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四百九十一章 绝处逢生
    看到秦放洒出的圆球,蓝凤弈先是轻蔑一笑,随机一惊,因为秦放撒出的湛蓝色圆球,竟然全部都是雷鸣珠。

    这么多雷鸣珠,就算是大成期修士也不敢轻易硬抗,更何况蓝凤弈确实如避水金睛兽所料,是暂时将毒素压制租了。

    “可恶~!”蓝凤弈低吼一声,一边瞬间撑起寒冰真气墙,一边向前猛推数掌,瞬间,无数巨大的冰块,向着雷鸣珠迎去。

    这些冰块是蓝凤弈独特寒气所化,虽然仓促,但也硬如金刚,可惜雷鸣珠的威力太大了,就算这些冰块极度坚硬,但是在雷鸣珠的面前也不值一提。

    两者刚一接触,巨大的轰鸣声便迅速响起,瞬间,轰鸣声不止,巨大的并款化作漫天冰屑,两个呼吸后,冰屑中飞出一人,面色冰冷,正是蓝凤弈。

    这次雷鸣珠虽然没有真正伤到蓝凤弈,但是出乎意料的巨大震动,还是震伤了蓝凤弈,让他有些压制不住避水金睛兽的毒素,脸色也开始变的有些铁青。

    而更重要的是,这么一来,本来就要追上秦放、南流月一行的蓝凤弈,被再次拉开了距离,两项比较之下,就算蓝凤弈再次追赶,也很难保证在秦放、南流月还有避水金睛兽这两人一兽逃进离恨海之前抓住他们。

    “很好,居然能让本座如此狼狈,你们很好~!”蓝凤弈恶声说道。

    但是下一刻,蓝凤弈不是放弃追赶,而是居然凌空掐诀,默念道法起来,要知道蓝凤弈已经是大成期中的佼佼者,寻常道法,绝对是信手拈来,哪里还用的到用口念诀,如此一来,只怕蓝凤弈接下来要施展的道法绝对可怕。

    果然,下一刻,蓝凤弈身躯竟敢变得透明起来,淡蓝色的光芒渐渐爬满蓝凤弈全身。

    刷~!一声清响,蓝凤弈整个人竟然如同融化了一般,瞬间变成一滩冰水,跌落在离恨海通道上,而更让人降压的是,这一滩淡蓝色冰水,瞬间消失不见。

    下一刻,就在秦放、南流月和避水金睛兽因为看到通道尽头而高兴的时候。

    舒~!的一声,一滩冰水挡在秦放、南流月和避水金睛兽这两人一兽面前,瞬间化作蓝凤弈本尊。

    “死吧~!”蓝凤弈双掌直插,两袖中寒冰蛇骨鞭,螺旋飞出,直奔秦放和南流月面门,这一击打实,秦放和南流月,必将立刻化作两道冤魂。

    而秦放和南流月想躲已经躲不开了,两人本就全力逃命,速度极快,蓝凤弈骤然出现,蓦然出手,根本不用攻击,简直就像是秦放和南流月两人自己直接向寒冰蛇骨鞭去装一样。

    “吼~!”

    关键时候,避水金睛兽一声怒吼,猛然间速度提升,直接撞开了前方的秦放和南流月,而它自己则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寒冰蛇骨鞭鞭上。

    好在避水金睛兽身躯十分庞大,本来可以灭杀秦放和南流月两人的攻击,打在避水金睛兽身上。

    寒冰蛇骨鞭极度锋利,肉身强悍的魔兽之王,即使肉身强悍冠绝天下,也无可奈何,刚一接触,就被寒冰蛇骨鞭,直接打出两个深不可测的血洞,一腔热血,顿时汩汩涌出。

    “嗷呜~!”避水金睛兽一声惨叫,显然受伤颇重,但是再看避水金睛兽时,却发现被寒冰蛇骨鞭击中的避水金睛兽根本不顾自己顿时伤势,速度上不但丝毫不减,反而犹有过之的直接向蓝凤弈冲了过去。

    这一切的变化,从蓝凤弈出现出手,到避水金睛兽猛冲都过的太快了,蓝凤弈也无法避过。

    “碰~!”一声巨响,本来对秦放和南流月拥有必杀之机的蓝凤弈竟然被庞大的避水金睛兽硬生生撞飞了。

    “快走~!”避水金睛兽低吼一声,率先向离恨海奔去。

    秦放和南流月也不敢怠慢,全力飞驰而去。

    前后不过一个呼吸的功夫,秦放、南流月,还有受伤极重的避水金睛兽已然掏出了离恨海通道,进入了离恨海中。

    而直到秦放、南流月和避水金睛兽这两人一兽逃进了积魔海,蓝凤弈才从地上慢慢站起,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黑血,虽然依旧冰冷的望向离恨海,却没有再次追击。

    他先是被避水金睛兽骤然偷袭,中了剧毒,而后强压毒液追赶,又被雷鸣珠引动毒液,最后施展秘术,冰冻千里,瞬间拦住秦放、南流月和避水金睛兽这两人一兽一伙,想要直接灭杀秦放和南流月,居然再次失算,被避水金睛兽猛然撞击,再次引动避水金睛兽毒液反动。

