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三百八十九章 险地
    当千色谷修士的大部队在连亢的带领下,离开薛切洞府,向着碧落岛飞去的时候,童冠则猛然间反其道而行之,急速飞回积魔海底,向着薛切洞府飞去。

    半晌之后,童冠再次飞了出来,不过这次,显然收获不小。

    “呵呵,宗主大人果然神机妙算,两个小贼,敢拿我千叶谷的东西,必须命很硬啊,哈哈哈哈哈。”骨魔童冠手中拿着两颗眼珠自言自语的笑道。

    笑罢,童冠,将手中的双眼一抛,诡笑着,向着一个方向飞去,虽然大方向上也是去碧落岛的,但是明显饶了不少弯路。

    那掉落的双眼的深处,肉眼难辨的地方,还残留着一丝形象,虽然已经模糊,但是还可以隐隐看出,正是秦放和囡囡看到薛切尸体时的表情。

    那让薛切神秘死亡的修士,竟然还在不知不觉间阴了秦放和囡囡一手,但是这一招就足够可怕了。

    只是为何童冠会故意脱开连亢,就不得而知了。

    童冠向着秦放和囡囡行走的方向急追的时候。

    南流月已经逃出了黑心老人所在的洞穴,并且受到了秦放的传讯。

    “还好,总算平安出来,不过传讯的事情,还是暂时停下,华烨的行为不合理之处太多,万一真是神秘人,今次才是自投罗网。”南流月自思道。

    南流月逃出来的过程并不困难,但是也不算很顺利,黑心来人的奸诈绝对超乎了南流月的想象。

    在华烨逃出之后,黑心老人开始反复自思起周围的变化,尤其是传送阵法对他老巢的威胁,思考后的黑心老人,竟然做出了一件差点让南流月饮恨土层的事情。

    静坐思考了一炷香的时间后,黑心老人整个人突然炸开,大片黑油腾起,黑油中一个只有三尺高的小人掐诀念咒。

    几个呼吸的功夫后,黑油开始纷纷四散,有些飞出洞口,有些竟然直接钻入土层。

    “尸蚁~!这么多?难道黑心老人自己就是尸蚁巢穴~?!”看到这诡异的变化,南流月再也无法再土层中停留,开始急速的向上方遁走。

    尸蚁的速度极快,尤其是在土层中,虽然比不上南流月的土遁速度,但也相差不多,南流月只要有一丝分心,恐怕就有被机会被尸蚁缠上。

    南流月只能全体向上遁出。

    然而就在南流月感觉快要遁出土层的时候,突然感觉身体一凝,头顶之上,竟然有一片仿佛丝网的植物根系,盘旋在上,根系之密集,一半修士根本无从穿过。

    “一级魔兽类植物,捕虬梭罗,原来还有这么一手暗藏其中。”南流月心中诧异的同时,也在暗战黑心老人一方的小心谨慎,如此一道天然屏障,绝对可以挡住许多想要偷偷潜入的修士。

    一级魔兽植物,捕虬梭罗,其特殊之处就在于异常发达的根系,这些根系天然可以结成落网,捕食误入其中的各种魔兽,或者普通动物,尤其是枯虬蛇,经常被捕虬梭罗,钠为营养,所以得名捕虬梭罗。

    捕虬梭罗的根系,绝对是可怕,要是其他修士被猛然挡住去路,绝对会被阻挡住,那时候一旦尸蚁追赶上来,定然绝无幸免。

    但是可惜遇到的是南流月,这种没什么思维的魔兽植物,很容易控制,可以说,捕虬梭罗正好被南流月克制,

    南流月抬手过处,绿芒四溢,捕虬梭罗根系则随着绿芒进入,自行抽动,瞬间就形成一个孔洞,让南流月一遁而过。

    南流月通过后,随机挥手,捕虬梭罗再次将洞口补齐,而尸蚁也如南流月所料的那样,即使碰到捕虬梭罗的根系就不在前进,而是分成一层极薄的层面,在土层下形成一层新的防护手段。

    “可怕的控制力”南流月心中一片后怕,如果最后的防御手段不是捕虬梭罗,而是其他,即使是一层简单的阵法或者机关,南流月都很可能被发现。

    那时候他那要面对的可就是能把未央宗白苍泽这种等级修士杀死的敌人了。

    不过总算有惊无险,逃离了捕虬梭罗的根系后,就再无阻碍,但是心惊的南流月还是以最快的速度遁出土层,并向选择了一个方向,急速遁走,不过在南流月心里,已然记住黑心老人所代表的的神秘势力的所在之地,并将此地标注成极度危险。

    “原来如此,居然是水系和金系双属性,超级魔兽,还善于对付木系修士,如果真的一头碰上,的确是十分危险,还有秦少居然遇到了囡囡他们,而七彩和银月来找我?先设法和他们联系吧。”南流月看过秦放的传讯灵符后自思道。

