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四百七十三章 残杀
    蓝凤弈狂暴的手段,顿时让元无用心中一片死灰,如果蓝凤弈对于重华宗的顾忌只有谷天元一人的话,那么他们今次的生机,几乎是断绝了,尤其是不知道为什么,蓝凤弈似乎已经判断出,上品超级魔兽避水金睛兽,就在重华宗和千色谷手中。

    难道千色谷另有手段,当真将那避水金睛兽抓捕到了?元无用不禁想到。

    因为元无用是在不知道蓝凤弈到底为什么发怒,除了避水金睛兽被千色谷抓到以外,元无用实在想不到什么办法。

    “童兄,难道贵宗真的抓到避水金睛兽?如果是,还请童兄献出来吧,否则我们今日都难道一劫。”元无用向童冠说道。

    “元兄~!我们虽然比你们晚到一天,但是都在逃命,哪有时间去抓那避水金睛兽?!”童冠恼怒道,他根本不知道蓝凤弈关于避水金睛兽的判断从哪里来的,又为何千里迢迢的追到了这终魔回旋域。

    然而蓝凤弈对于童冠和元无用的对话,根本没有兴趣,一掌有节奏的不断按下,而重华宗和千色谷的修士,也不断的死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之下。

    离恨海的通道,已然被重华宗和千色谷两宗修士的鲜血染红。

    “前辈住手~!我知道避水金睛兽在哪里~!”元无用突然说道。

    “嗯?你知道?!说罢~!”蓝凤弈嘴角冷笑着说道,手中却没有停下,继续屠戮者重华宗和千色谷所剩不多的修士。

    “前辈住手~!”元无用再次吼道。

    “你也配~!”蓝凤弈冷哼一声,一掌再次按下,这一次显然更加愤怒,一击之下,不但带走一片修士性命,连修士身下,配有五行破的离恨海通道,都被硬生生打出一道掌印。

    显然,蓝凤弈此刻的心情非常愤怒。

    “不对~!此人根本不是来找避水金睛兽,他就是要将我们全部杀掉~!”元无用突然说道。

    此刻的蓝凤弈显然根本毫不在意他们的话,只是在屠杀中寻找快乐,元无用那里知道,蓝凤弈就是要杀戮,连续三次被困,已然让他心中疯狂杀戮之心压抑的太久了。

    在蓝凤弈心中,杀戮一番才能爽快,至于避水金睛兽的下落,只要留下震天针元无用和骨魔童冠两人就好了。

    “不错~!元无用还有点用啊~!本座就是要将你们全部杀掉,哈哈哈哈哈~!”蓝凤弈癫狂的笑道。

    手掌再次按下,这次蓝凤弈竟然将手掌杀向谷落花。

    “少主~!”元无用爆喝一声,猛然间窜出,抬手向空中当去。

    碰~!一声巨大的撞击之声,蓝凤弈的按压这力被元无用硬生生抗住,只是代价也极为大,渡劫期的元无用猛然间吐出一口鲜血,双臂直接被打的血肉蹦离,瞬间失去了支持,软趴趴的坐在谷落花身边。

    “哦?谷落花吗?呵呵,想不到你还是只忠犬~!”蓝凤弈一声冷笑后,一掌再次按下,而且这一次威力更大,目标仍旧是谷落花。

    此一次双手浴血的元无用,惨笑一声,再次运法抵挡,本命法器震天针倾力而出。

    不过再蓝凤弈霸道的攻击下,这天级法器在开始吱吱作响,而后随着这一掌被抵消后,不但元无用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而且一百零八根震天针,竟然连连爆裂,碎裂了足有三分之一之多。

    “天级法器,呵呵,天级法器~!也要看在谁手中,在你元无用手中,这震天针,也不过随手可破的破烂货~!”蓝凤弈冷哼一声,再次一掌击下。

    这次以蓝凤弈力度更大,元无用也更加不堪一击,强大的掌力直接再次摧毁了数十枚震天针,而元无用也在不最后喷出一口鲜血后,就陷入昏迷,比身边的谷落花的状态还要差上几分,只有一丝游息尚存。

    不过趁此机会,骨魔童冠,却如箭矢一般,直接向离恨海通道中遁去,速度之快,竟然直追大成。

    “你能跑得了?!哼,当本座泥捏的不成~!”蓝凤弈眼中杀机一现。

    抬手向童冠一直,一道寒冰之气,急速向童冠打去,这随手一击,竟然远超骨魔童冠的速度。

    骨魔童冠只来得及发出啊~!的一声惨叫,身体就被射穿,而且和童冠之前和秦放、囡囡对阵时不同,这次骨魔童冠的躯壳道衣,不但没有脱落帮童冠逃过一劫,反而像困住他的口袋一般,瞬间结成一团冰块,将骨魔童冠硬生生困在他得意的躯壳道衣里。

    而骨魔童冠则被直接钉在了离恨海通道的一边的岛壁上,不过下一刻,童冠突然碎裂,一道红光蓦然再次向离恨海通道飞去。

    “哦~!还真是惊喜啊,不过小辈。你走的了?本座也就妄称积魔海之王了~!”蓝凤弈先是一愣,随即狞笑一声,五指连弹,五道冰寒利刃,疯狂射出,比那套逃出的红光绝对快上不止一筹。

