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七百六十五章 裂心缸
    为了避免声张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南流月和白十三放弃了杀掉屠凉雨的想法,转而向着屠凉雨指定的方向奔走。

    很快,两人就感到了屠凉雨说的地方,不过两人的出现,还是引起了一阵慌乱。

    只是慌乱的原因是,这个本来有近百人的队伍,除了两个伤势上看上去就不轻的修士外,全部已经成为死尸,几只拉车的巨大类象兽也全部被杀。

    这里明显经过一场厮杀,只剩下五量押送车和押送车上的巨大箱子还算完好,其余都被毁掉了。

    在如此情况,一队人仅剩余的两个修士,自然对突然来访的南流月和白十三充满警惕。

    其中一人依然将法器用出,恶狠狠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南流月和白十三。

    “此乃西绿洲护卫队的押送队,闲杂人等速速离开~!”寄出法器的修士,看到两人腰间的金色腰带后,神色不善的说道。

    此人腰间也是金色腰带,显然对于南流月和白十三极为忌惮。

    “道友不要误会,我们是奉了屠凉雨大人的命令,前来协助押送的。”南流月上前一步说道。

    “嗯?你们是逢凉雨大人命令而来?” 寄出法器的修士一冷道。

    “不错,我们本来是去做其他事情,被凉雨大人强制征调过来的。”南流月继续解释道。

    听到这个话,那个寄出法器的修士略微放松,将法器收回后说道:“我是押送队燕芳,这位是酸椛道友。”

    “见过两位道友,在下乐流,这位是三白道友。”南流月说道。

    两人说话间,又有几道身影向这里敢来,不一会便出现在众人面前,不过和南流月他们不同的是,这次来的几个人中,为首的一个,居然是紫色腰带,其余的才是黄色腰带。

    “谁是这里的领头的?我乃毕流,奉屠凉雨大人之命,前来接管此趟货物~!”来人中紫色腰带的修士冰冷的说道。

    “原来是毕流大人,在下燕芳,和这位酸椛道友是原来押送队的,这两位道友吗,是奉了屠凉雨大人的命令刚刚来到的帮手,至于原领队,赵大人已经殉职了”燕芳连忙上前说道。

    燕芳和酸椛的修为都只有元婴初期,修为不高,而前来的这个紫色腰带的毕流已经是分神中期的修为了,自然显得高高在上。

    “一群废物,还要劳烦老子前来给你们收拾烂摊子,如果不是屠凉雨大人的命令,真该将你们全部灭掉~!”毕流冷声道,不过话语却让仍有不轻伤势的燕芳和酸椛身体发麻。

    “罢了,不要做出这幅死人样,全部人手,重新编入我的麾下,即可押解货品进发~!”毕流吩咐道,说完便不管其他修士,转而飞出去检查货品,而他带来的人中有个修为有元婴后期的修士,开始趾高气昂的吩咐所有人做。

    南流月和白十三以及原押送队剩余的酸椛被编制成一个组,负责倒数第二个车队的押送,而燕芳则被毕流调走详细询问事情经过。

    不过好在这一队人,除了人来了,还带有灵兽袋,更是带了多达十只的类象兽,这才让这一队修士押送的沉重大箱子再次踏上路程。

    上路一天后,南流月和白十三也弄清楚了这此押送的真正目的,这次押送的货物,全部是活人,看似每个押送车上都是硕大的箱子,其实都是秘制的牢笼,牢笼内就是这次押送的货品,一批修士,但是具体是什么样的修士,就不是能从酸椛这样的修士口中能大听的到得了。

    不过让南流月和白十三真正决定留下来,不开溜的原因,则是这一队的修士居然真的是向着屠羊山方向去的,和南流月和白十三的目标一致,而且有了这个合法的身份隐藏,可以更多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两人一番思量之下,决定跟随队伍前行。

    至于之前的队伍被截杀,正是南流月和白十三见过的那个和屠凉雨争斗的修士所为,不过根据南流月的推算,那人的目标根本不是这对队修士,只是妄图制造事端,引走屠凉雨,只是没想到,这一队的修士实力不弱,押送队张更是一个分身后期的紫带修士,虽然被和屠凉雨对战的修士杀掉,但是也撑了不少时间,更是在关键时刻放出信号,引得屠凉雨前来。

    所以说那个偷了无烬莲花台的修士根本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把自己坑进去了,以至于不但无烬莲花台被追回,自己也被砍成了肉泥。

