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四百五十五章 趁火
    只是这洞中种平静是暂时的。

    避水金睛兽感觉到的压力越来越大,以它强大的肉身支持天赋技能都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而这种压迫感还在不断增强,仿佛下一刻就能突破避水金睛兽的天赋技能。

    在强大的无形压力下,避水金睛兽此刻也不再向之前那么平静,此兽此刻的神情也开始逐渐变得扭曲起来,狰狞的样子,看的秦放和南流月都一阵心惊,显然此刻避水金睛兽也进入了和那压力角逐之中。

    无形的压力越来越大,岛上的蓝凤弈面容也越来越狰狞,天赋能力的强度越来越强,而避水金睛兽的状态也越来越恐怖。

    此刻避水金睛兽的四蹄已经深深的印入洞穴中,全身的恶鳞片开始不停的阵阵波动,强大的气息,犹如活物,四处游走,但是气息就能震杀一些低级妖魔兽,显然避水金睛兽已经进入了一种癫狂的抵抗状态。

    而蓝凤弈也是青筋暴出,神色狰狞,即使倾尽全力,也只能少占上风,想要破掉避水金睛兽的防御也不是一时半会之事。

    然而事情总不是一沉不变的,就在双方开始比拼耐力的时候,变化又起。

    本来还算平稳的寒冰水府突然射出一道白色人形光芒,光芒中又现出一道红光,直接向避水金睛兽头部射去。

    这一击来的极为意外,而避水金睛兽更是在全力和蓝凤弈角逐中,根本无法动弹躲避,有心算无心之下,这道红芒刺~!的一声便直接插入了避水金睛兽的头颅之上。

    而随着这道红芒的插入,避水金睛兽不由自由的发出了一声哀嚎。

    这一切来的太快了,就算秦放和南流月两人都无法阻止,直到那到红芒插入避水金睛兽头颅,秦放和南流月才看清,那道红芒究竟是什么。

    那是一根红芒,竟然是一件血红色的针型法器,不过和一般的针型法器不同,这件针型法器尾部并不是光滑的流线,而是一颗犹如红宝石铸成的血红骷髅,这骷髅极为狰狞恐怖,犹如地狱恶鬼一样。

    秦放和南流月两人不知道此件法器是什么,但是秦放和南流月认识那道人影是谁,那道身影早就在秦放和南流月心中、脑中、睡梦中出现了无数次,正是他们的仇人之一无尽沙海的风缠。

    此时风缠不但微笑着看着避水金睛兽,而且甚至出手摸了摸那插在避水金睛兽头上的骷髅针型法器,全然不把这恐怖的魔兽放在眼里,而另一边的秦放和南流月更是气的牙痒痒,避水金睛兽强大的天赋能力并没有随着避水金睛兽的受伤而消失,虽然有些混乱和波动,但是秦放和南流月却真的无法进入到洞穴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仇人对避水金睛兽下手。

    “哈哈哈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想不到最后还是我得到了避水金睛兽,哈哈哈,看来沉寂之林的宝物本就是我风缠的没错了,哈哈哈啊哈。”风缠肆无忌惮的恶笑道。

    而头上插着骷髅针的避水金睛兽除恶狠狠的看着风缠外,却无法对风缠做出任何事情,因为它还要抵抗那强大的威压,那威压之强比之眼前的爬虫强大百倍。

    “呵呵,避水金睛兽,你不用这么的看着我,你头上的这件法器叫做邪魂针,是妖族大能血炼而成天极上品法器,专门控制心神用的,此刻已经插入你泥丸宫,只要我愿意,你随时都会成为本大人的奴鬼,哈哈哈,只是本大人现在不想如此,因为还要用你顶住这寒冰水府主人的召唤那,不过我想你不敢放弃这抵抗,因为如果这东西被召唤走,你的洞窟就真的被发现了,一只避水金睛兽在加上一具麒麟尸体,没有几人能不动心,那你说对吗?哈哈哈哈。”风缠奸计得逞般的笑道。

    “嗷~~!”避水金睛兽此刻压力巨大,根本无法回答,只能吼叫一声。

    “呵呵,一只畜生居然还敢向本大人叫嚣~!你可知道如果不是蓝凤弈这老东西的威胁,我早就将你化作奴鬼了,现在你这畜生好好扛着,扛到蓝凤弈收起召唤为止,否则一旦你扛不住,我就先毁了这具尸体,再将你转为奴鬼~!”风缠怒道。

