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七百七十章 魔蛛
    “让你在这么一个地方逃掉,我秦放,也就妄称堪比大成了~!”秦放冷笑一声,火眼金睛全开,直接看到地面上的处处爬行痕迹,迅捷无比的继续追去。

    只是让秦放想不到的是,追击不久,秦放就遇到了似曾相识一个场景,前方的洞窟中突然多了几个洞口,细细数来居然是有十三个之多,这和当年秦放在金丹初成,进入练沙门密道,学到练雷术的时候一样,都是面对几个洞口。

    那次选择秦放选择的运气可不太好,选择了最难的一个,虽然因祸得福,但是过程可是九死一生,非常危险,这次再次面对,不禁让秦放一愣。

    只是这次面对选择的时候,秦放自信的多,一来秦放的势力已经今非昔比,二来秦放现在的观察能力也不是当年那个小小的金丹期修士可以比拟的,在金睛火眼全开之下,这些洞窟进出的痕迹,尽收秦放眼底。

    秦放观察了一下后,随机进入一个洞口之内,这些洞口虽然都有蜘蛛的痕迹,但是秦放选择的这个明显是最新留下的,所以应该就是人面绣花娘逃遁的真实方向。

    洞窟的长度比秦放想的要长的多,即使秦放的速度,也用了近两炷香的时间才摸到了尽头,到达尽头后,秦放的动作变的极其小心谨慎起来,因为秦放发现,快到洞口的时候,地面布满了纤细蛛丝,显然是那人面绣花娘的防御预警手段。

    飘身而起的秦放,将全身气息收敛,向洞口摸去,很快就感知到了人面绣花娘的纯在,此魔正在里面的洞窟内大口的喘着气,显然刚才的逃遁,已经是此魔的极限,非常消耗体能。

    不过让秦放放下突然杀出的想法的是一道声音,这道声音人让秦放瞬间觉得,这只八级魔兽人面绣花娘的智慧已然不低。

    “可恶啊,到手的肉居然差点翻了天~!”人面绣花娘的声音传来,只是,此魔不能化形,虽然长着人面,但是发声却极为困难,因此声音极为干涩难听。

    魔兽中,除了少部分顶级的超级魔兽能口吐人言,大多数都只能灵识交流,根本无法说话,因为大多数魔兽口中都生有横骨,终其一生也无法吐出一字,比如南流月手中的那个鳞甲霸皇蚁,就算孵化后,恐怕也无法口吐人言,只能和南流月灵识交流。

    “甲魔,等此人离开,让你的族人直接堆死他~!以保本大人的今日之仇~!”人面绣花娘继续说道,声音中虽然干涩难懂,但是明显充满恨意。

    不过此话一出,让秦放一愣,秦放没想到这人面绣花娘的洞穴里还有其他东西纯在,不过听了半天也没听到另外的声音。

    这个时候人面绣花娘再次说道:“差点忘了,本大人封了你的口鼻,嗯,这样你可以说话了吧~!”

    “绣花娘,你不吃他了?我的族人出手,此人就是一块石头了。”一个冷漠的有些麻木的声音说道。

    “怎么?你有意见?还是本大人对你的管教不够?轮到你说话?哦~!本大人知道了,看到一个可以毁掉本大人宝丝的修士,你向造反了?!看来本大人给你的惩罚还不够,罢了,反正没有东西吃,那就再吃你一块肉~!”人面绣花娘咯咯笑道。

    说话间丝线抽动的声音想起,继而一个牙齿入肉的酸牙声音想起,而随着而来的则是那个声音近乎麻木的人的哀嚎之声,

    心中疑惑的秦放,从洞口偷看,却发现,原本在人面绣花娘背上的那个小头不见,转而一个周身插满丝线的人形东西,正被人面绣花娘用力的撕扯。

    那人面绣花娘撕扯的肉并不多,但是明显是在折磨那个被丝线扣住的人形修士。

    “哈哈哈哈,怎么样,还敢有什么想法?!哼~!如果不是看在你这蠢货对本大人的捕猎有帮助,本大人早就将你化作肚中食物~!哪里还由得你在这里猖狂~!”人面绣花娘冷声道。

    听到这个,秦放大概知道了其中的缘由,那个被人面绣花娘撕扯的修士,很可能就是那群化石甲虫中的王者,此妖已经修成人形,而不知道什么原因被人面绣花娘抓住,利用此妖来围捕猎物,这样也可以解释的通,为何那些化石甲虫会和人面绣花娘一起合作了,想必就是因为这个被困在丝线中的修士。

    不过在人面绣花娘的折磨下,那妖修的声音越来越小后,人面绣花娘声音一转道:“虫子~!别给本大人动其他脑筋,本大人说过,只要我能成功将肉身炼化道你们修士的五层境界,就会放你离开~!此事绝不骗你,但是如果你在耍花样,定然先吃了你~!”

