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六百二十三章 遇袭
    一行人虽然气焰嚣张,但注定无功而返,所有人中,朱耀和南流月两人已经心知肚明,那张一凡已经说明过了,他们在知名谷被白十三伏击,这当然会有大量灵力留存,但是至于白十三和黄道罗本人吗,自然不会遇到。

    果然,在金放天冲出去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后,叫骂声便在其口中响起。

    “王八蛋~!这妖女根本不在这里,金棕~!你到底行不行?搞了这么就?~!还是一无所获~!这里哪有那俩贼子的一点踪影~!”金放天怒吼道。

    后者闻言,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愤怒,但是转瞬便换上笑脸向金放天道:“大人这里灵力波动混乱,至少有五人以上的修士到过这里,而且还发生过激斗,尤其是那黄衣修士的灵力波动,绝对强烈,我已经能看到这些灵力在这地方到处散落。”

    “你继承的那半桶水的眼力行不行?不要浪费大家时间。”和金棕一直不大对付的金信皱眉道。

    听到这话,金棕脸色微微一变,随机继续说道:“金信大哥放心,绝对没有问题。”

    “哼~!”金信冷哼一声,但是却没有多说。

    “金棕小友说的不错,这里确实发生过一场激战,而且其中一方还动用了阵法,这阵法,让我看看,嗯,很可能是四级阵法五行裂空阵啊,想不到对方真有如此高手。”南流月故意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一遍在地上探查,一遍自言自语的说道。

    “五行裂空阵?这是什么阵法,为何本王从未听过此阵?!”听到南流月的话,金放天一愣道。

    五行裂空阵不过是南流月信口胡说的,就算见识冠绝修真界也不会知道,金放天自然不会通过,南流月之所以这么说,只是为了将金放天几人的思维迎向别处,否则一旦金放天知道白十三他们用的是盗天道临阵,两方交战,那么有心算无心之下,黄道罗身体亏空的事情就很可能成为他们的弱点,甚至可能因此丢掉性命,毕竟一个灵力不足,身体受伤的渡劫,在一个大成手下,根本撑不住几下,即使本体是烛龙和腾蛇的结合体也不行,这就是等级的差距。

    “这个放天狮王没听过也不为过,这五行裂空阵原本不是我们崇龙大陆的阵法,据说是坠龙大陆那边来的阵法,坠龙大陆本就贫瘠不堪,所以其上的修士对于灵力的使用极其吝啬,但是与人争斗岂能吝惜法力?所以就有阵法高明之人研究透了一种阵法,就是这五行裂空阵,凭借这阵法,可以借用灵石运转各种属性的灵力,甚至补充修士亏空的法力,而且此阵虽然名叫五行裂空阵,但是其能控制的灵力,甚至包罗了雷、风、暗等其他特殊灵力都能,极为适用,威力更是非常强悍,只是此阵要布置需要的时间不短,除非他们有阵盘在手,否则花费的时间绝不是一点半星。”南流月煞有介事的讲解道,直接将坠龙大陆拉了进来,一方面让金放天根本无迹可寻,另一方面强化金放天意识中,一般修士不会在这种危急情况下做损伤自己的事情的印象,以次将金放天的思维带偏。

    果然,听到南流月的话,金放天先是一愣,随机开始沉思起来,最后这是看向金棕。

    看到金放天看向自己,金棕连忙说道:“是不是这种阵法,小人无法得知,不过这灵力波动中,包含有风和火两种灵力,而且威力极大。”

    “呵呵,看来道友说的极对,应该就是那个什么五行裂空阵了,而且应该用的就是阵盘,我们已经经历过此人的阵法,和乐流道友说道的几乎一样,虽然原来没有注意,但是这里本王已经用灵识全部扫过一遍,一点阵法基础都没有,想来也只有手握阵盘才能到,看啦乐流道友的到来,真是我黄金磷甲狮一族的幸运。”金放天想了想后说道。

    南流月显然计算到了之前的变化,才会将阵盘的事情代入进来,让金放天产生错误的联想,结果看来确实效果不错。

    “乐流大人说的很对,这里除了灵力外,还有丝丝血气散落,应该是有人触碰了大阵,被杀了。”金棕说道。

    此话一出,南流月和朱耀心中大惊,如果这金棕连残留的淡淡血气也能看到的话,那白十三还真的危险了,当然是南流月和朱耀没有出现的前提下。

    因为这些血气很可能不是当初张一凡那些修饰和留下的,而是白十三的,一旦这种事情被金放天了解,那以此人的心思,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去追杀白十三。