    三次过后,就算强大如蓝凤弈,也无法压制住避水金睛兽的毒液,要知道,避水金睛兽全盛时期,可是足以和大成期修士相抗衡的,虽然不如他蓝凤弈,但是也绝对不会没有威胁。

    避水金睛兽的剧毒,当然也不是那么好压制,此刻的蓝凤弈虽然已然拥有毁灭普通大成的实力,但是却暂时失去了这实力的支撑,他蓝凤弈的身体已然不允许他在继续战斗,否则避水金睛兽的毒液完全可以毁掉他道基。

    而让蓝凤弈没有追赶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离恨海,秦放、南流月和避水金睛兽这两人一兽,既然进入了离恨海,那就是踏足了黑龙王敖木天的底盘,敖木天绝对不是好惹的,尤其是拥有传承龙珠的敖木天。

    更何况,秦放、南流月和避水金睛兽这两人一兽,真的以为逃进离恨海就安全了吗?哼~!

    再三思量后,蓝凤弈冷哼一声,慢慢向积魔海方向退走,一代魔王,最终还是暂时放弃了对于秦放、南流月和避水金睛兽这两人一兽的追杀。

    不过蓝凤弈心中,已然将秦放和南流月这两人列为必杀之人。

    这一切秦放和南流月已然不知道了,秦放、南流月和避水金睛兽这两人一兽虽然逃进了离恨海,但是后面的蓝凤弈,手段太多了,让这两人一兽怎么都无法感觉到安全。

    匆忙逃遁了近千里后,秦放、南流月和避水金睛兽这两人一兽才从紧张中停了下来,找到一个小岛暂时落下脚来。

    “鳞洪~!你怎么样?!”停了下来后,秦放焦急的向避水金睛兽问道,刚才关键时刻鳞洪挺身而出救下两人,说不感动是胡扯。

    “哦呜。。好疼~!”避水金睛兽痛苦道。

    “兽王,蓝凤弈那双鞭子上有剧毒,快想办法闭住血脉流转~!”南流月焦急的提醒道。

    避水金睛兽关键时刻救下南流月和秦放,也出乎了他的意料,但是这么一来,秦放、南流月和避水金睛兽这两人一兽的关系就不像当初那么简单的合作,有过两段生死相救,再加上百年同盟,双方的友谊已经牢不可破。

    “那个倒没什么,受伤瞬间本王就知道了,那是八级魔兽寒冰玄蛇的毒液,这种毒极为阴毒,中者全身血液化作冰块,浑身化冰而死,据说最后死状浑身膨胀碎裂,惨不忍睹,不过恰巧对本王不起作用,本王之毒,正可以消解寒冰玄蛇的毒力,不过肉身的伤害却非常严重,虽然不至于再次长眠,但是也许静养,暂时帮不上忙了。”避水金睛兽直言道。

    “鳞洪~!大恩不言谢,我们兄弟的命既然是你救的,那你老婆的事情就包在我们身上,麒麟魂魄我们会替你寻来~!而且我秦放发誓,等到了安全地方,立刻解开服兽法珠,还你自由~!”秦放拍着胸口说道。

    “不错,兽王,今后我们不在是合作伙伴,如蒙不弃,我们就是生死弟兄~!”南流月说道。

    “你们两个占本王的便宜啊,哈哈,不过本王喜欢,至于还我自由,暂时不行,本王此刻的状态还是进入服兽法珠更好,不瞒你们,服兽法珠对我们魔兽修炼有着莫大的好处,当初本王的伤势,如果不是在服兽法珠中,恐怕在多个百年也未必能够恢复。”避水金睛兽说道。

    “这个随你,不过就算不愿意解开禁锢,我秦放也绝不当你是灵兽。”秦放坚定的说道。

    “呵呵,小子越来越讨人喜欢,不过现在不是时候,他日再算吧,本王要进入服兽法珠静养了,这伤势太他妈疼了~!”避水金睛兽说道。

    “秦少,收齐兽王,我们快点赶路,我总觉得这里并不安全。”南路说道。

    “呵呵~!好,那就委屈你了,收~!”秦放向避水金睛兽微微歉意后,一声轻喝,服兽法珠已然将避水金睛兽收入其中。

    “好了,你我兄弟还是找个相对安全的地方恢复一下,保持最佳状态,在这离恨海上才好行走。”南流月继续道。

    刚才和蓝凤弈一番争斗,南流月和秦放两人虽然并没有受到多重的伤害,但是仍旧消耗不少。

    “嗯,你说的不错,离恨海可是让各大势力都讳莫如深的地方,我们确实应该小心些。”秦放点头同意道。

    然而就在秦放和南流月商量准备觅地修整的时候,却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依然触犯了离恨海的大忌,不但没有从崇龙大陆来此,而且居然敢如此大摇大摆的直接在离恨海上空飞行千里。

    如此行径依然引起了离恨海中紫晶宫势力的注意。

    就在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准备飞走的时候,小岛周围突然升起数丈高的巨浪,巨大起而不落,浪头上显出一排修士,当中一人,赤发蓝脸,一口獠牙,半露上身,手持钢叉,两只血红的眼睛,正凶狠的看着秦放和南流月两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