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七百三十二章 遗祸他人
    “这个还真是难以琢磨,安我知道的,夕落空此人绝对不是那种舍己为人的人,此人看似云淡风轻,但是其人的心机应该极重,而且残忍嗜杀,我想除了他自己,其他人在其眼中根本就如同草芥一半,即使是他的师父广法仙尊,其内心最多有恐惧,并无多少尊重。”白十三认真的说道。

    “如此说来,此人绝无可能因为我替他杀了妙法陀老而报答我喽?”秦放反问道。

    “据我所知,确实如此。”白十三点头道。

    “那这玩意怎么解释?”秦放皱眉道。

    “是陷害,只有这样才说的通。”白十三确定道。

    “月少怎么看?”秦放向南流月问道。

    “白十三说的不错,我想既然知道了炼体精华的来历,其实其用意就不难猜了,这块炼体精华的等级不低吧?三十年姑娘?”南流月问了一句道。

    “嗯,可算是各种极品,而且此物血气极强,很肯能是用一个修炼阳血体的高手身躯炼制。”白十三点头道。

    “那么广法仙尊一系的势力中,可有修炼阳血体的高手?”南流月再次问道。

    “我知道的只有两个,一个是广法仙尊的大弟子裘漠和小弟子柯西罗,其他人就不清楚了。”白十三说道。

    “裘漠、柯西罗,这两人修为如何?”南流月急着追问道。

    “裘漠乃是妖秀,而且论实力应该是广法仙尊坐下的第一高手,修为深不可测,可以和雷一岛岛主吕书生相提并论,至于柯西罗,此人的来历到是非常神秘,见过此人的极少,不过据说极受广法仙尊宠爱。”白十三说道。

    “广法仙尊的名字是什么?”秦放插嘴道。

    “这个还真不知道,广法仙尊一项极为神秘,他的名字早就没人提及,好像。。不对,这个我确实不知道。”白十三想了想后说道。

    “好像什么?”秦放追问道。

    “当年三大修士中广法仙尊其实是最晚出名的,据说曾经和冷铁有过交手,至于结果我听说,冷铁曾骂过一句罗贼,只属于是不是我不确定。”白十三说道。

    “罗贼?”秦放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南流月,后者微微点头。

    “那就不可能是裘漠。”秦放继续说道。

    “嗯,不错,那就是柯西罗的面大,如果倒过来罗西柯也说的通。”南流月点头道。

    “啊~?!你是说这是柯西罗?!”白十三惊道。

    “不错,而且可这柯西罗恐怕与广法仙尊关系匪浅,而夕落空却杀了他。”秦放说道。

    “所以夕落空要遗祸他人,相比他也知道柯西罗和广法仙尊的关系,更清楚其中的厉害,我如果所料不错的话,这块炼体精华就算被练成材料,恐怕广法仙尊也有办法知道此块材料是谁人练成,持有者块材料,就是拿着一枚点着的鞭炮,随时可能炸伤我们的手。”南流月说道。

    “退一步来讲,此物就算和广法仙尊没有关系,也一定和其他不能触碰的修士或者势力,有关系,否则那夕落空绝不会平白无故送我一份大礼。”秦放冷笑道。

    “好一条毒计~!”白十三恨声道。

    “知道了就不毒了,借刀杀人你我都会。”秦放微笑道。

    “呵呵,秦少又有什么想法?”南流月同样微笑道。

    “当然是看月少的本事,这玩意给你,你们此去屠羊山,本少爷就看看南上仙如何将这东西送到冷铁手中。”秦放笑道。

    “好小子,竟然给我设套~!”南流月笑骂道,但是却没有拒绝,他和白十三要去屠羊山,顺道耍些手段再正常不过。

    “要挑起冷铁和广法仙尊争斗么?”白十三疑惑道。

    “嘻嘻,看运气,有些事情不是一定要做到才算最好,比如这次的事情,只是有枣没枣打一杆子而已,如果正中冷铁,那么再好不过了,但如果不成功,也不算什么,毕竟都是碰运气的事情。成功固然给冷铁留下一个陷阱,不成功也没什么,反正这东西不是我们的,扔了也不心疼,胜故欢喜败亦欣吗,哈哈哈。”秦放笑道。

    “你们真是。。”白十三无语道。

    “好了不说这个了,现在差不多了吧,十三度过九极天雷劫成就大成,以他本体上品超级妖兽来说,现在的实力比起一半大成要强大不少,至少能和豆仙风相提比论,所以我们还是即刻出发吧,相信雷劫那点小伤,在仙气灌体的情况下,十三姑娘很快就能恢复。”秦放笑道。

    “嗯,这个确实是,仙力确实比灵力强大的多,即使只是渡劫后天地之间显露了一丝,也让我收获颇多,现在去往坠龙大陆,我绝对没有问题。”白十三点头。

    “嗯既然都没问题,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相信以我们现在的实力,除非遇到三大高手,否则在这坠龙大陆应该好无敌手~!”秦放笑道。

