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五百二十七章 银袍
    经过困仙球的百年孤独,秦放和南流月的耐心已然达到了极致,再加上,已经暂时解决了和沉寂之林的消息问题,所以秦放和南流月在皇宫外蹲守的时候,一守就是十几天,皇宫大门是每天都在开启,但进进出出的只有凡人,一个修士也没有。

    “月少?你的判断我相信,但那个被逼走的小子未必能找到足够强大的存在帮他,因为这个人必须有震慑六个修士的能力。”秦放无聊的看着城门说道。

    此刻两人在距离城门百丈外的一家小酒楼的二层,桌面上的酒菜虽然不算奢侈,但是贵在精美,每一样菜品都极为可口。

    “所以此人一旦回来,阵仗绝对不会小,耐心点,这里的椒盐仔鸡味道极好,你再不吃,我就吃光了。”南流月笑道。

    “呵呵,月少心情不错啊,怎么有什么好事,是本少不知道的?”秦放收回身子,重新坐会座位。

    “确实有。”南路笑着点头道。

    “嗯?什么事情?”秦放一愣道,因为两人朝夕相处,他确实不知道南流月有什么好事情发生。

    “我想用不了多久,那人就会回来了。”南流月继续用神秘的语气道。

    “什么~!我怎么没看出来?!”秦放惊讶道。

    “因为我们的关注点不一样,你只注意了有没有修士,而我则是每一个凡人都关注了,那个被逼走的修士,是礼部尚书引荐的,除了此人外,其他修士都是来自锦丘帝国军方的掌权任务推荐,这些天的等待,只有昨天那位礼部尚书进去过皇宫,我想我们等待的那人,快的话今天,慢的话明天,一定会在此出现。”南流月笑道。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之前武将进出频繁,我还以为是锦丘帝国边防吃紧,没想到还有这些缘故,怪不得你今天如此安坐,为何不早。。。”秦放恍然道。

    “来了~!”南流月突然微微皱眉道。

    秦放问声向锦丘帝国皇宫大门看去,果然看到礼部尚书带着两个人前来,其中一人的相貌正是当初武功王儿子描述的那个被逼走的修士。

    另一个则看不清楚,因为此人的身躯全部罩在了,一息银色外袍之下,不过个头却不算高大,甚至显得有些纤细。

    这两人会同礼部尚书,并没有直接进入皇宫,而是在皇宫门口傲然站立。

    不一会的功夫,仿佛知道了有仙人驾临,一个一身滚龙劲装,脸色略显苍白的中年人便急忙忙迎了出来,其身后,还有三个一看便可知道是修真之人的修士。

    看到这个场景,秦放和南流月立刻运转灵力,集中耳内,准备偷听。

    “在下,锦丘帝国仙任帝王,沐先天,见过两位上仙。”滚龙劲装的中年人说道。

    “呵呵,皇帝不必多礼,本座前来是来为我这徒孙讨回公道的。”全身照在银袍下的修士笑道,不过声音竟然是一名女子,颇为出乎意料。

    “呵呵,上仙说笑了,在我锦丘帝国,无人敢对黄上仙不敬。”锦丘帝国皇帝沐先天连忙说道。

    “你当然不敢,不过这群蠢货就不好说了~!” 全身照在银袍下的女修冷哼道。

    “大胆~!”

    “放肆~!”

    “找死~!”

    锦丘帝国皇帝背后的三位修士,听到全身照在银袍下女修的话语,顿时齐齐爆喝。

    “老夫游龙子,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修真界的规矩~!”一个面色苍老,但是一看便身躯遒劲的修士,猛然爆喝道。

    此人修为已然是元婴期的后期,在凡间绝对是了不起的存在,刚才那一声“找死~!”就是出自此老之口。

    只是,就当这位自称游龙子的修士,念动法决,准备施展道法的时候。

    陡然感觉天色一黑,随机剧痛传来,然后就此再也没有感觉,竟然直接被一招杀掉。

    而看到此一幕的秦放和南流月也陡然一愣,那银袍女修,不过把手一晃,天空中陡然现出一柄巨大的降魔杵,一杵,就将那游龙子砸成了肉泥。

    而这不是让人惊讶的地方,让人惊讶的地方时,此女的修为。

    “嗯?居然是一个渡劫后期的修士~!”秦放不能相信的惊讶道。

    行走于凡间的修士,一般都是金丹初期,还没有真正了解修真界的修士,只要修士充分认知了修真界,几乎都不会在凡间逗留,除了少数几个,比如像宰父中兴这样,需要庇护整个王朝的修士,否则元婴初期,依然是凡人中见过的最高修为的修士了。

