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三百五十六章 顾东园
    “问心阁?”南流月问道。

    “恩,我父亲自己起的名字,他老人家虽人修为不算最高,但是眼光确实我顾家一族中最为毒辣的,而且他练有意向专门针对人心的神通,委实让人害怕啊。”顾画师心有余悸道。

    “针对人心的神通?”南流月疑惑道。

    “不错,你知道神通把,就是把修士的自身能力磨练到极致得到的能力,我父亲的神通叫做破心法目,是用秘法配合八级魔兽蛊惑的天赋能力,诱惑之眼,凝视百年炼成,专破人心,非常危险。”顾画师惴惴不安道,一看起样子定然受过其苦。

    “魔兽蛊惑?是不是那种状若蛇虫而有磷翅,不过却无耳无鼻,只有一口一眼的魔兽?”南流月以问道。

    “不错,就是此兽。”顾画师点头道。

    “我听说,这蛊惑兽没有任何能力,但是却能进入八级魔兽行列的唯一原因就是它那一目,是不是?”南流月问道。

    “呵呵,岂止是凭借?蛊惑的那一目就是其全部本领之所在了,此目含有灵光,可照人心,让人无端生出幻想,颠簸发狂,等闲修士,不要说借以修炼神通了,就是看上一眼,恐怕都会因发狂而死。”顾画师叹声道。

    “你父亲真的是籍此练就的神通么?若真如此其心志和其坚韧啊~!”南流月不能自己的惊道,能在魔兽蛊惑的注视下凝练百年,这份毅力绝不是常人能受。

    “呵呵,怎么样?怕了吧?不要没底气说你,就是经历过那中感觉的我,都心中无底。”顾画师反问道。

    “怕到没有,不过却有点担心。”南流月摇头道。

    “放心,无论如和我也会然父亲帮你。”顾画师坚定道。

    “呵呵,多谢顾少了。”南流月笑道。

    “时间不多,我们走吧。”顾画师轻轻一叹,随你向空中飞去。

    “好~!”南流月沉声应道,随即起身,跟着顾画师向那座高耸如云的山峦飞去。

    顾画师父亲所在的那座高山,虽看看起来并不算远,但是实际飞去,即使以南流月和顾画师的速度,也足足飞行了近半个时辰,方才触及到山峦。

    这途中,各种异兽,不时飞过,微虹柔风,时而掩映,翠绿山河,盘卧交织,绝对可算的上是人间仙境。

    尤其是顾画师父亲所在的山峦顶端,那风景可算是淡雅人间。

    那是一座竹台楼阁式的建筑,期间仙霞红雾,遮浙映映。

    一道石桥横过一条细小的流水,发出淡雅的流水声。

    流水的尽头是一座碧绿的八角亭。

    一个体型修长的白衣文士正在庭中作画。

    此人的每一个动作均让人有一种春风拂面般的感觉,仿佛此人正在画中,而他的每一个都做,都和画面极为想得,让人有一种不想打破的感觉。

    “令尊?”南流月向顾画师传音道,此刻的景致确实不适宜开口打破。

    “不错,我父亲,顾家现任家主顾东园。”顾画师点头应道。

    “我知道了。打扰了”南流月传音后轻叹一声。

    因为南流月此刻无法不作出,这有伤风雅的事情了,毕竟此刻他看似平静,但是内心还是有些焦急的。

    因为他你南流月在追赶华烨一行的事情上,已经耽误不少时间了。

    只是就在南流月想要上前行礼的时候,身边的顾画师却暗中轻轻拉了他一吧,并用眼神示意其不要说话。

    在顾画师的示意下,南流月只的按下心中的焦急,跟随顾画师悄无声息的走入八角亭,恭敬的站在白衣人身后,等待他完工。

    而顾画师的父亲,白衣长身的修士顾东园,却仿若未觉一般,仍旧沉浸在自己的画作之中,没有半点异动。

    直到近一个时辰的时间后,顾东园才仿佛从画意中苏醒,满意的放下画笔,看向南流月和顾画师。

    “晚辈南流月拜见顾前辈。”南流月连忙恭敬道。

    “呵呵,好一个佳公子啊,免了吧,这里是顾法界,不是世俗,那些繁文缛节不要也罢,既然是画师的朋友,叫我一声顾叔叔就是了。”顾东园笑道,全然没有因为两人的突然到来而意外。