    不过显然风缠已经打定主意要推开蓝凤弈和胡妃萱了,以为之前两人的算计确实让风缠心中冷汗直冒。

    “嗷~~!!”避水金睛兽再次愤怒的闷声吼叫了一声。

    因为避水金睛兽现在真的进退不能,蓝凤弈那犹如顶上三光的强大召唤之力,已经压迫的避水金睛兽全力应付了,而且就算他全力应付还是比蓝凤弈差上一点,所以全力以赴下,避水金睛兽根本没有能力再击杀风缠,再加上风缠突然袭击它的邪魂针,避水金睛兽此刻已经危及到了几点。

    “呵呵,你这畜生还是老实点好,早点抗住蓝凤弈,我也许还有可能放弃这具麒麟尸体,否则你懂的,哈哈哈,真是感谢你将我带进这洞窟,否则本大人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机会,进入你这畜生的真正老巢?哈哈哈哈,运气来了,真是挡都挡不住啊~!”风缠得意道。

    面对风缠的得意,高傲的避水金睛兽已经无力反驳了。

    “这就对了~!只要你听话,我风缠也许会带你去飞升上界也说不定,你要知道本大人背后可是有天仙后盾的,你这畜生是福分到了,如果你够听话,本座或许会放过你,不用邪魂针抹去你的神魂也未可知,哈哈哈。”风缠继续得以的笑着。

    风缠确实有得以的理由,一番变故下,他风缠竟然轻易就成了最后的赢家,怎么能让他不得意,当然如果没有秦放和南流月在一旁窥视的话。

    此刻的秦放和南流月听到风缠的自白,都恨的牙痒痒,恨不得直接将其挫骨扬灰。

    “风缠这狗贼真够卑鄙的,避水金睛兽这蠢兽定然会上当。”秦放怒道,风缠对避水金睛兽以麒麟尸体为威逼,以升入仙界为诱饵,确实软硬兼施。

    “确实如此,避水金睛兽虽然活了万年,但是抡起狡诈绝对不是风缠的对手。”南流月同意道。

    “想办法,强攻过去?”秦放建议到。

    “恐怕不行,我们根本不知道,风缠那邪魂针的作用,还有起作用的时间,如果这件法器能够瞬间抹去避水金睛兽的元神,你我不但杀不了风缠,恐怕还会反过来被杀。除非避水金睛兽配合我们一同协作,你去拔那邪魂针,我去抓风缠才有机会。”南流月摇头道。

    “你的话是没错,但是我们现在根本没有方法通知这蠢兽,更不要说让这蠢兽配合了。”秦放无奈道,他和南流月被困在避水金睛兽天赋技能之外,确实有些无可奈何。

    “不,我们有机会~!”南流月说道。

    “怎么做?”秦放疑惑道。

    “有个办法,不过相当危险,我们大概只有三个呼吸的时间。”南流月正色道。

    “三个呼吸?这么短?”秦放疑惑道。

    “不错,最多只有三个呼吸,最短恐怕只有一个呼吸的时间,而且,我们就算成功,很可能只能平破坏掉风缠眼下的局面,而没有时间灭杀风缠。”南流月坦白道。

    “嗯。。好~!总比坐以待毙的好,就算杀不死风缠,我们也决不能坐看其壮大。”秦放斩钉截铁道,显然下定了决心,即使这个决心不好下。

    “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计划一番,现在的情形是避水金睛兽不知道在抵抗什么力量,当然这股力量很可能来自蓝凤弈和那寒冰水府的联系,我想这种抵抗更多的是在精神层面,属于无形的元神相抗,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用神识猛地在这水罩上冲击一下的话,我想避水金睛兽必然不敌,这水罩就会就此碎掉,那个时候就是我们的机会了。”南流月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道。

    “而我们的元神碰巧又足够强大,对吗?”秦放恍然道,他和南流月的九悟元功在就将神识锻炼的时间少有,自然可以用在攻击避水金睛兽水罩上。

    “只是我们必须做出选择,艰难的选择。”南流月无奈道。

    “选择?什么意思?”秦放一愣道。

    “杀风缠,还是救避水金睛兽。”南流月说道。

    “当然是杀风缠了,避水金睛兽这蠢兽我确实心动,但是两者选一,自然是先杀避水金睛兽~!”秦放立刻说道。

    “这正是我不敢说出的原因,你了解风缠吗?!或者说你了解现在的风缠吗?”南流月摇头道。

    “嗯。。我想想。”秦放皱眉道。

    “不用想了,我替你说,我们现在对风缠根本不算了解,尤其是其从白冰原回来之后,整个人透着神秘感,他敢和蓝凤弈、胡妃萱那种等级的修士做买卖,又冰老那样的渡劫期高手保护,更是有你我都无法企及的强大法器,谁能保证风缠没有压箱底的保命手法,换做是我是绝对不信的。”南流月说道。

    “而且,不要多,只要风缠的压箱底手段能挡住你我任何一击,风缠就赢了,因为时间只有三个呼吸,我们未必还有再次出手的机会,对吗?”秦放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