    而那游龙子是元婴后期的修为,自然自视甚高,只是没想到一个照面,就化作肉泥了。

    “确实是渡劫后期,而且应该有极大的蛮力,难道此人不是人族修士?”南流月也不能相信的说道。

    不过和秦放、南流月两人这种泰然讨论不同的是,另一边,锦丘帝国皇帝背后的两人看到这种情景,脸色瞬间变的惨白,毫无血色。

    这两人一个和游龙子差不多,也是元婴后期的修为,不过面相年轻得多,显然比游龙子天资要高,而另一个只有元婴中期的修为,比之游龙子尚差上不少,自然感觉到杀气临身。

    “你们两个,要不要一起出手?”银袍女修冷笑着问道。

    “上。。上仙,都是仙界之人,何必打打杀杀,不如一同进入宫,谈天论道如何?”锦丘帝国皇帝毕竟是一国之君,胆色比之那两个修士还要强上一些,出言相劝道。

    “皇帝陛下还是看着吧,家祖怒气未消,你还是少说话的好。”被锦丘帝国皇帝称为黄上仙的修士面笑肉不笑的说道。

    此话一出,锦丘帝国皇帝立刻闭嘴,不敢再言,毕竟游龙子那种在他眼里的顶级上仙,都被那银袍女子一击而杀,他一个小小的凡人,根本不敢做他想。

    “前辈饶命~!”元婴后期的修士,突然普通一声跪倒后求饶道。

    而另一个元婴中期的修士,则在此人跪下的那一刹那,陡然喷出一口鲜血,身形更是如箭矢一般飞出。

    “血身替死法?如此小道,也敢在本座面前卖弄?!”银袍女子一声不谢的话语后,猛然一纵,继而回转,至两个呼吸的时间,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便被其带回,仍在地上,正是之前逃走的那个元婴中期的修士。

    如此一来,跪在地上的元婴中期的修士,更是一点脸面都不要了,直接磕头如捣蒜一般,拼死求饶,却不敢再做任何多余的动作。

    因为此人和刚才逃走的那人交情不浅,更是深知“血身替死法”不凡,这“血身替死法”本就是那逃走元婴中期修士压箱底的手段,一经施展,半刻钟内,施术者的飞遁速度直追分神初期,如此速度,竟然两个呼吸不到,就被斩杀,只能说明一件事,眼前的这个银袍修士太可怕了。

    “真是没用,修真界几时出了这么多废物?!”银袍女修不屑的说道。

    然而下一刻,银光一闪,不停磕头的元婴后期修士,头颅顺势掉落,而掉落的同时,离体逃遁的元婴,也被银袍修士一把抓住,生生捏成一片碎屑。

    如此一番动作后,锦丘帝国皇帝直接吓的再也不敢出声。

    “哼~!”银袍女子冷哼一声后,抬腿便向皇宫内部走去,看都不看锦丘帝国皇帝一眼。

    只是就当银袍女子准备迈入锦丘帝国皇宫的大门时,锦丘帝国皇帝,冒失喊道:“上仙留步,此处危险,不可轻创,本皇有请仙令,只要上仙佩戴,便可无阻碍进出~!”

    “呵呵,区区凡间阵法,能挡得住本座?!”银袍女子不屑道,丝毫没有因为锦丘帝国皇帝的话而停步,直接迈腿向皇宫进发。

    然而下一刻,一条腿迈入皇宫的银袍修士,猛然间倒飞了回来,之前出现的降魔杵,再出出现,直接挡在她的面前,而这电光火石般的动作刚刚做完,一股黑气木然扑了过来,直接撞在了降魔杵上。

    本来无形无质的黑气,和降魔杵一撞之下,竟然发出了巨大的轰鸣之声,好似两块硬物相撞一样,完全没有一丝烟尘该有的轻柔。

    不过好在一撞之后,黑气迅速飞回皇宫,消失不见。

    “这是什么阵法?居然如此诡异强大,连本座都能感到无限杀机?凡间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阵法?!”银袍女修不能相信的自言自语道。

    不过显然此人并没有像南流月那样对阵法有过研究,根本不认识眼前的阵法。

    “老祖,您没事吧?!”看到银袍女子的样子,黄上仙连忙焦急的上前问道。

    “没事,这阵法虽然强大,但是奈何不了本座,只是本座就算去破开,也会花费一番功夫,沐先天~!”银袍女子一边摇头,一边突然喊道。

    “上仙,请吩咐。”锦丘帝国皇帝连忙上前道,手里还拿着一块微微泛黄的令牌,上面刻着“请仙”二字,显然就是他口中的请仙令。

    不过沐先天也是老滑之辈,虽然奉上了请仙令,但是口中却没有丝毫提及,只是将令牌举过头顶,向银袍女子奉上。

    “沐先天,我来问你,这阵法时谁人为你布下?!为何会如此强大?!难道你沐家的锦丘帝国,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银袍女子,接过令牌后,陡然间语气转冷的问道。

    这话一出,一股寒气,瞬间漫步周围,让锦丘帝国皇帝沐先天,一阵阵瑟瑟发抖。

    www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