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五百五十章 得来
    遮天王走后,秦放和南流月也决定立即动身,毕竟虽然不知道豆狮童会否去而复返,但是只要有一层可能,两人就会真的陷进危险之中,因为以豆狮童的头脑,判断错一次,绝对不会在判断错第二次,一定会对秦放和南流月两人的真正实力有所了解。

    “一切收拾妥当,我们立即离开?”秦放向南流月问道。

    “嗯,不过离开前最好和白旗、朱耀他们言明,而且最好让他们一同离开,万一被牵连进来就不好了。”南流月说道。

    “这个自然,不过还有一点,我们以后一定要注意。”秦放突然说道。

    “还有什么?”南流月一愣道。

    “当然是边岳,还有万灵楼,虽然说义不行商,但是此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卖你我的消息,甚至可能是故意散播你我的消息,绝对不得不防。”秦放说道。

    既然遮天王孔悦能从边岳哪里的道消息,其他人只有有心,有足够的灵石,自然也能从边岳出买得秦放和南流月的消息,而且如果此人真的有其他图谋的话,也许根本不用灵石,只有有心对付秦放和南流月的人,都会知道他们的消息,比如如果边岳将他们卖给蓝凤弈,也不是不可能。

    “你说的对,此人从积魔海开始,便有意无意的将我们推向险地,又或者替我们引来强敌,绝对善类。”南流月说道。

    “凡是有行动,必有图谋,若不是我们惹动了此人,便是我们有什么值得他图谋的地方,难道是因为死幽雷域。”秦放接口疑惑道。

    “绝不是,死幽雷域的秘密才出来多久,而我们百年前进入积魔海的时候就被此人算计了,所以就算之后会有死幽雷域的原因,但绝不是当初的那一个。”南流月摇头道。

    “你说的对,那我们和边岳的交集并不多,只有徐商一事,算是交恶,不过我想以边岳这种人的心计,徐商根本不算什么,最多算是一条比较听话的狗。”南流月说道。

    “不会是徐商,此人根本无足轻重,一个万灵楼内部商铺的主事人,在边岳那里不知道有多少,别忘了,万灵楼可是遍布修真界的大势力,区区一个徐商,就算被你弄死一百个,边岳也绝不会肉痛。”南流月摇头道。

    “那就简单了,除了这个徐商外,我们和边岳没有任何矛盾,剩下的好猜的多。”秦放说道。

    “沉寂之林!”

    “沈天寿~!”

    秦放和南流月对看了一眼后,同时说道。

    除了徐商外,秦放和南流月以及边岳的交集,只有沉寂之林一方,当初就是囡囡引荐秦放和边岳认识的。

    “当年沈天寿就曾经说过,他掌握的不过是沉寂之林的外面,在沉寂之林的狱林中,还有一个不下于他的存在,对吧。”秦放问道。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虽然当时沈天寿没有明言,但是一山岂能容二虎?此人和沈天寿的关系绝对不像表面上那么融洽对吗?”南流月接口道。

    “不错,囡囡也曾说过,他们和边岳老祖的关系不是那么简单归为敌友的,甚至可以说就是敌友难辨,所以边岳的那个老祖,很可能就是沈天寿口中那个狱林中的恐怖存在。”秦放继续说道。

    “而那个恐怖存在恐怕不仅仅满足于狱林霸主,而是向凌驾在整个沉寂之林之上。”南流月接续道

    “不错,所以我们两人展现出来的天赋,已经严重影响那位老妖的的某种计划,而当年此妖还未做好和沈前辈翻脸的准备,因此才不得不借用他人除掉我们这两个,可能会坏了此妖大事的人。”秦放和南流月心有灵犀的继续说道。

    “看来现在事情明朗了,摆明就是狱水中的那个老妖,要杀我们,而目标最终会是沈天寿。”南流月长叹一声道。

    “还好,想通的还不算晚,只要及时告知沈天寿,让他早做防范,此事应该不难解决。”秦放说道。

    “走吧,看来无尽沙海和沉寂之林,确实和我们有缘,兜兜转转,还是一定要去。”南流月说道。

    “呵呵,也是~!”秦放同意道。

    两人沟通完毕,瞬间启动传送,再次回到了客居城的大厅中,只是然秦放和南流月没有想到的是,那客居城的掌柜的居然没有逃走,而是笑着在恭迎他们。

    “呵呵,想不到你胆子倒是不小,居然没走,难道被豆狮童那小子抛下了?!”秦放看着客居城的掌柜的,气不打一处来道。

    毕竟如果没有此人的出卖,秦放和南流月此刻还在安安稳稳的修整呢,甚至过会还能和白旗等四人把酒言欢,何必会莫名厮杀一阵,还差点翻船。

    “前辈说笑了,豆少主和前辈的恩怨,小人哪敢参与,但是小人身为嗜血宫的一份子,选择体面去死的权利还是有的,小人之所以不走,是因为,小人不会因为自己的一条贱命,就让我嗜血宫蒙羞,天下客居城均是我嗜血宫的产业,一点小事就抛掉,我嗜血宫还有多少颜面。”客居城掌柜的恭敬道。

