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五百七十六章 冰谷道
    姬菱的一番话,直接让全部的冰谷道修士面如寒霜,这些人或者知道或者不知道这些秘密,但是如今被姬菱**裸的说出来,余下的修士,全部都变的脸色极为难看。

    “那冰月寒的身份不一般吧?”朱耀皱眉问道。

    朱耀也没想到,冰谷道内部居然是这么一个景象,在朱耀的印象中,冰谷道虽然宗门要求苛刻,但是也算是修仙者一脉的宗门,名门正派,没想到所作所为比之魔修还让人不齿。

    “冰月寒是现任冰谷道道主冰玄刀的亲女儿,也是冰谷道未来的继承人。”姬菱咬牙切齿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她可以控制你们去送死。”朱耀点头道。

    “不仅仅如此,冰月寒此女能在冰玄刀三子二女中,成功成为最有力的道主继承者,靠的不仅仅是血脉关系,还有此妖女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尸练玄冰法,虽然道法神奇,更可接住他人的性命,生祭突破修道难关,但是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寒毒~!这种毒于尸练玄冰法共生,若是处理妥当,绝对是一大杀手锏,就像我们中的冰魄寒毒就是此功法寒毒的使用,但是犹如法剑的两刃,一个不好,此毒就会反噬,轻者重伤,重者全身瘫痪,性命可忧。但是火属性妖兽的皮毛、内丹、都对此毒有强烈的缓和调节作用,为此冰月寒用尽了计谋手段,不但猎杀了无数火属性修士,这些修士中不乏修为远高于其修为的存在,晚辈就曾见过,此女用计杀了一个渡劫期的妖修,不过冰月寒的心计不光如此,她猎杀的所有收获,没有一点存留,全部奉献给了冰玄刀,因此,冰月寒才深得冰玄刀信任,成为冰谷道中最有可能继承道主的的人。”姬菱继续说道。

    “这么说,你们在烈马草原捕杀三眼烈马也是为了这件事情了?”朱耀继续问道。

    “不错,正是如此,三眼烈马的皮毛一直是冰月寒想要得到的宝物,有了三眼烈马的皮毛道服,可以极大的调节寒毒,帮助其修炼《尸练玄冰法》。”姬菱点头道。

    “原来如此,不过为什么此女会突然逃走,有是怎么逃走的,你们是否知道?”朱耀继续问道。

    能从朱耀和南流月眼皮底下逃走,冰月寒绝对有特殊的手段,否则绝不可能。

    “冰月寒逃走的原因晚辈不知道,但是其逃走的道法,晚辈略知一二。”姬菱想了想后说道。

    “是道法?”朱耀问道。

    “是的前辈,《尸练玄冰法》,除了修炼客观外,其中还有一道秘术,据说叫做化冰大法,一旦施展,不但肉身气息全部消失外,还会变的和冰雪一般,根本无法探知,这也是为何冰谷道作恶这么多年,却罕有人能将他们击杀的原因,在这半月冰谷中,有了这种道法,除了将整个半月冰谷打碎,否则根本无法将他们找出,多以冰谷道道主虽然只有渡劫中期,但是却能将冰谷道经营为这半月冰谷第一势力。”姬菱继续说道。

    “化冰大法?此法可有什么限制?”听到姬菱的话,久不开口的南流月突然问道。

    “限制?也许有,但是前辈见谅,这个晚辈无法得知。”姬菱无奈的摇头道。

    “月少,看来冰月寒此女就是凭借这道法逃走的,至于原因,我倒想到了一个,你的杀机,这妖女既然如此聪明,我想一定能感知到你的杀机,所以趁机遁走也说的过去。”朱耀向南流月说道。

