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六百六十五章 救人
    经过一番周折,南流月、朱耀,一击三眼老祖,终于将抬着白猿谷谷主孙岳、烈火老祖候暴,以及可能是仙鹤真人的土层抬了出来。

    让几人感到惊讶的是,来到了冰天雪地的白冰原上,几人竟然不约而同的感觉到了阵阵暖意。

    “快点救人~!朱兄你来帮我一把。”出来后的三眼老祖袁山农连忙向朱耀喊道。、

    朱耀本体是九级妖兽朱雀,乃是天生的火之妖禽,控火之术,世间少有,此刻对于救助白猿谷谷主孙岳、烈火老祖候暴,以及仙鹤真人极有用处。

    听到三眼老祖的呼喊,朱耀也不多话,而是陡然把手一招,一圈火红的火焰,顿时出现,围绕在白猿谷谷主孙岳三人周围,火劲强悍,但是热量却含而不发,柔和的热力开始逐渐融化白猿谷谷主孙岳等三人周围的坚冰,但是却微乎其微,这样下去,恐怕一年的时间也无法消除那寒气。

    “不行,袁兄,我的火力恐怕破不开这寒力。”朱耀尝试了几次后,无奈的说道。

    “我试试抽取怎样。”三眼老祖袁山农也看出不妥,将手按上孙岳被冻住的腿部,陡然灵力运转,开始吸纳灵力。

    然而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三眼老祖袁山农的脸色便开始结出寒冰,脸色也开始苍白起来。

    碰~!一声轻响,三眼老祖袁山农被一股青气大飞。

    被打飞的三眼老祖袁山农反而脸色恢复了过来,只是口中却大口喘着气:“呼~~!呼~!”

    “怎么回事?”南流月连忙问道,刚才察觉到不妥,正是他的一道劲风,将三眼老祖弹开。

    “非常可怕,前所未见的寒力,就算我这种天生寒冰灵体,都无法抵抗,我想这种寒力,根本不是人力所能破解。除非,极冷之火,或者极热之冰才行。”三眼老祖将自己的想法说出道。

    “极冷之火,极热之冰?那是什么?”朱耀一愣道。

    “物极必反,火热之极并不是极为强悍的热力,而是寒冷,而冰之极致恐怕也会生出火来,是这个意思吧?老祖?”南流月想了想说道。

    “不错,就是这个意思。”袁山农点头道。

    得到袁山农的确认,南流月立刻想到了秦放的透明火焰,正是极寒冰焰,只是秦放此刻不知道在哪里,根本就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那可如何是好,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孙谷主毁在此地吧?”朱耀焦急道。

    “我想我还有一个法子,也许能够一试。”南流月突然说道。

    “嗯?月少有办法?到底什么办法?快快将来。”朱耀皱眉道。

    “我也是看到袁老祖刚才的样子才想到的,这里首先着了道的,一定是这位修士吧,候暴老祖应该是为了救他,被寒气侵入,而孙谷主也是因为想救两人才被染上寒劲,刚才袁老祖也是同样的原因差点出事,那么我想这寒力的传递性应该极强,现在脱离的那诡异的寒力来源,孙岳老祖身上的寒力等同于无根之水,只要引出,应该能救他们。”南流月指了指白猿谷谷主孙岳等三个被困之人的样子说道。

    “不错,确实如此,我刚才接触道那寒劲,根本不用运转功力汲取寒力,只是放上去,寒劲便侵袭而来”三眼老祖袁山农想了想后说道。

    “那我来试试吧,朱兄,袁老祖你们躲开一点。”南流月说道。

    三眼老祖和朱耀听到后纷纷后退。

    等两人推出一定距离,南流月把手一招,两道青风迅疾无比的向着白猿谷孙岳背后的地面插去,下一刻,两股粗大的菩提藤应声而出,两颗藤盘绕生成长,向着天空生长而去。

    而就在朱耀和袁山农奇怪的时候,藤蔓上陡然伸出数条枝条,向三人点去,下一刻,一接触,纸条上陡然升起无数寒气,向着枝条上蔓延开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藤蔓不停攀延,几个呼吸后,藤蔓主体已经被寒气冻成近乎透明的颜色。而更可怕的是,又过了几个呼吸,粗大的藤蔓开始出现裂痕,而裂痕更是以无可言语的速度蔓延,片刻的功夫后,粗大的菩提藤,轰然炸裂,而原本高耸如云的一端,则犹如漫天冰雪一般坠落,好在南流月早有准备,一股飓风过后,漫天风雪消失不见。

