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五百二十四章 虫化草
    “好了,此间的事情就这些了,不要让本座失望,还有通天七图的事情,本座只剩下本年的耐心,不要再让本座失望~!”边岳继续说道。

    “晚辈知道,定然在半年之内荡平锦丘,将通天七图双手奉上。”宰父中兴保证道。

    “那就好,那就好,你安心做事吧,本座走了。”边岳说道。

    “恭送前辈~!”听到边岳要走,宰父中兴连忙恭敬道。

    在宰父中兴的恭送声中,边岳迅速飞走,消失不见。

    而南流月没有选择去跟踪边岳,而是迅速将注意力转移道宰父中兴这里。

    此时南流月正在一犹豫是否立即出手,毕竟边岳不好抓,宰父中兴却可以手到擒来,只是其中的利弊关系,需要好好思考一番。

    现在南流月唯一不知道的就是边岳最后给宰父中兴的任务,其他已经了解大概,更知道了自己感到危机的根源,通天七图,消息灵通的万灵楼一定是知道了通天七图和死幽雷域仙界宝藏的秘密,所以才会如此处心积虑的谋求通天七图。

    不过很显然,这个秘密保存的时间会越来越短,随着时间的六十,死幽雷域的秘密,一定会传播开来,特别是在顶尖大成期的圈子里,死幽雷域绝对不会是永存的秘密,到那个时候,只有有心,就能得到通天七图和死幽雷域的仙界宝藏有关的消息,而那个时候,如果他和秦放没有足够自保的实力,恐怕真的会危险至极了。

    这个时间不会太久,也许最晚不过是遮天王孔悦预计的千年时间,最快的话,就更不好说了,或许下一刻,通天七图的秘密就会天下皆知。

    “算了,七图虽然重要,但远不如性命来的直接,先拿下宰父中兴再说。”南流月想到,

    决定后,南流月立刻遁出地面,一抓直接向宰父中兴面门抓去,这一击不但速度极快,而且出其不意,就算同为渡劫期修士,也无法躲过,更不要说只有元婴初期的宰父中兴了。

    所以下一刻,面露惊恐的宰父中兴只来得及说一句:“是你~!”意识就消失不见。

    当宰父中兴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然在一处诡异的陌生地方,这个地方整个都是翠绿的藤蔓,天上是,地下也是,就连周围的一切都是。

    而南流月正悠然的坐在一座藤椅上,诡笑的看着他。

    “你是南流月~!你居然敢偷袭我~?!”宰父中兴惊怒道。

    “竟然敢?呵呵,宰父中兴,你这帝国惜花郎当的太久了,已然忘记害怕了吗?”南流月笑道。

    大风帝国朗考,头等榜三甲,第一名是冠军郎,第二名是青书郎,第三名是惜花郎,当年宰父中兴曾经在大风帝国的朗考中夺得第三,被叫一声惜花郎,也是恰如其分的。

    “果然是你,南流月~!你抓我何意?”宰父中兴手心冒汗,但是却努力保持平静道。

    “宰父中兴,我给你五息的时间,将边岳交代你的事情好好讲清楚,否则你这大风帝国的中流砥柱,就在这里断裂吧。”南流月轻声说道,只是说话间,杀机外露,猛烈的杀机,让宰父中兴如坠冰窖。

    “你知道边前辈的事?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宰父中兴皱眉道。

    “一息。”南流月一声轻叹,手中绿芒闪动,瞬间,原本天地间的额藤蔓,活了过来,纷纷向宰父中兴身上缠绕。

    而惊恐宰父中兴却发现,自己竟然无法躲避了,不但如此,除了自己的头脑还算清醒,嘴巴还能说话外,竟然连移动一分都做不到,跟不要说逃走了。

    更让宰父中兴惊惧的是,就在他思考的时候,南流月犹如恶魔般的嘴唇继续吐口道:“两息~!”

    “等等,我可以说,不过我想得到一个保证,否则我宁死也不会说一个字。”宰父中兴挣扎着说道。

    然而南流月只是轻笑一声,好不顾忌的继续说道:

    “三息。”

    竟然丝毫没有将宰父中兴的威胁话语放在眼里。

    “南流月,虽然你修为高深,但总是大风帝国的人,更是出生在我飞熊州,难道你真要赶尽杀绝?!”宰父中兴继续说道。

    “四息。”

    迎接宰父中兴的话,已然是毫无生机的简单两个字。

    “好,那就鱼死网破吧,反正多一个字我都不会说的~!”宰父中兴一咬牙,强硬的说道。

    “五息,呵呵,时间到,既然你不愿意说,那就先一步给边岳在地下探路去吧。”南流月眼中精芒一闪,一道藤蔓突然从南流月身后射出,直接射向宰父中兴眉心,这一击又快又急,犹如利矛出刃。

    “虫化草~!”