    了解了大概后的南流月和白十三顿时感到极为幸运,决定一直跟着这个队伍回到屠羊山。

    南流月这边进展一切顺利的时候,秦放,终于找到了一个四下极为稳妥的地方,这个地方在地图上并没有名字,但是胜在远比一般的坠龙大陆还要荒芜,一般的坠龙大陆虽然死气沉沉,但是多少还有些稀奇古怪的草木适应此地的环境,倔强的生长,而秦放找到的这篇地方,才算是真正的不毛之地,死气在这里都是奢侈之物。

    秦放选在这里的原因是,这里没有其他修士,哪怕是坠龙大陆的修士前来,更不要说在这里定居,而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点,这里不知道是不是太过匮乏的缘故,这里的地吸之力也比其他地方小的多,这对于急于恢复的秦放来说是在合适不过的地方了。

    选定好地方之后,秦放便将风雷府埋于地下,自己进入后,相信以坠龙大陆的恢复之力,用不了多久,这个地方就会恢复如初,再也找不到一丝掩埋的痕迹。

    一切安排妥当后,秦放才放下心来耐心的观察自己的伤势。

    裘漠的实力确实非同凡响,难怪能成为广法仙尊坐下第一人,确实有其独到之处,虽然秦放用虫化草吓退了裘漠,但是那并不等于裘漠败在了秦放手中,相反,如果没有虫化草,虽然秦放也能逃走,但是付出的代价绝对比现在大得多。

    而且裘漠打伤秦放时手上的那件法器,裂心缸,也是一等的法器,威力之大,更是加大了裘漠的伤害,所以准备好时候,秦放检查身体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胸口一块,竟然被打的隐隐凹陷,要知道,秦放可是坠龙大陆炼体第六境界的修士,肉身强横不下于坠龙第一高手霸皇雷戈,如此强横的肉身,都被打的有些凹陷,足可以见证那裘漠以及其法器裂心缸的强大。

    好在秦放虽然伤了,但是逼走裘漠的时间也算及时,并没有让伤势进一步恶化,所以在一番内视后,秦放觉得,只要他运转肉身,将凹陷抚平,在服下大量丹药,应该可以没有后患。

    所以秦放准备了大量的丹药,准备修复身体。

    只是当秦放拿出丹药后,一个声音却在其脑海中想起道:“小子,你这么轻视你的伤势,一定会留下后患~!”

    此话一出,秦放顿时大喜过望,因为这个声音属于避水金晶兽鳞洪。

    “老鳞~!你醒了?伤势恢复的怎么样了?”秦放高兴道。

    “差的远了,我的伤势太重,只是被这里的死亡气息弄醒,小子你的伤势不是简单的伤势,不要运转肉身恢复,要用灵力,否则你的伤势定然碎裂开来。”避水金晶兽鳞洪的声音继续说道。

    “这么严重,为何我感觉不到?”听到鳞洪的话,秦放吓了一跳道。

    “你这伤势我曾经见过,这是被法器裂心缸打中后的样子,小子打中你的是不是一个套在手上,向拳套一样的东西。”鳞洪继续说道。

    “不错,正是此物。”秦放点头道。

    “那就没错了,这是一种非常歹毒的法器,叫做裂心缸,此物打中修士,原本应该身体崩碎而死,但是如果碰上你这种肉身强悍的额修士,则是会砸下一个浅浅的痕迹,但是必要小看这个伤势,一旦修士不讲此事放在心上,妄图用肉身先将凹陷复原的话,抵用然会炸出一个巨大的血洞,至于性命,你说还能剩下几分?!”避水金晶兽鳞洪正色道。

    “这么阴毒?”听到这话,秦放又是一惊道。

    “确实够阴毒的,所以这法器并不多,我印象中,这件法器只有一个,应该属于一个叫做裂心秀士的修真者,不过此人多年前就应该被六合道宗的那群修士追杀跑到遥远的坠龙大陆去了,不应该会在我们这里出现才对。”避水金晶兽鳞洪疑惑道。

    “呵呵,这就对了,不才小弟此刻正在坠龙大陆,哈,看来你的消息是真的。”秦放笑道,只是一笑一下,不免引动伤口疼痛。

    “什么~!你小子怎么突然又跑到坠龙大陆这种死地来了?这可不是一般修士呆的地方,处处是绝地,本王还想多活几年,你死在这里,我要是沉睡无法再次醒来,岂不是危险至极?不行!你小子快点回去~!”听到秦放的话,避水金晶兽鳞洪不禁大惊失色道。

    “额。。这个抱歉了,老鳞,老实说,我想我暂时回不去,因为这里有太多事情,需要我去做,抱歉了~!”秦放缓了一缓后无奈的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