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六百六十八章 无根之水
    仙鹤真人态度真诚,自然也是有感而发,由衷感谢朱耀和南流月,如果没有两人,只是三眼老祖前去,那么那一股阴寒之气,不但会要了仙鹤真人的命,而且还很有可能将白猿谷的高层一锅端了。

    不过南流月和朱耀也都不是居功自傲之人,见到一揖到地的仙鹤真人,两个也连忙站起向仙鹤真人扶了过来。

    “行了,老贺,南流月和朱兄都不是做作之人,你也不用将这事挂在嘴上,如果真要感谢,待会和月少多喝几杯就是。”三眼老祖说道,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南流月所救,债多了不愁,三眼老祖袁山农只是将事情放在了心里。

    “三眼虽然说的不中听,不过也不是错话,说起来,我和三眼都被月小子救过两次了,孙老大也是一次,袁空当年也被月小子和他那位兄弟救过,也不差你一个了。”候暴笑嘻嘻的说道。

    “嗯?你们还有什么事情?”孙岳第一次听到南流月救过一次候暴和袁山农,也为之一楞。

    “呵呵,孙谷主忘了,当日在哪酒馆我已经告诉你了啊,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孙谷主也救过我一命啊,不是吗?”南流月笑着说道。

    “哦,原来是你们杀掉放天狮王的时候,月小子你怎么不说清楚啊?至于我救你?现在想想,根本用不到我出手,以你的修为,绝对可以避过那刺杀。”孙岳恍然道。

    “你被刺杀了?”袁空一惊道。

    “呵呵过去了,都是小事。”南流月话锋一转道。

    “月小子,那可真不是消失,方寸阁的刺杀,绝对都是顶级刺杀,能用他们的,也都不是庸手。”孙岳语重心长的说道。

    “多谢谷主关心,我会留意的,今日里难得和各位前辈相聚一堂,大家还是说说高兴的事情吧。”南流月飒然一笑,并没有太过表现自己的在意。

    反倒是一旁倒酒的袁空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月小子活的洒脱,如果老贺有你这般性情,什么肉身不肉身的,一样过那九极天雷劫。”三眼老祖袁山农说道。

    “哎,你当人人都想你没心没肺?”候暴没好气的在旁边说道,他知道肉身的事情是仙鹤真人的一根心头刺,不能轻易出触碰,故意圆场道。

    “哎,没有那么娇气,候暴心意领了,但是三眼说的对,这许多年我太过在意本体的强度,反而成了心魔,如果真要渡劫,就算肉身够了,恐怕也会陨落在哪九极天雷劫之下,因为的心思乱了。”仙鹤真人叹息道。

    “呵呵,贺道友也不用妄自菲薄,道友刚才一句话,已然说明道友将心思放开了不少。”白猿谷谷主孙岳笑道。

    “不能算,只是知道自己死过一次,感觉轻松了很多,执念还有,但已经不想之前那么着魔,但是心中还是想着那烈火纯冰,不能忘却。”仙鹤真人说道,说罢将桌上的酒水一饮而尽。

    一旁的袁空连忙再次将酒水上。

    “道友,不知道那烈火纯冰到底有何作用?让道友心心念着,据我所看,那寒气极为阴毒,根本不是一般修士能够触碰,非要强行去拿,危险重重的。”朱耀在一旁说道。

    “道友不知道,这烈火纯冰确实非常危险,但是只要不急于破开,用暖玉就能收起,是我太心急了,才激发了寒气泄露,差点殒命当场,至于这烈火纯冰的用途,也是要看机缘,烈火纯冰作为冰之极致,需要和火纸极致的极寒冰焰向配合,才能有用,两者柔和炼化,能生出天地炼体的至强仙露,无根之水。”仙鹤真人解释道。

    “无根之水?无根之水不是寻常雨水吗?”南流月一愣道。

    凡间也有喝多郎中,开具药方时,要求用无根之水送服,那郎中说的五根之水就是雨水,因此很多凡间的家庭都会存一些雨水,以备不时之需。

    “南道友,你出身凡间吧?所以才会这么想,雨水并不是无根之水,真正的无根之水,是凭空生成,天地至柔之物,一般炼体都是去炼化成刚之意,肉身强悍是强悍了,但是过刚易折,炼体无法达到刚柔并济并不能算是真正强悍的法体,但是有了这无根之水辅助,那我敢说天地间的炼体之术,无可出其右者。”仙鹤真人自信道。

