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四百零八章 步步遇强
    此黑衣修士,修为已然是渡劫初期,通体包裹的十分严实,但是唯独头上,一头暗红色的头发,不加掩饰,在风中犹如燃烧的灰烬,随风摇曳。

    但这些都不是秦放和囡囡惊讶的是,此人身后竟然也是一条白线,连接着一个巨大无比的石棺,那石棺面上八楞,雕琢古朴,一看便可知道不是凡物,石棺一头,有着一个一人大小的石洞,黑漆漆不见一丝光亮。

    那黑衣人背后的白线,正是从这洞口伸出。

    “这是什么~!”囡囡惊讶道。

    “好强大的气息,这石棺中,至少有一个大成期的修士存在。”秦放同样惊讶非常。

    想不到原本如凤毛麟角般稀少的大乘期修士,竟然在积魔海接二连三的遇到。

    每一个还都那么诡异神秘。

    “废物~!竟然什么都不知道~!”暗红色头发的修士禁止了半天后,突然一声冷哼。

    那连着千色谷修士的白线,猛地回收,而千色谷修士则如一具尸体,怦然掉落。

    不过,暗红色头发的黑衣修士,显然不打算就此罢休,发怒间,一直点出,一道暗红色光芒直击千色谷修士。

    千色谷修士被这光芒击中后心,突然便犹如被小火烧灼,从后心开始,向身体各个向蔓延,呼吸间,火焰走过,千色谷修士也化作一抹黑色的尘埃。

    再来一股威风,千色谷修士就此消失不见。

    暗红色头发的黑衣修士做完这些后,舒的一声,飞进石棺黑洞,而后一个面色枯老的黑衣老者飞了出来。

    “还是这副身体最好用,可惜精血枯败,根本容纳不下本龙神。不过只要有了避水金睛兽的精血浇灌,一切都可以游刃而解。”黑衣老者自言自语道。

    黑衣老者说罢,身形飞动,偌大的石棺,竟然像空无一物一般,随着黑衣老者一同向着飘向碧落岛深处,几乎呼吸的功夫就此消失不见。

    “呼~!大成~!”秦放深呼吸一口气息后说道。

    “嗯,那黑衣老者的确是大成,但是却未必是石棺中的那个。”囡囡皱眉道。

    “什么意思?难道刚才有两个大成同时在场?”秦放愕然道,一个大乘期修士已经难得一见,但是同时出现两个,就更可怕了。

    “我不知道,纯粹是一种感觉,总感觉不太真实。”囡囡解释道,只是她自己也无法解释为何会有那种感觉。

    “希望你这次感觉错误。”秦放叹息道。

    现在碧落岛的整体情况越来越混乱,让企图浑水摸鱼的秦放都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

    “我也希望。”囡囡这次出奇的没有和秦放作对。

    “算了,不重要,我们还是尽快感到那山中湖才是,去晚了都没得玩,你说对吧,我的小猫猫。”秦放忽然玩世不恭道。

    “你说什么?!谁是你的小猫猫~!”囡囡怒道,一气之下,凤眼含春。

    “嘻嘻,我吐过象牙,你说那?”秦放略带坏笑的说道。

    “那我就打的你吃回去~!”囡囡故意装作听不懂,脸色微红的向秦放吼道。

    “谋杀亲夫啊~!”秦放坏笑一声,突然拉住囡囡的手,向山中湖飞去。

    “你~!”囡囡嘴上怒喝,手却软绵绵的任由秦放握着。

    “好多了吧?”飞行了一段后,秦放向囡囡问道。

    “嗯?什么好多了?!”囡囡愕然道。

    “大乘期带来的压力啊~!”秦放笑道。

    “哦。”南流月低声应了一声,心中却暖意升腾,自己一个小小的变化,竟然被秦放看在眼中,而且被秦放看似无意的举动化解于无形。

    “谢谢”囡囡低声一句谢道。

    “傻猫~!我们还需要这么客气?”秦放无奈道。

    “你~!”囡囡再次要暴怒。

    “虚~!”秦放突然拦住暴怒边缘的囡囡,云雾车也在其控制下停了下来。

    囡囡刚刚闭嘴,一股强大的气息蓦然出现在秦放和囡囡脚下的万年青树林里。

    “鳌狼?~!”待看清脚下出现的巨兽后,秦放一愣。

    秦放脚下是一只巨大的龟状怪兽,全身椭圆,狼头,龟尾,艳红色的甲壳中伸出四条健硕的爪子,虬结有力。

    正是传说中的九级魔兽,鳌狼。

    此兽据说有兼有龙族和狼族的血统,但是却未曾被人证实,不过此兽的强大确是毋庸置疑的。

    不过此时秦放和囡囡惊讶的不是鳌狼本身,而是鳌狼身上的一个紫衣修士,那修士盘坐在鳌狼之上,本来残暴的鳌狼,竟然变的犹如鸡仔般的温和。

    更让秦放和囡囡意外的是,此修士身后正是当初在起魔岛和秦放他们起过冲突的,嗜血宫的蓝独,嗜血宫五大堂,兽、泽、羽、昆、空,泽堂之主蓝亢的孙子。

    “程堂主,没想到今次是您老人家亲自来了,难道我们和重华宗的交易有什么问题?”蓝独问道。

    “呵呵,当然有问题,但是问题不大,本座来这里也不是为你们的交易,而是为了别的。”被蓝独称作程堂主的紫衣修士答道。

    “难道是为了避水金睛兽?不是说少主已经和避水金睛兽大成协议了吗?”蓝独继续道。

    “少主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但是本座是奉宫主的命令来的,具体的事情吗,你无需多问,跟着听安排就好。”紫衣修士继续温和道。