    而南流月一颗不停,又是两道青风射出,重新种下两条菩提藤蔓,再次向高空飞速生长而出。

    等到一定高度后,菩提藤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将寒气引往自身。

    如此反复多次后,白猿谷谷主孙岳,烈火老祖候暴,还有仙鹤真人身上的寒力才逐渐消失。

    大约反复了十几次后,白猿谷谷主孙岳等三人的寒力才算拔干净。

    而直到最后一刻,白猿谷谷主才神色一顿,转醒了过来。

    “好冷~!”这是白猿谷谷主孙岳的第一句话,而收白猿谷谷主才发现自己的状态。

    “谷主你醒了?”三眼老祖袁山农关切道。

    “三眼,是你救了我?”孙岳还没有弄清眼前的景象,有些头昏的问道。

    “不是我,是南流月,没有他,我想我会和您一样本困在寒冰之中。”三眼老祖袁山农心有余悸的说道。

    “什吗~!我辈寒冰困住了?我竟然毫无察觉?到底怎么回事?”听到三眼老祖的话,孙岳一惊道。

    “哎,事情是这样的。。。”三眼老祖袁山农叹息一声,将他如何和南流月、朱耀三人到达天柱山,又如何发现诡异的阴寒之气,最后发现被阴寒之气困住的白猿谷谷主孙岳等人,而南流月和朱耀又是如何将三人救出,最终南流月又是如何将他们的寒气引走,救醒孙岳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想不到竟然是这样?我本来出手救治候暴和仙鹤真人贺升仙,本以为凭借我的山岳之气,可以将寒气驱逐,但是没想到的是,不知不觉间竟然着了道。”孙岳一惊道。

    “谷主的修为如此高深都被此寒气所害,可见此寒气绝非简单之物,候暴这个时候都没醒,而仙鹤真人,更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醒来,此老被寒气冻住的时间太长了,一时间恐怕无法恢复过来。”三眼老祖袁山农说道。

    “那我们先回去,去谷内的腾雾泉。”孙岳想了想后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刚才不敢妄动,现在看来移动应该没问题。”三眼老祖袁山农说道。

    “那就走吧,用我的地原车吧。”孙岳微微点头,而后把手一挥,一辆极为精巧的马车被其拿出,而后孙岳将马车一展,一辆宽余三丈,长约五长,高达两丈的巨大马车出现在了众人眼前,马车的前段是两匹青铜色的古怪铁马。

    “这是我的代步法器地原车,速度不慢,而起极为舒服,大家都可以坐他回去,对候暴还有仙鹤真人的伤势又好处。”白猿谷谷主孙岳说道。

    “好,就这么办吧。”南流月微微点头,而后和朱耀一起,将仍在昏迷的候暴,还有仙鹤真人贺升仙两人扶上了地原车。

    一番折腾后,在白猿谷谷主孙岳的控制下,一行数人终于回到了白猿谷,而到达白猿谷后,三眼老祖袁山农就带着候暴和仙鹤真人去腾雾泉了。

    而朱耀则是回到了白十三和黄道罗修复伤势的地方,看望并为他们护法。

    只有南流月一个闲散人,占时没有什么事情做。

    “大恩不言谢,老夫就不多说了,不过这份恩情我记下了。”孙岳受到的寒气伤害对于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一旦无人救助那就危险了。

    “呵呵,孙谷主这么客气,难道还要我记住当日在酒馆里的恩情?”南流月笑着反问道。

    “哈哈哈,是我矫情了,不说了,大家一切平安就好,至于个钟原因,还是能仙鹤老儿醒来再说吧。”孙岳笑道。

    “好,那暂时没事的话,晚辈随便走走?”南流月笑道。

    “当然,我白猿谷对外防御森严,但是在谷内除了历代渡劫失败的猿猴一族强者的陵寝,还有几处密室外,无一不能参观,你要到什么地方,我可以带你去。”孙岳说道。

    “些许小事,不敢劳烦谷主,晚辈只是想去袁空住处叙叙旧,毕竟百年不见,还是有很多话要说的。”南流月摇头道。

    “是了,你和空儿是老相识,确实要好好聊聊,袁空住在,三眼的洞府附近,一处名叫小桃园的洞府内,从此地往西南方向飞行三十里左右就能到达。”孙岳说道。

    “多谢前辈指路,晚辈这就去了。”南流月说道。

    “南流月,晚上本宗要开宴席,欢迎你,一定要来,不要忘记啊。”看着即将飞遁的南流月,白猿谷谷主说道。此话一出,南流月一愣,刚要推辞。

    孙岳继续说道:“不要推辞,否则就是看不起我孙岳,你可想好了?”

    “这。。好吧。。”南流月苦笑一声,想不到这孙岳也有市井气的一面。

    “叫着袁空那傻小子一起。”

    孙岳再来一句,让南流月更加哭笑不得,只能恭敬一礼后,向着孙岳所指的方向快速离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