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四百四十章 落地无声
    “什么~!”童冠惊到,虽然之前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是谷落花说出:有诈,二字让童冠也不禁呀道。

    “这角度不对,应该是正面和黑衣老人面对时的场景,但是黑心老人可是岛上明面上唯一的大成期修士,什么人和他面对,需要黑衣老人动用如此大的阵仗,此珠内的留影,不但黑衣老人在列,而且此老后面影影错错,竟然全是分神期以上的高手,什么对手值得黑衣老人如此重视?至少是同级修士,否则何用如此大的阵仗?”谷落花神色凝重的说道。

    “不错,应该和你猜测的一样,这岛上还有其他大成。”骨魔童冠神色同样不好看,显然他也想到了其中的关键。

    “不仅如此,前辈想没想过,此人给你们送信的原因?难道只为了交换东西,在这节骨眼上,晚辈实在难以相信。”谷落花继续道。

    “你想说什么?”骨魔童冠问道。

    “敢问前辈,那给贵宗送此宝的妖修修为如何?”谷落花向童冠问道。

    “修为不弱,至少有渡劫中期的实力,否则我们何必和他交易。”童冠冷声道。

    “这就是了,我想这位神秘大成,恐怕图谋甚大,有可能是我们所有在碧落岛的修士。”谷落花长叹一声道。

    “嗯?此人胃口这么大?”童冠疑惑道,毕竟现在碧落岛上有两大修仙者宗门和一个强大的修魔者宗门,外加上一个黑衣大成,实力绝对堪称强悍,如果图谋他们,手段绝对不一般。

    “绝无虚言,因为如果是大成期修士录制,这留影珠,又如何能到你遇到的那个妖修手中?难道是这位未蒙面大成的手下?如果不是,阴谋明显,就是让贵宗和黑衣大成之前互相消耗,但也说明,这神秘大成的实力不足以对抗我们全部修士,但如果是,那就更加可怕了,说明此人不但有实力,还更有心计,他想不动声色,就让我们所有人都内耗殆尽,然后才来坐收成果。所以此事前辈请明鉴。”谷落花分析道。

    “确实有可能,但是也只是针对我千色谷,为何说是碧落岛此刻所有修士?”童冠问道。

    “很简单,因为我们宗门被神秘修士袭击了。来人非常强大,几乎呼吸间就杀掉了我宗修士,陆无声,路长老。”谷落花面带悲切的说道。

    “什吗~!?这怎么可能~!”这次谷落花的话,终于让骨魔童冠变色。

    陆无声是什么人,修为和他差不多外,还有一个重要关键,那就是陆无声是靠强大的防御称道修真界的,逆天盾陆无声的名气,一多半来自他强大的防御能力,这样强大的防御型修士,竟然被神秘人偷袭杀掉了。

    “绝不敢虚言,要不是我爷爷赐下一道宝物,伤了此人,我重华宗此行绝对会损失惨重。”谷落花神色凝重道。

    “不是偷袭,正面一击,无声的逆天盾就被打碎,而他自己也死在了这一击之下。”震天针元无用心有余悸的说道,显然如果那一击不是杀向陆无声,而是杀向他的话,震天针元无用也难逃一死。

    “什么?这么可怕~!”骨魔童冠再次变色道,陆无声的天级法器逆天盾,都能一击打碎,这是什么样的修为,太可怕了。

    “而且前辈没发现吗?嗜血魔宗一行,还有黑衣大成两方都没有出现。”谷落花再添一击重击道。

    “不错,这太不合常理,难道是嗜血魔宗背后下手?!”骨魔童冠深思道。

    “绝对不嗜血魔宗下手,至于为什么,请恕晚辈不能说,但是晚辈可以肯定,不是赤佬一方。”出乎童冠的预料,谷落花坚定的摇头道。

    “那就糟了~!”骨魔童冠叹息道,如果是嗜血魔宗暗中搞鬼,还倒好,至少知己知彼,如果不是,那就表示他们危险了。

    两人的一番对话,尤其是谷落花的猜测分析,让躲在暗中的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大感叹服,尤其是南流月,对谷落花关于神秘人的判断,简直惊掉下巴,那推测和南流月听到的了蓝凤弈和胡妃萱的计划,竟然如此切合,只能说,当初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在选徒会上,看走眼了谷落花,此人才是真正的智慧超群。

    暗中探查的秦放和南流月想看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惊讶。

    “想不到连陆无声都死了,还死得这么无声无息。”秦放不仅叹道。

    陆无声从选图会开始就给秦放留下了十分强大的印象,想不到才几天的时间竟然直接陨落了,而且死的还那么轻易。

    “估计是蓝凤弈下的手,一个大成期中的佼佼者,出手偷袭一个渡劫初期的修士,和我们去偷袭一个金丹期修士一样,都是手到擒来,有心算无心,陆无声死的并不冤,实力相差太多,重华宗一行人能够活下来已算是万幸。”南流月摇头道。

