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六百零四章 寒蟾路
    不得不说,白冰原确实极为广大,南流月和朱耀一同飞行了大概两天的时间,眼前的景色竟然没有多少变化,而且也让人感觉前进多少,而更加尴尬的是,在朱耀的带路下,两人竟然迷路了。

    “朱兄,接下来往哪里走?”南流月无奈的叹息道。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了,虽然我知道个大概方向,但是这一路行来,正好是草木的埋藏期,本来作为参照的几处景色竟然全都找不到了,所以接下来往哪里走我也不十分确定。”朱耀为难的说道,显然他对于眼前的路程也不太敢下决定了。

    “哎,想不到这白冰原还有这么一个好处,外来修士,现在这里扎下根,恐怕不算容易。”南流月叹息道。

    “不错,每个地方都有生存的法则,向我们博浪山海,为什么没有被大宗门吞并,最主要的还是我们在面的外来势力的时候,会同意对外。”朱耀说道。

    “可惜不会太长久了,有了一个不确定的变数,博浪山海未必能一如既往了。”南流月摇头道。

    “哎确实如此,希望那聚仙楼主背后不是那玄冥府,否则确实不得安宁了。”朱耀点头同意道。

    “希望吧,不过你要早做打算,朱兄,给我来。”南流月说着话,突然向一边飞去道。

    “嗯?又发现?”朱耀惊喜道。

    “算是吧。”南流月不在多说,而是以极快的速度陡然向北方射去。

    “居然这么快~!”陡然看到南流月全力而施,朱耀也下了一跳,因为这个速度,就算朱耀也做不到。

    要知道朱耀可是飞禽一族的妖修,本就是速度擅长,他都自愧不如的话,只能说南流月的速度太快了。

    下一刻,地面上陡然掀起一阵风雪龙卷,巨大旋风陡然间将两个修士从地下直接卷了出来,速度之快让人咋舌,不过在有新控制下,这两个被抓出的修士没有收到什么真正的伤害,最多就是被吓道了或者被龙卷转晕了。

    这两个修士都是穿着雪白皮质修士服,其中一个还带着连衣的帽子,算的上是全副武装。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率先醒悟过来的一个修士连忙求饶道。他和另外一个被抓出的修士,不过只有元婴后期的修为,在南流月面前根本犹如蝼蚁,所以一清醒过来,立刻求饶。

    “闭嘴~!”朱耀低声喝道,既然是南流月找出的修士,那么审问自然让他朱耀来做更合适。

    不过朱耀的话确实有用,不但之前求饶的修士闭嘴了,连随后醒来的修士也惊恐的看了南流月一眼后,便垂手而立,不敢多言半句。

    “你们叫什么,是何门派?为何会在这里?!”朱耀一句三问道。

    “启禀前辈,小的薛蚵,神蟾宗修士,是恰巧路过这里。”率先醒来的修士连忙回答道,回答的速度速度又快又清晰。

    “神蟾宗?听着有些耳熟,算了,不管你们为何出现在我们周围,但是本座的朋友已经饶了你们一命,这命你们要不要就看自己了。”朱耀略微皱眉道。

    “大人有事请讲,只要能用得到小的们,定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薛蚵连忙点头道。

    “嗯,你清楚就好,你身上可有这附近的地图?”朱耀继续问道。

    “啊?大人要地图,这,这,哎,实话说了吧,这东西,可不是我们小门小派能拥有的,我神蟾宗,据说是有白冰原地图的,但是连宗主都不曾见过,更不要说我们这些小修士了。”薛蚵面色发苦的说道。

    “没有地图?那你们怎么在白冰原上行走~?!”朱耀疑惑道。

    “启禀大人,小人们都是靠脑子记住的,大人也知道我们修真者耳聪目明,对于这些我们还是敢说记得请的。”薛蚵继续说道。

    然而话音未落,冰原上,陡然出现一抹极为不和谐的碧绿之色,继而一张巨口突然出现,直接向薛蚵的同伴吞入腹中。

    一旁的薛蚵甚至连发音一下都无法做到,直到自己的同伴被那绿色吞掉后,才惊恐的叫道“啊啊~~!!这是什么,大人救命啊~!”