    眼看着五道冰寒利刃就要射中那逃走的红光,一面碧绿色的光团突然出现,只听当当当当当~!五声轻响,那团绿芒竟然直接将五道冰寒利刃挡了下来。

    “嗯?!”蓝凤弈一愣,随即表情开始凝重了。

    因为只一眼,蓝凤弈就知道来人是谁,因为刚才轻松挡下他五道寒刃的绿芒,已经现出了真身,一面翠绿的盾牌,通体通透,看似极为脆弱,但是却在蓝凤弈足以灭杀一般渡劫期修士的攻击下,稳稳挡住了。

    这面翠绿盾牌蓝凤弈认识,因为这面盾牌,属于千色谷宗主,人族顶尖修士,千叶童子赢厄。

    “呵呵千叶道兄到访积魔海,为何不到本座的雨雾山楼一坐?”蓝凤弈冰冷的笑着向远处高声道。

    “本宗不来,我千色谷的子弟岂不是要被你蓝楼主屠杀殆尽?”一个童声想起道,但是话语中的威严和萧瑟之气,绝对不会是一个孩童所能具有的。

    “呵呵,千叶道兄自谦了,你身后这个小家伙,本座不就是杀之不得吗?”蓝凤弈冷笑道。

    话语未落,远方一道身影飞来,速度和气势一看便可知道,非同小可。

    此人身高不足三尺,一个一身富贵之极的华丽道衣,但是面相上确是一个八九岁孩童面孔,看上去粉嫩面庞,颇为可爱,但是蓝凤弈心中却不敢丝毫怠慢,因为这在稚嫩的面庞下隐藏的是一颗冷血杀戮的心,比他蓝凤弈丝毫不差。

    “蓝凤弈,本宗不来,你还当真要杀光我千色谷弟子?!”孩童看着蓝凤弈,眼中寒光直冒道。

    “呵呵,些许蝼蚁,千叶道君当真在乎?呵呵,你我二人神交已久,道兄此话让本座失望了。”蓝凤弈笑道。

    “本宗不是来和你斗嘴的,剩下的千色谷弟子本宗带走了,蓝楼主没有意见吧。”千叶童子冰冷道。

    “道兄,你我虽不是兄弟,但是这点交情还是有的,尽管带走。”蓝凤弈笑道。

    蓝凤弈和千叶童子赢厄,早就因为当年血魔赢休的事情争斗过,当时两人实力起鼓相当,这些年过去,虽然蓝凤弈和千叶童子两人修为都和当日不可同日而语了,但是如果真的相斗,两人心中都没有多少底气。

    而且蓝凤弈和千叶童子相斗,即使其中一方有可能更胜一筹,但也绝不是一时间能够分出胜负的,所以蓝凤弈和千叶童子两人都没有相互争斗的意思。

    “那本宗就不和蓝楼主多言了,告辞~!”千叶童子冷声一句话,便要离开。

    “千叶道兄稍等,人还给你没问题,不过有几句话,需要道兄协助。”蓝凤弈笑着阻止道。

    “嗯?还有什么事情?”刚要转身的千叶童子回转身形,皱眉道,他是一童子模样,即使皱眉也犹如粉都都的样子。

    “道兄,你们当然可以走,但是这个小家伙,是不是该将我积魔海避水金睛兽叫出来?”蓝凤弈神色转冷的说道。

    避水金睛兽牵扯道死幽雷域,更是牵扯道上界仙器,是蓝凤弈渡劫和将来飞升仙界的强大支持,所以蓝凤弈志在必得,哪怕与千叶童子交恶。

    “避水金睛兽?童冠?你知道?”千叶童子向身后一架漆红的骷髅说道。

    “禀告宗主,属下不知。”漆红的骷髅说道,此人正是脱去躯壳道衣的骨魔童冠,没有了躯壳道衣的包裹,童冠赫然就是一句骷髅样子,难怪此人在修真界被称为骨魔,此时漆红骷髅的样子才是真正的童冠真正的样子。

    “不知道?!”蓝凤弈皱眉道。

    “蓝楼主不相信?”千叶童子反问一句道,话语中不喜不悲。

    “不,本座相信,骨魔童冠本座也知道,此人或许会对我撒谎,但是绝对不会对你千叶道君撒谎。”出乎意料,蓝凤弈对骨魔童冠的话语竟然信了。

    “那就好,本宗走了,改日再到雨雾山楼和蓝楼主一叙。”千叶童子说道。

    “道友请~!”蓝凤弈冷笑一声,转眼看向倒在地上的谷落花和元无用,眼中杀机一闪即逝。

    “宗主~!赢休大人在积魔海。”童冠微一犹豫,向千叶童子说道。

    “我知道,赢休的事情以后再说,连亢在离恨海等我们。”千叶童子向童冠说道。

    “千叶道友,本座多说一句,赢休的事情恐怕你会白高兴一场,现在的赢休不过是一个那黑衣老者的活尸傀儡,而且已经随着那龙青的死烟消云散了。”蓝凤弈转向童冠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