    “好,看来这里除了阵法,还有人争斗过,也许那白妖女和那黄衣修士受伤了也说不定,看来今次里成功不远了。,金棕~!那血气可有延伸的方向?”金放天高兴道。

    “有,这丝血气,向此岛东南方向去了。”金棕回到道。

    “东南?改变方向了,难道这白十三故布疑阵,故意甩掉我们?哈哈哈,不错应该就是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只要我们顺着血迹杀过去,不愁她不落入我手。”金放天高兴道。

    “大王说的对,此此妖女定然难道大网手心~!”金信适时的向金放天恭维道。

    后者自然高兴非常,连忙向金棕继续问道:“金棕,你仔细看看这里的血继,还有在算算出这两个贼子到底离开了多少时间吗?”

    “启禀大人,此处的血迹散而不结,虽然不能判断具体时间,但是却可以肯定血继十分新鲜,因此小人猜想,这两个贼子离开的时间应该不长,”金棕继续说道。

    “离开的时间不长,哈哈哈,如此说来,再好不过了,金棕前面带路~!”金放天高兴道。

    “遵命~!”金棕一声应答,率先飞了出去。

    而金放天则是和南流月沟通一番后,也立刻跟上。

    然而下一刻,金棕猛然惊呼一声,身形急速往后倒退,速度之快比之其前进至少快了两倍,如此速度已经不是分神初期的修士可以做到的了

    而在其还未惊呼之前,南流月已然察觉有些不妥,猛然间拉着朱耀向后急退。

    突来变化,让本来前行的朱耀也十分惊讶,然而南流月连体获得的巨力绝非小可,一拉之下,即使强大到大成的朱耀也无法前行,被南流月拉的急速后退。

    而与此同时响起金棕的惊呼,才让朱耀真正正视起来,让朱耀更加惊讶的是,金棕惊退只有不到半个呼吸的时间,前方陡然凭空出现一个巨大的符文护罩,符文护罩一闪而逝,但是符文护罩内陡然显现出无数锋利无比的冰刃,伴随着剧烈的风滚,犹如巨大的绞肉刀呼啸而出。

    朱耀虽然和南流月一起因南流月的突然发动,而成功抽身后退,其他修士却没有这么幸运,只一个呼吸,进入其中的修士就被切成了偏偏碎肉。

    不过放天狮王金放天倒还算机警,虽然反应比之南流月满了不少,但是已然被金棕突然的变化警醒,其身躯迅速胀大一倍,金色的鳞甲浮出体表,身体虽然没有南流月和朱耀那样爆退,但是却不知道使用了什么道法,犹如一道流星一般向地面坠下,在地面上轰然砸出一个巨坑。

    下一刻,放天狮王一声怒吼,直接从洞中飞出,暴怒道:“何方鼠辈~!竟敢偷袭本王~!”

    不过迎接失望的确实一片虚无,除了被那突来偷袭击杀的修士,竟然一点踪迹都无法看到。

    这一番变化,放天狮王带来的修士中,除了突然逃出的金棕,以及修为比其他人略高的金信,全部被灭杀在了那陡然出现的袭击之中。

    如此场景,让金放天不仅心中大怒,再看向南流月和朱耀的时候,眼神也有些不对,因为南流月的动作并没有逃过他的感知,南流月拉着朱耀后退的时候,明显比之金棕的提醒还要快上一线。

    “两位,总要给本王一个解释吧?!”金放天神色不善的向朱耀和南流月说道。

    “失望何出此言?”南流月冰冷的看着金放天说道。

    “需要说的这么明白吗?两位已经察觉到危险了吗?比之金棕还要快上一步后撤,难道不该解释一番吗?”金放天神色不善的说道。

    “这个鄙人没法解释,不过鄙人却心生感应,所以后退。”南流月继续冰冷的看着金放天说道。

    “你~!好好好,既然不能合作,那就不用猜忌,你们和本王就此别过”金放天冷哼道,现在敌我未明,而他金放天一遍的力量被削弱不少,就算他和朱耀能拼个你死我活,但是金棕和金信明显不是南流月的对手,所以虽然心中疑惑加愤怒,放天狮王金放天也不得不暂时压下心中的愤怒,暂时忍让。

    “哈哈哈哈,金放天,你这放天狮王就是这么当的吗?哈哈哈,真是可笑之极,可笑之极啊~!难怪能教出金四爪那种蠢货~!”一个笑声响起。

    声音清亮,却听的金放天的心直往下坠,因为金四爪正是白十三杀掉的那个黄金鳞甲狮少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