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天威
    “不过我想,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的话,我们可能解决了之前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南流月突然向秦放说道。

    “嗯?怎么?你想到这金色液体来自何方,又或者猜到这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了?”秦放一愣道。

    “额,差不多,不过猜测居多,但是很可能就是真相。”南流月沉吟道。

    “嗯,说来听听。”秦放笑道。

    “秦少还记得我们怎么都找不到的谢明王吗?”南流月说道。

    “这个当然记得,《不动明王诀》的创造者,我们的救星之一,短短百年,当然记得。”秦放笑道。

    “那秦少也应该记得,当年我们怎么都找不到自杀而死的谢明王尸体,对吧?”南流月继续问道。

    “不错,确实无法找到,当日我们猜测是时间太久化作尘土了,又或者被人将尸体拿了出去,等等,难道你的意思这些金色液体是?”秦放点头说道,但是话到一半突然想到什么,震惊的向南流月问道。

    “不错,我想,这金色液体就是谢明王,不过不知道怎么原因此人会被化作一团金色液体,又或者是世界破碎之力,将其化作一滩金色液体,最后便宜了你我二人。”南流月分析道。

    “虽然有些离奇,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是最好的解释了,而且这也说明为何你我能够吸收容纳这些金色液体,相信是同本同源的原因,哈,好事不断。”秦放笑道。

    “呵呵,确实如此,,咦,不对,我身体怎么了。。秦少,注意~!”南流月话到一半,突然脸色一变。

    此刻南流月突然间感觉到天地间灵气向他汇集,体内灵力更与之形成共鸣,强大的灵气彼此交织,正冲击着南流月的经脉。

    秦放刚刚听到南流月的警告,自己也发觉了不妥,强大的灵力波动,同样撕扯着他的身躯,冲刷这他的经脉。

    不过好在秦放和南流月两人现在的肉体已经足以傲视一切渡劫期修士了,甚至等闲大成,轻易也无法撼动两人肉身。所以外界和体内的灵气虽然强大,但是秦放和南流月然只是,一开始稍微不适罢了,随后两人只是感觉到了身体被灵力反复冲刷的快感。

    但是这种快感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大约一个时辰后,秦放和南流月突然感觉到了巨大的危机感,这种强大的危机感,直接让秦放和南流月两人本能的生出一种无法言语的畏惧。

    如同臣子惧怕天子,如同蝼蚁惧怕天威。

    秦放和南流月两人都不能自已的开始抖动起来,这抖动来的莫名其妙,秦放和南流月自己也说不出自己在恐惧什么,仿佛有一种巨大的威胁,随时可以危机两人生命。

    这种强大危机,让秦放和南流月两人瞬间进入一片黑暗之中。

    这片黑暗纯黑无比,不见一丝亮光,而且越来越承重的压力从上方传来,仿佛巨大的石锤在缓慢压榨。

    秦放和南流月两人不能详细的同时举手向上托去,试图挡住巨大压力。

    然而一切仿佛徒劳一般,压力之下,秦放和南流月的抵抗瞬间瓦解,两人不分先后的碰~!捧~!两声,直接同时跪在地上,面目狰狞。

    不过秦放和南流月彼此间已然看不到对方了,两人都感觉仿佛天地间就剩下自己一人而已。

    “怎么可能~!我秦放肉体无双,已然煅皮、练筋、强骨,修真界之大,虽然能将压力压制到如此地步,难道是蓝凤弈那种绝顶强者在暗中下手?不对~!蓝凤弈虽然恐怖,但是绝对不会让我生出如此畏惧之心,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压榨我~!”秦放怒道,

    秦放现在已经感觉到了肉体破碎的感觉,要知道,修真界真的能崩碎秦放如此强悍肉体的人或许存在,但是能让他因为畏惧无法全力抵抗的修士,绝不可能存在,哪怕拼死或者必死之局,秦放都没有感觉到如此的恐惧和绝望。

    同样,另一边的南流月也嘴角已然见血,深陷地下的膝足,都说明,南流月此刻和秦放一样,都已然处在了崩溃的边缘,脸色的狰狞之色已经将南流月的俊美完全覆盖,此刻的南流月只有一个思想:有人要害他,在暗处害他,但是他南流月一定不会死的如此不明不白。

