便向当年的小屋飞去。

    “呵呵。。”南流月一声轻笑,便随着顾画师飞去。

    不过就在南流月将要飞到小院的时候,却木然感觉身上一凉,仿佛被人窥视一般,不由的向感觉来源方向望去,只是一看之下尽是虚空,没有丝毫不妥。

    “怪事~!”南流月低叹一声,略一摇头便再次赶上。

    两人飞去之后,他们身后,南流月看向的空间中确实一阵波动,显现出两个人来。

    当前一个,打扮极为文雅,身量颇长,穿着一身苍白色的文士服,腰上配以十八颗点缀的明珠玉带,神态颇为安逸。

    此人的样貌和顾画师有七分相似,不过眉宇间却多了一丝不怒而微的气势。

    但这些不是让人惊诧的地方,让人惊诧的是,此人的双眉之间赫然还有一到眼状的裂缝,虽然闭合,其中仍不时闪现出阵阵光芒。

    另一人的修为极强,已然到达了罕见的渡劫后期,不过和这文雅修士全然不同是,此人虽然也是中年文士打扮,但是全身上下却没有一点文气,不仅面色异常阴沉,而且细看之下更可看到此人眉宇间隐隐藏着的无尽狠辣。

    不过最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此人虽然明明是人族修士,但是周身却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黑如烟尘的强大妖气,把他掩映的有若鬼神,让人难以正视,一望而生畏。

    “怎么样?罗鸦,你观此人如何?”文雅修士缓缓问道,话语十分轻柔,但是却透着不容置疑的气势。加上他倒背双手,睥睨天下的眼神,绝对称得上是气势如山。

    此话一出,那浸没在黑气之中的修士立刻应道:“熊霸和散轻仇曾提到过,少主在凡人界结识过两个犀利的少年修士,此人应该是其中一个,能一项心高气傲的少主的当作朋友的哦,这小家伙怎么也应该说的过得去吧,而且我刚才试探此人,他竟然有所反应,天资就算不及少主,也相差不远。”

    他的声音虽然听之平淡,但是细听之下便可感觉到话语中那股隐隐含的着恭敬之意。

    “不止啊,就连我施展的破心天目都无法这小子的心智上找出破洞,此子意志之坚,绝对上层。”优雅文士叹然道。

    “会否有什么不妥?此子最后看向我,明显有所察觉,是否是因为我的试探而发现我们的存在呢?”听到这话,沉寂在黑雾的罗鸦向文雅修士问道。

    “呵呵,那到没有,想看破我的遮天幕,他还没这个能力。只是你的妖气让他感觉不舒服罢了,不过我那不争气的儿子竟然把服兽法珠都给了这朋友,就有点意思了。”文雅修士笑道。

    “什么~!服兽法珠可是顾氏一族的不传之秘,少主怎么能。。”听到这话,罗鸦一愣道。不过话到一半便被文雅修士打断。

    “罗鸦,你觉的我父亲眼光如何?”文雅修士突然问道。

    “老主人,不是罗鸦可以评价。”罗鸦正色道,在他眼中顾家的老家主,顾画师的爷爷,可是绝对的天一般的存在,不容任何亵渎,更不是他能评价的。

    “半年前,画师回来,与我父亲畅谈三天三夜,期间父亲大人的笑声不断,甚至可以传遍整个顾法界,那是我就在想到底是什么惹动父亲的遐思,直到第三天看到画师绘声绘色,手舞足蹈的向父亲说笑时,我才明白,那是欣慰之笑,画师长大了啊。”优雅修士看向小院道。

    “难道少主是因为此人而变化么?”罗鸦问道。

    “大概是吧,那几日后父亲曾笑对对我说,画师找到了可以生死相托的朋友,应该就是那两个小辈了,罗鸦,你难道没发现么?好久没有看到画师这么无忧无虑,自在洒意的笑了啊。”优雅文士笑道。

    “恩?!这倒不错,只是少爷经事太少,难免受人欺骗,我们还是再看看的好。”罗鸦略一思考后应道。

    “呵呵,说实话,本来我也不相信,但是父亲大人不介意,画师又这么信任此人,我还能怎么办,此次我只是来看看吧了,哈哈哈哈,走吧,也许这小子真的有资格到我顾家顾法界一游也未可知。”优雅文士神秘一笑,慢慢向小院飞去。

    南流月自然无缘听到突然出现的两人的对话,他此刻已然和顾画师走近了小院中的那间独屋。

    独屋中并没有太复杂的装饰,只是像普通的书香门第的书房一般,陈设有几案、画屏、书柜、笔墨,若是一雅士居此倒也颇为相得,但是若是一个如顾家藏月阁这样一个庞然大族居此的话,未免有些笑话了。

    “这里?”南流月迟疑道。

    “这里是我家的入口,不要小看这独屋哦,这可是用六级阵法千化混元阵演化而来,不但防御力惊人,而且动辄就会有杀身之祸。”顾画师得意道。

    “这么可怕~!”南流月不禁再次环顾四周后咂舌道。

    “走吧,到我真正的家看看。”顾画师说罢,提手一道光华,向几案对面的强上印去。

    这道光华不大,但是却含有顾画师的气息,弗一接触墙面便犹如被镜子折射一般,折射到地面上,瞬间,一个椭圆形的闪着乳白色柔光的出口便出现在两人面前。

    “这就是么?”南流月惊奇问道。

    “不错,但是能否过去,还要看你自己,不要让我失望啊,月少~!”顾画师微一点头,率下行光华中飞去。

    “恩?看我自己?”听到顾画师的话,南流月一阵犹豫,但是既然顾画师没有说明,他也不好再问。

    轻轻一纵,南流月也向光华中掠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