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四百三十一章 斗黑心
    不过,秦放和囡囡毕竟精通土遁之术,并没有沿着之前进入的洞口离开,而是选者直接从头顶上的土层遁走,遁向上层的山中湖底。

    “这次可以甩掉那程隐了,我们遁回去。”遁入山中湖上层,秦放突然向囡囡说道。

    “遁回去?”囡囡一愣后问道。

    “当然,那程隐不会土遁术,想要追赶我们必定从哪隐蔽出口出来,我们遁回去偷走仙灵眼~!”秦放解释道。

    “好~!”囡囡答应一声,便联合秦放再次遁回山中湖下层。

    然而就在两人遁出下层的时候,一声嚎叫传入耳中,继而,一股强烈的刺激味道的水流冲向秦放和囡囡两人。

    “吐息?!这是鳌狼的吐息,堪比化尸水,剧毒无比。”囡囡连忙体型一声,拉着秦放再次遁入上层土层。

    “这下糟糕。鳌狼吐出的剧毒他自己可以完全免疫,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就是致命的,只要沾上少许,就是洞虚期修士也会化为一滩浓水,你我虽然可以抵抗,但是依然十分危险。”再次重回山中湖上层后,囡囡向秦放说道。

    “关心则乱,我们现在至少还是安全的,而且那程隐可没有仙泉,无法保证仙灵眼的完成,所以我们至少还有三天的时间细细谋划此事。”秦放开解到。

    “你说的对,我们还有时间。”听到秦放的话,囡囡点头同意道。

    “那我们。。不好。。快走~!”秦放刚再说上几句,突然感觉到山中湖中间那个隐秘洞穴入口处,程隐的气息正越来越强。

    因为修炼天雷灵力和九悟元功,秦放的灵识早就可以比拟一半渡劫初期的修士,比之囡囡要强上不少,所以秦放比囡囡更早一步发现程隐的到来。

    秦放拉着囡囡急速飞出山中湖的时候,程隐也感觉到了不对。

    本来说话很少的他,看到秦放和囡囡再一次先一步逃走后,极为愤怒。

    “看你们往哪里走~!”程隐爆喝一声。

    一声之下,程隐背后紫衣炸裂,两对翅膀倏然展开,一对黑红,一对明黄,四翼震动下,程隐速度极快,带着刺刺的破空之声,急速向秦放和囡囡飞去。。

    “这是什么~!这货不是很可能血继了紫云山狼的血脉吗?怎么会有翅膀,还是两对~!难道是血继了羽堂中的飞禽各族的血脉?”危机之下,秦放看了一眼背后追来的程隐,但是程隐背生四翼的变化,让秦放心中悍然。

    “什么,四翼!”听到,秦放的话,囡囡也不禁暗自回头看去。

    “一对黑红,一对明黄,非常诡异,速度更是比我们快的多~!”感觉到背后的威胁,秦放连忙说道。

    “程隐绝不是紫云山狼的血继者,也绝不是羽堂的人,嗜血魔宗的改脉炼血诀虽然神奇,但是每个修士只能修炼一种血继,多了就会爆体而亡,只有嗜血魔宗宗主一脉的豆家,可以无此限制,那程隐背上的四翼,黑红色的那一对,好像是八级魔兽血乌鸦的翅膀,而那对明黄的,明明就是和九级妖兽朱雀齐名的,九级魔兽黄鸟的翅膀。”囡囡一边急速逃离,一边向着秦放说道。

    “七级妖兽紫云山狼、八级魔兽血乌鸦、九级魔兽黄鸟,难道程隐这家伙真的血继了三种血脉~!?”秦放惊讶道。

    “不可能,当年创出改脉炼血诀的豆家先祖,是以豆家血脉中独有的一种特质而练,只有豆家人才有这种特质,其他人修炼,最多就是一种,绝对不会出现两种以上的血继,这是修真界公认的。”囡囡摇头道。

    “难道就不能是嗜血魔宗故意散播的假消息?”秦放疑惑道。

    “绝不会,否则嗜血魔宗绝对不会奉豆家为主,当年豆家血脉曾经一度差点断绝,也没有任何一个嗜血魔宗的修士去夺取嗜血魔宗的基业。”囡囡想了想后摇头道。

    “我明白了,不过这所谓的魔宗比很多正派修士都守规矩。”秦放摇头道。

    “哪有正邪,不过自己封的,各依本心罢了。”囡囡摇头道。

    “不过这速度真不是盖的,这么快,连施展土遁法决的时间都没有,难道真的要和此人拼上一拼~?!”秦放无奈道。

    在哪两对翅膀的帮助下,程隐速度极快,秦放和囡囡除了眼睁睁看着程隐一点点追近,竟然连施展土遁之法遁走都无法做到。

    此刻只有有人阻挡一下程隐,秦放和囡囡才有机会。

    “你先走~!我去挡他一档~!”秦放向着囡囡说道。

    “又在胡说~!别废话,快走~!”囡囡毫不留情道。

    “但是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你放心,我有法宝相思红线,应该死不了。”秦放向囡囡说道。