    “知道了~!”淡漠的声音说道,话语极为简单和平静,但是秦放听来,显然是一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样子。

    “那个修士,一定会被阵法困住,就算跳出来,在我的十二绝路上,也陶不得半点好处,只要此人萌生退意,退出我的洞府,你立刻安排族人弄死此人~!”人面绣花娘吩咐道。

    “是~!”淡漠的声音继续说道。

    “那就好,可惜,要在等一段时间了,那些肥遗也狡猾了,都不敢来了,再这样下去,本大人难道要出去觅食?”人面绣花娘干硬叹息道。

    “你不用了~!”秦放的声音突然炸起,随机无数红色丝线向着人面绣花娘射去。

    突然的变化,让人面绣花娘一惊,连忙将肥大的尾部翘起,向秦放的相思红线,喷出无数细丝,向着相思红线射去,射出的中途,那些纤细蛛丝猛然打旋,意图将相思红线全部套住并收紧,以他人面绣花娘的蛛丝克制相思红线。

    只是若是一般法器也就真的被困住了,但是相似红线可是法宝,而且是少有的极为锋利的法宝,蛛丝将其包裹的时候,秦放只是将手一抖,就直接将蛛丝全部搅碎,继续快捷无比的向着人面绣花娘射去。

    “什么~!居然挡不住~!”人面绣花娘脸色一惊,六条蛛腿纷纷倒退,倒退中,猛然喷出一口血红额蛛丝,牵扯着一个一丈方圆的盾牌向着秦放的相似红线挡去。

    “魔兽能用法器?~!”看到人面绣花娘的动作,秦放为止一愣。因为人面绣花娘喷出的那个圆盾牌,上面法器的光泽闪动,显然是一件修士用的法器。

    只是人面绣花娘可是魔兽,魔兽怎么可能用法器?秦放不禁大为叹息的想道。

    魔兽虽然比一般的兽类强大的多,但是魔兽终究只是兽类,虽然强悍,甚至个别开辟灵智,但是其本质就是魔兽,除了天赋能力,无法使用灵力,更不可能使用法器才对,眼前的情形,让秦放不禁对坠龙的修真界感到极大的震惊,毕竟连人面绣花娘这样的魔兽都能用法器,这坠龙绝对非常可怕。

    不过秦放显然还是高估了人面绣花娘,因为当秦放的相思红线和那圆盾装上的时候,秦放就知道自己想错了,没错,那圆盾确实法器,而且是法器中的佼佼者,防御能力极强。

    但是那圆盾的发出也好,阻挡也好,根本不是灵力驱动,而是靠着那红色蛛丝牵动,看上去像极了血炼之物,但是却么有一丝血炼之物应有的样子。

    没有了灵气驱动,那盾牌全靠本身的质地阻挡相思红线,但是秦放的相思红线岂是一般法器可以抵挡的,更何况这种没有灵力驱动的。

    在秦放的控制下,相思红线犹如利刀切豆腐一般,直接将盾牌穿透,向着人面绣花娘的口中射去。

    “腹部,腰下五寸~!”

    那个麻木声音突然喊道。

    此话一出,人面绣花娘脸色大变道:“死虫子~!你找死~!”

    然而已经晚了,听到这个话,秦放把手一挥,一道透明的火焰直接向着人面绣花娘腰下五寸的腹部烧去。

    几乎是相似红线刺穿人面绣花娘的面门的同时,透明火焰也击穿了人面绣花娘的身躯。

    “啊~!”人面绣花娘发出了凄厉的叫声,猛然间跳起,六条腿,在空中疯狂的舞动着,试图堵住腹部的伤口,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透明火焰依然洞穿了他的身躯,除了曾道那个伤口流出的暗绿色汁液,人面绣花娘什么也做不了。

    在秦放的感知下,也然明白了那个麻木声音的那句话的原因和目标,在人面绣花娘的腹部五寸的位置,居然有一个僵尸一般的元婴,而那元婴包裹着的则是人面绣花娘的魔丹,这个地方对于人面绣花娘来说就是绝对要害,真正的命门。

    要知道虫类魔兽的生命力是极为强悍的额,有些虫类魔兽,被砍掉头颅也能活上很久,甚至有些可以自己再生头颅,除非灭掉他们的真正命门。

    人面绣花娘显然也是这么一种,只是不幸的是,此魔的弱点被那麻木的声音知道。

    所以一击过后,任凭人面绣花娘脸如何挣扎,也开始力不由心,只几个呼吸的功夫,本应生命力极为强悍的人面绣花娘,就在不可思议的表情下,永久的闭上了那长满细眼的双目。其身躯也全部瘫软在地,六条蛛腿垂了下来,再没有一点生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