    正想着,天空中突然一道灵符飞来,竟然又是一道传讯灵符。

    南流月一愣,但随即把手一招,传讯灵符的声音变传入耳中。

    “南大哥,我是七彩,我们现在积魔海雨雾山楼,请速至。”

    七彩的声音想起道。

    “雨雾山楼?!”听到七彩的传音,南流月为之一愣。

    雨雾山楼,的确是一座高楼,但是这座高楼却是直接填海而建,楼基深深扎入积魔海海底,但是其所在的区域有些奇特。

    雨雾山楼所在的那片积魔海,是一个方圆三百里的海域,海域中整年都是细雨蒙蒙,雨雾山楼就建在此片海域的最忠心,海域周围都是极为浓重的雾层,是那种即使修士,也会迷失的浓雾,仿佛雨雾山楼的外层防护一般。

    此楼的主人,是积魔海一个大乘期的散修,号称积魔海第一人,独酒狂生,蓝凤弈,当年为了在那片海域建成雨雾山楼,一度曾经将周围千里内的生灵屠杀殆尽。

    雨雾山楼建成以后,除了顶部十层是蓝凤弈的禁区外,其他地方均对外开放,时间一长,积魔海很多修士都在此交易,雨雾山楼也成了积魔海中唯一相对安全的市坊。

    而且出于对蓝凤弈的敬畏,雨雾山楼中是不许修士争斗的,所以雨雾山楼也算是所有各种修士在积魔海的落脚点,就连未央宗内部的信息,都对齐称道不已。

    但是南流月却一直不想去那里,因为在顾画师的地图上,那里标注的是极度危险,即使雨雾山楼是积魔海唯一的修士建筑,南流月也不想去,因为顾画师说那里危险,那就一定会有危险,即使在其他人眼中雨雾山楼是积魔海最安全的地方,南流月也相信顾画师的话是对的。

    因为他南流月和顾画师是有过命的交情的,顾画师一定不会害他。

    “七彩他们怎么回去那里?”南流月无奈的想道。

    南流月即使此刻根本不想去雨雾山楼,也没有办法不去了,因为七彩在哪里,南流月不得不追寻他们的踪迹前往。

    “算了,去看看,危险中比不过黑心老人那边。”南流月下定决心后就拿出地图,判明方向后,急速向着雨雾山楼方向飞去。

    三天的时间后,南流月周围的积魔海开始又起了变化,海面上,到处都开始飘散着浓浓的雾气,这些雾气从积魔海中而来,但是却没有消失,而是常年累月的积累了起来。

    看到这个场景,有对照了下地图,南流月终于可以肯定,自己到了雨雾山楼的外围。

    所以没有太多的由于,南流月就飞入了浓浓的海雾之中。

    只是南流月还是小看了雨雾山楼外围的海雾,刚一进去,还算正常,即使浓雾,南流月也能灵识前行。

    但是大约行进了两刻钟的时间后,南流月就感觉到不对了,以他南流月施展罡风的速度,即使海雾厚达数百里,也应该走过,但是现实却是南流月根本没有看到任何尽头的征兆。

    而且不仅如此,越往前方走,南流月感觉到自己的灵识被压制的越发强烈,南流月相信,再行进百里,他的灵识范围就会被压制在一个可怕的小范围呢,甚至运转都会感觉不适。

    然而就在南流月感觉诡异的时候,一道寒芒,陡然向南流月袭来,这道寒芒和雾气颜色一模一样,偷袭之下,普通修士绝无幸免。

    好在南流月之前感受到灵识变化的时候,就开始变的异常小心,而且南流月修炼的是罡风灵力,对周围变化的警兆,远超普通修士。

    所以,寒芒刚起,南流月就开始迅速躲避,而起不仅躲避,罡风也随着躲避骤起,将南流月和寒芒硬生生分割开来。

    而躲过一击的南流月,此时心中更是突然感觉一阵莫名其妙烦扰,震惊的他立刻招出数块龟甲檀,护住周围。

    而就在南流月龟甲檀刚刚护住他身体的时候,一道道白气就如疾风骤雨般袭来。

    噗,噗,噗。。。一阵急响,纷纷钉在了龟甲檀之上,但是这些寒芒没有留下任何法器,而是一击之后就化作一滩清水流下。

    “魔兽雾叮?”南流月诧异的想到。

    魔兽雾叮,状若飞蛾,却生有两抓,身具肉翼,但是没有任何磷甲毛发,身体体光滑如婴儿,但只有一指大小,可以口吐寒冰,勉强嫩估算做一级魔兽。

    此兽生于雾中,死于屋中,雾气对他来说就像是海水对于游鱼,是必不可少之物,但是雾叮并不像其他魔兽那样有迹可循,而是出现的毫无征兆。

    有些地方如北冰原在往北,号称无回之地的死幽雷域,虽然浓雾漫天,但是却没有任何雾叮生存,而南方破荒海中,偶尔起来的海雾中,倒有渔民发现过此兽。

    所以南流月想到是雾叮后,一方面感到惊奇,一方面想起了遐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