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四百六十一章 挫骨
    秦放和南流月两人的速度极快,很快就到了伏红岛附近,不过两人没有先上岛去和囡囡七彩他们会合,而是先去了和避水金睛兽约定的地方等候,毕竟秦放手中还有避水金睛兽的老婆上品超级魔兽麒麟。

    不过当秦放和南流月到达约定地点后,避水金睛兽还灭有到达。

    “鳞洪还没来,我们先把这贼子收拾楼。”秦放向南流月说道。

    “好,我已经等不及为干娘报仇~!”南流月咬牙切齿道。

    “好,第一刀就由月少来下。”秦放狰狞的低吼一手,把手一握,原本将薛史包括住的相思红线,顿时化作两种变换,一股犹如巨蛇盘食,不停收紧,另一组,化作无数利箭般,纷纷向薛史刺去。

    此刻薛史却开始变的冷静起来,不但没有了刚才的凶狠,而且变的静悄悄起来,现在的薛史,一方面努力支持混元佩,一方面抬手招出一件盾牌样法器,准备拼死一搏。

    不过看似拼死的局面,薛史内心却另有一番打算,因为他对混元佩充满了信心,只要攻不破这无上法器,即使被困住,秦放和南流月两人也无法对他做出什么。

    而更关键的是,只要混元佩有一点损伤,那么此间法器的主人钟离衍娇甚至钟离道宣都会第一时间知道,那个时候,只要他凭借没有被完全破坏的混元佩撑上一段时间,那么自然会有人来救他,他的小命也就保住了。

    然而薛史的计划是好的,想法也没有错误,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包裹住他的东西,是一件神奇的法宝,相思红线,这件法宝,正是混元佩这种用戾气练就宝物的克星,相思红线想要穿过混元佩的防御,根本不用破坏它。

    秦放之所以控制相思红线那两种变化,只不过是为了麻痹薛史罢了。

    果然,下一刻,就在薛史暂时放下心来的时候,相思红线原本仿佛穿不过混元佩防御的样子,陡然一变,刹那间,一部分迅速将薛史困住,另一部分,直接如万剑穿心般,至此将薛史刺穿。

    薛史甚至连一声哀嚎都无法发出,就就此无法动弹,连一分一毫都无法动弹,除了一双眼睛,还能转动,薛史已经和死人无异。

    而薛史的那两件宝物,没有了薛史的灵力支持和控制,也失去了光华,就此恢复常态,其中薛史后面拿出的那面盾牌,再没有了支撑后,直接向积魔海掉落下去,被秦放一把抄在了手中。

    “好了~!我们的薛史大人,已经放好,请月少过目”秦放向南流月说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薛史~!这下一是为了被你困杀的我的大哥,金不错~!”南流月怒吼一声,你把抓过薛史的一跳胳膊,单手发力,只听碰的一声,薛史的整条手臂,就被南流月一抓直接抓爆成一团血粉。

    被碎掉一臂的薛史,除了头上冒出的汗浆和暴起的青筋外,竟然连一声哀嚎都无法发出,不过此刻薛史的眼中终于出现了浓浓的恐惧,因为知道此刻,薛史才真正感觉到,眼前这两个煞星心中的怒火和仇恨,那是无法平息的愤怒和至死方休的仇恨,根本无从化解,总是他薛史有百般算计,也无法善终。

    “呵呵,怕了吗?你这恶贼也会害怕?!嗯~!哈哈哈~!给我慢慢享受吧~!这一击,是为了被你杀了的干娘~!”南流月再次伸手,这一次,南流月抓的是薛史的左腿,本来强悍的左腿,在南流月的手下,犹如肉冻一帮,再次一抓而碎,只是南流月这次更加残暴,力度轻了不少,薛史的一条腿,竟然不时直接炸作血粉,而是顷刻间变的血肉模糊,筋骨尽露。

    能让一向文雅的南流月如此这么疯狂的,只有刻骨的仇恨。

    “月少~!你还是太仁慈了~!这种畜生,就该死的凄惨万分~!”秦放眼中寒光直冒道,说罢,秦放把手一招,无数红绳陡然化成极为纤细的丝线,向薛史射去,这些丝线一接触薛史变犹如活物,一条一条,一根根的将薛史的血肉抽离出来,这种犹如万虫噬体,抽筋剥髓般的酷刑,直接让薛史从清醒直接昏死,从昏死又被直接疼醒,接连转换了数次,薛史已经变的进气多,出气少。

    “确实,还是我太仁慈~!果然是更加残忍才能出我心头之恨~!”南流月冷哼一声,双手一撮,一道道细如毛发的风刃划出,犹如牛毛一半,呲呲作响的向薛史割向薛史。

    牛毛风刃数量极多,每一道却有极小,而且在南流月的控制下,风刃的速度慢了不少,虽然仍旧锋利无比,但是慢刀割肉,绝对痛苦非常。

    南流月这一击,竟然用了近一炷香的时间,才发完,而薛史,则犹如千刀万剐一半,一片片细小的肉屑被切割飞出。

    薛史早就后悔当日所做,要知道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埋了如此仇恨,薛史绝对会先第一时间将两人找出杀掉,绝对不会让今天的局面出现。

