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六百零五章 神蟾宗
    这次有了薛蚵带路,南流月和朱耀一路走来顺畅了不少,更不用时刻注意周围的妖兽的变化,所以大约只用了半天的时间,两人便在薛蚵的带领下走到了一条波澜壮阔的大河面前。

    这大河一眼望去竟然如同大海一般,根本望不到对岸,更不用说其长度,定然又是无法丈量,河面上上波涛汹涌,浪花翻滚见,皆是冰渣寒屑,流水涌动间,尽是冷气寒流,一眼看去便感觉这河水定然寒彻刺骨。

    “两位大人,我们到了,这就是我家祖冰蟾王管辖下的北方大河,格勒冰河~!”薛蚵热情的介绍道,仿佛已然忘去了刚才生死尽在人手的事情。

    而让南流月暗自心惊的是,也没有间薛蚵如何运功,被其斩掉的那只手臂,此刻竟然完好如初了,看来如果不是薛蚵这家伙有什么秘术,那么久一定是其本体寒玉蟾的能力了,这种断肢再生的能力,在战斗中太有利了,怪不得寒玉蟾一族,虽然只有五级妖兽的水准,但是却能占据格勒冰河这样的大川大河。

    “月少?月少~?!”朱耀向发愣的南流月喊道。

    “嗯?朱兄有话请讲。”南流月回转心思道。

    “月少,这里就是格勒冰河没错了,看来上次我记错了位置。”朱耀说道。

    “原来大人来过格勒冰河,那再好不过了,不过格勒冰河可不是一半的河道,河道每百年会自行改道一次,所以前辈找不到也是正常。”薛蚵说道。

    “原来是这样,看来我的记忆没错,而是格勒冰河河道变了。”朱耀恍然道。

    “的确如此,大人稍等,晚辈这就唤人前来迎接两位大人。”薛蚵媚笑道,说罢,把手一挥,一道六棱形,如同冰块般透明的令符就被其打入格勒冰河之中。

    “大人,小人斗胆让两位稍等一下,一面硬闯和我族造成不必要的误会。”薛蚵做完后,恭敬的向朱耀和南流月说道。

    “月少的意思那?”朱耀向南流月问道。

    “我们是来做生意的,又不是杀人的,等上一会也无妨。”南流月说道。

    “好,那就等上一等吧,不过当年敖大哥可是直接杀上门去的。”朱耀笑道。

    “可以杀上门去找消息?”南流月一愣道。

    “当然可以,不过实力要足够强大,否则只是给人送笑话。”朱耀解释道。

    “哈哈,那确实是,不知道我硬闯能不能行。”南流月说道。

    “月少的能力不要说硬闯这小小的格勒冰河了,就算是扣门白冰原三大势力之一的冰王洞,也是没有问题的。”朱耀笑道。

    冰王洞不但是白冰原三大势力一直,而且其洞主,就是出身凌蛇一族,又龙族的化龙池,化身成蛟,的冰蛟王,其真实能力已经是真龙了,比之黑龙王敖木天也不逊色多少,朱耀将南流月的能力和冰王洞相提并论,显然有些高估,吹捧。

    但是,带着南流月和朱耀来到格勒冰河的薛蚵可不知道,两人的一番对话,直接吓的薛蚵冷汗直冒,如果眼前这两个煞星执意要硬闯格勒冰河的话,就算不杀他薛蚵,将来两人走了,冰蟾王薛延童也不会放过他的。

    好在朱耀和南流月两人只是说说,并没有真的动手,但是就是这样,薛蚵也感觉如坐针毡,好在等待的时间并不算长,只用了大概半盏茶的功夫,冰河上陡然间响声大震,巨大的冰浪陡然拔起,浪头上分裂出两派修士,正当中,一个神体肥胖,面色洁白如玉的修士,正捻这小胡子,饶有兴趣的看着薛蚵身边的朱耀和南流月。

    “族孙薛蚵,见过血老祖,血老祖,这两位就是本次来访的贵客,两位大人,这位血老祖,是我家冰蟾王大人坐下三大老祖之一,能得到他的亲自来迎,已经是我格勒冰河的最高规格了。”薛蚵连忙向两方介绍道。

    南流月和朱耀到也罢了,薛蚵口中的血老祖,在他们眼中不过是一个分神后期的修士,不要说南流月和朱耀了,计算是一个普通的渡劫期修士前来,这血老祖也不是算什么大人。

    南流月和朱耀两人只是对白冰原的风气比较意外,这里似乎不论什么修为,只要能独霸一方都要称祖称王。

    而那带着两撇小胡子的“血老祖”,显然对于薛蚵的介绍并不满意,晃了晃手中的六棱符箓,阴阳怪气的向薛蚵说道:“薛蚵啊,你上次的教训还没受够啊,都被派去巡边了,还这么没眼力,这贵宾迎接符,是你这么用的么?这两个到底是什么。。”

