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四百七十五章 绝境
    “呼,蓝前辈,确实不止如此,应雀先生拿着的那根草木气息我知道,风属性而又能操纵草木气息的人,修为吻合,而又在积魔海的,应该只有来自沉寂之林的恶毒狂,而且只要恶毒狂在,那么恶毒猖必然也在,这也和蓝前辈所说的两个修士相符,这两人手段落花也略知一二。”谷落花向蓝凤弈坦白道。

    谷落花知道,现在在蓝凤弈看似平静,实则非常暴怒非常,一个不好,他谷落花就会真的在此长眠,或者连与世长辞的机会都没有,就此粉身碎骨。

    “沉寂之林?草木参王沈天寿的势力?一向不问世事的沈天寿也想在在这里分一杯羹?”蓝凤弈眼中寒光一闪道。

    如果说蓝凤弈最不想交恶的几人中,沈天寿绝对排在前列,沈天寿的修为和神秘都让蓝凤弈忌讳甚深,如果这股暗中的势力来自沉寂之林的话,那么事情就复杂了。

    而且别人不知道,蓝凤弈却知道,沉寂之林中不仅有草木妖王沈天寿,还有六翅妖王。

    “晚辈不知,但是,按照推算,确认是恶毒猖和恶毒狂两人无疑。”谷落花虚弱道。

    “还有没有其他的,没有的话,这些不足以买你的命。”蓝凤弈语气冰冷道。

    “嗯,这两人擅长逃遁和隐藏,如果推测无误的话,这两人很可能就在这附近,前辈只要施展神通,或许能逼出这二人,晚辈所知的就只有这些,如果还不够,晚辈别无他说。”谷落花凄惨道。

    “呵呵,谷落花你当本座这么蠢笨吗?你已经想好了如何逃脱吧,以你的智计,这点东西何用一个时辰,顶多一刻钟变能想通,更多的时间是思考如何逃走吧?”蓝凤弈冷笑道。

    “是,前辈慧眼如炬。”谷落花承认道。

    “好,倒是敢作敢为,这样,你的命交给老天,本座即可施法,探查你说的两人,如果这两人在此,就饶你一命,如果没有,你就死在这里吧。”蓝凤弈冰冷一声,身体迅速拔高。

    大约一个呼吸的功夫,蓝凤弈已然飞到了一个极高的位置,下一刻,蓝凤弈自身犹如一团入水的墨团,浑身强大的冰寒之气,疯狂涌出。

    而正当应雀震惊的时候,蓝凤弈猛然间将手,向下一挥,猛烈的寒气,立刻向积魔海罩去,范围之大,不知道有多远。

    这些寒气,极为凶恶,速度更是快的出奇,呼吸间已然到达积魔海海面,只是一眨的时间,目之所及的积魔海海面竟然全部结成蓝黑色的冰块,而且这冰块不是仅仅浮于海面,而是凡是有水的地方,统统冻结成冰,每一寸都被冻得犹如顽石一般坚硬。

    待到冰寒之气散去,积魔海本来汹涌的波涛,已然变成一块极为广大的冰寒陆地。

    而蓝凤弈则不动声色的,从高空坠落,一脚踩在这寒冰陆地之上。

    碰~!一声闷哼,蓝凤弈这一击势大力沉,强悍无比。

    但是却丝毫没有让已经凝结成冰的积魔海发生一丝碎裂。

    但是深在土层之下的秦放和南流月两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了,蓝凤弈那一脚坠下,冻成冰块的积魔海虽然没有碎裂,但是秦放和南流月却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冲击力,直接震慑两人的身躯,如果不是秦放和南流月两人身体,经过风雷锻体以及各种强化,早就坚韧非常,这一下,两人的身躯就会就此碎裂。

    而尽管秦放和南流月的身体已然强大非常,也无法抗拒这巨大的冲击,两人感觉犹如大锤直接锤击胸口一般,难过的只想吐血。

    然而这仅仅是开始,蓝凤弈继续高飞,落下,连续数十次,狠狠砸击冰面,第二下的时候,秦放和南流月就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第三下,两人已经喷出一口鲜血,第四下,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已经浑身禁锢疼痛,然后第五下、第六下,蓝凤弈的冲击仿佛不会停止。

    第十下的时候,秦放和南流月已经接近昏迷全靠一直撑住。

    “不行,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南流月说道。

    “不错,还死的如此憋屈。”秦放吐血道。

    “拼了,遁出去,直接逃亡离恨海~!”南流月说道。

    “嗯~!拼死一搏,成功逍遥天下,死了,来世再做兄弟~!”秦放同意道。

    话语说完,南流月周身绿芒大盛,一颗颗粗大的植物,瞬间长成,直接往积魔海冰面上冲。

    草木虽然脆弱,但是草木成长之力却是世上少有的巨大蛮力,南流月的巨大草木,瞬间突破土层、冰层,呼吸的功夫,已然在积魔海冰面上,划出一片森林。

    秦放和南流月则顺着草木动向,飞出冰层,向离恨海遁去。

    只是,蓝凤弈是什么人,积魔海称王称霸的大乘期修士,不但修为强悍无比,而且争斗、斗法水平极为高深,南流月灵气骤起的时候,他就发觉了南流月的存在,而秦放和南流月两人顺着草木遁出冰面的时候,早就做好准备的蓝凤弈,轻喝一声,一掌挥出。