    “呵呵,看来你真不怕死,那本少爷就成全你~!”秦放故意阴冷道。

    “任凭前辈处置,小人绝不敢奢求,不过,少主曾明言,秦辈不是嗜杀之人,以小人的揣测,小人留在此地,或许还能留下一分生机,但一旦遁走,就真的必死无疑,小人修为底下,根本没有逃出您老人家手低的信心。”客居城掌柜的坦然道。

    “呵呵,豆狮童那小子还有这么份心思?难道上次我在万灵楼市坊中的举动,让此人觉的我不够嗜杀?”秦放看了一眼南流月后,自嘲道。

    “这个要问你,我在怎么知道。”南流月双肩一怂后说道。

    “罢了,算你命好。”秦放哈哈一笑后向客居城掌柜的说道。

    “小人符青山,谢过前辈不杀之恩。”客居城掌柜的长身一鞠后谢道。

    “符青山,呵呵名字不错,到让我想起一个人来,既然你在这锦丘帝国边缘任职,不知道锦丘帝国符家你是否听过?”听到这个名字,秦放心中一动道。

    “符家?前辈知道符家?不知道前辈找符家何事?”自称符青山的客居城掌柜的一愣道。

    “嗯?看来你还真知道啊~!多年前我修为尚浅的时候,遇到一个用符的高手,名叫符断,和此人结下了一段香火缘,故而一闻”秦放一愣道。

    “符断家主?您认识符断家主?!”这次轮到符青山吃惊了。

    “你就是符家之人?”秦放惊喜道。

    “如果前辈寻找是锦丘帝国符家的话,那确实是我的家族。”看到秦放不像有恶意,更认识符断家主,符青山点头道。

    “呵呵,如此太好不不过了,当年我和你家祖在重华宗选徒会上相识,见识过你们符家的法符之术,对此极为感兴趣,想和道友探讨一番。”秦放说道。

    “重华宗选徒会?你叫秦放,难道当年老祖传话回家的秦放就是你?!”听到秦放的话,符青山一惊道。

    “呵呵,你家老祖是一个枯瘦的老头?对吧,如果是的话,那他说的人应该就是我。”秦放笑道。

    “啊~!这。。这。。这怎么可能~!?如果这么说来,那百多年前,前辈才元婴期,短短百余年的时间,前辈竟然连夸数个境界,到达今天修为?”符青山惊恐的说道,这次秦放的话真的让受惊不小。

    毕竟百余年的时间就能如此快步前行,这已经不是天才二字可以形容的了。

    “呵呵,掌柜的你想多了,当年选徒会,本少隐瞒了修为的。”秦放故意曲解道,否则若说明其修为是一次次险死还生换来的,会浪费太多口舌。

    “原来如此,险些吓傻小人。”符青山一遍擦汗,一遍说道。

    “好了,事情有些急,本少爷也不和你打哑谜了,当年见过你家家祖的符法后,本少一心向往,想借阅你符家的符法之术,不知道是否可以。”秦放开门见山的说道。

    “前辈喜欢这种小道?”符青山一愣道。

    “小道?呵呵,看来在你们符家,认真修炼符道的不多了吧?”秦放轻轻一笑后问道。

    “不错,虽然我符家以法符发家,但是年代久远,符文一道,早就没落,甚至比不上家里留存的一些三流功法,很多弟子,包括我在内,都选修他法,对于符道,早就不在保佑希望,只有家主,才会始终坚信符道一术,为家族希望。”符青山说道。

    “这也是为什么你会投身嗜血宫的原因?”秦放问道。

    “不错,我符家一脉,现在我这辈修士,都各自投效各大宗门,不禁如此,家主自己,您当年不是也看到他老人家去投靠重华宗?就是因为我符家除了符文一道,是在没有什么能拿的出手的功法。”符青山神色一暗的说道。

    “原来如此,算了,这是你符家的事情,我一个外人不想知道,本少就是想知道是否可以借阅贵族的符法。”秦放心中一叹后说道。

    “这个小人做不了主,虽然家族没落,但是符道一法一直被视为传承,家中几个老人,还是十分看重,如果前辈想看,只能随小人回到家族中询问了。”符青山摇头道。

    www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