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七百四十一章 玄龟果
    等辛娘子离开后,秦放的神色才开始便的有些凝重起来。

    抬手间,秦放两只手上各出现了两枚玄龟果,其中两枚是从辛娘子那里得来,而领两枚则是来自那刑老鬼的储物戒指。

    只是秦放两只手上的玄龟果虽然从形状和香气来看上没有任何不同,但是两边差距却极大,得自辛娘子的那一对玄龟果就是黝黑透亮,和最初用来引诱秦放上当的玄龟果一样,没有任何差别。

    但是得自刑老鬼储物戒指中的玄龟果就不同了,居然是雪白透亮,颜色上就完不同,但是秦放却感觉两者无论成熟度还是其他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这一对雪白的玄龟果也是玄龟果,没有区别。

    回想起辛娘子在提起玄龟果的怪异表情后,秦放本能的感觉其中必然有问题,不是玄龟果本,就是还有什么隐藏条件,所以一番纠结后,动用灵识,配合金睛火眼开始仔细的审视两种玄龟果的不同。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秦放认真审视了一番后,终于发现了两者的不同。

    在秦放一番辛苦后,发现黑色的玄龟果透露出丝丝的阴寒,短时间看不出来,但是长时间灵力注视后,黑色玄龟果中的阴寒之力就透露出来了,不过这股阴寒之力,显然和阴毒的那种不太相同,如果利用好了,肯定会对炼体有帮助,但是一个疏忽的话,恐怕就会给自己留下祸根。

    而那一对雪白的玄龟果也是一样,也出现了肉眼难辨的微弱变化,但是和黝黑的玄龟果不同,这看似雪白冰凉的玄龟果,散发出的居然是丝丝炙阳之力,和黝黑玄龟果的阴寒之力恰恰相反,用不好可能会留下火毒一样的祸根。

    “阴阳调和?难道玄龟果本就是两种,需要配合服下,才能抵消彼此的毒素,将真正的功效用于炼体?”秦放不禁想道。

    不过辛娘子和刑老鬼提出的那种可以将炼体推至坠龙大陆第七层次的力量,秦放却没有感觉到,即使这玄龟果看上去非常不同凡响,但是却不知道为何,感觉不到强大力量。

    “看来我还真是俗人一个,天地灵果的效力,尤其是单单的力量能够解释?哈~!”秦放笑道。

    秉承一贯的风格,想不通的事情就不想,秦放将玄龟果妥善收好后,就不在关注玄龟果,而是仔细翻找起刑老鬼的储物戒指,毕竟说不定,这储物戒指中,说不定会有玄龟果的使用方法。

    然而一番探查后,还是让秦放失望了,刑老鬼的储物戒指中,东西倒是不少,但是大多数都是些古怪的材料,法器只有一件,就是那那件古怪带有脉络的褐色长棍,此物秦放见识过,看上去虽然很钝,但是实际上却极为锋利,冲击刺杀,确实很好用,等级也是天级中品,算是不错的宝物。

    而秦放想知道的玉简,几乎没有,只有寥寥三枚,一枚算是刑老鬼的日常记录,包裹何时何地杀了何人,等等,算是一本杀人越货的账单,对其请根本没用。

    第二枚玉简中记载了一种加快草木妖秀吸纳灵力的方法,其中大多适用于坠龙大陆的草木妖秀,不过也算一个不错的借鉴,用来送给沈天寿一系的草木妖修非常不错。

    最后一枚,乃是地图,和辛娘子给出的地图差不多,但是秦放却更喜欢这一枚玉简的地图,毕竟辛娘子给出的东西真真假假还需要验证,就算大多数是真的,只要关键处有一丝作假,秦放就会遇到意想不到的危险,毕竟那枚玉简是在秦放的威胁下,辛娘子才绘制的。

    而秦放想知道的玄龟果的服用方法或者炼化方法却没有一点记载,而且在刑老鬼的储物腰带中,除了不足千枚中品灵石外,丹药几乎没有,更不要说用玄龟果炼制的丹药了,所以一番探查下来,秦放想要的东西并没有,不过也不算毫无收获。

    除了灵石外,秦放还发现了一个小箱子,箱子里装了一小堆黑色的结晶,这些结晶秦放很清楚,正是炼体精华,单单这一小箱炼体精华看,刑老鬼至少杀了几百修士,才炼化出这么多炼体精华。

