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五百七十五章 突然失踪
    “呵呵,朱兄好手段啊。”看着施法的朱耀,南流月轻声笑道。

    “些许手段不如挂齿,只是谋求一点舒服罢了。”朱耀摇头道。

    “这手控火之术,不要说我人族修士了,就是那超级妖兽火凤凰,也未必比朱兄强上多少。”南流月称赞道。

    “呵呵,只是个人喜好,月少千万别过于吹捧,我老朱可担不起。”朱耀笑骂道。

    南流月呵呵一笑,不在多说,转而坐下闭目养神。

    然而说着无心,听着有意,本来突然变暖的洞府,就让冰谷道一众修士惊诧不已,自然也引起了冰月寒的注意。

    而南流月和朱耀的对话,更是让此女眼中一亮,只是这种闪光一闪而过,不要说南流月和朱耀,就是和她近在咫尺的冰谷道修士,也没有察觉。

    “两位前辈请休息,我去最后探查一番洞府,在进来和大家一起修整。”冰月寒向南流月和朱耀说道。

    “呵呵,你到谨慎。”朱耀笑道。

    “若是我冰谷道自己一行也就罢了,但今次能有两位前辈同行,实在是我冰谷道的幸事,月寒自然需要小心,不敢出一点差错。”冰月寒恭敬道。

    “呵呵,随你吧,小心幸事。”朱耀嘱咐道。

    “是,多谢前辈关心。”冰月寒应道,说罢,将阵法提起,走了出去,而后,又将阵法闭合,自己这在临时洞府外检查起来,确保不会出现失误。

    半月冰谷的环境非常恶劣,不要说烈马草原,就算更北面的北冰原,也远远没有半月冰谷这么恶劣,不过也许这正是这里的独特修行,不过这种修行太过于消耗灵力。

    所以一行修士虽然行进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消耗并不算少,尤其是修为不足的修士,更是十分明显,所以几乎所有的修士在进入临时洞府后,都选择了开始盘膝静坐,入定恢复灵力、体力,以保证第二天的出行状态。

    南流月和朱耀虽然不需要,但是周围的修士都处于静坐,两人也不在交谈,而是分别入定,不同的是,南流月入定开始,便陷入了识海中,因为此刻他正在对秦放临走时给的那本得自符家的《控阵诀》进行仔细的研读、研究。

    那本功法博大精深,尤其是从第三层开始,所讲的五行凝练之道,绝对是一种玄之又玄的道术,单是凭空用灵力凝练五行材料的方法,就足够南流月揣摩无数遍了,所以如今在这个还算安全的环境中,南流月不禁研究起这本道诀起来。南流月甚至开始在识海中模拟道法的施展,虽然进境不大,但是也算有不小的收获。

    而朱耀则是不同,同样入定的他,不知道施展了什么天赋能力,浑身热浪,凝儿不发,但是显然,这种状态并不是什么奇特的练功状态,而只是在提升他自己在这冰天雪地中的修整舒适程度,仅此而已。

    但不论如何,在整个临时洞府中,所有的修士,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除了外面越来越响的风雪怒吼之声外,尽再也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

    修真无岁月,一夜的时间,转眼即逝,第二天率先醒来的是朱耀,习惯了自己的温暖之气,对于半月冰谷的气息,朱耀最为敏感,也最希望事情尽快结束,所以,朱耀最先醒来。

    醒来后的朱耀,看到南流月面带微笑,显然有所悟,不禁替他高兴。

    南流月似乎感觉到了朱耀的注视,也转醒过来。

    “呵呵,月少又有明悟?真是羡慕你和秦少这种天才修士。”朱耀笑道。

    “朱兄取笑了,只是想通了一点事情罢了,比不得你天赋能力,事实上我和秦放都认为,很多妖修才是天地所钟爱。”南流月摇头道。

    “呵呵,天地钟爱只有人族修士,妖族化形就可证明,化去妖身,练就人躯。”朱耀摇头道。

    “不说这个了,尽快赶路吧,一天只有三个时辰时刻赶路,不要浪费时间。”南流月说道。

    “好,我去叫醒他们。。咦?”朱耀说道,但是话到一半,突然发出一声疑惑。

    “朱兄怎么了?嗯?冰月寒不见了?!”南流月一惊道。

    一夜的修整时间后,冰月寒这个被南流月一直厌恶不已的女修,竟然消失不见了。

    “事情有些不对,这冰月寒怎么会突然消失不见,还没有引起你我的察觉?”南流月皱眉道。

    就算南流月和朱耀入定,但是两人早就习惯了在生死间的休憩,警觉之心根本不会放下,如果周围有风吹草动,必然无法逃开两人的额法眼,所以冰月寒能在两人眼皮底子下消失,太过不可思议了。

