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三百八十二章 骗了又骗
    “我的困龙栅~!”薛切咬牙切齿的心痛道。

    “困龙栅个屁,快跑~!”薛丁狠狠拉了薛切,就要向着远方逃跑。

    薛丁和薛切远不是世人认为的那么简单的臭味相投,两人是货真价实的亲兄弟,只不过自幼分开了罢了。后来两者相认,才有了黑心薛丁和毒心薛切的说法。

    所以两人关系极好。

    困龙栅是什么,玄机上品法器,么有任何多余的功能,就只有一个能力,锁人,被困龙栅困住后,等闲修士根本没有任何机会逃走,因为困龙栅太坚硬了,是用和秦放黑炎甲一样的材料,都是黑曜石炼制,虽然没有秦放和南流月黑炎甲那样是用千年黑曜石炼制,但是也足有上百年的年份。

    而且比之秦放和南流月的黑炎甲,这困龙栅是用一整块黑曜石抛开后炼制,不仅把后天的坚硬炼制了进去,而且黑曜石本身的坚固,也让此宝平添了不少威力。

    不要说分神期了,就是摸到了渡劫期的门槛,都难以破开。

    所以一旦困住了秦放和囡囡,薛丁和薛切两人才会那么的嚣张。

    也正是这个原因,薛切对此宝的损毁,才会如此痛心。

    但是就是这么一样宝物,竟然被秦放一脚踏碎,这说明什么?

    说明秦放的实力远不如薛丁和薛切看到的那么简单,绝对比秦放表面上的实力强大的多。

    绝对不是他薛丁和薛切俩兄弟可以抵抗的。

    所以,秦放踏碎困龙栅后,薛丁才会连试探一下秦放的心思都没有,立刻拉着薛切逃走。

    不过,薛丁和薛切二人不知道的是,秦放那里是修为大进,而是扯虎皮吓唬人罢了。

    秦放根本不是凭借雷力又或者自己的肉身强度,来摧毁困龙栅的。

    秦放用的是火,那种近乎透明的冰冷火焰。

    自从有了这项类似神通的能力后,秦放一直想要试试自己的能力,但一直机会不多。

    这次突然用出,居然直接起了强大的震慑作用。

    刚才再秦放的控制下,那一缕寒冰火焰,立体而出后,变化做极度的严寒,瞬间就将困龙栅法器从内冻到了外。

    骤发的冰冷,直接将薛切的法器,冻成了一块可以轻易碎裂的冰块。

    如此强大的冰冻能力,在加上秦放如爆炸般的炸雷控制,只一个呼吸,困住秦放和囡囡两人的困龙栅就在秦放的脚下化作片片碎屑。

    “狗贼哪里跑~!”囡囡怒喝一声,急速追去。

    秦放奔来想拉住囡囡的,毕竟此地是积魔海,这两个家伙或许修士入不得他们的法眼,但是绝对是一对地头蛇,这样的存在,在积魔海绝对是如鱼得水。

    如此一来,人生地不熟的囡囡就不免遇到危险。

    所以囡囡刚刚追去,秦放顾不得其他,连忙赶去,囡囡对他来说,已然变的和南流月同等重要。

    “拼了~!”

    “拼了~!”

