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七百三十六章 背后算计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听到辛娘子的话,刑老鬼一愣,随机看向自己的法器,一看之下,顿时也大吃一惊。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金老妖的鬼仆道法如此强大了吗?那人怎么会一点气息都没有了?”刑老鬼惊道。

    “确实,鬼仆对于元神的伤害更强吧,这也是金老妖的依仗之一,但是鬼仆对于肉身的伤害只是一般,那半边脸也算是炼体有成的修士,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被金老妖的鬼仆啃食干净~?!”辛娘子同样十分吃惊。

    但是秦放确实在千里镜中消失不见。

    另一半直面秦放的的娄金,也是眉头紧锁,他是鬼仆道诀的施术者,自然感觉更强烈,被鬼仆包裹的秦放,虽然看似被逐渐啃食殆尽,但实际上确实,突然消失的。

    “难道是用了神行符?但在处处是险地的坠龙大陆用神行符,和送死有什么差别?”娄金恶狠狠的想道。

    “算了,一定是这样,明知必死和九死一生,当然还是选择后者。”娄金想道。

    随机把手一会,鬼仆消散,无数鬼气消失,而娄金自己也准备转身,从新进入黑河深渊。

    然而就在娄金转身的一刹那,背后突然一道蓝光袭来,匆忙间,娄音也只能横移半尺而已,继而一道雷霆如利矛一半,直接刺透了他的肩膀,如果不是娄金紧急时刻避开要害,恐怕他的心脏会被瞬间刺穿。

    “啊~!”一声惊叫,娄金猛然痛叫一声,身形迅速向黑河深渊飞去,没有半点迟疑,在坠龙大陆如果先受到伤害,很可能就代表着灭亡,老二成精的娄金当然知道,所以第一时间不是去看对手,也不是反手相击,而是及其迅速的向着黑河深渊飞去。

    此时,娄金本就背靠黑河深渊,以他的速度,几乎刹那间可以逃回黑河深渊。

    然而下一刻,猛然冲击的娄金,却被一股极强的力量,瞬间打飞,向远离黑河深渊的地方飞去。

    而直到此刻,秦放才显出身形。

    噗~!被打飞的娄金喷出一口鲜血,但是却拼死借助被打飞的力量,向着更远的方向逃去,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而起套盾期间,更是在身后猛然间放出无数阴火,意图阻挡秦放的追击,阴火可是除了名的阴毒和粘人,一旦烧灼上身,确实极难清清除,不过秦放根本没有追击娄金的想法。

    一来娄金的速度确实不弱,秦放去追虽然也能追到,但是却太浪费时间,二来,秦放对自己刚才那一击很有自信,那一击之下,他感觉到了娄金的身体崩坏,就算娄金能逃脱不死,肉身恐怕也是难以再用了。

    事实上也确实如秦放所料,逃遁中的娄金已经浑身浴血了,他本来拼死逃遁进入黑河深渊,速度自然极快,冲击力自然极大,而秦放那一拳,则是秦放全力而为,一拳之下,力量何止万斤。

    而更凑巧的是娄金此人过于依赖黑河深渊的鬼气,修炼也更偏重于鬼气修炼,肉身也只是炼体三层的层次,本就不够强大,当炼体六层的肉身全力一拳,和娄金肉身相撞的时候,娄金身体的骨骼顿时纷纷碎裂,肉体也出现了无数如同小刀割过的裂痕。

    如果强大的攻击之下,娄金顿时明白,他和秦放的肉身修炼,根本不是一个等级上,如果远距离斗法,还有机会,被肉身近身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娄金被打飞后,完全断绝了一切反击的思考,转而拼命逃遁。

    “呵呵,眼里不错,逃得也够快,算命好,小爷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便宜了。”秦放冷笑着说道。

    不过看似放过了娄金,但是其实这一番斗争,秦放也获益不少,刚才秦放故意将鬼仆吸引到身上,然后趁着对手感官无法探知的时候,瞬间施展土遁之术遁入地下,骗过了娄金,更是偷袭得手,才以最快的速度,赶走了,背靠黑河深渊的娄金老妖,给自己节省了不少时间,也保留了战力。

    而更重要的是,秦放的发现,当秦放遁入地下的时候,一股让人战栗的感觉顿时袭来,这种感觉不是有人在旁窥视,而是坠龙大地土地本身给与的,秦放就好像送入虎口的肉一样,瞬间感觉到了冰冷,而且不仅仅是感觉,就算秦放是六层炼体的强者,也感觉到了肉身的刺痛,那泥土仿佛都是带有极强吸力的小针,即使土遁之下,也犹如跗骨之蛆,向秦放身上全力的汲取者。

