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五百八十八章 父女毒计
“这个,容我想想。”朱耀皱眉道,显然他不想南流月为他们兄妹独自去冒险,而他的处境也确实有些为难。

“好吧,朱兄自己考虑下,不过朱兄,那冰玄刀伤了你,总该给你的补偿才是,你看这些补偿可好?”南流月笑道,笑罢,把手一招,储物戒指中的东西,便被南流月扔了出来。

冰玄刀的储物戒指空间极大,但是密室也绝不小,勉强也能放下所有东西。

“这。。这些。。。这也太多了~!”看着堆积如山的宝物,朱耀不能相信的说道。

“呵呵,这冰玄刀别的不行,但是敛财手段一流,这些东西都是他的,还有这密室也都他精心打造的。”南流月笑着说道。

“看来冰月寒、冰玄刀父女主持的冰谷道,绝非善类,能名列修道正宗,绝对名不副实。”朱耀摇头道。

“其实是名不副实?简直就是完全相反,你可知道,这冰玄刀自诩得到族兄弟的法体后,下的第一道命令是什么?”南流月不谢的说道。

“嗯?是什么?”朱耀问道。

“此贼下的第一道命令就是追杀冰月寒~!”南流月冷声说道。

“什么~!冰玄刀竟然如此丧心病狂~!冰月寒不是他的女儿吗?他竟然下此命令?!”朱耀不能相信的惊道。

“这冰谷道道主,根本就是一个野心狂徒,一看这一屋子的妖兽、魔兽皮毛、肉骨,你再看那一排排架子上的嗜血丹药,全部都是血淋淋的杀戮,根本毫无人性。”南流月冷声道,说罢,便将当然被冰玄刀当日的嘴脸向朱耀说了一遍。

南流月的话,听的朱耀冷汗直下,不仅仅是因为冰玄刀的狠毒,还有当时自己的处境,如果不是南流月手段高超,那么那一排架子的丹药中,一定会有他本体炼制的丹药,而他朱耀也定然会尸骨无存。

“确实可怕,冰玄刀不得好死~!幸好被你杀了,否则在我手里必定让他死上十天~!否则难消我心头之恨”朱耀怒道。

“冰玄刀是死了,不过朱兄若想报仇,到还有一个可以手刃的仇人。”南流月说道。

“你的意思是?”朱耀疑惑道,他对南流月很了解,他并不认为南流月会将冰玄刀的过错,联系到整个冰谷道。

虽然南流月口中要灭了冰谷道,但是实际上让南流月去做的话,朱耀相信吗,最多将当时几个恶首灭掉就罢了。

“冰月寒~!”南流月冷静道。

“父债子偿倒也说的过去~!”朱耀想了想后说道。

“不是父债子偿,而是罪魁祸首~!”南流月摇头道。

“嗯?这里面还有冰月寒什么事情?”朱耀一愣道。

“我想你我都中计了,那姬菱,绝对是被冰月寒指示的,就算《尸练玄冰法》中的化冰大法再神奇,也绝对不会保护冰月寒走到这里,那裂空冰龙卷你我都经历过,连你我都差点着了道的可怕天灾,这冰月寒怎么躲的过?那冰月寒不过洞虚期罢了,那种修为,不要说碰上那种极强的裂空冰龙卷,就是最普通的,恐怕都只有死路一条。”南流月说道。

“这倒是,那裂空冰龙卷确实不是一般修士可以抵御的。”朱耀想了想当日的情景,心有余悸的说道。

“还有一点,那就是我们会错了意识,冰月寒根本不是想先一步告知冰玄刀我们这里有朱兄你这样的大成火属性修士,而是向利用我们,将轻敌的冰玄刀斩杀,否则当日冰玄刀不会疑惑你我的修为,只是冰玄刀运气好,先一步借来了仙器钟鼓塔,否则,定然逃不出你我的手心,那么事情就再明显不过了,是冰月寒,在利用或者勾结姬菱,做出逃走的假象,然后假传消息,接你我之手除掉冰玄刀~!”南流月一字一句的说道。

“没错,细想起来应该就是如此,当日虽然你对此女不满,但是并未流露杀机,此女逃走极为不和常理,毕竟留在你我身边才是最安全的,看来结果就是你推测的这样了,哎~!这对父女太可怕了~!竟然算计彼此到了这种地步~!”朱耀叹息道。