    “我只是奇怪谷落花竟然没事,按你所说,蓝凤弈此行应该是杀光重华宗修士才是。”秦放疑惑道。

    “不奇怪,修真界卧虎藏龙,我们不知道的太多,谷落花虽然说的简单,但是我想,当时必定十分危急,而他也肯定用了什么终极的保命手法,才伤了蓝凤弈,保住了重华宗一行。”南流月分析道。

    “应该是如此,否则以蓝凤弈的狠辣,不会这么简单就放弃杀掉重华宗一行的机会,相信他受伤不轻。”秦放道。

    “未必,那老狐狸狡猾狠辣,一击不行说不定担心受伤才不出手。”南流月摇头道,对于残忍狡猾的蓝凤弈,南流月心中防备甚深。

    “你说的对,哎,真复杂的心思。”秦放无奈道。

    “不过这谷落花和童冠这烂骨头说起来没完,难道不担心水里的东西?”南流月疑惑道。

    “是啊,不应该啊,这两人应该第一时间去探查仙泉,而不是在这里座谈高论啊。”秦放同样也不理解。

    然而就在秦放和南流月两人议论起疑的时候。

    山中湖,湖水翻滚,两道身影穿水而出,一人是重华宗修士打扮,一人则是墨绿衣服,显然是千色谷的人。

    “禀告大人,湖中又发现。”

    “禀告少主,湖中发现一物。”

    两个出水的人相互看了一眼,都准备如实禀报。

    “黄鱼,你说吧。”骨魔童冠看了一眼谷落花后,想千色谷出水的修士说道。

    “请黄兄告知。”谷落花示意重华宗弟子回到本阵,看向黄鱼道。

    “是,禀告大人,谷兄,山中湖湖中有玄妙,湖底竟然如楼阁一样,分为两层,我们原本搜索的只是第一层,真正的玄妙在第二层,如果没有此次意外的泉水喷涌,相信很难发下,而且在第二层,我们发现了一所巨大的琉璃宫殿,非常壮大,弟子修为低下,竟然连一丝都无法撼动那琉璃金大门,不过此门上有一巨洞,显然是有人进去了,弟子一心回报,并未深入。”黄鱼禀告道。

    “就这些?”童冠皱眉道。

    “还有一事,非常古怪,除了涌出泉水的第二层湖底,原本被我们搜过的一层湖底东北角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前所未见的巨大冰层,有些诡异,弟子恐打草惊蛇,不敢妄动。”黄鱼继续说道。

    “多了一层?还多了一层玄冰?谷小道友你怎么看?”骨魔童冠思考着想谷落花问道,对于刚才谷落花的推断,骨魔童冠也感到身为叹服,暗赞此子思虑非凡。

    “泉水不忙看,既然引动四方,不是有人先一步动了,就是我们来晚了,反而是那突然出现的冰层更值得我们注意。”谷落花分析道,话语中挑不出任何不妥。

    然而深知内情的秦放和南流月却嗤之以鼻,司马大宗和聂幻都是谷落花的人,这两人已经先一步进入山中湖的二层湖底了,至于是否得手,谷落花显然不知道,但是却不影响谷落花将其他人带上歧路,来保护自己的修士。

    “不去泉水吗?那里可是有一座洞府的?”骨魔疑惑道。

    “黄鱼兄弟已经去看过了吧,琉璃金可不是一般修士能搬动的,去晚了也没事,再者,那琉璃金洞府的大门上已经被人打出了一个洞,相信已经有人进去了,我们再去也许什么都得不到,至于是否还有人在里面这个问题,童前辈,还有什么修士能在我们眼皮下逃走吗?”谷落花向童冠解释道。

    “那我们去那出现冰层,而且要快。”骨魔斩钉截铁道,此人一旦下决定,就非常决绝。

    “前辈,稍等~!”谷落花阻止道。

    “嗯?还有什么事情?”骨魔童冠疑惑道。

    “一点小事,元长老,请准备化心阵。”谷落花一遍回复骨魔童冠,一遍向元无用恭敬道。

    “少主放心。”元无用连忙回道。

    “化心阵?!”骨魔童冠一愣道。

    化心阵并不复杂,只是二级阵法,但是化心阵是一种舍身阵法,舍去一身修为,转化为强大攻击,这种舍身,是以生命为代价的,化心阵可以无数次使用,但是使用化心阵的人只有一次使用的机会,因为一次后,就此糜灭,再不付纯在,只有道心在人间。

    但是舍身换来的是一种巨大的攻击,非常强大,可以跨过一个大阶层,也就是说,一个金丹期的修士使用此阵,化身攻击,最强能发出相当于元婴后期的攻击,非常强大。

    但是每一击都是一条命。

    谷落花说的这么风淡云轻,元无用回答的这么简单明了,人命此刻如此不值钱,让同样心狠手辣的骨魔童冠,都不得不认真审视谷落花此人。

    谷落花也许并不是只有智慧过人,恐怕其温柔的表面下,同样藏着无尽的狠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