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五百八十七章 自杀
    无论是冰谷道众人的感觉,还是冰铁军的感叹,冰玄刀都不会在意了,如今他冰玄刀得到了一个大成期的妖修法体,那是什么概念?那是他冰玄刀开启大成之门的概念,相信只要用《尸练玄冰法》的秘术,吞了朱耀的法体,那么《尸练玄冰法》久再无漏洞,而他冰玄刀也会百尺竿头再进一步,直接迈入大成期。

    现在的冰玄刀已经急不可耐了,原本需要一段时间和繁复手法才能进入的密室,今日冰玄刀只用了半盏茶的时间,变进入到了这个无人知晓的地方。

    进入密室以后,冰玄刀不仅仅将密室原有的阵法全部开启,而且还一连下了三道临时禁止阵法,以保证自己安全,不会被打扰。

    此刻就算是冰谷道被灭门,他也不会出去,除非到达大乘期,至于冰谷道的所谓传承,只要有了他冰玄刀,相信不用多久冰谷道就会重现,而且只要他冰玄刀度过九极天雷劫进入到大成期,那么以后的冰谷道就不是半月冰谷三大势力之一,而是半月冰谷唯一的势力。

    至于帮助他冰玄刀收服大成期修士的仙器钟鼓塔,也无需还给连星宗,那群臭婆娘早晚都是他冰玄刀的。

    越想越兴奋的冰玄刀,在确认安全无误后,将钟鼓塔放出,一脸沉醉之色的看着钟鼓塔内昏死的朱耀和南流月。

    不过冰玄刀也确实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除了密室的层层不之外,招出仙器钟鼓塔后,又强行运功,再次撞响了一次钟鼓塔,以确保,塔内的朱耀和南流月确实被钟鼓塔震住。

    看到钟鼓塔内,南流月和朱耀确实一动不动后,冰玄刀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将朱耀和南流月的身体放了出来。

    “钟鼓塔这仙器好是好,但是每次催动都要动用大量灵力,根本无法使用几次,如果不是为了捕捉大成期火修,实在不宜妄动,还是进入大成以后再看看,此宝是否。。。”

    冰玄刀自言自语道。

    然而话语未完,冰玄刀突然感觉到一阵寒风从其颈部吹过。

    怎么会有寒风?冰玄刀脑中微微错愕,下一刻,他眼前的景象陡然间倒置过来,而冰玄刀也终于看清,不是什么寒风吹过其颈部,而是他的脑袋突然从身体上被争气的切开了。

    “怎么可能~!有人偷袭本座~!”冰玄刀一阵惊恐,原用瞬间从肉身中遁出,想要快速逃走。

    逃走中,冰玄刀元婴灵气疯狂调用,一股带着浓重绿色的冰壳迅速将冰玄刀的元婴包裹起来。

    然而下一刻,突然一声啵~!的清响响起,犹如蛋壳破碎。

    这个声音虽然轻微,但是一瞬间却让冰玄刀毛骨悚然,因为那根本不是蛋壳,而是他冰玄刀凭借《尸练玄冰法》凝成的护盾的破裂声。

    只是虽然他冰玄刀是元婴之体,防御脆弱,但是灵力调用却丝毫不慢,最多只比他拥有法体时弱上一分而已,但是却被这神秘人一击而破,对手太可怕了。

    瞬间晃过无数想法的冰玄刀立刻手中掐诀,准备招出自己的法器抵挡。

    然而一切都有些晚了,下一刻,刚刚遁出绿冰护盾的冰玄刀元婴,突然感觉道胸口一疼,继而眼前一黑,就再也感觉不到任何东西了。

    而南流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手上,还弹射出一根细如发丝,但是极为坚韧的一线藤,这根一下藤的枝条上,还散发和阵阵风力波动,而另一线藤的另一头,则穿着冰玄刀的元婴。

    强大到渡劫中期的冰玄刀,也挡不住南流月的偷袭,几乎一个照面,就被南流月灭掉。

    杀掉冰玄刀以后,南流月按了按头,刚才虽然没有被钟鼓塔震晕,但是这可是仙器,其影响确实不小,只是仙器虽然强大,冰玄刀却修为不够,勉强催动,威力绝对不到钟鼓塔这件仙器的百分之一。

    只是就算如此,南流月也要修整一番,更何况冰玄刀为了稳妥,又施展了一遍钟鼓塔,所以南流月也需要修整一下才能稳住精神。

    不过如果南流月修为进入大成期,这种感觉应该不会再有,哪怕钟鼓塔是仙器也不行。

    几个呼吸的时间后,恢复到最佳状态的,恢复后的南流月,将朱耀放好,随机将长生灵力缓缓的向朱耀身体注入,帮助其缓缓恢复,大约过了两个时辰后,朱耀才从昏死中缓缓醒来,而且醒来也是头痛欲裂,根本无法思考,只能自己再次修整,进入修炼状态。