    “不会,连夜逃走,在有裂空冰龙卷的夜里,远比我的杀机要危险,此妖女拼命也要往上爬,绝对不会不惜命,所以此女逃走绝对不是因为我偶尔表现出的厌恶。”南流月要头道。

    “那到底是为什么,让她不惜冒险,也要逃走?”朱耀一愣道。

    “希望我的猜测是错的,否则我们前面可能会遇到意想不到的危险。”南流月摇了摇头道。

    “嗯?你的意思是此女会对付我们?她敢?!冰谷道的道主也不过渡劫中期,在你我手中根本就是送死一般的存在,她怎么敢搅动你我的虎须?”朱耀难以置信的说道。

    “这里是半月冰谷,冰谷道在这里不知道经营了多少岁月了,以逸待劳,再加上冰月寒的推波助澜,冰谷道未必不会向我们下手。”南流月摇头道。

    “那是为何?难道我们威胁到了冰谷道的存在?不会吧,我们只是过路而已,难道我们有什么值得这妖女觊觎的?”朱耀问道。

    “哎,难道朱兄不认为,在修炼《尸练玄冰法》冰谷道群妖眼中,你就是最大的诱惑吗?”南流月长叹一声后无奈的说道。

    “他们要杀我?!”朱耀一惊道。

    “不错,冰月寒敢于为了一副兽皮,就跑到拥有三大大成期坐镇的烈马草原,去暗杀三眼烈马,在她的地盘上,计杀一个大成,她会不敢吗?朱兄在她面前展现出的控火能力和火属性修为,对于修炼《尸练玄冰法》的此女,或者说对于冰谷道的道主冰玄刀都有这极大的诱惑,如果他们找到了稳妥的方法,甚至只要超过三分之一的机会能杀掉朱兄你,他都会出手的,别忘了他们有化冰大法这种来去无踪的隐藏道法,大不了杀不了你就逃走,他们根本毫无顾忌~!”南流月无奈的叹息道。

    “嗯~?!哼~!敢于觊觎本座的法身,这冰谷道的传承到此就完了~!”听到南流月的话,朱耀恨声道。

    “还要慢慢算计,现在最大的优势是,冰月寒还不知道我们已经看破了她的想法,而且我们还有他们,这群知道冰谷道些许跟脚的修士。”南流月一遍向朱耀说道,一遍指了指冰谷道剩下的修士。

    “他们?”朱耀一愣道。

    “嗯,当然,他们很有用,冰月寒要对付你这种大成期修为的强大妖修,只有两个选择,困杀和诱杀,困杀自然不必多说,必定是借助山脉冰谷之势,构建强大的阵法,将你我骗进去,在依靠阵法之力徐徐图之。而诱杀,必然是继续伪装,装作无故,比如害怕我杀她,所以才连夜逃走,只要你我相信,又急于借用冰谷道的传送阵法,那必然会相信其所言,那个时候,冰谷道顺势招待你我就再正常不过了,但是别忘了,冰谷道的道主极为擅长用冰魄寒毒,只要在食物酒水汇总加入此毒,你我的性命也就交代了,但是有了这群修士就不一样了,到底是我们骗他们还是他们骗我们,还在两说,如果将计就计,说不定真的可以一举除去这冰谷道。”南流月点头确认道。

    “好~!我听你的,月少,你智计远在我之上,这一路的事情,你做主吧。”朱耀说道。

    “那小弟却之不恭了。”南流月告罪一声道。

    “月少客气,你我兄弟。”朱耀摇头道。

    “姬菱,我来为你,你们冰谷道距离此地还有多远?”南流月转过话题,向姬菱问道。

    “半月冰谷极为狭长,最为中心的地方有一段绝境路程,叫做升龙地,是裂空冰龙卷的升腾之地,危险至极,冰谷道的宗门,就在升龙地庞的深谷中,那深谷由于在升龙地不远,地势更是极低,反而不受裂空冰龙卷的侵害,而裂空冰龙卷更可以为其提供保护,所以自从冰谷道建宗开始,宗门所在就在那里。”姬菱恭敬道。

    “半月冰谷中其他两大势力和冰谷道关系如何?有什么高手吗?”南流月继续问道。

    “半月冰谷虽然号称是三大势力,但是其他两个势力铁凌门和连星宗,比之冰谷道远远不如,基本上都是仰仗冰玄刀的鼻息,不过由于其他两大势力距离冰谷道都极为遥远,所以才能形成共生关系,应该对前辈没有什么威胁。”姬菱想了想后说道。

    “铁凌门一听就是修炼冰寒之道的修士,那连星宗是什么门派?朱兄是否听过?”南流月向朱耀问道。

    “不清楚,半月冰谷本就是苦寒之地,除非在北冰原混不下去,否则一般修士都不愿在这里修炼。”朱耀摇头道。

    “前辈,连星宗是一个外来宗门,据说依仗万年前由上届坠落的仙器建宗,至于真是情况,晚辈就不得而知了。”姬菱说道。

    “上界仙器?”南流月微微皱眉道。

    “是的,但是真实情况并不清楚,连星宗也包括历任宗总在内,也从未有人使用过不,而且现在的连星宗宗主的修为只有分神后期,在前辈面前不值一提。”姬菱说道。

    “怎么了月少?有什么不妥吗?”朱耀问道。

    “不知道,总感觉这个宗门似乎有些要点,抓不住,不过只是感觉,应该和此行关系不大。”南流月摇头道。

    “那就不用去想了,只有分神期的修为而已,来了也只是送死。”朱耀说道。

    “希望吧,姬菱,糊了冰玄刀,冰谷道还有什么人需要注意吗?”南流月话锋一转继续向姬菱问道。

    “嗯,冰谷道内有三大长老,都是冰谷道宗主的叔伯辈,修为虽然不如冰玄刀,但是也都是渡劫初期的高手,其他人,要注意的还有一个,冰玄刀的道侣,也就是冰月寒的母亲,此人极为神秘,基本上不出现在人前,但是冰玄刀对其言听计从,可见绝不是一个简单角色。”姬菱继续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