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五百二十八章 交易
    面对银袍女子强大的威慑,沐先天已然说不出话来了,但是不停磕碰的牙齿,又让他不得不强震精神,即使应答,因为沐先天知道,如果没有能及时回复银袍女子的话的话,他锦丘帝国皇帝的称号,根本就不理他,他只有死路一条。

    “老祖,请收敛起息,沐先天的修为不过后天后期,根本无法承受老祖的气息。”黄上仙连忙说道。

    此话一出,沐先天对黄上仙的好感大增。

    而银袍女子也将气息收回不少,让沐先天得以喘息。

    “禀告上仙,此阵是海外仙师为我锦丘帝国第一代帝王所建,那人的名字我们无缘得之,不过皇宫中专门设有一座院落,供奉了此人的画像,上仙可以一观。”沐先天说道。

    “海外仙师?接受供奉?”银袍女修问道。

    “是的,那位仙人确实如此说的,而且据说,到了国家危机存亡的关键时候,以此人留下的神香呼唤,便可以将其唤醒,守卫我锦丘帝国。”沐先天说道。

    “嗯?还有召唤法门?那怎么会不知道其名字?”银袍女修皱眉问道。

    “禀告上仙,确实不清楚那位仙人的全名,但是皇室密卷上写着,只要诚心召唤,默念樊大先生,便能召唤此人,只是时隔多年,当年的此人留下的唤神香,已然丢失不见了,所以我才会招揽散落的上仙,助我锦丘度过难关否则,若有神香,等闲事情早就解决了。”沐先天继续解释道。

    “樊大先生?姓樊?”银袍女子默念道。

    “是的那人确实姓樊。”沐先天连忙应承道。

    “尼恩锦丘帝国见过多久了?”银袍女子再次问道。

    “启禀上仙,鄙国,虽然不算强大,但是比之大风帝国建国还要早些,已经历经二百四十余代,五千多年。”沐先天自豪道。

    “嗯?!五年千年前吗?”银袍女子冷声道。

    “正是如此。”沐先天继续应道。

    “五千年前,姓樊,哼~!”银袍女子突然冷哼道。

    吓得沐先天心中一惊。

    而另一边暗中窥探的秦放和南流月,在听到这个布置阵法的人居然姓樊后,也吓了一跳,姓樊的,施展的优势又是在六合道宗的阵法,如此情况,秦放和南流月只听过一个,那就是六合道宗的宗主,樊众道。

    如果眼前这座阵法真是樊众道所布置,恐怕威力还要在秦放和南流月的估计之上,想要硬闯便会更加危险。

    “樊众道是逍遥道君的晚辈吧?”秦放突然问道。

    “不清楚,逍遥道君曾经是六合道宗的少主,应该是樊众道的长辈,不过为何问这个?”南流月不解道。

    “我在想为何逍遥道君,不将通天七图全部留给六合道宗,而是直接向修真界公布开来,他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秦放说道。

    “我又不是逍遥道君,我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也许他和他的父亲有极深的矛盾?当年我们不是都听顾少说过吗,逍遥道君的事情,最终连他父亲都被迫辞去了六合道宗宗主的职位。”南流月无奈的晒道。

    “不错,这就是我想说的。”秦放突然笑道。

    “什么意思?”南流月被欺负东一脚,西一句的话,给说蒙了。

    “呵呵,没事,突然想到一个关键点,灵不灵,还要看以后,说不定真会有点用。”秦放笑道。

    “哎。。你。。”南流月刚想说什么,却被秦放打断。

    “不好~!月少,你看~!”

    当南流月顺着秦放的目光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原来皇宫眼前的景象又起来变化,原本已经安心的沐先天此刻竟然被那银袍女子掐住脖子,举在半空。

    “沐先天~!这里和六合道宗有和关系?!说~!”银袍女子突然冷声道。

    “先祖~!您这是?”黄上仙也下了一跳,连忙问道,他也不知道为何银袍女子突然转变。

    “黄元,没你的事,一边待着~!”银袍女子冷哼一声。

    而被直呼姓名的黄上仙,看到银袍女子真的生气,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能站在一边。

    “上仙,您说的什么六合道宗,我根本不知道啊~!”被掐住脖子的沐先天,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但是依然只能低声下气的从牙缝中解释道。

    “还敢骗我~!此地阵法环环相扣,隐于无形,而且发动毫无征兆,明显是上层阵法,而且居然能差点伤到本座,那就说明此阵法至少是四级以上的阵法,天下间除了樊众道的六合道宗能由此手段,其他人根本不可能~!”银袍女子说道。