    “闭嘴~!再不说实话,你和他一样下场~!”这次喊出闭嘴二字的是一直没有说话的南流月。

    而那一抹绿色直到南流月说话,才显现出真身,竟然是一只硕大无比的噬妖草,自从用噬妖草吞吃了冰谷道内的那诡异女子后,南流月越发感觉噬妖草好用了,尤其是在对付妖修上,总能让他产生天生的恐惧。

    “月少?”朱耀疑惑道,身形却不忘远离噬妖草的范围,倒不是朱耀怕南流月突然翻脸,而是噬妖草口中的味道确实非常难闻。

    “这两人已经跟了我们一段时间了,而且起初不止两个,还有一个,不过已经先一步已经离开了。”南流月向朱耀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么这家伙本来就是冲我们来的了?”朱耀冷笑道。

    “应该是~!”南流月点头道。

    “不不不~~!不是~!不是~!绝对不是~!大人,我们真的不是针对你们,这里确实是我们神蟾宗附近,有两位如此强大的修士出现,作为地主的神蟾宗不能不出面探查一下,但是小人发誓,只是跟着,绝没有针对两位大人啊~!”薛蚵带着哭腔喊道,显然真的怕了。

    有些低级妖兽是对于噬妖草是本能的畏惧的,更不要说,此刻他的头上真有一只硕大的噬妖草在看着他流口水。

    然而下一刻,一声轻微的风动,薛蚵的一条手臂直接被一道劲风切过,直接飞了出去,而这条手臂,刚一飞离,就被噬妖草直接吞掉。

    “啊~!”薛蚵直接痛叫,但是只是一声后,变咬牙忍住。

    “你该说实话了吧?”南流月冷声说道。

    “呵呵,你~!你敢动我,我家老祖定然会让你生不如死~!”薛蚵狞笑道。

    “你还有是两个呼吸,不说就去死吧~!一息~!”南流月不为所动的说道。

    “好,既然你们不怕死,那就听好了~!我乃冰蟾王薛延童子孙,在这格勒水岸,你们还敢对我动手,找死~!”薛蚵冷笑道。

    “冰蟾王薛延童?哈哈哈。居然这么巧~!原来这里就是格勒冰河附近的格勒水岸啊,怎么都成冰了,怪不得我找不到,难道是现在季节不同。”听到薛蚵的话,朱耀惊喜道。

    “什么~!你们是来找我们的~!”薛蚵惊道,这次他是真的受惊了,如果对方本就是来找他们的那么再拿冰蟾王薛延童说话,无异于打脸。

    “看来你们还是灭有受到教训啊,难道薛延童没有告诉过你们,当年他跟踪一个大能,差点被打死的事情?”朱耀笑着向薛蚵说道。

    “你说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人~!”薛蚵惊道。

    “我也不难为你,既然你是薛延童的人,那么带路吧,我们要见薛延童~!”朱耀冷笑道。

    此话一出,本来就十分惊恐的薛蚵顿时脸色惨白,想不到自己搬出来的靠山不但不能救他自己,反而给他的靠山招来的不小的麻烦,眼前这两人的修为他看不透,但是面对格勒冰河霸主一般的薛延童,根本毫不在乎,就足以说明此二人绝不是好惹的。

    “不用想了,薛延童不会在乎你的死活的,他的子孙太多了。”朱耀在一帮在浇一盆水道。

    “好,我带你们去,反正去不去都是死,不过现在就是你们去了,我家老祖也未必见你。”薛蚵猛一咬牙道。

    “我们要见他,他敢不见。”南流月冷笑道。

    “不是敢不敢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我家老祖,最近我家老祖为了独霸格勒冰河,率领我们杀上并吞并了冰河上另一家寒玉蟾家族福家,更是将福家的老祖当场杀死,那福家老祖的原因被我家老祖得去,此刻他正在闭关,根本无法见你们,如果不是这样,我们何必在这附近百里巡防,为的就是不让人打扰我家老祖。”薛蚵将事情说出道。

    “薛延童本体不也是寒玉蟾吗?怎么会去杀同为寒玉蟾的同宗?”朱耀一愣道。

    “那又怎么样?我们寒玉蟾,本来就是生养极多,后代必须互相厮杀才能成为强者,杀了福家老祖,理所当然,否则我寒玉蟾一族怎么会称霸格勒冰河,靠的就是以战养战。”薛蚵理所当然的说道。

    “怪不得当年敖大哥杀了薛延童的大哥,他不但没有表示,反而和熬大哥相谈甚欢,想来就是这个原因了。”朱耀恍然间想到。

    “事情已经说明了,你们还要去吗?”薛蚵说道。

    “当然要去,薛延童不在,那么你们格勒冰河一定还有主事之人,找到他也是一样的。”朱耀说道。

    没想到此话一出,薛蚵眼中一亮,连忙说道:“原来不是为了老祖一人来的,那就好,那就好,我带你们去。”

    态度竟然直接转变,更是对于自己同伴的死,毫不在乎,似乎从未发生过一般。

    南流月和朱耀对望了一眼,都对于寒玉蟾一族,如此冷漠的生存之道,感到一丝诡异,不过既然事情有了转机,两人自然不会多说,转而让薛蚵带路,向真正的格勒冰河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