    “这东西到是不错,知道了用途,对于以后提升肉身境界,确实是不错的帮助,也算是不许此行。”秦放想道。

    这一番争斗,最大的收获,恐怕就是那褐色长棍法器和这一小堆炼体精华,其他对于秦放来说都不算什么。

    当然还有那枚地图玉简,也算不错的收获,和辛娘子的地图应对后,秦放越来越觉得选在枯指山相会不是什么好的建议了。

    辛娘子的地图上只是标明了枯指山有一位大成期的老魔,而刑老鬼的地图上则标注的很详细,大成期修士,枯指老魔,炼体四层的极致,其肉身是少见的阳血体,非常强大,在刑老鬼的标注中是极度危险,相比较刑老鬼和辛娘子的修为,这个枯指老魔绝对不好惹。

    “没想到随便选个地方,就选出个魔头来,看来运气不好,难道是水土不服?”秦放有些无奈的想道,而眼神则是再次看向黑河深渊,黑河深渊的爆发时间还剩下一天半,而这里的主任金老妖也被秦放打走,现在的秦放只能空等黑潮退去,有些无聊。

    秦放在等待黑潮退去的时候,另一边的南流月和白十三两人,却走的相对顺风顺水,两人和秦放分开不久,同样也感受到了地吸之力的可怕,但是即使白十三也不清楚如何抵抗坠龙地吸,毕竟白十三一直在坠龙大陆的海外活动,对于死地坠龙大陆的兴趣不大。

    不过南流月和白十三真的十分幸运,行走了几天后,不但没有遇到什么大的危险,反而遇到了一组头上顶着骷髅纹奴痕的修士,这些修士,共有九人,由一个身高接近一丈的巨大修士领队,押送的是一个巨大的箱子,箱子上还捆着一个孩童模样的人,此人浑身上下被十根刻满符文钉子依次穿透,明显被禁锢了修为和感知。

    看到这个景象,白十三先是一愣,随机神色开始变得冷峻起来。

    白十三虽然对于地吸知道的不多,但是她可是曾在霸皇雷戈手下担任过守门人的角色,所以对于奴印还是了解的。

    看到这群修士,白十三立刻知道,这些修士是为冷铁服务的奴仆,只是为何来到靠近大陆边缘的外围就不得而知了。

    “这些人是冷铁的人,准确的说这一队人马是冷铁的奴仆。”看到这群人后,白十三向着南流月说道。

    “嗯?你知道?因为他们额头上那骷髅头的花纹吗?”南流月看着那群人问道。

    “嗯,不错,那个骷髅头花纹叫做奴纹,是奴仆身份的代表,三大修士中,广法仙尊和冷铁的奴仆都会有奴纹,不同的是,广法仙尊的奴仆额头上是火焰花纹,而冷铁的正是这骷髅纹~!”白十三说道。

    “那霸皇雷戈是什么?”南流月再次问道。

    “他的奴仆没有花纹,属于霸皇雷戈的奴仆,会被砍去右手尾指,并佩戴上一种叫做断指灵生的法器,也算比较好认。”白十三解释道。

    “明白了,看来坠龙大陆上的等级真的十分苛刻,非人即奴,那我们现在去抓活口?”南流月叹息一声后问道。

    “不,必须杀光,奴仆的奴印不仅仅可以限制奴隶控制奴隶,在必要的情况下,奴仆的奴印还能被主任利用,探查消息,所以想要从这些奴仆身上得到消息,只有第一时间杀光他们,从他们的随性物资上去寻找,直接去问,根本没用。”白十三摇头道。

    “那个孩子呢?救下来?”南流月再次问道。

    “当然要救下来,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白十三想当然的说道。

    “十三,你杀光冷铁的手下,我没意见,但是救下这孩子,需要慎重,我似乎从这孩子身上嗅到了浓浓的死气,此子绝不简单。”南流月摇头道。

    “你的意思是不救?”白十三一冷道。

    “看情况再说。”南流月说道。

    两人正说着,那领头的高近一丈的高大修士突然把手一抬,一队人马赫然停下。

    此人再次把手一挥,后面的八人,纷纷走出,将大箱子和孩童模样的人放下。其中一人将箱子打开,里面居然是一株血红色草木。

    那人将血红色草木端正放好,而后又将那禁锢的孩童,端正的凡在血红色草木之上,纷纷后退。

    “那是刺血木,三级魔兽级草木,生长在尸体之上,靠血腥之气存活,这么大一株,至少要千人的血气条才能养成,不过这东西用作托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南流月搓了搓鼻子说道。

    “看样子好像是拜祭?冷铁的手下搞什么鬼,来这么一个不山不水的地方拜祭?”白十三皱眉道。

    “不对,不是拜祭,那九个修士如临大敌,不会是祭拜,这九人虽然修为不高,但是那领头的也有分神初期的修为,这样如临大敌的样子,怎么可能是随便拜祭。”南流月摇头道。

    “你说的对,但是不是拜祭,那又是什么?难道这些是诱饵?”白十三皱眉道。

    白十三话音未落,地面看是猛烈的都动起来,仿佛整个大地都为为之颤抖。

    fengleishendi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