    “老祖,您还是把沐先天放下再问吧,此人一介凡人,根本无法承受的住老祖威风,恐怕一个不好,老祖想知道的消息没有,反而直接将他弄死了。”被叫做黄元的黄上仙劝解道。

    “哼~!说~!漏一个字,本座就杀了你~!”银袍女子听到黄元的话,将沐先天狠狠摔在地上后,冷声问道。

    沐先天也没想到只是露出一个姓氏,就被银袍女子差点掐死,惊魂未定的沐先天却只能爬起来,向银袍女子恭敬道:“上仙请问,朕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马上派人去取,当年那人留下的画像,本座要看~!”银袍女子爆喝道。

    吓得沐先天立刻派人去拿当年的画像。

    杂役来去不慢,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后,银袍女子就拿到了那人的画像。

    “嗯,不是他?”银袍女子仔细看了一遍画像后,不禁惊讶道,显然没想到那当年为锦丘帝国留下阵法的修士,并不是她想象之人。

    而另外一边的沐先天则深出了一口气,从刚才银袍女子的表现看,一旦此画中是她认定之人,那他沐先天甚至整个锦丘帝国都会有大难。

    “罢了,本座突然没有兴趣了,沐先天,你去拿通天七图给本座。”银袍女子轻叹一口气道。

    “什么?!上仙要通天七图?!”沐先天一惊道。

    “不错,本座要怎么了?难道还有什么困难?!”听到银袍女子的话。

    “可是。。。”沐先天无奈道。

    “可是什么?”银袍女子声音转冷道。

    “哎,不瞒上仙,我锦丘帝国覆灭在即,若是在往日,有唤神香,我锦丘也不怕没有上线助阵,但是如今唤神香已失,只能凭借这所谓的通天七图来招揽上仙,抵御外敌,否则我锦丘帝国必然当然无存,七图交给上仙当然没问题,只求上仙救我锦丘一救~!”沐先天哭声道。

    “麻烦~!本座死来找回面子的,你锦丘帝国生死存亡与我何干?如果不能立即交出通天七图,你就给锦丘帝国陪葬吧。”面对沐先天的哭泣,银袍女子不为所动的说道。

    “这。。这。。”看到哭法无用,沐先天顿时感到手足无措。

    “老祖,要不要帮他一把?”黄元试探着问道。

    “没用的东西~!本座这次出来,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没用,本座何必来着无用之地?”银袍女修显然因为刚才的事情影响了心情,对于黄元也没有好口气。

    “是是是,老祖息怒。”黄元连忙改口道。

    “哎,黄射如此英豪,怎么会有你这个孙子,罢了,看在你家老祖黄射的面子上,拿这东西换他通天七图吧。”看到黄元唯唯诺诺的样子,银袍之人微怒道。

    不过虽然愤怒黄射的表现,还是扔给了他一件法器。

    那件法器,通体黝黑,却不是金铁之物,而是木器雕刻而成,但是入手沉重,绝对不是普通之物,而木器吊成的底座之上,两面朝相反方向缓慢转动的风车,一面是纯白色,一面成暗红色。

    “上仙,这是?”看到事情风回路转,锦丘帝国皇帝沐先天惊喜的问道。

    “这应该是万刃车?”黄元迟疑道。

    “不错,这就是万刃车,不过本座改良了一下,只需一块下品灵石,便可施展一月。”银袍女修点头道。

    “一月之久~?!这么厉害~!”黄元震惊道。

    “小玩意,不登大雅之堂,不过用来凡间征战足够了。”银袍女修继续道。

    “黄上仙,这万刃车是什么宝物?”沐先天不敢打扰银袍女修,向黄元问道。

    “万刃车,有名霹雳降,是一件杀伐宝物,已经施展,瞬息间,有万道精芒射出,犹如急箭,瞬息便可绞杀数万大军,先天之下,绝无幸免,就是先天也只有逃命一途,甚至可以威胁到你口中的上仙。”黄元慢慢说道。

    “这么厉害?!那我锦丘帝国有救了。”沐先天惊喜道。

    通天七图虽好,但是也只能引来无法掌控的上仙,一个不好,这些上仙动辄就能要了沐先天的老命,这对于做贯皇帝的他来说,非常难受,有了万刃车,战场上无往不利,就不用依靠所谓的上仙,来保存最后的都城了。

    “好了,废话少说,快把通天七图拿来~!”银袍女修不耐烦的说道。

    “是是是,只是那七图现在刘上仙手中,我无法拿到啊。”沐先天说道。

    “刘上仙?”银袍女修向黄元问道。

    “那人叫刘奉,修为和我一样,不过元婴初期,但是此人却智慧极高,是将我挤兑出锦丘帝国的幕后黑手。”黄元说道。

    “呵呵,原来是这样,那他就没有必要活了,沐先天,他们在哪,本座这就去取他们命来~!”银袍女修说道。

    然而话音未落,一队皇宫内的护卫来报道:

    “皇上,刘仙师和另外两位仙师,从皇宫后院,飞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