    强大的冰寒之气,犹如苦寒北方呼啸的冻霜,直接朝着秦放和南流月刮去。

    这一击,蓝凤弈并未尽全力,因为蓝凤弈第一时间就发现两股灵力都是修士,没有避水金睛兽,所以想要得到避水金睛兽,只能留下活口。

    但是活口,只要有一口气就行了,所以蓝凤弈这一击,等闲的分神期修士,如果被打中,只能剩下一口气息。

    只是让蓝凤弈失算了,他那强大的冰寒之气及身之前,两道身影中的一道,突然转身,一股强大的雷电之力,顿时迸发,竟然直接将他蓝凤弈的那道攻击,摧毁于无形。

    而更让蓝凤弈惊讶的是,那人在摧毁他冰寒攻击的之后,没有一丝犹豫,立即继续逃遁,看都不看蓝凤弈一眼。

    而且那逃走的两道身影,速度之快,哪里是分神初期的修为能做到的,就算是渡劫初期,想要有如此速度,也要花费一定时间修炼才行。

    “不过分神期,居然有渡劫期的速度,呵呵倒也不弱,但是凭着一点,难道你们就能逃出本座的手心?!做梦~!”蓝凤弈狞笑一声,一股快捷无比的冰寒刀刃,急速射出。

    冰寒刀刃极快,极锋利,眨眼间,就将秦放和南流月射穿,而秦放和南流月只来得及低呼一声,变双双被打落在地。

    “咳咳。。看来今次死定了~!还好,已经替干娘报了血仇~!月少,今次死也甘心了”秦放跌落地上,咳出一口鲜血道。

    刚才蓝凤弈的攻击,已然让秦放失去了继续逃离的能力,只能坐以待毙。

    而南流月也好不了多少,同样脸色惨白,喷出一口老血,不过面色却很镇定。

    “是啊,已经活够本了,该去找干娘和错哥了,咳咳咳。。”南流月向秦放说道。

    “也是,老子这一生已经极其精彩,再来十个大侠也是不换的。哈哈哈。。咳咳。。”秦放笑道。

    “呵呵,秦少已经是仙人,当然不换,呵呵。。咳咳。。”南流月继续道,不过可以看出,南流月同样再没有能力抵抗了。

    “哼~!两个小辈,到了本座手里,生死已然不由你们了?!懂不懂?!”蓝凤弈冷哼道。

    不过蓝凤弈却没有进一步动作,因为两人说话间透露的信息和谷落花判断的不一致,谷落花判断是沉寂之林的恶毒猖和恶毒狂,而眼前的两人却自称什么秦少和月少,和起初的推测不一样。

    蓝凤弈不清楚,却不代表谷落花不清楚,看到秦放和南流月的一瞬间,谷落花眼中泛起复杂的神色,而后突然恍然,显然已经猜出了秦放和南流月的真实身份。

    不过蓝凤弈显然没有继续思考其中的变换和不同,而是看了一眼谷落花后,便转而死死盯住秦放和南流月。

    “小辈,也许你们不用死,只要交出避水金睛兽就好了,本座可以破例不杀你们。”蓝凤弈冷笑着说道。

    蓝凤弈的目的就是避水金睛兽,杀了秦放和南流月无济于事,所以此刻蓝凤弈关系的只有避水金睛兽的下落,眼前的秦放和南流月如果知道,那就最好不过,不知道,再杀也不迟。

    “什么避水金睛兽,我不知道,我们兄弟只是想借道离开而已。”南流月虚弱道。

    “哼~!算计本座两次,还装傻?你当真不想活了啊~!”蓝凤弈冷哼道。

    “前辈,我们兄弟确实不知,一路都是被避水金睛兽胁迫,在两天前才趁避水金睛兽伤势复发之际,逃离此兽,又不敢回去,才到了此地准备离开。”秦放信口道,编瞎话对秦放来说,太容易了。

    不过蓝凤弈显然对秦放的话,丝毫听不进去。

    脸色变的狰狞无比的说道:

    “本座没有耐心了,杀了你们,炼化元神,就算你们不说,本座也一样能得到避水金睛兽的消息,哪怕信息成为碎片,本座也一样能查出~!”

    说话间,杀机暴起。

    显然,蓝凤弈并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被最近的事情激起怒火,准备将秦放和南流月抽魂练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