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五百七十九章 物极必反
    秦放自然没有听到仙器苑那位鹤发童颜的苑主对他的评价,此刻秦放的心中,全都是拿到如意仙颜后该如何行动的计策。

    至于为了拿到如意仙颜,先要杀掉潇湘子一事,秦放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只要仙器苑的消息准确,杀掉潇湘子对于秦放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

    所以秦放现在目前做的就是直奔乐伶岛而去,这座岛屿距离海生坊所在的梨花岛并不算近,但是好在乐伶岛正好处在秦放前往腾华宗的必经之路上,并不耽误时间,否则秦放就好考虑是否去夺这如意仙颜了。

    乐伶岛和梨花岛的大小相仿,但是却更为狭长,岛上生有一种魔兽,小铃兽,一种尾巴上生有肉球,可以发出铃铃声的小兽,乐伶岛也得名于此。

    不过想再乐伶岛可不是以前了,现在此岛上被两大宗门占据,但是这两个宗门都介于修仙和修魔者中间,一个是以兽血入药的,兽药宫,一个是讲究阴阳协调的,双仙门。

    在秦放的道消息中,兽药宫炼制出了以一位五级魔兽八臂海熊兽的兽血为主药的丹药,吸引了大批修士前去。

    秦放虽然不知道这丹药叫什么,但是他对于八臂海熊兽还算十分了解,八臂海熊兽,虽然叫做海熊兽,但是其实并不是在海中的妖兽,而是在南流月和朱耀一行那边,有着陆上积魔海称号的恶兽林出产的妖兽,此兽身形庞大不说,还生有八只臂膀,除了一对外,其他六只都如同海中的章鱼一般,加上此兽极为擅长控水,所以才被称作八臂海熊兽。

    但是八臂海熊兽最大的能力不是战力,而是在其繁衍后辈上,能力非常之强,所以此用此兽血液炼制的丹药,未必是什么好药,反而有可能类似凡间的(春)药,由此猜想,那采花贼潇湘子,很可能对此药很感兴趣,所以才会出现在乐伶岛附近。

    有了这个大致的探寻方向,秦放相信,只要自己运气不是太差,找到潇湘子或许并不太难。

    然而当秦放到达乐伶岛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错了,找到潇湘子不是不难,而是十分简单,连那仙器苑提供的吠狡兽都没用上,就知道了潇湘子的落脚处。

    这潇湘子,不但没有隐藏身形,反而成乐伶岛的岛主,此人凭借一己之力,接连灭杀了,兽药宫和双仙门的门主,并将两个宗门都抢了过来。

    秦放到达的当天,正是此人举行建宗大典的时刻,而起此人毫无顾忌的邀请所有在乐伶岛的修士前去观礼,弄的秦放有些哭笑不得,一路上所想所设,竟然一点都用不到。

    不过秦放见过太多的风浪了,此事虽然有些许的意外,但是并没有影响秦放的行动,一番思量后,秦放直接混在观礼的人群中,向两派合并大典的地方走去。

    不得不说,这两宗合并的场面和气势确实颇为宏大,当然这是指,在分神期这个等级上。

    在乐伶岛最大的一座山峰上,山顶已经被人削去,只剩下一片面积极大的平台,大典就是在这里举行,平台中央,一个一身柳青色道袍的修士,正在发表极具震撼力的演说,按秦放的估计,此人比之当年在飞熊州的萧天师萧图,也不差多少,都是极为善于蛊惑人心之辈。

    但是此人修为并不高,也不是仙器苑给出影型图上的人,显然只是一个走过场的弟子。

    果然,在此人说了大概半个时辰后,终于话锋一转,将话语指向了潇湘子。

    “下面,大典正是开始,由我兽仙宗宗主,潇湘子大人,向全岛修士宣布我兽仙宗成立,从此我乐伶岛再无兽药宫和双仙门,只有我兽仙宗一宗独大~!”

    柳青色道袍的修士喊道。

    喊罢,一个穿着嫩绿文士服的修士走了出来。

    此人张的极为英俊,剑眉星目,鼻直口方,年纪上倒是显得十分年轻,大约只有二十上下,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正在随着威风慢慢飘呀,鹅黄色的束带,也在不停的随风摆动,好看之极,配上此人微微泛白的脸色,绝对可以引起无数女修酱椒,就算秦放和南流月两人站在此人面前,都会自然不如。

    “本座潇湘子,见过各位道友,谢过各位道友今日赏光,观摩我宗门立宗大典,从今天起,我兽仙门正是成立,这乐伶岛就是我宗门立宗之地,当然,过去的规矩不变,只是向兽药宫和双仙门缴纳的税率,直接交给我兽仙宗就好了,呵呵。”英俊男子朗声说道。