修士本就会孤独一生,能得一知己共修大道,已经不易,更何况生为父女,本应互相帮助才是,但冰玄刀和冰月寒父女却彼此算计,不安好心,让朱耀不禁感慨万千。

“所以我说,朱兄若想报仇,自然可以找冰月寒下手,不用顾忌~!”南流月说道。

“我明白了,本来还想留冰谷道一脉一丝血脉,看来就算将其连根拔起也不为过~!”朱耀恨声道。

显然,朱耀不但想起了冰月寒的手段,更想起来姬菱那副苦肉计,如果不是姬菱推波助澜,南流月和朱耀也不会这么轻易就上了冰月寒的当。

“正是如此,所以只要朱兄恢复一二,自然可以亲手报仇~!”南流月点头道。

“好,带我伤势占时压制好,就去剿灭冰谷道~!”朱耀恨声道。

这冰谷道的修士,人人都狡诈万分,都有取死之道。

“这个可以展缓,眼下这些东西,你我兄弟一人一半,也算是对朱兄的补偿吧。”南流月转开话题道。

“好~!”朱耀答应道

说罢,主要先一步上前收取东西,只是,朱耀只收取了一般的筋膜、骨肉等物品,以及一半的各种火气丹药,变停下手来,向南流月说道:“多谢月少,我那这些就够了~!”

“朱兄这是什么意思?”南流月略带不悦道。

“月少别误会,为兄这条命是你救的,这里的东西本都是你的,我已经厚颜取了这许多,剩下的法器、灵石、魔丹,我不能再拿,否则,我朱耀还有何面目和你们兄弟相交?”朱耀摇头道。

“嗯?朱兄何必如此?”南流月摇头道。

“我意已决,月少不用多说了,为兄还没有好好谢过你,只有等我神魂好了,再和你痛饮三百杯~!”朱耀笑道。

听到这话,南流月轻轻叹了一口气,便不再多说,将剩下的东西收了起来,不过却留下了那许多低阶的法器,以及那三件稍微不错的法器。

“月少?”朱耀疑惑道。

“朱兄,这些法器等级不高,对于我来没有什么用处,还是朱兄收着吧,你四圣门实力不小,但是朱兄妖修一脉,炼器应该不擅长,这些东西正好用作大赏之用,岂不更好。”南流月笑道。

这些法器,无论是那堆低级的还是那三件能够稍稍进入南流月法眼的法器,都不算好,对于南流月来说,确实用处不大。

“好吧~!既然这样,我就收起了,不过算我四圣门占时借你的,将来如果月少和秦放想要组建自己的势力,我原封不动送回~!”朱耀想了想后说道。

“呵呵,好吧,将来的事情将来算。”南流月哭笑不得道。

朱耀将眼前的法器全部收齐,认真查看了一番后,有些疑惑的说道:

“奇怪,这冰玄刀虽然为人龌龊,但是修为不低,怎么连一件像样的法器都没有?!”

“这个确实有些奇怪,除了这件仙器钟鼓塔,这朱耀好像真没有什么宝物。”南流月指了指还没被收齐的钟鼓塔后,同样疑惑道。

“难不成这货还有什么其他的收藏手段?”朱耀皱眉道,说罢将眼光看向不远处,被一线藤贯穿的冰玄刀元婴。

“哼~!”看到冰玄刀原用,朱耀冷哼一声,抬手一挥,一团浓稠的红色火焰迅速向冰玄刀的元婴飞去。

轰~!一声巨响,冰玄刀的原因被打的粉碎。

这么一个举动,看的南流月目瞪口呆,这元婴之所以用一线藤击杀,就是为了保护这元婴不碎,习惯了炼化他人原用的南流月和秦放一样,对于这种相当于大补丹药的宝物,都十分小心的收集起来,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第一个渡劫期高手的元婴,就这么被含恨出手的朱耀给毁了。

朱耀动手极快,南流月想阻止也来不及。

好在就在元婴被剿灭的时候

当~!当~!

两声清脆的声音想起,一个翠绿的葫芦,还有一件环形的法器,掉落了出来。

“天级法器~!”南流月惊喜道。

只看这见翠绿葫芦,还有环形法器的光色,南流月心中就下了判断。

“原来藏在了元婴中,怪不得发现不了,看来这冰玄刀没有死透啊,否则这两件法器应该早已掉出~!”朱耀皱眉道。

此话一出,南流月反倒惊出一身冷汗,确实如此,主人被杀,法器变成无主之物,必然散落,这翠绿的葫芦和环形法器没有掉出,只有一种可能,这冰玄刀用了什么秘法,将自己的死掩饰过去了,这就和当初南流月装昏迷一样,如果一个不查,南流月可能就是冰玄刀的下场。

“看来你我兄弟不相欠了。”南流月倒吸一口凉气道。

朱耀闻言一愣,随机哈哈一笑道:“看来和该你我做兄弟,这样的险情都能被你我避过~!”

“不错,看来我们的运势转好了,此行再去找白十三定然一帆风顺,绝不会再有差池。”南流月故意笑道。

“呵呵,希望如此吧~!”朱耀也笑了,能够无意间连过两次大难,朱耀心情也开始转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