    如从感觉差点吓的秦放直接遁出地面,还好忍住了,一番灵力运转和抵抗后,才将这种感觉压下,只是秦放知道,这可是普通的坠龙大陆地面,就有如从可怕的感觉,一旦到了什么绝地死地,那土遁术的运用可要极为小心了,原本是个极强的依仗,用不好反成了自掘坟墓,那就糟糕了。

    好在及时发现了不妥,而秦放肉身也算极强,可以抗住,才没有出现危机,这也是娄金没有想到土遁术,而被秦放趁机偷袭的原因之一,也算是此番争斗的最大收获了。

    打跑娄金后,秦放便飞到娄金落脚的枯树上,背靠树干,坐躺了起来,眼睛则是看着黑河深渊爆发的死气一会后,轻叹一声后,开始闭目养神。

    而远处窥视秦放的辛娘子和刑老鬼则脸色开始变得精彩起来。

    “这半边脸是怎么做到的,怎么能这么悄无声息的就偷袭了金老妖?看来此人在隐匿上绝对有一手,不弱于我的这件隐藏法器。”辛娘子皱眉道

    “岂止是隐匿手段,此人只用了一拳,可就逼退了金老妖?!难道修为会简单?那可是在黑河深渊几近无敌的金老妖,就这么被随随便便打跑了?而且只是一拳之下?有没有想过这个道理,此人肉身绝对可怕~!”刑老鬼有些不安的说道。

    “对啊,那么说此人的肉身修为也许比我们猜测的更加强大,难不成此人竟然是炼体第五境界的修士?!”辛娘子有些迟疑的说道。

    “不是可能,而是绝对是炼体五层的修士,至于是炼体五层那个阶段,就不好说了,否则金老妖虽然炼体不成,也不可能被一拳吓跑的,金老妖可是有黑河深渊这个依仗,绝对不会轻易退缩,金老妖跑了,只能是被此人肉身强悍吓跑的。”刑老鬼摇头道。

    刑老鬼和辛娘子没有看到娄金的惨态,只能凭借经验猜测,他们可不知道金老妖并不是被吓跑了,而是确实不得不跑,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那岂不是说,拿下此人,我就能得到炼体五层境界的炼体精华,我也有可能突破炼体四层的限制,进入炼体五层的至高境界?!”辛娘子惊喜道。

    “理论上是这样,但是其中的危险,恐怕不是简单可以描述的吧?”刑老鬼迟疑道。

    “老鬼,富贵险中求这个道理我不是不懂吧?修真界,特别是我们这里,哪一个强者不是一路险地,一路血海走过来了?不去,那以后我们合作的机会恐怕不多了。”辛娘子说道。

    “辛娘子,我合作多年,用不着激我,得到五层境界的炼体精华是什么样的机会,老夫很清楚,觉得我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吗?一个不属于三大势力的五阶肉身,这许多年,从没遇到过,这价值老夫很明白,不用提醒,但是吃得下去才行,这家伙能斗败金老妖,就算有偷袭的成分,我也不得不防。”刑老鬼皱眉道。

    “那的意思是同意吃掉这半面脸喽?”辛娘子笑道。

    “五级炼体精华,确实让人难以抵挡诱惑,摆在面前,确实是难得的机会,但一定要想的周全,我才炼体四层,想要突破有多难都很清楚,此人能突破,绝对等闲,只有想到万全之策,才能下手,否则决不能轻易出手。”刑老鬼说道。

    “嗯,不过不觉得现在就是个好时机吗?金老鬼被吓走,黑河深渊百里之内都没人敢来冒犯,正适合我吃手解决这个小子。”辛娘子舌头一舔道。

    “想怎么办?有计划了?”刑老鬼皱眉道。

    “当然有,不顾看老鬼舍不舍得了?”辛娘子说道。

    “什么意思?”刑老鬼一冷道。

    “我的本体都是草木,虽然这些年都没有告诉我,但是凭这么多年的猜测,我也能猜到几分,所以有些话,我就直说了,的本体是八级妖兽级草木玄龟果木吧?”辛娘子看着刑老鬼说道。

    “嗯?什么意思~!”刑老鬼面露警惕,神色不善的说道。

    “用不到这样,再小心,这么多年,我知道也不算什么,不过如果我猜的不错话,那万年会结下一枚玄龟果吧?”辛娘子笑道。

    “到底想说什么?”刑老鬼冷哼道。

    “哈哈哈,老鬼何必动怒,据我所知那玄龟果乃是灵力和炼体都能有不小帮助的的宝物吧,此人如果是炼体高手,那玄龟果对此人可是有致命诱惑的,说对吧?如果以此物作为诱饵诱惑此人进入我们的陷阱的话,此人必死无疑。”辛娘子说道。

    “知道的倒是不少,但是有一点不知道,老夫化形之前,玄龟果会自然生长,但是老夫化形后,玄龟果这种消耗本体能量的东西,老夫岂会在结出?”刑老鬼不屑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