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六百二十六章 死里逃生
    “这是秀春雷~!这东西不是随着妖王金九的飞升,成为绝响了吗?今天的修真界怎么还能见到~!”看着身上的金针,朱耀惊呼道。

    “哦,呵呵,你居然认识我族大能的法器,不错,算你运气,不过可惜已经用完了,你们三人还是乖乖的和本王一起就此陨落吧”金放天狰狞道。显然将南流月等人恨到了骨子里。

    “你找死~!”三眼老祖袁山农怒道,此刻他已经感觉到了危机,然而他现在已经无法动弹分毫了。

    这绣春蕾,非常恶毒,金针射中身躯,便会进入血脉游走,直进入心脏,并在心脏汇集,刺破肉身,让修士直接碎心而死,而且在这之前,由于金针入体,修士根本无法一动分毫,只有等死,若是中上一两支金针,还有他在在场,还算有办法晋级救治,一旦中招过多,超过百枚,就算想救治都不够时间,所以中针过多,自然难逃一死。

    不过绣春蕾的发作需要时间,犹如绣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此物的发作是根据修士不同的修为,来定的,修为越高发作的越慢,但是一旦发作,必定如雷击心脏一般,直接将胸口炸开,这也是绣春蕾得名的原因

    此时三眼老祖袁山农,赤火老祖候暴,身上被刺中的早已过了百枚,而朱耀和南流月虽然稍好,但也有有数十只插在身上。绝对会重伤不起,一个不小心就会丢掉性命。

    “好,死就死了~!也算给老祖宗报仇了,就是连累里这两位兄弟有些过意不去了。”候暴倒是十分洒脱。

    “一起死?呵呵未必,一起死也是有条件的~!如果你们四人中有人能躲过我的绣春蕾,那自然会一起死,因为本王躲不过此人的追杀,但是现在却未必了,你们动不了,本王可不一样,给本王三个时辰,本王自会逃出升天,而你们,哈哈哈,全都死在这里吧~!”金放天拿出一个黝黑的小盘,再次叫嚣道。

    “承载绣春蕾的的黑吸石~?!”三眼老祖一看到黝黑小盘,金怒道。

    “不错,就是这黑吸石,怎么样,三眼猢狲,本王死不了吧?不过本王不死,你们四个一个完尸都不会有,本王保证会一口口将你们生吃活吞了~!”金放天叫嚣道。

    “这黑吸石有用?”朱耀问道。

    “嗯,绣春蕾虽然也算是一件歹毒的法器,但是其很不稳定,一个不好就会伤到自己,但是有了这黑吸石就不同了,此物可以将绣春蕾禁锢起来,知道修士将绣春蕾放出,看来今次真的流年不利,一起葬送在这里了,对不起啊南流月,还没来得及款待你,不过你到底是如何发现老祖我的?告诉我吧,不然老祖我死不瞑目~!”三眼老祖无奈道。

    此话一出,一心想知道答案的三眼老祖却没听到南流月的回到。

    因为下一刻,一道绿芒突然从其身后飞出,刹那间便从金放天的脖子闪过,瞬间金放天的头颅带着一脸不可思议掉落了下来,而更可怕的是,这一道绿芒后,陡然闪现出无数绿点,瞬间化作一阵乱风,将金放天的身躯直接切成了片片碎肉。

    本来以为必然能赢的金放天竟然就这么死的悄无声息,原本就算南流月这一方占尽优势,四打一,但是也不会这么简单就弄死金放天,毕竟四人中,风火双祖,才晋级不久,朱耀也是和金放天半斤八两之间,南流月也不是强大可以秒杀金放天的地步。

