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六百八十八章 去意
    “应该是这样,那狼啸今日酒桌上表现有些失常,以他的修为敢在白猿谷宴席上莽撞,应该确实对此丹药势在必得。”白猿谷谷主孙岳点头道。

    今次那冰狼山山主狼啸确实表现的不太正常。

    “算了,不管他,反正狼啸也走了,而且狼啸的礼物我也看过,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仙鹤真人摇头道。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一天下来,仙鹤你也应该乏了,不如我们先求休息一番吧,明日等三眼他们送走其他人,我们在商议,南小友意下如何?”白猿谷谷主孙岳向仙鹤真人和南流月分别说道。

    “晚辈没问题,谨遵前辈吩咐。”南流月笑道。

    “那我也回去了,我那洞府刚刚选好,正好需要布置一番,那我就不客气了,先行一步,谷主,南道友,请了。”仙鹤真人说道。

    “仙鹤道友请。”白猿谷谷主孙岳说道。

    “道友请~!”南流月也说道。

    三人一番沟通后,纷纷回到自己的住所去了。

    南流月这几日的收获颇丰,尤其是拿到了烈火纯冰,对于他和秦放今后的炼体之路绝对会有跨越式的帮助,本应极为高兴才是。

    但是今日南流月却并不高兴,因为今次宴会总让他感觉隐隐有哪里不对,只是若是让南流月说到底哪里不对,他又说不出来吗,完全是一种感觉,所以南流月感觉极不舒服,因为他讨厌这种毫无把握的情况。

    好在南流月和秦放一样,都是是极为洒脱之人,虽然不舒服,但是并没有将这种情绪持续下去,而是开始认真梳理了今天的所见所为,希望借此得到一些线索,又或者可以察觉道其中的不对。

    然而南流月刚刚打坐不就,自己的房间门就响起了扣门声。

    “谁?”南流月睁开双眼道。

    “是我,朱耀。”门口响起声音道。

    听到这话,南流月把手一挥,一道灵力放出,门口的禁制解开,一身红衣的朱耀走了进来。

    “朱兄今日宴会没有多饮吗?怎么还有时间到小弟这里来?”南流月笑着问道。

    “老实说,有些如坐针毡。”朱耀苦笑道。

    “嗯?朱兄何出此言?”南流月一愣道。

    “哎,月少,虽然你我是朋友,但是这次。。。哎,这次真是让我无以回报了,无论是你独立挡住万火老祖季神罗,还是庇护我们来此避难,以及十三和道罗的丹药,我知道,其实白猿谷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别说那次拯救三眼老祖和烈火老祖我也有份出力,你我都知道,我那点微薄之力远不如你付出的,所以在白猿谷这些日子里,起初还算心安,但是越来越不好意思,所以我和十三、道罗商量了一下,明日我们就打算离开了。”朱耀解释道

    “明天就要离开?朱兄,其实你我都清楚孙岳谷主以及三眼、烈火两位老对你可是极为看重的,根本不会有其他想法”南流月一愣道。

    “哎,我知道,但是总不能这么白吃白住下去,更何况这些天十三和道罗的伤势已好,尤其是十三,现在真是归心似箭,你也知道,十三母亲的事情,他现在是一颗也不想耽误了。”朱耀解释道。

    白十三的母亲远在坠龙大陆,那里可是关押重龙大陆的流放之地,土地贫瘠,灵力匮乏,白十三的母亲更是随时有面临天劫的可能,所以将母亲救回重龙大陆,是白十三此时最为关心和关切的事情,白十三自然不愿再等。

    “我知道了,白十三知道吗?”南流月想了想问道。

    “嗯,离开之事我们已经商议好了,明日一早就像孙岳谷主辞行。”朱耀点头道。

    “好吧,我没想到会这么快,那我明早再和袁空他们说一下吧。”南流月想了想后说道。

    “不不不,月少,我说的离开,只是我们兄妹三人,至于月少你,可以随意安排,此行你已经帮助我许多,我们不能再麻烦你了,更何况你的兄弟在此,多住些日子也是应该的。”听到南流月的话,朱耀连忙摆手道。

    “呵呵,朱兄何必见外?难道不把我当兄弟?我和小空已经详谈近月余,也是时候离开了,我也好久没有回沉寂之林了,自然也要回去一趟。”南流月摇头道。

    秦放和秦放被困百年,出来后,遇事颇多,南流月自然也是想回沉寂之林看看七彩的,更何况,沉寂之林的边上,无尽沙海的戈壁上,还有他和秦放干娘的坟冢,被困多年,理当也是应该去拜祭,只是干娘兰姑,是南流月和秦放两人的秘密,除了至亲之人,南流月并不想别人知道,兰姑的坟冢在何处,即使是关系不错的朱耀也是不行。

