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四百六十三章 逃命
    等避水金睛兽做好准备,秦放也没有在犹豫,而是直接施展服兽法珠,只见一颗法珠飞出,直奔避水金睛兽而去,避水金睛兽坦然迎上,两相配合下,一个眨眼的功夫,避水金睛兽眉心显出一道痕迹,已然被秦放收做灵兽。

    “如此本王放心了,秦兄,琳儿摆脱你照顾,本王要睡上一会,修复一番,至于积魔海的其他道路,本王用灵识,将本王知道的一起都传到你识海。”见过事情有了记过,避水金睛兽说道,此刻它的伤势太过严重,只能通过水面慢慢恢复。

    “好~!鳞洪兄放心。”秦放答应道。

    “本王相信你~!”避水金睛兽顶上金光一闪,一道光芒就没入秦放脑中,而他自己则开始变得混混欲睡。

    “得罪了,收~!”秦放轻呼一声得罪,便施展服兽法珠在避水金睛兽陷入沉睡之前,将其收入服兽法珠之内。

    “好了~!我们走吧,现在逃离已经不算早了。”看着一切有了结果,银月连忙说道。

    “好,我们即可逃走,不过事情要稍作改变。”秦放说道。

    “嗯?什么意思?”囡囡皱眉道。

    “意思很简单,我们分开走,我还是和月少一组,从陌生地域逃走,你们四个,一起回雨雾山楼,再从安全地方遁走。”秦放认真的说道。

    “秦放,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们贪生怕死?!”囡囡怒道。

    “囡囡误会了,秦少怎么会这么认为,我想秦放思想将这些事情拦下,毕竟刚才蓝凤弈见过我们兄弟,但是却没有见过你们,我们分开了,人数虽然少了,行动却更加灵活,否则我们呜呜泱泱一大群人,想不引起此地修士注意都不行,到时候反而对我们更不利。”南流月开解道啊。

    “就是,囡囡姐,秦大哥不是那样的人。”七彩同样劝解道。

    “哼,秦放你怎么说?!”囡囡向秦放问道,即使明知道秦放是这个意思,囡囡也要听秦放自己说。

    “月少说道对,我怎么敢轻视你,只是为了大家好,至于和你分开,本少也是万分舍不得,我怎么能舍得你离开。”秦放看着囡囡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呸~!吐象牙的小狗~!”囡囡脸色一红的呸道。

    “好了,时间不过,你们有空再打情骂俏,我们即可按秦放说的分头离开。”银月说道。

    “南大哥,保重~!”七彩向南流月说道。

    “嗯,沉寂之林再见~!”南流月点头道。

    “秦放~!你给我小心点,你的命是我的~!”囡囡说道。

    “知道了,我还没亲过你,怎么舍得死~!”秦放笑道。

    “滚~!”囡囡骂道。

    不过这种气氛冲淡了不少危机感。

    而两方人马也终于商量妥当,分别逃走。

    就在秦放等一群人分别逃开后,两个时辰,伏红岛上一声惊雷般的炸响,烟雾弥漫,整个伏红岛,直接被毁掉一半,烟尘中一个高大冰冷的声影出现,正是被秦放等人困在黑甲乌鸦阵中的蓝凤弈。

    “可恶,一群鼠辈,当真以为能逃过本座手掌?!哼~!”蓝凤弈脸色虽然一脸狼狈,但是心中的怒火却更加强烈,破开黑甲乌鸦阵只是第一步,下一步,蓝凤弈要让这群敢于算计他的小辈,死无葬身之地。

    “黑鳞岛主应雀,来伏红岛供我调遣~!”蓝凤弈拿出一道传讯灵符后,喃喃说道,说罢,一道灵光闪出,传讯灵符已然飞走。

    黑鳞岛主应雀,是妖修,本体是八级妖兽,六灵之一的大地龙雀,一种背生磷甲,翼生翎毛的,生有四蹄的诡异飞禽类妖兽,此兽生有一张鹰头,但是却生着蛇信一般长的舌头,舌头分成三叉。

    大地龙雀最大的强大之处就在于此兽的这根舌头,这根三叉舌头,不禁能品尝出佳肴美味,还能品尝灵力,以灵力之间极为细微的差别,判断到底是谁,万试万灵,绝无差错。

    蓝凤弈召唤应雀前来,用图自然不言而喻,只是黑鳞岛距离伏红岛的距离不算近,而且应雀的修为并不高,只有分神中期,就算应雀立刻动身,也要一天的时间才能到达伏红岛,不过显然,蓝凤弈已经打定主意,就算多花费一点时间,也要将避水金睛兽抓出来。

    另一边,急速逃走的秦放和南流月,正不知不觉的向积魔海北方飞去,麒麟告诉秦放的相对安全的通道,竟然不是飞回崇龙大陆,或者回到破荒海,而是要越过积魔海,飞向积魔海北面的离恨海,从那里离开积魔海。

