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四百八十九章 狡诈
    海藩子夹带着阴火的声势确实好大,但是真正的威力却不是很强,毕竟海藩子只是一级草木类妖兽,就算有南流月的加持,也强悍不到哪去,蓝凤弈再次挥手间,就将海藩子消灭的一干二净了。

    但是这出乎意料的手段确实让蓝凤弈短暂失去了追击的最佳时机,再加上百年苦等,之前被种种算计也涌上蓝凤弈的心头。

    “蝼蚁~!我比杀你们~!”蓝凤弈暴怒一声,手中掐诀,一股强烈的冰寒之气突然在蓝凤弈身后形成,随机,冰寒之力猛然外推,犹如雪崩一样的巨大推力,推射的蓝凤弈急速向秦放和南流月射去。

    “月少,蓝凤弈追来了,速度,他奶奶的,这货的速度怎么这么快~!”秦放刚想向南流月提醒,却骤然发现蓝凤弈的速度比之平常快了一倍不止,这样的速度,当然远超秦放和南流月,这么一来,两人就真的遇到危机了。

    “给本座死来~!”蓝凤弈暴怒非常,这次双掌用上了更加强大的力量,直接向秦放和南流月分别拍去。

    秦放和南流月立刻回转身体,准备硬抗这次攻击,不过和初次秦放硬悍蓝凤弈那一拳不同,虽然两人准备硬抗,但是显然也并不是全部依靠肉身的强悍。

    秦放身上红光一闪,瞬间起了一层薄雾,将秦放护住,而南流月那边这是青光一闪,一哥玉盏倒扣全身,化作一片青色光幕,同样将其自己一丝不露的保护起来。

    这本是秦放和南流月下意识的保护之举,毕竟刚才秦放已经试验过了,虽然肉身强度比之蓝凤弈更加强悍一层,但是双方的修为却是差距太大了。

    渡劫期前中后三期都是再为度过九极天雷劫做积累,而这种积累很渡劫期修士一辈子都不敢度过,这也是为何各大宗门都要抓捕避水金睛兽的主要原因,因为避水金睛兽可以为他们当下九极天雷劫,至少让他们多一条活路,毕竟九极天雷劫太可怕了,太多的渡劫后期修士都死在了此雷劫之下。

    而蓝凤弈不但度过了九极天雷劫,而且对于仙力的掌握已经不低,大成期佼佼者的生命,可不是凭空得的。所以秦放、南流月和蓝凤弈之间的修为差距确实太大了,大到,就算两人肉身比蓝凤弈强大,也难免在其面前一死的地步。

    所以知道差距的秦放和南流月未免硬拼之局,分别使用出了得之秦放的方巾和杯盏两件攻防一体的法器。

    而这次无心之局,却救了秦放和南流月一条命。

    因为下一刻,本来双掌攻向秦放和南流月的蓝凤弈袖口,陡然射出两道银光,直插秦放和南流月两人的丹田。

    噗~!噗~!

    两声如刀剑插入败絮的声音想起,两件本质不低的地级上品法器,竟然在这银光之下,直接被刺穿了,随后更是发出了刺耳的金属摩擦之声,声音之末,原本刺向秦放和南流月的银光前端,则在险些刺透两人衣物的时候停下

    薛史的这两件防御法器果然非常强大,虽然比不上在空间裂痕里毁掉的双眉盾,但也是难得的宝物,即使被刺穿后,也堪堪挡下了,蓝凤弈那两道强大无比的银光。

    直到此刻,秦放和南流月才看清楚这两道袭来的银光,竟然是两根十分偏平的百节鞭,鞭体犹如蛇的骨架,节节交错,边缘锋利,顶端,更是犹如蛇信,突出一根锐利的尖刺。

    如果秦放和南流月没有放出防御法器的,单靠肉体硬抗的话,只怕后果难料,就算对于自身肉体有极度自信的秦放,在看过这双鞭后,也惊出了一身冷汗。

    “乖乖个隆冬,这老家伙果然阴毒~!”秦放没好气的说道。

    “小心,这东西上好像还有寒毒~!”南流月提醒道。

    原来细心的南流月看向这双鞭尖刺的时候,蓦然发现,这双鞭顶端的尖刺附近,有一圈微不可察的细小孔洞,孔洞中和银色长鞭截然相反,竟然是一片泛着蓝光的黑色,显然不知道是什么毒药,但是从蓝凤弈的灵力属性看,这毒药是寒毒的可能性极大。

    然而就在秦放和南流月惊讶的时候,双鞭陡然一缩,竟然再次消失在蓝凤弈的袖口,仿佛不曾出现一番。

    而此刻,双方再次回到了相互面对的场景,即使秦放和南流月想逃,也不敢轻易妄动,否则以蓝凤弈刚才展现出了的速度,双方距离又如此之近,很可能,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刚刚转身,就会被其趁机杀掉。