    然而此人话未说完,薛蚵却连忙上前一步打断其话道:“是了,是了,是小的的不是,怎么能用贵宾符,应该用至高仙符才对,但是血老祖大人,小的没资格拥有那至高等级的符箓,不得已才用了贵宾迎接符。”

    此话一出,那血老祖明显一愣,随机明悟过来,哪里有什么至高仙符,这贵宾迎接符已经是格勒冰河的最高礼仪了,这薛蚵这么说,眼前的这两个修士可定不好惹。

    想到这里,血老祖立刻一遍装作生气,一遍换上笑脸向朱耀和南流月说道:“就是吗,蠢东西,这两位一看就是至高等级的贵客,呵呵,两位大人,手下们不懂事,不要见怪,我乃是冰蟾王坐下的三员小将之一,薛力,恭迎两位大人驾临格勒冰河~!”

    这一句话,让血老祖薛力身边两排妖修脸色齐齐一变,但是却都默契的没有做出什么反应,但是显然对计划改变,都已经心知肚明。

    朱耀和南流月相似一笑,都是人精一般的人物,岂能看不出这什么血老祖,薛力都临时变化,但是,既然对方服软了,朱耀和南流月两人也不好在做其他,只能装作不知,向薛力打了个招呼。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两位大人,请跟我来。请~!”双方打过招呼后,薛力连忙邀请朱耀和南流月一起进入格勒冰河。

    “前面带路~!”朱耀面无表情的的说道。

    “是~!”血老祖薛力,低声应答后,立刻率先向冰河中坠去。

    而朱耀和南流月,一个身上陡然显出红光,一个身上缓缓流过一层绿芒,而后才不紧不慢的向前面带路的薛力赶去。

    前面带路的薛力却越来越心惊,暗叹幸好自己改口的快,因为他发现,后面两人看似轻描淡写的施法后,不但在冰河中畅行无阻,而且隐隐有提速护身的功效。

    察觉这些的血老祖薛力,不敢在多说,也不敢多做什么,直接快速带着朱耀和南流月向寒玉蟾一族的所在地飞去。

    大约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后,一座仿佛被巨大气泡扣住的巨大宫殿出现在了众人眼前,这座宫殿,虽然远不如黑龙王的紫晶宫那么华丽耀眼,但是也如同水晶一般,晶莹剔透,美不胜收。

    “呵呵,想不到居然不是黑漆漆的洞府,而是宫殿一般,不过比之敖木天的紫晶宫差上不少。”南流月有些意外的笑道。

    “一条小河中的王者,如何能和黑龙王相比,不要说这格勒冰河,就算是冰王洞的冰蛟王的府邸和紫晶宫比起来,也是粗鄙不堪的。”朱耀笑道。

    两谈笑间仿佛和黑龙王、冰蛟王平起平坐的气势,瞬间让血老祖薛力撤去了其他一切不轨的心思,转而准备用最大的热情讨好两人,当然时候也少不了也夸奖薛蚵一遍,让你重回本职。

    “两位大人说的是,我小小的格勒冰河如何能和龙族大能那种洞府相比,不过,我洞府中有格勒冰河特产的雪蛟鱼,非常美味,更能帮助修士抵御严寒,两位大人入不嫌弃,可以一试。”血老祖薛力赔笑这说道。

    “呵呵,好,就多谢血老祖的美意了。”南流月淡然答应道,伸手不打笑脸人,血老祖薛力将姿态放得如此之低,南流月也不好再说什么。

    “两位大人请,你们去背下雪蛟鱼宴,请两位大人赏光。”薛力一边引路,一边向身边的修士吩咐道。

    南流月和朱耀在薛力的带路下,一路畅通无阻,直接进入了格勒冰河神蟾宗的宴客大厅。

    大厅之上布有人头大小的闪耀明珠,将整个大厅照耀的如同白昼,而那仿佛气泡一样扣住宫殿的防护阵法,不但起到了极强的防护作用,还将河水直接隔离开来,让整个神蟾宗如同坐落在陆地之上一样。

    “这气泡倒是有趣,不知道是那位道友布置的?”南流月向薛力问道。

    “呵呵,这东西并不是什么高明手段,也不是出自什么大家之手,而是我们从市坊中买来的四级阵法,栖身分水阵,东西虽然看着好看,但是其实在我白冰原上,却是大路货色,每个宗门机会都有这阵法,我格勒冰河神蟾宗小门小户,自然用不起好东西,叫两位大人见笑了。”薛力连忙回答道。

    “是么?”南流月轻轻一笑,对薛力的说法不置可否。

    但是如此一来,让本来有所盘算的薛力再次变的有些摸不着头脑起来,也无从分辨,眼前这两个大能来他们这里到底要做些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