    “是~!顾叔叔。”南流月应道。

    “父亲大人,今次月少来此是想借我家灵兽谛听兽一用。”见到顾东园没有生气,顾画师连忙道。

    “呵呵,这些都是些小事情,暂且放下,来,小月,过来看看叔叔这幅白河落雪图,看你是否如你长相那般文雅。”顾东园温和笑道。

    “父亲,月少那件事。。”顾画师插嘴道。不过话到一般,便被顾东园打断。

    “你自求多福吧,没有我的话,竟敢擅自离开顾心界,今后百年你都别想出去,此刻还敢多言?”顾东园向顾画师说道。

    虽然话语中没有一丝严厉,但是顾画师却能感受到一股勿庸置疑的威严,到口的话也不禁一滞,硬生生的咽回肚中。

    “顾少,顾叔叔既然想让我看看,我就看看吧,不过恐怕小侄会让顾叔叔失望,小侄着实不懂的这些风雅。”见到此景,南流月苦笑一声应道,

    南流月虽然勤奋好学,但毕竟出身地位,混迹市井,想要在这画道一术上,有什么高深一般的造诣是根本不可能的。

    “呵呵,所谓大道不工,凡事何必太尽?凭心而已,看吧,或许你可看出我也不曾察觉的东西。”顾东园轻轻摇头道,动作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文雅。

    “如此的话,晚辈遵命。”南流月向顾东园稍一施礼,便走进书台,向顾东园所画的白河落雪图看去。

    这幅顾东园所画的白河落雪图,其实画的很简单。

    一条苍茫蜿蜒的大河,折曲而走,漫天飘落的白雪已然将此河覆盖成一片银装,河的中心,沧浪之中,有一抹轻薄的扁舟。

    此扁舟极为轻薄,偏偏在风浪中毅然不倒,小舟上有一壶温酒在冒着丝丝白气,本来是这途中唯一让人感到温暖之物,便便去让人感受到无尽的寒意。

    就算丝毫不动画艺的俗人也会为之心动,所以一看之下南流月不能自己的开口赞道:“好画艺~!”

    只是一句话后,天地间陡然一变,原本和风煦日,暖暖柔柔的景色突然化作漫天风雪,而原本怡然不懂的地面,也化作随波逐流的小舟,而南流月自己则置身在这一片苍茫之中。

    “这是哪里?”置身一片苍茫中的南流月依然忘记了自己的一切,下意识的喃喃自语道。

    眼前的这片天地中,一眼望去,苍苍茫茫,景色被呼啸的风雪割离的支离破碎,寒彻肌骨的冷意,让人仿佛被刀削冰剐一般痛苦。

    南流月下意识的看向眼前那一抹温酒,仿佛那一抹温酒就是天地间最后的希望,唯一给人温暖的希望。

    “这是希望么?”南流月颤抖的把手伸向那一壶温酒,牢牢的把酒壶抓入手中。

    酒并不算烫,而是一种柔和的温暖,几乎在触及那酒壶的一瞬间,南流月就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只是这股温暖虽然让人向往,但是却还不够,远远不够,那种只浮于表面的温暖,无法让南流月的内心真正暖和起来。

    “喝掉它~!”南流月潜意识呼唤着,他的手也把酒壶就向着口中凑去,那种深藏在心底的温酒入胃的灼热感,让他一种急不可耐的感觉。

    “不对~!以后呢~!”木然间,南流月精神一颤,那种深藏在心中的灼热感仿佛提醒了他一般,让他硬生生的把到口的酒壶停在半空。

    因为就在南流月将要喝到的温酒的那一刻,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酒喝过以后呢?”

    热酒下腹,固然可以让他顿感温暖,可是酒意过去呢?当那酒意散去,天地间是否还有暖意呢?

    恐怕那时,不但没有温暖,就连那酒中所载的最后的一点温暖的希望也会随之消失了吧。

    “不,这酒不是这天地间最后的希望,我才是,我是活得,所有的都是死的,只有我变了,这世界才会变,我要改变这一片冰冷~!”南流月眼中原本的茫然顿时消失不见,代以的是一片清明之色。

    下一刻,一股强大无比的意志在南流月心中升起,化作漫天温和之力,向广阔的风雪中漫去,那无尽的风雪,顿时开始融化,仿佛秋雪遇上骄阳,渐融渐远。

    “果然如此?”南流月心中明悟,仿佛知道了此间的一切。

    就在南流月恍然知道的那一刻他的眼景色前再次变化,漫天的风雪已然消失不见,代已的是一片温和,而他又再次回到了那座八角亭中。

    只是对于景色的变化,南流月却是一动不动,仿若未闻。

    “月少,你没事吧~!”看到渐渐睁开双眼的南流月,顾画师连忙的问道。

    “画师,你不要打扰他~!”就在顾画师焦急中欲上前触碰南流月的时候,顾东园柔和中带有威严的声音响起道。

    “父亲,看了你的画卷,月少已经连续三天一动不动了啊~!”顾画师急道。

    顾东园看着动也不动的南流月,轻拍着顾画师的肩膀道:“放心,若此子能够过去,今次就是他的造化。”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