    不过已经晚了,此刻再无以轮比的巨大痛苦下,薛史的肉身,犹如被万刀砍剁一般,只这一炷香的时间,薛史肉身就被南流月砍削掉一半。

    此时的薛史肉身依然已然崩溃不远,他本身也离死不远。

    “想死?!呵呵~!没那么容易~!斥~!”秦放爆喝一声。

    手上红线抽动,一股红绳直接向薛史腹部射去,一份抽丝剥茧般的血肉剥离后,被五根红线刺穿的一个元婴被红线带到秦的眼前,这薛史的元婴竟然被秦放硬生生挖了出来。

    而在元婴挖出的瞬间,薛史的肉身也就此失去了神采。

    “你放心,你暂时死不了,你的元婴,会在我干娘的目前被撕成碎片~!”秦放看着露出恐惧和恶毒之色的薛史原用后,冰冷的说道。

    “。。。。”薛史的元婴已然无法动弹。

    “秦少,封起来,带到干娘墓前你我兄弟将其分尸~!”南流月说道。

    “好~!”秦放答应一声,五指联动,一股股天雷之力,呼吸间就将薛史的元婴禁锢的犹如死物,而后才被秦放收入储物戒指之中。

    而后秦放把薛史的尸体往天空一抛,抬手一道透明的火焰,呼吸间,就将薛史的尸体焚烧代金,而薛史的储物戒指,连同那件防御型法器混元佩,都被秦放拿在手中收了起来。

    当秦放做完看向南流月的时候,才发现南流月已然满脸泪痕。

    “月少~!我们报仇了~!”秦放话语有些哽咽的向南流月说道。

    “嗯,大仇得报~!我好想哭~!好像在干娘怀里哭~!”南流月悲伤道。

    “我也是,等到鳞洪来了,做完此间的事情,我们就回无尽沙海,去我们那个小屋,你我兄弟痛哭三天~!”秦放悲伤道。

    “秦少,我想喝酒~!”南流月说道。

    “嗯,此间事了,你我一同买醉。”此刻南流月无论说什么,秦放都会答应。

    两人此刻的心情万分驳杂,既有报仇的快感,又有无尽的悲伤,也许只有酒才能压下两人此刻的驳杂心情。

    秦放和南流月两人说完,都陷入了沉默,各自沉寂。

    不过两人没注意到,这一番沉寂竟然过去了大半天的时间,这期间,避水金睛兽鳞洪竟然没有一丝踪影,要知道心急伴侣的避水金睛兽绝对不会放弃秦放身上的魔兽麒麟的。

    “月少~!有些不对,鳞洪还没来到,恐怕出了意外~!”秦放看向远方,向南流月说道。

    “嗯,应该出事情了,否则以避水金睛兽那种紧张麒麟的心情,早就该到了。”南流月同意道。

    现在已经过去了接近一天的时间,避水金睛兽还没来按照约定到来,绝对是出事了。

    “怎么办?要不要去找找?”秦放问道。

    “不知道,我现在头脑很乱,我想此刻我的主意未必是好的。”南流月摇头道。

    “我还不是一样,现在脑子一团浆糊,根本无法判断。”秦放苦着脸道。

    “算了,再等一会,现在去探查也没有方向,不过要通知银月大姐做好准备了,一旦真的是避水金睛兽被追杀而来,我们还有个退路~!”南流月说道。

    “嗯,还是你头脑好用,现在这个局面,你说的最合适用。”秦放笑道。

    “还有一点,我们虽然抓住了薛史,但是还要提防有人前来报仇,特别是刚才陪在薛史身边的两个妖修,我想不出意外,一定是白冰原一方的势力拍出来保护薛史的。”南流月说道。

    “那有怎么样?他们见过我们?还是他们看到薛史死在我们手里?又或者他们有未卜之数?可以东西整个事情?呵呵,没有的话,就算你我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他们面前都不会有事。”秦放笑道。

    “这个我知道,不过有些东西需要考虑一下如何处理,比如那件混元佩,我们就绝不能留,否则不一定会在那个方面除了纰漏。”南流月提醒道。

    “刚才一直在悲伤中,都忘却了处理薛史的物品,不错你说的对,薛史的其他东西还好说,这件混元佩确实不能留。”秦放同意道。

    “随便抓个低级魔兽,将此物待在其身上,放走最好,千万不要损伤。”南流月提醒道。

    “嗯,好主意,就这么办,这海里低级魔兽不少,待我准备一番。”秦放同意道。

    只是两人说话间,眼见远方海面上,突然急速射来一道青芒,正是秦放和南流月之前一直等待的上品超级魔兽,避水金睛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