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六百六十章 刺杀
    这一番的经历,让南流月的心思瞬间舒畅了不少,让因为被万火老祖季神罗追杀而产生的厌恶感,消散不少。

    南流月此刻无暇顾及那富商样子的修士如何感想,只想喝一杯,舒缓一下多日来的疲惫。

    “怎么突然想秦少了,有他在,不会如此无聊吧。”南流月不仅叹息道。

    不过好在,现在所在的地方虽然是白猿谷的外围,但是却非常热闹,南流月选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酒肆,走了进去,这个酒肆只有两丈见方,里面只有三丈小桌子,其中一桌上已经有一个人在自饮自酌。

    南流月走进去的时候,那个人看了一眼,便不再关注,而是自顾自的喝酒。

    南流月选了靠近街边的一张桌子坐下,很快,酒肆的老板变走了过来,说是老板其实和小二一样,如此小的店面,伙计和老板只有一人。

    “仙长要写什么?本店的仙人醉非常不错,一块下品灵石任喝。”店老板自顾自的介绍道。

    “任喝?若是碰上一个酒仙似的人物,店家岂不是要赔死?”南流月笑道。

    “呵呵,喝道最后小店就没有了,不会赔的。”店老板陪笑道。

    “哈哈哈哈,老板有趣,那就来上一户仙人醉,再来一点下酒的小菜就好。”南流月笑着说道。

    “好勒~!”店老板一声应承,变着手准备去了。

    不大一会的功夫,一壶酒,四盘小菜便被拿了上来。

    酒自然是那个什么仙人醉,菜居然简单的要命,一盘五香花生,一盘小黄瓜,一盘白藕,一盘四季豆,都是寻常凡人的菜式。

    看到这些,南流月轻轻一笑,并不嫌弃,在童年,这些东西已然是极好了,所以南流月不但没有反感,反而有些亲切,抬手倒上一杯仙人醉,抛出两枚花生入口,南流月有一种回到飞雄州的感觉。

    “这位仙长,您进入修真界时间不长吧?”店老板毫不客气的坐在对面道。

    “确实,不算长。”南流月点头道。

    “所以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店老板继续道。

    “确实不知。”南流月再次点头道。

    “呵呵,好吧,这顿酒我请你了,不用付钱,不过下次记得不要轻易进来这里了。”店老板继续笑道。

    “哦?这里有什么不对?”南流月疑惑道。

    “这里虽然是酒肆,但是卖的却不是酒,而是人命。方寸间阴阳相隔”店老板继续说道。

    “方寸阁?”南流月一愣道。

    “你知道?”店老板也一愣道。

    “知道一点点,不过这白冰原上,不是杀修堂的地盘么?你们方存阁也在这里?”南流月一惊道。

    “嗯?!”店老板神情一顿,周围的空气顿时一沉,尖锐的杀机一闪而逝,时间都仿佛凝固了瞬间。

    南流月却仿若未知一般,继续看着店老板。

    “哈哈哈,有意思,这里待久了,人都有些傻了,终于碰到了个有意思的人,你走吧,我不杀你。”店老板笑道。

    “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我?”南流月疑惑道。

    “因为。。。”店老板说道,说话间猛一张口,一道黑气向南流月面门袭去,速度又急又快,就算南流月机警异常,也绝对难以必过。

    然而下一刻,一道白光闪过,一根筷子,直接将黑气打散。

    如此变化,让南流月脸色淡淡的青芒一晃消失,而筷子的来向,则是那个独自饮酒的人,而那店老板,已然被另一只筷子洞穿头颅,趴到在了桌面之上。

    “看来不用我,你也没事?”独自喝酒的人看了一眼南流月,说道。

    “他的杀机隐藏的是不错,但是可惜他身上的血腥气太浓了,所以我知道他是会杀人的,而且极为嗜血,只是你是谁?为何出手救我?”南流月看向独自饮酒的人说道。

    “南流月,不错不错,这是不错,比袁空那小鬼说的还要好上很多。”独自饮酒的人继续说道。

    此话一出,南流月顿时大吃一惊,随即开始认真审视其这独自饮酒之人。

    此人一身土黄色的修士服,头发不短,但只是在身后挽了个扣,随即的扎了一圈而已,眉目也很普通,并不引人注意,可以说此人如果不动手,会显得极为平凡。

    但是南流月却越看越心惊,此人虽然看上去平反无比,但是南流月却仿佛在这平凡的面孔背后看到一只凶猛的巨兽,虽然说不出到底从而感知,但是却真真正正的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呵呵,不用想了,本座孙岳,想来你是知道的。”独自饮酒的修士笑道。