    “死了?金放天死了~!”候暴惊道。

    “还有人在?报应啊~!”三眼老祖一愣道

    “呵呵,看来没法让袁老祖你死不瞑目了~!至少这次不行了。”南流月那好听的声音突然想起道。

    “月少~!你没事~!?”朱耀一惊道。

    “呵呵,运气不错,这些年修炼有点收获,不过要多谢秦少,有了他的督促才有今天。”南流月笑着答道。

    不过虽然说话缓慢,但是南流月的动作却丝毫不慢,闪电间,已经将那黑吸石拿在手里,向袁山农略去。

    “先救朱耀道友,不然我们更麻烦~!”三眼老祖面对想要救治自己的南流月直接拒绝道。

    “三眼说的不错,先救朱耀,他伤势最轻,救治的最快,然后救三眼,最后是我~!”候暴同意道。

    “额,晚辈明白了~!”南流月先是以错愕,随机恍然道。

    三人中,朱耀和候暴都是火属性的,体内火力极强,绣春蕾的金针,乃是金属性的东西,朱耀和候暴相对于其他属性的修士来说,这绣春蕾迸发的会慢上不少。

    只要现将朱耀就过来,那就能最短的时间拥有两个生力军一同救助,三人因绣春蕾而亡的几率就会大大降低。

    明白三眼老祖意思的南流月一刻也不敢耽误,连忙将灵力灌注黑吸石,一点点的引导这朱耀体内的金针,跟着黑吸石游走。

    很快,随着噗~!的一声清响,一条金针被吸出,朱耀虽然眉色一皱,但是显然随后感觉舒服不少。

    就这样一点点吸取,大约过了足有两个时辰,朱耀才浑身浴血的站立了起来,而他身边这是一小堆细小的绣春蕾金针。

    不过此刻的朱耀却感觉极为舒爽,上上那些血继,大都是金针出体时带出的,并不是什么大伤,而金针离体后,那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确实很舒服的,不过此刻朱耀也无暇顾及自己了,因为还有两人正躺在那里。

    朱耀向南流月微微示意后,瞬间飞到了候暴身边,而南流月则将汗水摸去,开始了对袁山农的救助。

    “消、、消耗,太大的话,先。。先休息一下再来救我。”三眼老祖袁山农断断续续的说道,他此刻的状态已经非常不好,因为既不是火属性,又中针最多。

    “老祖放心,金针都无法刺穿我的身躯,这些许消耗,又算的了什么?”南流月轻轻摇头道,受伤却是一颗不停,而且黑吸石上灵力闪耀的光芒更加强烈了。

    三眼老祖眼中闪过一阵欣赏后便不再多说,全力配合救治。

    而另一边,朱耀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此刻,候暴身上竟然被一层鲜红的火焰包裹,但是这层火焰却没有烧到候暴一点,在这层火焰的包裹下,候暴本来已经有些难看的神色,竟然放松了不少。

    “好精纯的火焰之力,朱耀道友修为不凡,将来定然飞升仙界。”候暴由衷的赞叹道。

    朱耀施展的这种火焰,配合上他候暴体内的灵火,已然将许多金针的针尖融化,其在体内的行进速度大为减慢,如果两人持续的时间够长,而真金针的速度在慢上一倍的话,就算不用黑吸石,朱耀和候暴也能凭借自己的力量炼化这些金针,只是时间上还是差上许多,不过应该足够拖到,南流月救治好三眼老祖了。

    天色逐渐黑了下去,而南流月的汗水也终于多了起来,不过南流月的手却一点抖动都没有,显然一直就这样南流月、朱耀,以及冰火双祖袁山农和候暴,在这冰天雪地之下,足足用了近八个时辰,才将全部的金针取出。

    “他奶奶的,还真是歹毒,这绣春蕾这鬼东西,黄金磷甲狮族内居然还有,不是说当年妖王金九贴身宝物,从不外流吗?”唱出一口气的三眼老祖袁山农叹息道。

    此刻几人在冰原上燃起一堆篝火,三眼老祖袁山农和赤火老祖两人拿出数种修真界少见的瓜果,分给众人分食,赤火老祖甚至拿出一坛酒来,供给大家享用。

    “几根破针,想不到居然这么费神~!”三眼老祖袁山农嘟囔道。

    “袁兄,这可不是几根破针,适才在下认真看了一看这些金针,更是折断了几根去看,但是却丝毫看出到底是什么材质打造的这些金针,不但尤有灵性一般,而且极为坚韧。”朱耀摇头说道。

    “呵呵,朱耀道友不用和他一般见识,三眼一项如此,总看不惯他讨厌之人。”候暴笑着说道。

    “候兄倒是和我想想的不一样,原本以为你是一个火爆脾气。”朱耀继续道。

    “他好脾气?他好个屁~!你没见过他平常罢了,这货现在就是把自己隐藏起来,真正好脾气只有我们谷主大人才是。”三眼老祖不屑的说道。

    “呸~!三眼,你揭我老底,小心我揍你啊~!”候暴怒道。

    “你省点力气吧,刚才一番折腾还不够你受的。”三眼老祖半躺在地上说道。

    “这倒是,确实消耗极大,不过最大的消耗还是,南流月小兄弟,我不和你吵,就是因为这小家伙在恢复。”候暴摇头说道。

    听到这话,袁山农也不禁看向不远处盘膝而坐的南流月,这一番消耗看似时间不长,但是其中的辛苦各自知道,从死亡线上拉人回来岂是这么简单?就算强大如南流月也亏空不少,在救回候暴之后,南流月就吞服了几颗丹药,炼化恢复去了,好在只是亏空,并不大碍,一番恢复后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只是南流月不能动,剩下的三人也只能席地而坐,好在都带有不少好东西,也算另一番风景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