    一声惊呼,绿矛停下,尖端已然刺入宰父中兴眉心,血水瞬间从宰父中兴两眼之间留下。

    这一刻,宰父中兴真正感觉到了死亡,他知道,如果不是自己喊的快,现在必定依然是了,眼前的南流月绝对不是他父亲下令追杀的小混混了,而是货真价实的修真强者,在他手上,一个不好真的会立即毙命。

    “说下去。”南流月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只知道这么多,边岳让我收集虫花草,越多越好,而且至少,也要可以不慢百丈方圆~!”宰父中兴又急又快的说道,此刻他真的怕了,生怕慢一点,就会被南流月杀掉。

    “虫化草,越多越好?”听到宰父中兴的话,南流月陷入了沉思,虫花草他是知道的,而且南流月自己就能施展,当年在沉寂之林中,被沈天寿考究灵力完美控制的时候,曾经和沈天寿的两大臂膀之一的黑刺进行对战。

    那时候为了战胜黑刺,南流月就用过虫化草,为此还差点惹怒黑刺,因为虫化草虽然本身没有任何力量更不入品级,但是一旦被焚毁就能衍生出一种奇怪的小虫,这种小虫只有芝麻大小,只有几个呼吸的寿命,但是却极其歹毒。

    因为只要周围有草木存在,这种虫子就会钻如其内核其同化,而被同化的植株就被迅速的枯萎,只是保留根部继续无意识的疯狂生长,成为新的虫化草。

    可以说,虫化草,就是一切草木妖修的克星。

    只是,边岳为何要收集大量的虫化草呢?甚至为了掩护连万灵楼这样的庞大势力都不敢用。

    “还有什么?你仔细想想,没说到,本少依然会杀你~!”南流月再次盯着宰父中兴说道。

    “确实没有了,边岳只说要我动用大风帝国的势力收集虫花草,但是却没有其他任何提及,甚至说明,就算收集完了,也不能通知他,只能等他来取。”宰父中兴脸色难看的说道。

    “只有这些的话,你可以死了~!”南流月爆喝一声,绿芒闪现,差点刺穿宰父中兴的绿矛再次射出。

    只是这次宰父中兴确实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闭目等死。

    不过宰父中兴却没能等来这必杀的一击,但是,当宰父中兴张开双眼,想要询问的时候,一颗颗细小的绿芒顺势转进了宰父中兴体内。

    “你在说什么?!”宰父中兴下意识的惊道。

    “让你活下去的机会~!”南流月冷声道。

    “你~!”宰父中兴哑然道。

    然而话语未落,却看到南流月手上同样的绿芒,瞬间化作各种古怪的草木,有些带着强烈的腐蚀,有些一看就有毒素,而且这些草木都生的极为巨大,不要说草木本身的性质了,只是这些个头,就足够将宰父中兴撑爆。

    “想活下去,只有为我做事。”南流月冰冷的说道。

    “好,你说~!”宰父中再次咬牙道,此刻这个贵公子终于明白,南流月已然是他宰父中兴不能招惹的存在了。

    “很简单,边岳要的我全要,第一我要通天七图,第二收集到虫化草后,先一步通知我。”南流月说道。

    “南流月,我承认你强大无比,可能挥手间我大风帝国都不复存在,但是我奉劝你一句,不要和边岳斗,你斗不过他,边岳老祖的实力,你根本无法想象,而万灵楼的庞大,也是不能言语描述,我知道你和秦放有自己的关系,但是相信我,那些关系绝不会因为你们而和边岳身后的势力对抗的。”宰父中兴再次说道。

    语气中显然想要扳回一局,至少曾经被他宰父中兴踩踏的人,不能这么直接的耀武扬威,他宰父中兴心中不痛快。

    “呵呵,宰父中兴,怪不得你永远无法达到我们的高度,你的目光只有蝼蚁的距离,如何能看到本少的成就?滚吧,不要让我改变杀你的想法~!”南流月冷笑道。

    宰父及绝对是害死秦放和南流月干娘兰姑的主要凶手,宰父中兴,更是在其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只此一点,南流月想杀他就不止一次了,现在宰父中兴还敢在其面前夸夸其谈,南流月已经快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杀机。

    “南流。。”宰父中兴还想在说什么。

    “滚~~~!”南流月爆喝一声,身上的气息猛然炸开,强大的灵力和肉身之力,直接瞬间,将周围的绿藤震成碎片,而且更有甚者,直接被强大的气息化作飞灰。

    如此一来,还想要说些什么的宰父中兴立刻吓的脸色惨白,再也顾不得多说什么,立刻猖狂逃命去了。

    “宰父中兴,虫化草收集完毕之日,就是你毙命之时~!”南流月要咬切齿的说出一句话后,才暴怒飞走,向秦放和他约定的集合之地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