    “什么~!你是白猿谷谷主?~!孙岳前辈?”南流月一惊道。

    白猿谷谷主名字就叫做孙岳,其本体乃是中品超级妖兽通臂岩猴,猿猴一族现在的王。

    “不错,就是本座。”孙岳笑道。

    “阁下有什么凭证?”南流月小心的看着孙岳说道。

    “哈哈哈,你倒是真小心,不过性格确实和袁空安小子说的一样,这个是他画的,说是我外出如果遇到一定要照顾照顾你。”孙霸向南流月扔出一幅图画道。

    南流月抬手一挥,图画未近身,变已经顿在空中,铺展开来。

    这一幅画上,画着三人,一个自然是南流月,另外两个,一个是秦放,还有一个是典心海。

    一看到这话,南流月顿时疑惑顿去,如果是迷惑他的话,画上南流月和秦放自然没有问题,但是还有典心海在上面,就说不过去了,除了袁空和沈天寿等有限的几人,没有人知道典心海和他们交厚。

    “前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您不是外出未归吗?”南流月将图画送回后,恭敬的说道,既然已经正式是自己人,南流月对于长辈还是非常尊敬的,尤其是自己朋友的长辈。

    “确实出去了,不过却无意中撞到了一批杀手,所以跟过来看看,只是没想到他们的目标竟然是你。”孙岳说道。

    “真是来杀我的?难道我被人悬赏了?”南流月皱眉道,显然没想到刚才突如其来的刺杀,竟然真的是针对自己。

    “这个就不清楚了,不过既然知道了,本座怎么会让他们在我白猿谷的地盘上杀你。”孙岳霸气道。

    这一次,孙岳眼中霸气外露,方才显现出一方霸主的气势。

    “多谢前辈关心。”南流月谢道。

    “不用客气,你救过袁空的小命,本座自然会护着你,我猿猴一族想来有恩必报,不过再白冰原杀人不选择杀修堂,而选择势力差上不少的方寸阁,确实有些奇怪。”孙岳也是奇怪道。

    “方寸堂到底是什么样的势力?前辈知道吗?”南流月问道。

    “你?你不住知道方寸堂啊?刚才那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我还以为你知道,居然是骗他的,你爷爷的,真有你的。”孙岳一愣道。

    “呵呵,总要装装样子。”南流月苦笑道。

    “方寸阁,和杀修堂不一样,杀修堂只要灵石花够了,什么人都杀,而方寸阁则不同,有灵石未必请的动,据说用方寸阁杀人,用的不是灵石,而是人情,但是这人情可不是好欠的,没有什么比欠一群杀手的人群更糟糕的事情了,至于什么人要用人情请他们杀你,那就不是我所知道的了。”孙岳说道。

    “这确实难以猜测,我的仇人太多了。”南流月无奈的摇头道。

    风缠、谷落花、蓝凤弈、边岳、豆师童,甚至是冰谷道的冰月寒、以及未央宗的叛徒华烨,都有杀他的理由,在扩展一点,如果知道事情的真相,千叶童子赢厄,万火老祖季神罗,钟离道宣的孙女钟离妍娇,也会追杀南流月和秦放,还有一些小角色,都是南流月和秦放的仇人,都愿意杀他们而后快。

    要让南流月判断,一时间还真的难以抉择。

    “算了想不通就不要像,反正方寸阁的人情有时候,只能换取方寸阁的一次袭杀,无论成败,那家伙已经被我杀了,所以暂时你也不用担心他们。”孙岳说道。

    “也是,不想了,前辈今次回来,回没回白猿谷?不知道袁山农、候暴两位前辈可好?我的好友,朱耀、白十三、黄道罗又是否到了白猿谷呢?”南流月想了想后问道。

    “嗯?山农和候暴出去了?本座不知道啊,我只比你早上几个时辰到达这里。”孙岳摇头道。

    “看来前辈今次外出并没有什么结果了,那六耳猕猴恐怕么有找到。”南流月说道。

    “你知道我族的秘密,看来山农和候暴真的出去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孙岳一愣道。

    南流月苦笑一生,将和三眼老祖袁山农,烈火老祖候暴遇到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包括他们分手后,找到白十三的事情。

    “这么说,放天狮王那家伙死了?”孙岳惊喜道。

    “不错,确实死了。”南流月点头道。

    “死得好,这蠢猫,整天不愿离开百兽山,是个大成加上阵法加持,本座也不能轻易奈何他,想不到自己送上门来了,当真死得好,当年在孙霸的事情上,黄金鳞甲狮一族绝对是幕后黑手,是的好,真是死的太好了,不行我要立刻回去,南流月,你跟我一起,我们快点回去。”孙岳高兴道。

    “好,晚辈正有此意,孙岳前辈请您带路。”南流月恭敬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