    “想不到我们会到离恨海一游,那里说不定会有什么好事等着我们也说不定。”正在赶路的秦放向南流月说道。

    “离恨海,一直少有被人提及,我们看到的各方面信息也没有人着重说起,更多的都是语焉不详,模糊不清的介绍,我们只知道离恨海上有魔门四大门派中的其他两个门派,嗜血宫和罗刹殿,还有修仙者四大宗门之一的六合道宗,这么一片海域中,不可能只有这三大宗门,但是除了这三大宗门外,根本没有听说过离恨海里有什么其他小型宗门,所以我们此行很难说会遇到什么,离恨海恐怕还有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也许我们应该更加小心才是。”南流月说道。

    “这倒是,离恨海上除了,嗜血宫、罗刹殿还有六合道宗外,根本就没听过其他势力,就连沈天寿那老头也没有过多提及,确实十分费解,我们那边的破荒海就有无数势力,就像我们进入的未央宗,虽然不是四大修真者宗门,但是依然存在,而起势力不小,我不相信离恨海只有那三家,这其中必然有猫腻。”秦放同意道。

    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当初在沈天寿那边学习的时候,沈天寿也给两人讲过不少修真界的势力划分,对离恨海确实提及非常之少,但是任谁也不会相信,如此广阔道近乎无边无际的离恨海中,只有两魔一仙三个势力,毕竟连积魔海这种地方都暗藏不少修士。

    “秦少说的对,小弟心中也这么认为的,离恨海广阔无边,绝对不应该只有那三家才对,只是正如我们知道的那样,离恨海的各种修真门派在修真界根本没人提及,一定存在不少问题,而且这问题还绝对不是两魔一仙三个势力引发的,毕竟就算是修真界顶尖势力也未必会被其他强大方顾忌,就像我们进入的未央宗,就对腾华宗就记载甚是详细。”南流月分析道。

    “不错,绝对是这样,离恨海中一定还有我们无法知道,或者旁人不愿提及的什么神秘势力,毕竟单靠这明面上的三大势力,再这怎么强悍,也不会让各方强者都忌惮非常的。”秦放同意道。

    “不过这对我们可不是什么好事,如果这个势力真的存在,又排挤其他势力的话,我们在离恨海恐怕很难平稳度过,而这个神秘势力,既然能让多放顾忌或者说可以让很多强大修士都不愿提及,只能说明,这个神秘势力,非常强大,甚至非常可怕,等闲的各方势力轻易不愿招惹。”南流月无奈的说道。

    “那就糟了,鳞洪给我的路,就只有通往离恨海的,其他路途,要么充满了雷暴、凶地,要么存在了我们不能招惹的魔兽群体,难不成我们要退回去,从原路反回?”秦放愕然道。

    “反回肯定不现实,这个时候,蓝凤弈应该早就脱困了,回去与送死无异,但是乱走恐怕更加危险,否则千百年来,修士们不会都这么按规矩,都从起魔岛进入积魔海了,让大家都守规矩的原因就是,那条路是无数先辈探索出的相对安全的道路。”南流月说道。

    “可惜,顾少给的海图并不全面,否则,我们自己也能靠海图摸索出一条路来。”秦放晒道。

    “恐怕很难,顾少海图上只标注了危险级别,相对安全的通道,和我们来时的路线差不多,想要找出一条新路绝非一件简单的事情,与其胡乱冲撞,还不如按避水金睛兽给出的路线逃走。”南流月说道。

    “这倒是,走一步算一步吧,至少我们目前是安全的,至于在离恨海会碰到什么,我们崇州双仙有何可惧?”秦放笑道。

    “安全未必,前方未知到算了,后方蓝凤弈未必会放弃,此人生性极为坚毅残忍,只要真准一件事情,绝对会死磕到底的,现在既然被他发现避水金睛兽,而避水金睛兽更牵连着所有大成期修士都会为之疯狂的死幽雷域的秘密,你说他怎么可能放弃?我想还是想想如何摆脱此人,或者设下更多陷阱来阻挡此人,以帮助我们逃离。”南流月说道。

    “嗯,确实,死幽雷域那种仙人遗宝,只要是一个修士都会为之动心,确实难以放弃,换做是我们有能力去染指这宝物,也会为之一搏的”秦放点头同意道。

    “所以我们兄弟还是想想如何摆脱蓝凤弈来的实在。”南流月晒道。

    “嗯,我想想,从蓝凤弈追捕避水金睛兽的过程不难猜测,此人虽然修为强大,但是对于追捕一事并不算擅长,所以就算能从蛛丝马迹中找到我们一线方向,应该很难,我想与其我们费尽心思阻挡此人,反不如直接加快速度,逃离此地。”秦放分析道,话语中对蓝凤弈的猜测确实也合情合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