    “哎,每次看你吹大气,都感觉这么真实,秦大少爷,别忘了突然冒出来一个龙神子,就差点让我们军覆没。”南流月没好气的说道。

    “呵呵纯属失误,纯属失误,没事提着做啥。”秦放老脸一红道。

    “呵呵,算了,不过坠龙大陆虽然地广人稀,但是这里的修士绝对卧虎藏龙,除了三大修士,未必没有强大的修士,所以你我还是低调点好,那吕书生你是感受过得,难道秦大少爷保证自己能必胜吕书生?”南流月笑问道。

    “这个没打过真不好说,不过吕书生确实修为不低。”秦放正色道。

    “那就是了,你我还是小心点的好。”南流月点头道

    “知道了,快走吧~!”秦放答应一声,领先一步,快速向坠龙大陆方向飞去。

    “秦大哥,没问题吧?”白十三问道。

    “他听进去了,我们走吧。”南流月微微一笑,不在多言,也向着坠龙大陆方向飞去。

    而白十三虽然不明白南流月如何如此肯定,但是也相信南流月的判断,轻笑一声,跟随而去。

    此时白十三、南流月以及秦放,距离坠龙大陆的距离其实并不远,除了偏僻一些,其实到达坠龙大陆本身还是很快的。

    大约只用了一天的时间,三人便踏上了坠龙大陆。

    和崇龙大陆的生机盎然不同,整个坠龙大陆的土地上呈现出的居然是漆黑的土地,稍有几处褐黄色,依然是显得有些生机了,草木方面不是没有,而是极少,更古怪的是,所有的草木都是灰白色,仿佛被大火烧过一遍一样,而且和崇龙大陆的柔软草木不同,这里的草木,小到一根草,大到一棵树,都仿佛黑铁铸造一半,看着就十分坚硬。

    “这里的气息好诡异,怎么感觉是草木在反养大地,而不是大地在供养草木?”看着眼前的场景,南流月不禁皱眉道。

    “不仅仅是草木,修士一样,踏上大陆的第一步,我就感觉大地隐隐在汲取我的灵力,就像干涸的河床上突然降下一颗水珠,河床向拼命将其吸入体内一样。”秦放点头道。

    “坠龙地吸,坠龙大陆的常态,就像一个垂死的人在吸取生命力一样,不过我们只要稍微注意下,就不会有问题,至于这里的草木,别看都一副无害状态,但是其实都是,很多致命的东西,比如远处那一小簇草叶,就叫做做根草,其叶片其实是在地下的,上面看似叶片的东西,其实是此物的根系,一旦碰触,就会被紧紧扼住,成为这做根草的肥料。”白十三解释道。

    “坠龙地吸?好一个磨炼肉身的大陆,单单日日抗住灵力汲取,恐怕就能锻炼出一个肉身强者,至少是炼体一层的强者。”秦放叹息道。

    “但更有可能死在此地,不是每个修士都像你我这般肉身强悍的,普通凡人,甚至是低级修士,踏足这里和送死无异。”南流月摇头道。

    “不过对于月少也许正合适不过,这里的草木只要炼化,恐怕都是杀手锏般的东西。”秦放笑道。

    “还是看看再说,这大陆处处透着诡异,这些草木也许有着未知的危险。”南流月摇头道。

    “嗯,这倒是,这黑土上充满了死气。”秦放蹲下抓起一把泥土,嗅了嗅道。

    “坠龙墓和屠羊山的方向不一致,我们分开走吧,如果遇到什么危险,或者事情结束,就到我们商议好的屠羊山和坠龙墓之间的枯指山汇合,如何?”秦放建议道。

    “嗯,就这么定吧,不过那有监视标记的地图给我们,这样即使我们时间耗费长点,也能骗过花袍夫人。”南流月建议道。

    “这个确实,毕竟我们怎么会这么听话,对吧?还是要亲自去一趟屠羊山才对。”秦放笑着点头道。

    “那就这么定了,时间上吗,以一年为限,如果到时候回不到枯指山,也要想办法通知对方。”南流月说道。

    “时间很紧,坠龙大陆上有超远距离传送阵吗?没有的话这个时间很难做到。”秦放皱眉道。

    “是有点紧张,但是我们必须抓紧了,否则白十三回归的消息一旦泄露,我们会很麻烦。”南流月说出他的担心道。

    “好吧,那我们尽快,好啊屠羊山和坠龙洞相距不算太远。”秦放无奈的叹息道。

    “呵呵,秦少忘了你的实力可是进步了不少,些许距离对你来说并不算什么,对吧?”南流月笑道。

    “少给我戴高帽,自家知道自己事,如此时间你我都会很累。”秦放无奈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