    “闭嘴,在惹我,我立刻回身厮杀~!”囡囡仍旧恨声道。

    “那,总不能。。”秦放继续争辩。

    ……

    “两个小贼,还有心情说笑,给我死吧~!”身后的程隐越追越近,眼看就要追上两人,但是两人的样子却让程隐心中怒气十足。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地面上陡然升起无数巨树,一片茂密的指天树森林突然冒出。

    而秦放和囡囡的手也一紧,随机传来了七彩的声音。

    两人立刻在指天树和无数一线藤的掩护下,找到机会,再次遁入地下。

    只留下,心情沉闷的程隐飘在半空。

    “原来是这样,那我们快去,只要赶在程隐回去之前,我们一定可以拿到那个什么仙灵眼。”听完秦放的叙述,南流月连忙说道。

    既然那个宝物对七彩和沉寂之林一行人都非常有用,那么沉程隐没有回转,夺取此物,绝对是再好不过。

    “所以我才说现在回去啊~!”一马当先的囡囡向众人说道。

    “那我们如何度过那鳌狼的毒息?”七彩问道。

    “我们根本不用管那鳌狼的毒息,有月少在,我们就从地下遁入。”秦放说道。

    “秦少说的没错,从地下遁入吧,至于那些可能暴露我们的蛇鳅,交给我就好,我的草木正愁没有肥料。”南流月笑道。

    对于南流月来说,秦放和囡囡手足无措的大量蛇鳅正好用来练手,无论是菩提藤还是一线藤,这些藤类根系,只要稍加控制就能将蛇鳅一网打尽。

    “好~!就这么办~!”囡囡兴奋道。

    四人在囡囡的带头下,急速向着山中湖低的二层遁去。

    而另一边,程隐也在微微思考后就急速飞回山中湖,此刻程隐背后,黑红和金色双翼交替扇动,速度已然达到了一个极致。

    “什么人?!敢再次窥探本座~!”就在程隐就要飞入山中湖的时候,突然向着前面空无一物的空中呵斥道。

    “你又是谁?怎么敢在老夫眼皮下探查山中湖?!”一个苍老的声音想起道。

    随机程隐面前波纹扭动,一个巨大的石棺出现在程隐面前,而石棺之前有两个黑衣修士,一个正是之前想要拉拢胡妃萱和蓝凤弈的黑心老人,另一个修士,面容普通,双眼紧闭,一手撑天,显然刚才那隐身道法,就是出自此人之手。

    “道法,如幻如真?你是真言宗的余孽~?!”程隐面色不变的看着黑心老人后面的那个黑衣修士说道。

    “呵呵,居然能看出本座手下的道法,小辈,你也算是不凡。”黑心老人笑道。

    “嗯~!大成~!”看到黑心老人后,程隐心中一惊。

    刚才程隐只注意到那面容普通的黑衣修士了,因为对于一个暗中的杀手来说,那人施展的道法如果真是如幻如真这种法决的话,那么把这法决搞到手的话,对于程隐今后的杀伤力和战斗,会如虎添翼。

    “呵呵,不错,眼界确实很好,小辈,将你那身具四翼的方法交出,老夫可以破例放你一条活路。”黑心老人狞笑道。

    “什么~!你想要我的道法?嗯?”程隐心下一愣道。

    “不错~!道法换命~!小辈,快点拿来,本座只有三息的耐心。”黑心老人冰冷的说道。

    “好~!晚辈功法能为前辈青睐,是晚辈的荣幸~!前辈请~!”程隐唯一躬身,随后把手一招,一枚玉简变出现在程隐手中。

    “哈哈哈,算你识相~!速度拿来~!”看到程隐如此识时务,黑心老人会心一笑。

    “呵呵,前辈请了~!”程隐一声轻笑,玉简碎裂,程隐其人也如泡沫般消失不见。

    “嗯?!伪装成玉简的神行符?!可恶~!”黑心老人暴跳如雷,但却没有什么办法,毕竟神行符瞬间移动,虽然没有什么准头,但是却非常有效。

    只是当黑衣老人转身准备离开时,程隐原本消失的地方,泡沫再起,破碎的泡沫竟然重新化成程隐。

    程隐一出现,手中八道黑芒急速向着黑心老人闪去,而他自己手持断刃,狠狠的想黑心老人心脏插去。

    “什么~!小子你敢~!”感到身后有变,黑心老人蓦然转身,惊叫道。

    然而已经晚了,两人距离太近了,即使黑心老人是大乘期的修为,也难以躲过那八大黑芒,眨眼间,黑心老人便被八道四宝绳捆的结结实实,而随后一刹那,一柄断刃狠狠的插入了黑心老人的心脏,刀法之狠,不做他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