    “奶奶的,这淫贼长得俊俏也就罢了,声音居然也如此好听,怪不得能成为修真界的淫贼,也算有两把刷子。”秦放自思道。

    思考间,一道光芒陡然暴起,直接向潇湘子射去。

    “哼~!这么不给面子?那就那你来血祭我兽仙宗的基石吧~!”看到来袭,潇湘子冷笑一声,脚下一顿,一股乌黑之气顿时升起,直接向潇湘子环绕起来,只剩下上半身,看向射出的光芒。

    那道光芒,本来极快,但是遇到潇湘子的黑气后,陡然如同射入泥潭一般,竟然直接变的慢如蜗牛,根本不能寸进。

    此刻这道光芒才显现出原身,竟然是一枚,织布用的梭子,只是梭子鳞光闪闪,显然不是凡品。

    “盗天梭~!是天盗,浔阳来了~!”

    “不错,这法器好像就是浔阳的~!”

    “有戏看了~!”

    人群中很快就有人认出此法器的主人,也是一位修道名家,号称天盗的盗贼浔阳,不过这号称天盗的浔阳却不见踪影。

    “浔阳兄?来就来了,为何还将此宝作为礼物相赠啊?本宗主无以为报啊,呵呵,这条黑索送你了~!”潇湘子冷笑着说道。

    说罢,抬手一扔,一股漆黑额锁链,从其手中陡然射出,直接向人群中寄去。

    碰~!一声巨响,一个枯瘦的身形被黑索撞了出来,此人手中正拿着一面盾牌,盾牌已然被打的出现了蛛网一般的裂痕。

    “呵呵,出来了,见浔阳兄一面好难啊~!你说是吧~!”潇湘子。

    “你能看透我的神隐盾~?!”枯瘦修士眉色深锁的向潇湘子问道。

    “呵呵,我为何要告诉你,到你浔阳兄,你我远日无怨近日无仇,阁下为何要来我立宗大典捣乱?难道死掉的兽药宫宫主是你姘头?!”潇湘子冷笑道。

    “哼~!你有你的取死之道~!”浔阳并不正面答话,而是身形一闪,直接幻化出三个浔阳,向潇湘子射去。

    浔阳的修为也是分神后期,和潇湘子一样,所以就算被潇湘子撞破身形,浔阳并不怕他,而且浔阳认为他自己的道法更为精妙,杀掉潇湘子并不是难事。

    然而事情总是无法按计划推进,面对三路齐发的天盗浔阳,潇湘子眼中黑气一闪,其身后的黑气中,陡然射出无数黑色锁链,直接向三个浔阳射去。

    “这是什么东西~!”浔阳一愣,三道身影身形不免齐齐一缓。

    然而就这么一缓的时间,数条锁链猛然加速,本来极快的快速,竟然在快上一倍不止,呼吸间已然捆上了三个浔阳。

    下一刻,锁链收紧,一股肉身被绞,骨肉崩裂的声音瞬间传遍整个平台。

    “喝~!”一声爆喝,本来被困住的一个浔阳,身体猛然涨大一倍,随机迅速缩小到不到原来的一半大小,骤然的变化,眨眼间便让自己挣脱了黑索。

    不过挣脱黑索的浔阳,一刻也没有停留,两手一撮,身形迅速如泡沫板飘碎,转眼就消失不见。

    而另外两个浔阳就被那么好运了,随着锁链的收紧,两个人形,蓬~蓬~!两声,直接炸作漫天肉泥。

    “呵呵,跑的真快,不过你天盗浔阳也算不错,居然能在我的无常索下逃得性命~!只是,真的逃得了吗?”潇湘子自言自语几句话后,一挥手,黑气和锁链顿时消失的干干净净,再次恢复了他英俊潇洒的小生模样。

    只是这次再没有人敢于小看潇湘子了,天盗浔阳不但成名已久,而且手段毒辣,同样修为下,不过几个回合就被潇湘子打的直接逃命去了,这潇湘子的可怕可见一斑。

    “呵呵,叫诸位见笑了,我兽仙。。。”潇湘子继续演说。

    然而话语未落,一道银光直接从潇湘子脑门发出,下一刻,本来生龙活虎的潇湘子,直接被劈成了两半,而后,才发出一声不甘,就此死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让刚刚确认潇湘子的秦放都没来得及出手,就结束了,而直到潇湘子死掉,那道杀他人的身形才浮现出来。

    那人身穿一身水蓝色的宫装,梳的一个簪花柳丝髻,一双水蓝色的晶莹大眼,说不尽的风情万种。

    只是此人的出现,顿时让秦放一个头两个大,心中想要骂娘,因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秦放此番在沉寂之林没有见到的冰妖花石冰。

    此刻石冰的修为不但已经恢复到了渡劫期,而且尤有增加,刚才劈开潇湘子的那道银光,正是石冰的寒冰灵力所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