    巨大的压力还在向下压榨,秦放和南流月两人汗水已经如雨水般留下,强大的气息和压力,已经让两人不能说话,甚至连喘气的力量都无法使出。

    而这种情况,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持续了至少两个时辰了。

    秦放和南流月已经被压榨的几乎倒在地上。

    此刻两人都是单膝跪地,一掌帮助支持,另外一掌,仍旧坚韧不屈的向上顶着,哪怕就此死去,两人也绝不屈服。

    不过黑暗压力显然毫无人性,仍旧一刻不停的提高这压迫之力,仿佛这天地之间依然没有此力道的限制,力度无限制的缓缓增强。

    又过了大概一个时辰,两人的肉体开始真正崩碎了,几乎同时,秦放和南流月伸向上面手臂,同时碎裂,先是皮膏,然后是肌肉经脉,随后连骨头,都一片片,一丝丝,一粒粒的画作尘埃。

    然而这种抽筋拔髓一般的痛苦已然让秦放和南流月麻木了,因为两人已经无暇顾及了,随着一条手臂的粉碎,两人的压力已经十倍增加,几乎瞬间就将两人压在地上。

    “不能~!我绝不屈服~!”秦放爆喝一声,竟然硬扛着压力,开始缓慢站起了。

    而另一边南流月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坚定的眼神,可逐渐恢复平静的脸庞,都说明此刻南流月已然坚定无比,硬生生的抬起了自己的身躯。

    这一刻,畏惧之心当然无存,满心的坚毅和坚韧充斥着秦放和南流月的身心。

    而随着这畏惧之心的消失,两人竟然感觉到压力小了不少,而且随着两人的坚定和意志回归,压力竟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减轻着。

    “吼~~!!”

    “啊啊~~~!”

    秦放和南流月两人不能自己的发出一身怒吼,下一刻,两人挺拔的身躯已然站起在这黑幕下,而当两人站起后,陡然间感觉身体一轻,黑幕的压力竟然消失不见。

    随机黑幕消失,天空复明,一切仿佛没有出现过一样。

    而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则和他们记忆中经历的事情竟然完全不同。

    此刻秦放和南流月两人竟然是闭眼,盘膝而坐的,而本应该被漆黑压力崩碎的手臂,竟然没有丝毫损害,完完本本的存在在该在的地方。

    “呼~!”“呼~!”

    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分别呼出两口浊气后,先后睁开了双眼。

    “刚才是做梦?!”秦放看着自己的身体,有详细检查了一番后,向南流月问道。

    “不对,刚才绝对不是梦,我想如果我们最后没有坚持住,一定会就此死去。”南流月摇头道,虽然仿佛虚幻,但是内心中却有个声音告诉他自己,那一切都是真的。

    “那到底怎么回事?难道中了幻术?后或者那金色液体有什么不良反应。”秦放愕然道。

    “不~!秦放,你难道没有发现,我们分神后期的壁垒消失不见了吗?”南流月仔细内视一番后,向秦放问道。

    “嗯?分神后期的壁垒?”秦放一愣,随机运转功法,内视体内起来。

    起初秦放和南流月在禁仙球中,服下无数吸灵草,而吸灵草最后将禁仙球世界吸收殆尽了,所以秦放和南流月即使不是吞噬了一个虚假小世界,也吞噬了不下三分之一,这种强度的灵力,加上百年苦修,足以将天资卓越的秦放和南流月两人推进渡劫期才是。

    但是在进入到分神后期后,两人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瓶颈,犹如一道壁垒,横在两人头顶。

    “怎么样?”南流月笑着看向秦放说道。

    “真的不见了?难道我们进入渡劫期了?那金色液体竟然这么神奇,帮助我们突破了?”秦放意外道。

    “突破应该是,但不一定是金色液体的原因,那些液体应该只是帮我们完成了练体三境中的最后一个境界而已,至于突破,我想还是因为我们从禁仙球的小世界,进入到真正的大世界才会引发的,你感觉到哪种无法抵御的恐惧了吗?我们修士心志坚定,怎么会有那么大的畏惧?那种畏惧仿佛天地生养,根本无从反抗。”南流月说道。

    “不错,刚才我感觉到了今生最大的恐惧,哪怕当日当小混混面对薛史的时候,都没有过。”秦放点头道。

    “我想这就是渡劫期应该有的才对,渡劫渡劫,我想我们之前搞错了,渡劫期根本就不是指,这个阶段会度过渡过最后九级天劫飞升仙界,而是应该是书上所说的那句:强渡天地威慑之杀,逆转生灵畏惧之劫,就是要勇往无惧才对。”南流月想了想后说道。

    “那我们进入渡劫期也太简单了,只是心性磨砺而已,还不如中间劫来的强大。”秦放晒笑道。

    “不,这比中间劫,绝对弱不了多少,你有没有感觉到,我们此刻的行为似乎被天地所厌恶,好像头顶有一把无形刀剑悬着?那可是仿佛随时会送命的感觉啊。”南流月向秦放长叹一声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