    “这里对于灵识的压制很大,我的灵识范围内感觉不到此女。”朱耀灵识一展后,向南流月说道。

    “我也一样,并无所获,还是叫起他们问问吧。”南流月摇说道。

    南流月修为级别虽然不强,但是九悟元功的锻炼之下,南流月的灵识甚至比大成期朱耀还要强上不少,他也没有感觉到冰月寒的所在。

    “我去问一下吧。”朱耀说道,说罢便欲起身,准备叫醒冰谷道的其他修士。

    然而,南流月突然拉住朱耀说道:“我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冰月寒此女昨晚出去,便在没有进来。”

    “这怎么可能?!你也感觉到了吧,昨日那裂空冰龙卷的威力确实不是此女可以抵挡的。”朱耀皱眉道。

    “这个我知道。”南流月点头道。

    “而且,虽然入定,但是我感觉到,此女一直在检查阵法,而后也有阵法开合,此女也确实进来了才是。”朱耀继续说道。

    “这个我也知道,但是,罢了,还是先叫醒这群修士问一下吧。”南流月继续说道。

    朱耀也不在多言,而是直接震醒了所有冰谷道的修士。

    在一片惊诧的眼光中,朱耀吧冰月寒消失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你们说说吧,这冰月寒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手段,此女在你们冰谷道中又有什么地位?”朱耀向这群修士问道。

    此话一出,冰谷道的一群修士,顿时脸色变的极为难看,相互看了几眼后,却没有一个修士出声。

    “嗯?不说?那本座就送你们去死吧~!”朱耀脸色瞬间转冷,强大的火焰气息,顿时铺展开来。

    原本的临时洞府之中,地面的冰凌瞬间干涸,露出本来的地面,而地面也开始逐渐融化,强大的火力已经表明,朱耀可以瞬间让他们这群修士消失不见。

    “前辈,我说~!”一个身材普通的女修上前一步说道,此刻汗水已经浸透了他的衣衫,她相信,眼前这位前辈确实会杀掉他们。

    “好,你说吧~!”朱耀气息不改的说道。

    此女的修为不过洞虚后期,面对朱耀的庞大气息,已然骇的面色苍白,不过还是一咬牙说道:

    “晚辈姬菱,乃是冰谷道的冰奴。”女修说道。

    此话一出,大部分冰谷道修士瞬间脸色惨白,仿佛被人说道了什么痛处。

    “冰奴?”朱耀皱眉道。

    “不错,正是冰奴,冰谷道一脉修士,足有数百人,但是除了谷主冰玄刀等有数的十人,剩下的都是和晚辈一样的冰奴。”自称姬菱的女修继续说道。

    “冰奴是做什么的?奴隶?”朱耀问道。

    “不只是奴隶,冰奴除了替冰谷道打生打死,探究宝物之外,还要被生祭,冰玄刀练就的功法,名为尸练玄冰法,此功法极为阴毒,每遇到阻碍,就可以用冰奴生祭,助其度过修炼障碍,所以我们不仅仅是奴隶,还是他们晋级的丹药。”姬菱颤声道。

    此话一出,其余的冰谷道修士,有的瞬间脸色惨白,有的闭目长叹,只有少数几个修为不足洞虚的修士,露出惊讶的脸色。

    “姬菱前辈,前辈说道是真的?”一个冰谷道修士问道。

    “当然是真的,否则你以为为何我冰谷道身为半月冰谷第一宗门,每年损失的修士会这么多?!”姬菱回答道。

    “这怎么可能,我当年进入宗门的时候,道主曾亲自为我们每一个进入的弟子打通玄关,助我们修为提升,怎么会这么对我们?我不相信~!”这个冰谷道修士不能相信的说道。

    “你们,哎~!”另一个冰谷道修士看了一眼年轻修士后叹息道。

    “那哪里是打通玄关助我们修为提升?那是在我们身上种下冰魄寒毒~!当年我也和你一样天真认为冰玄刀替我们着想,知道我后来经历了无数事情之后,才明白,那是要我们命的符咒~!只要我们修行到了一定修为,就会禁锢我们的元婴,我姬菱修为天赋虽然不高,但是努力之下又岂止眼下的洞虚后期?为什么不努力?就怕哪天被冰玄刀他们生祭了~!”姬菱恨声说道。

    “她说的可是真的?”年轻修士向另一个修为洞虚期的修士求证道。

    后者默默点头。

    “你也不想想,修士天生都是逆天而为,岂会因为一句话就去送死,烈马草原上那些自愿送死的修士,根本不是什么高风亮节,而都不过是屈服在冰魄寒毒之下罢了~!”姬菱继续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