    大约又过了两个时辰后,朱耀才舒缓了不少,可以说话了,只是脸色苍白的可怕,显然伤了神魂,而神魂的伤害,根本不是眼下调整这几个时辰可以恢复的,只有后期慢慢静养才能回复。

    在朱耀恢复调整的时候,南流月将冰玄刀整个密室,以及随身的储物法器,全部都研究了一遍。

    首先这密室绝对非同凡响,冰玄刀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将寒玉和玄冰结合,构建了这座密室,而且密室本身拥有三玄封灵阵、小拟仙阵、通甲呼罗阵三道五级阵法防护也隐藏,再加上冰玄刀的三道临时阵法,在密室中,不要说被灵识查出,就算搞出天大的动静,外面的人也是不会知道,除非里面的人,打破这六道阵法的防御,否则这里就是绝对的密室。

    相信冰玄刀为了打造这个密室,绝对下了血本了。

    密室中除了阵法和修炼之地,还有一排由冰原铁打造的精美物品架,架子上摆满了各种大小样式类似的法瓶,这些法瓶中,全部都是火属性的丹药,从金丹期到渡劫初期,无一遗漏,但是每一瓶都充满了浓郁的血腥气息,显然都是用肉身炼制,至于是魔兽、是妖修还是人族法躯,南流月就不得而知了。

    只是从这一列架子丹药上,便可看出,这冰谷道的道主,冰玄刀大人受伤沾满了血腥不说,还吞噬不无数修士的必升修为。

    密室中就只有这些,但是从冰玄刀的储物戒指中,南流月发现了另一种血腥的记录,在冰玄刀的储物戒指中,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法器,这些法器有的是修真者使用的,有的明显是带有魔修特征,更多的这是冲刺这妖修气息,显然都是冰玄刀猎杀修士得来的。

    不过这些法器大都只有地级一下的水准,对于如今的南流月来说,已经看不如眼了,只有三件法器还算不错,南流月打算等朱耀醒来在做计较,并没有深入探查。

    只是这些都不足以让南流月惊讶,更让南流月吃惊的是,那堆积如山的兽皮、兽骨、兽筋,等等不一而足,大部分都是魔兽,但是妖修的肢体也不乏其中,绝对是世间罕有,冰玄刀一身的修为,绝对实用无数修士的血肉换来的。

    除了这些外,冰玄刀储物戒指中的无数灵石,几小袋魔丹,反倒非常合理了,这些灵石,只要有一半是这些遇难修士身上的,就已经可以说明一切了。

    “还真是从尸身血海中铸就修为啊~!”南流月不禁叹息道。

    “月少。。。这里是哪里?!”一声微弱的声音传来。

    “嗯?朱兄你没事了?感觉怎么样?”南流月看向朱耀说道。

    “我的元神受伤不轻,虽然占时压制住了,但是如果不及时修补,恐怕会留下不少后患,不过眼下情况并,只能先压制住伤势,月少你比我先醒来,这里究竟是哪里?”朱耀脸色苍白的问道。

    刚才虽然在恍惚间醒来,但是朱耀的头脑根本不清楚,只能选择入定修整,所以他并不知道所在的地方,更不清楚眼下的情形

    “朱兄放心,冰玄刀此贼已经被我杀了,这里非常安全,你放心修整就是。”南流月说道,

    说罢将如何避过仙器钟鼓塔的攻击,又如何趁冰玄刀不备突然下手将其诛杀的过程说了一遍。

    “原来如何,刚才我还在想,冰玄刀这贼这怎么会突然身首分家,难道是自杀不曾?”朱耀面色微微泛红的说道。

    “这家伙太过相信那钟鼓塔,这种死法与自杀也差不多。”南流月莞尔道。

    “呵呵,月少说的轻松,但是我知道,你绝对有秘法,否则绝不可能抗住那仙器钟鼓塔的神魂攻击,我朱耀虽然不是什么顶级大成,但自负也不是一般大成能比拟的,能顷刻将我神魂重伤的法器,其实一般修士能抵御?说出去我朱耀第一个不信。”朱耀摇头道,他知道南流月虽然说的轻松,但是一个不慎,恐怕他和南流月此刻已然死了,没准都成为了冰玄刀晋级的阶梯。

    “罢了,不说这些了,神魂不同一般,元神的脆弱更是绝不能轻视,朱兄脸色不好,还是在进行修复一番的好。”南流月岔开话题道。

    “这个我知道,但是现在让我怎么能休息。”朱耀无奈的叹息道,显然对于及时救治自己和去拯救白十三之间难以抉择。

    “朱兄如果放心,白十三虽然可能已经到了白冰原,但是有黄道罗这个地头蛇在,应该占时问题不大,反倒是朱兄你,如果不尽快恢复,会留下不小的问题,当然如果朱兄不放心,小弟自己去白冰原也是可以的,这里虽然是冰谷道,但是你我所处的是冰玄刀的密室,朱兄只要不出去,应该没人能发现你。”南流月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