    此话一出,南流月为之一愣,他和秦放肉身强悍,世间少有,就算黑龙王的肉身都远不如两人,南流月和秦放差的只是修为,也就是修为不足以驾驭肉身,否则两人实力还要强上更多,但是两人却从没想过刚柔并济的事情,一直都是走纯刚的路线,现在听到仙鹤真人这么一说,南流月心中也感觉非常有道理。

    “原来如此,我确实不清楚这些。”南流月点头承认道。

    “何止是你,我们也不清楚,虽然听过无根之水,但是却不知道原来只这样来的。”候暴长叹一声道。

    “贺老头,这个什么无根之水我就不动了,不过我知道哪烈火纯冰,根本不是你可以控制的,否则也不会如此狼狈了。”三要老祖说道。

    “不错,确实如此,就算我收服了烈火纯冰,因为无法用,因为事实已经证明我根本无法抵御烈火纯冰外壳的极阴寒气。”仙鹤真人点头承认道。

    “嘻嘻,我知道有一个人能驯服这烈火纯冰。”一旁伺候的袁空突然笑嘻嘻的插嘴道。

    “哦?你知道?谁能驯服这烈火纯冰?难道还有如此高人,莫非是上界修士下界?”仙鹤真人惊喜道。

    “哪有那样的人,不过吗,嘻嘻,有极寒冰焰的修士是当真有的。”袁空笑道。

    “嗯?世上居然有人有着极寒冰焰?到底是谁?找他是否有难度?”仙鹤真人连忙问道。

    “难度吗,看人来的,有些人去应该一点都不难,不过就看情谊到不到了。”袁空继续笑道笑道。

    “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一定要请来此人,敢为袁空小友,你说的到底是谁,此刻此人又身在何方?”仙鹤真人继续追问道。

    “哈哈,仙鹤真人前辈,此人在哪我不知道,但是即使此人远在天边,但是他最好的兄弟却近在眼前。”袁空笑道,说罢还不失时机的向南流月看了一眼。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看向南流月看去,因为袁空的这话太明显了,显然说的就是南流月,只有他的兄弟不再这里。

    “原来南道友的兄弟能降服这烈火纯冰,看来真是老天不绝我贺升仙啊。”仙鹤真人看着南流月激动的说道。

    如此一来,南流月不仅苦笑一声道:“袁空,真不该给你说太多,你这家伙守不住秘密的。”

    适才和袁空叙旧的时候,南流月将他和秦放这百年的奇遇说了不少,其中就有两人差点死在冰妖花手中,秦放如何因祸得福的获得了极寒冰焰的事情。

    “南道友,这块烈火纯冰足有人头大小,一旦被极寒冰焰被炼化,相信得到的无根之水,足够十人只用,我只要一份便可,剩下的都送予道友。”仙鹤真人连忙道。

    “哎,仙鹤真人误会了,我犹豫并不是我不愿意帮忙,而是我那兄弟是否能做到,我也没有把握,并不是贪图那无根之水。”南流月摇头道。虽然南流月对于无根之水很动心,但是朋友的东西他是不会贪图的。

    “不不不,南道友也误会了我的意思了,我贺升仙,毕生精力都在为飞升做准备,只要飞升成功,进入仙界,其他我都不在乎的,而且说起来,本就是你救了我的性命,就算将烈火纯冰送予道友都是应该的,但是请允许贺升仙保留一份,以圆我多年心愿。”仙鹤真人说道。

    “仙鹤道友。。你。。”南流月无奈道。

    “月少你就答应吧,秦放那小子软硬不吃,除了你谁能说动他,在这你们本就是法体双休的修士,有了这无根之水,实力至少要上几个台阶,那时候兄弟我还要求你照顾呢。”袁空笑道,说话间还偷偷向南流月眨了眨眼。

    “是啊,袁空小友说的对,既然都是炼体修士,道友就不要推辞了。”朱耀也在帮腔道。

    “哎,好吧,不过仙鹤道友,丑话说在前面,虽然我那兄弟身具极寒冰焰,但是对于炼丹啊,炼药之类的事情确实是一窍不通,他或许肯帮忙,但是能不能成功,我实在没有把握。”南流月叹息道。

    “这个好办,我再一帮辅助就行,我贺升仙别的不敢自夸,但是炼丹一途,就是当今千色谷的千叶童子也未必比的过我。”仙鹤真人自信道。

    “好,如此这样的话,我就替秦少答应了,希望可以吧。”南流月点头道。

    “太好了,看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古人诚不欺我,今日了真是应了这句话,当浮一大白,浮一大白。”仙鹤真人高兴道,心情之好溢于言表。

    南流月心中却暗道:“是我们兄弟运气才是,也许将来真能得到无根之水,那时单凭肉身力量也许就能飞升仙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