    不过秦放和南流月不知道的是。

    蓝凤弈此刻心中也是十分震惊,他的这对寒冰蛇骨鞭,是当年刚刚称霸积魔海那几年练出的天级上品法器,连一向眼光甚高的蓝凤弈都颇为喜欢,几乎比得上寒冰水府。

    这寒冰蛇骨鞭,可软可硬,软犹如灵蛇盘负,硬如急箭离玄,偷袭杀人,无往不利,没想到这次居然失手了。

    还是面对两个蝼蚁一般的渡劫初期修士,这让蓝凤弈心中一时间都难以相信。

    不过蓝凤弈老奸巨猾,瞬间就将这情绪抛之脑后,双手大开,两条银光再次射出,这次,银光并不是直接射向秦放和南流月,而是犹如两条银蛇,在蓝凤弈三尺之内,快速游走,犹如两道银线,奇快无比。

    而且不仅如此,蓝凤弈诡笑一声后,一指倒悬,斜指向下,凌冽的寒冰之气,瞬间呼出,扑向那两条绕身飞舞的银蛇。

    “不对,这两条诡异长鞭在加速,速度雨来越快~!”南流月连忙向秦放说道。

    “知道了~!斥~!”秦放爆喝一声,一抬手,一并锯齿大刀,猛然向蓝凤弈砍去。

    “嗯?玄秀齿杀刀?你们是腾化宗的人?”蓝凤弈微微皱眉道,竟然认出了秦放施展的这件法器的。

    “对~!老子是钟离衍娇的舅舅~!”秦放胡搅蛮缠的一声低吼,齿杀刀,迅速割下。

    而另一边,两条粗大的类似藤蔓的草木,在南流月微不可察的控制下,向蓝凤弈悄悄捆去。

    “哼~!一派胡言~!你当本座不认识苍柳子~!”蓝凤弈爆喝一声,指间猛然上翘,两道银光,直接向齿杀刀射去。

    “缚~!”南流月轻喝一声,藤蔓陡然加速,向蓝凤弈捆去,南流月想要利用蓝凤弈瞬间的动作,趁机将其困住。

    然而蓝凤弈嘴角诡异一翘,寒冰真气墙瞬间发动,南流月的草木刚刚和其一触碰,就被寒冰真气墙的弹射和冰冻之力,直接冻成了冰粉。

    “雕虫小技,也敢卖弄~!”蓝凤弈不谢的说道。

    只是下一刻,本来冻成粉末的草木,竟然骤然发出浓郁的酒香。

    “嗯?!还有诡计?哼~!难登大雅之堂~!”蓝凤弈相是头脑一晃,随机复明,抬手一扇,满天的额酒气就消失不见。

    “醉烟草没用,边打边退~!”看到蓝凤弈轻易就破解了自己的手段,南流月连忙向秦放传音道。

    “晓得了~!”秦放答应一声,连忙飞退两步,堪堪躲过两道银光。

    原来刚才本来社向齿杀刀的双鞭,竟然直接越过齿杀刀,直接向秦放射来。

    “就这点手段吗?那本座就不客气了,只有肉体强大时没用的~!”蓝凤弈怒喝一声,两条寒冰蛇骨鞭游走刺杀的同时,猛然向下压去。

    瞬间施展出了,当日将震天针元无用压成昏迷的掌法。

    秦放和南流月只觉得周围环境一紧,身体的行动就被破满了不少,而头顶更上方更是传来了巨大的压迫之力,如此变化,换作一般修士,早就被蓝凤弈趁虚而入手到擒来了。

    然而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可是刚刚经历过渡劫期那种:“强渡天地威慑之杀,逆转生灵畏惧之劫”,已经经历过比这强大百倍不止的压力,所以蓝凤弈的那种压迫之法,刚好找到了对手。

    秦放和南流月只是刚开始感觉到了压力,随机各自施展道法逃开。

    “蓝凤弈~!你这一手对我们兄弟没用~!”秦放故意说道。

    “是吗~!本座的寒冰真气墙,当真没用?!”蓝凤弈一笑后,陡然握拳。

    这下,秦放和南流月立刻心头叫糟,原来垂直压下的巨大压力,突然变的犹如包子皮一样,有如实质,四面八方陡然显出冰寒蓝光,急速的向两人裹压而来,眨眼间,竟然硬生生将秦放和南流月禁锢在了半空。

    “呵呵,如何,本座这一手寒冰真气墙如何?哈哈哈,世人只知道本座寒冰真气墙防御冠绝天下,又有几人知道,这用这寒冰真气墙攻击,才是真正的无敌天下。”蓝凤弈得意的笑道。

    秦放和南流月大惊失色,想不到两人一个不注意,就被蓝凤弈这老鬼困住了。

    而且这困住两人的竟然是号称绝对防御的寒冰真气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秦少~!全力~!”南流月向秦放说道。

    “知道~!在试了~!”秦放连忙传音道,身体更是运用道了极致,准备依靠肉体的力量崩开寒冰真气墙。

    “呵呵,不用挣扎了,没用的,本座之所以说,寒冰真气墙是无敌的攻击手段,就是因为,寒冰真气墙内部的防御之力,比之外面,要强大五倍之多,以你们的实力,外面或许还有一丝机会撼动本座的寒冰真气墙,但是在里面,就给我乖乖的等死吧,不过,如果你们肯说出避水金睛兽的去向,也许本座会大发慈悲,让你们死的毫无痛苦,否则,本座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蓝凤弈冰冷的表情看向秦放和南流月缓缓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