    “小的明白了,定不辱命。”蓝独不敢有任何怨言,连忙应道。

    “呵呵,放心,看在兰亢的面上,本座会对你照顾几分的。”紫衣修士继续笑道。

    “多谢程堂主。”蓝独面有喜色的应道。

    “哦,和你一起来的重华宗那小鬼的心腹那?”紫衣修士好似无意的问道。

    “回老祖,那两人已经和我们分开多时了,应该是按照既定的计划准备去了。”蓝独回到道。

    “谷天元这老东西,居然只让谷落花来处理避水金睛兽的事情,难道脑子被雷劫劈傻了?”紫衣修士继续道。

    “这个小子就不知道了,不过和我们分开的那两个修士,似乎都是特殊灵力的修炼者。”蓝独说道。

    “在特殊又如何,不过分神期,能起多大浪花。”紫衣修士不屑道。

    “这个当然,否则何用您老出马。”蓝独拍马屁道。

    “呵呵,小一辈里,除了小豆子,就你最为狡猾,哈哈哈,兰亢那老鬼竟然有你这样的孙子,也是够头疼的。”紫衣人笑道。

    “您老过奖了,我区区蝼蚁般的存在,怎么敢和少主相提并论。”蓝独马上回答道。

    “不错,小豆子确实是不世出的奇才,竟然能。。哈哈哈,算了,你们继续按计划执行,保护那避水金睛兽逃离积魔海,至于其他的事情,本座出手就行。”紫衣修士笑道。

    “是~!”蓝独恭敬道。

    鳌狼无论在海中还是在陆上,速度都是极快,谈笑间,蓝独和紫衣修士已然没入万年青的树林中。

    “又来一个,还好只是渡劫后期~!”看着逐渐消失的紫衣人和蓝独,秦放呼出一口气道。

    “恐怕未必,如果我没猜错,坐在鳌狼上的那紫衣人,便是嗜血魔宫五大堂中最神秘的空堂堂主,程隐,此人极为恐怖,在嗜血魔宫内部,都算的上心狠手黑,在修真界听过其名的不少,但是见过此人的却没有。”囡囡摇头道。

    “嗯?那是为什么?!难道。。”秦放诧异的问道。

    “还用问吗?”囡囡盯着秦放一字一句的说道,话中的意思溢于言表。

    “丝~!我明白了,这货确实够狠的~!”秦放恍然道。

    显然那些见过程隐的修士,都已经化作厉鬼。

    “嗜血魔宫都是激发血脉的力量,五大堂,分别由五大堂,兽、泽、羽、昆、空,分别是赤、蓝、赫、金、程五姓修士为主,每一堂的修士炼化的血脉都不一样,其中赤姓修士是各种兽族血脉的激发者,你们见过的赤吞天就是如此,那蓝独则对应的是泽堂,也就是水族的妖魔兽,估计是因为积魔海上行动,才由他来此,其他金姓的羽堂是飞行妖魔兽血脉的能力者,昆堂和空堂,是嗜血魔宫的两个特殊堂口,一个是追杀,一个是暗杀,追杀是昆堂,血脉是各种妖魔虫,虫类妖魔兽精血最少,所以也最难炼化,但是炼化后,无疑不是能力强大,这也是为何嗜血魔宫要让昆堂作为追杀组织的原因。”囡囡详细讲解道。

    “那最后的暗杀空堂那?”秦放疑惑道,囡囡说了一圈,却没有说空堂的事情。

    “嗜血魔宗的空堂我也不清楚,具体是什么血脉,我们根本无从得知,只是他们都是暗杀的好手。”囡囡无奈的说道。

    “原来如此,那就算了,我还有一个问题,豆狮童那样的豆姓修士为何不在五大堂之内,而且为何豆落觥还是嗜血魔宫的宫主?”秦放问道。

    “豆家是嗜血魔宫的主人,是家天下,如果说你们所在的未央宗还有谷天元的重华宗是师传徒的传承的话,嗜血魔宫就是家天下,豆家人自己的宗门,腾华宗钟离道宣这些年就是想将腾华宗变成他钟离家的,虽然也有些成效,但是远不如豆家,豆家在嗜血魔宫是绝对的上位者。”囡囡说道。

    “原来如此,想不到豆狮童那小子有这么强大的背景。”秦放叹道。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