    “哎,月少,好兄弟,不许多说,你的恩情我记下了。”朱耀有些感动的说道。

    “朱兄都说了,我们是好兄弟,那何必如此客气?”南流月笑着反问道。

    “是我着相了,好了,既然月少愿意同行,你我明日一同向孙岳谷主此行。”朱耀点头道。

    “那就如此,不过既然已经麻烦白猿谷不少了,那就不介意在麻烦一点吧。”南流月笑道。

    “嗯?”朱耀一愣道。

    “传送阵,白猿谷作为白冰原上三大势力之一,远距离传送,一定会有,你我借用一下,想来孙岳谷主是不会介意的,那至少要少去多日的行程。”南流月笑道。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还是月少想的长远,有了白猿谷的传送阵,说不定我们能直接回到博浪山海也说不定,白猿谷可不是博浪山海中哪些势力可以比拟的,白猿谷可是真正的强者宗门,就算比之四大修真者宗门和四大魔门也不差多少,他们的传送阵一定非常不错。”朱耀高兴道。

    传送阵不但能够节省回城的时间,而且能避开不必要的麻烦和危险,比如朱耀畏之如虎的万火老祖季神罗。

    “确实如此。”南流月欣然道。

    “好,月少你早点休息,我要将这个消息告诉十三他们。”朱耀高兴道。

    “朱兄请。”南流月笑道。

    朱耀微微抱拳后,转身快速离开了。

    看到朱耀的身影,南流月心中暗自叹息了一声,他之所以选择和朱耀他们一同离开,尤其是如此快速的离开,还有一个原因,李仙王。

    修道盟无论是何原因来到白猿谷,对于南流月和朱耀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尤其是在南流月眼中,修道盟已然是风缠的代言词,所以南流月留下,对于白猿谷的谷主孙岳来说,在处理修道盟的事情上难免有些尴尬。

    因为白猿谷谷主孙岳毕竟不仅仅是他南流月的朋友,还是一方霸主,更是一个大势力的首领,很多事情的决定要从整个宗门决定,而不是一点点私人感情,所以南流月留下,对于白猿谷一方来说也不是好事。

    所以即使今天主要不来,再过一日,南流月也会向白猿谷谷主孙岳辞行的,多留这一天,是因为孙岳已经发出了明天的邀请,相约南流月和白猿谷的一众高层共同商议冰蛟王的事情,只是朱耀既然来了,那么南流月也就有了离开的理由。

    第二天,白猿谷的大厅里,袁空难以置信的看着南流月道:“月少~!你这就要离开?我们兄弟分别百年,才刚刚聚首,你就要走?”

    “呵呵,小空,你也知道你我百年未见,其实不光你我,事实上这百年的时间,除了你我谁也眉间,包括小典,沈天寿前辈、沉寂之林的一些朋友,也都是没见,所以我也该回去看看,那里有人等了我百年。”南流月微笑着解释道。

    其实和袁空相处的这些时间,南流月已经将这百年的经历告知了袁空,袁空也知道南流月和秦放已经百年没回沉寂之林,虽然不能说是归心似箭,但是总要尽快回去看看。

    “可是。。”袁空无力的争辩道。

    “小空,南小友多年不归故里,自然要回去看看的,而且你们兄弟也算修真界得道之人,难道还怕他日不能相见?”白猿谷谷主孙岳微笑着说道。

    孙岳眼中光芒闪动,似乎看透了南流月的想法,当然,能够统领白猿谷这样的猿猴一族的圣地,孙岳绝对不是修为强大那么简单,其智计也绝对是上上之选。

    “可是老祖,我想送给月少的礼物还没准备全啊,你也知道月少和秦放那小子来这里,可是给我备了一份厚礼的。”袁空无奈的说道。

    “呵呵,不妨事,把你准备的东西拿来,不足的地方老夫给你凑凑。”白猿谷谷主孙岳笑道。

    “这。。好吧。。不过事先说明啊老祖,月少可是我的生死兄弟,太寒酸的东西可拿不出手。”袁空趁机道。

    “哈哈哈,小空,你学坏了。”白猿谷谷主孙岳哈哈笑道。

    “都是老祖教的好。”袁空看了一眼三眼老祖后收到。

    “放屁~!老子什么时候教过你这些~!”三眼老祖袁山农怒道。

    “嘻嘻,耳濡目染自然,耳濡目染,自然无师自通。”袁空笑道。

    三眼老祖袁山农立即上前踢了袁空一脚,将袁空踢了一个跟头,如此一闹也让离别的气氛淡化了不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