    前方逃走的薛切和薛丁二人,看到越追越近的秦放和囡囡,对视一眼后,同时狠辣道。

    “出~!”薛丁一声爆喝,一道红光,从其储物手袋中飞出。

    红光本来细如拇指,快如闪电。

    但是刚到空中,竟然陡然化作一丈方圆,放出万丈红光。

    “伞~!难道这就是黑心伞~!?”正在追赶的囡囡看到此物后,一愣道。

    黑心伞,虽然是薛丁的成名法器,但是知道名字的不少,见过的不多。

    薛丁放出的此伞,通体大红色,上面缀着各种、玛瑙、猫眼、水晶、红宝石、蓝宝石、黄玉、翡翠、珍珠、黄金,可以说是零落万象,宝器十足。

    而且此伞和一般的伞还不一样,在伞尖的地方,竟然还是一层小伞,和大伞一起堪堪张开,漂亮非常。

    这样的漂亮的伞,当然不能用黑心二字,也勿怪囡囡大惊小怪。

    不过此伞的威力确实不同凡响。

    黑心伞张开的瞬间,狂风大作,遮天蔽日的黑色雾气犹如浓烟一半,从黑心伞中放出,只两个呼吸不到的时间,本来明媚的积魔海,竟然变的犹如黑夜,伸手不见五指。

    而且不仅如此,这漆黑的空间中,仿佛有一个活物,在不停游走,让秦放和囡囡都不禁停下追击,灵识大开,防范危险。

    “没事了~!继续搞,你我兄弟今次必然弄死他们~!为你困龙栅报仇~!”薛丁一改嬉笑之音,冰冷的说道。

    “好~!不过弄死简单了,我要切了那个鬼仔,虐死那个小妞~!”薛切恶声回答道。

    “呵呵,好~!这次是你,那小妞归你了,不要让她死的太幸福。”薛丁阴笑道。

    “我要让个鬼仔看我我干死那个娘们~!”薛切恨声道。

    “哈哈哈哈,我就想看这个~!”薛丁发出犹如渴望的声音。

    “你看定了~!”薛切肯定道。

    两人如此肆无忌惮的谈论着。

    但是秦放和囡囡却无法判断两人的具体位置,因为黑心伞施展之下,两人的声音竟然被生生扭曲了方向。

    两人鬼叫的声音,虽然被秦放和囡囡听的真真切切,但是声音来的方向,却是四面八方,甚至头顶和脚下都有声音传来。

    “两只老鼠~!装神弄鬼~!喝~!”听了薛丁和薛切两人的一番对话,秦放心中的怒火已然要炸碎胸膛。

    秦放可以忍受别人辱骂自己,但是绝对不能容忍别人侮辱囡囡,尤其是这两个犹如地底老鼠般的存在。

    随着一声爆喝,秦放左眼紧闭,右眼陡然间光芒大盛。

    这一道光芒射出,黑心伞原本这天蔽日的黑雾,突然犹如夏日积雪,急速消融。

    呼吸间,薛丁和薛切就暴露在秦放眼中。

    “这是什么神通~!如此强大,竟然能破了我的黑心伞~!”薛丁惊恐的声音陡然响起。

    “快走,这两人惹不得~!”薛切仿佛配合一样,向着薛丁喊道。

    “想走~!哪有这么容易~!”秦放怒喝道。

    “哼~!”薛丁和薛切同时发出不谢的哼声。

    随着这声哼声,一道黑箭陡然出现在秦放金睛放出的光芒中,并且以肉眼难辨的角度向着秦放的右眼射去。

    这道黑箭尽然是从那伞尖出的小伞发出。

    而这一到黑箭发出,薛丁和薛切眼中都露出了鄙夷的冷笑,显然两人刚才是故意示弱,目的就是司机发出这诡异的黑箭。

    “喝~!”秦放一点躲避的意思都没有,眼中的金光骤然放大,金光中一股透明的波纹散发出来。

    而黑色箭矢,和这透明的波纹一接触,就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先是被涂上一层寒霜,继而陡然燃烧了起来。

    原本快如闪电的箭矢,竟然在距离秦放右眼还有很长一段路程的时候,就彻底被焚烧殆尽。

    “什么~!”薛丁再次发出了惊吼的声音,这次薛丁的生意并不是之前的做戏,而是真真正正的感觉到了惊讶和痛心。

    黑心伞其实根本不是那件大伞,二就是大伞伞尖处的那个小伞,小伞做所以叫做黑心伞,是因为,此伞内藏有三支诡异箭矢。

    一为贪婪之箭,中了此箭,浑身燥热,眼中看到一切都是自己想要之物,如果爱黄白之物,必定满眼黄金,若爱女色,则满眼皆是国色天香,绝对让人瞬间沉沦遐思,松懈万分。

    二为嗔怒之箭,中了此箭,身体气闷,心中有万千怒气想要发泄而出,届时,中箭之人,会不分敌我的的将灵力宣泄而出,直到精疲力竭,灵力全失,才能疲惫停下,只是那时,修为再高,也会沦为待宰羔羊。

    三是痴心之箭,中了此箭,心中必然将宝贝物品深深藏起,比如修士厉害的法器,又或者修士本身灵力,均舍不得使用,只能向凡人一样进攻,这样状态,与找死有什么区别。

    所以这三只箭,无论中了那一只,都是必死无疑,尤其是在薛丁和薛切这样的修士面前,更是死都不能再死。

    不过黑心伞,是高深炼器修士,采集世上的怨气所炼,怨气强度也就决定了黑心伞的威力。

    薛丁为了炼制此件法器,伙同薛切不知道祸害了多少生灵,黑心伞三道箭,绝对堪称威力十足。

    只是,这黑心伞有着致命的缺点,此伞非常惧怕阳刚和驱邪之物。

    秦放的右眼是金睛石猿的火眼金睛,再加上极致冷炎,正好就是黑心伞的克星。

    薛丁不知就里的施展黑心箭,自然犹如自投罗网一般。

    呼吸间就被化为灰烬。

    黑心伞作为薛丁的成名法器,不但本体出乎意料,而且出招诡异,薛丁确实没想到能遇到这种情。

    只是黑心伞“贪”“嗔”“痴”三件,碰上秦放的火眼金睛,瞬间就被毁了一件,让薛丁不仅怀疑自己的本领,还有种心痛的无法呼吸的感觉。

    “点子太硬~!速度扯呼~!”顾不得伤心的薛丁,一遍飞退一遍高声吼叫道,这次薛丁的话和人间黑道帮派一样,但是反而透露出一种真实的感觉。

    至少比之之前的各种做派,此时的薛丁才是真正怕了。

    “未必~!看招~!”此刻的情景显然无法善终,就算撤退也未必能走的脱,所以薛切一咬牙,把心一横,木然招出一件蓝色法器,向着秦放和囡囡打去。

    已然骗过一,骗过二,岂能骗过三。

    能走上修真之路的聪明人极多,傻子根本不会存在。

    所以薛切打定主意,要拼命一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