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七百七十六章 坚定其心
    “如果梁道友为难,那此事就此作罢吧。”南流月故意以退为进的说道,毕竟对方的心思已经全部掌握,只是要让此人深信不疑。

    “就按乐流道友所说吧,不过乐流道友,一定注意保密,无论是今天的事情还是分布图的事情,都不能泄露出去。”梁香说道。

    “这个自然明白,道友放心。”南流月见好就收的说道。

    “罢了,这是分布图,请道友收好。”梁香取出一枚玉简向南流月说道。

    南流月微笑着接过分布图后,说道:“任务呢?”

    “道友果然守信,任务是。。。。”梁香笑道,说话间束音成线的说道,显然故意将事情说的极为神秘。

    不过南流月听来确实极为简单,只是要去山脚阴阳坊内寻找一个隐秘的秘密交易地点,取回一样东西,至于那东西是什么,梁香理所当然的没有交代。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故意让两人深信不疑的原因,梁香要求在南流月洞府等候,等到南流月回来后必须将东西立刻交给他,而且将时间约定的很紧,显然是不想让南流月打开其中的东西。

    不过显然梁香根本不知道,南流月根本不在乎这些,所以一番沟通后,南流月便同意此事,留下梁香在洞府中,而后和白十三一起,向着梁香约定的目标进发。

    “我们这就算上钩了吧?”离开洞府有一定距离后,白十三笑着向南流月说道。

    “嗯,我们双方都上了钩。”南流月笑道。

    “真想立刻看到这混蛋被捏着脖子的样子~!”白十三舔着嘴唇说道。

    “用不了多久,看血屠夫梁香的样子,恐怕那屠凉风的出行时间快到了,此人在今后的几天一定会想尽办法和你我套关系,这次任务只是开个交集的头。”南流月说道。

    “希望早一点来~!”白十三点头道。

    “我倒是希望可以慢一点,至少拖上几天才好。”南流月摇头道。

    “为何如初?难道那血屠夫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白十三皱眉道。

    “不是他,是我们自己,现在梁香将屠羊山的势力分布图交给了我们,我们需要用不少时间开验证这张图的东西,这需要花费不少时间的,还有势力图需要用精力去分析,什么地方才是屠羊山真正的要害所在,或者什么地方才是关押犯人的真正所在,还有更重要的冷铁密室,都是需要时间来验证和分析的。所以我才说,时间越晚越好,如果我们行动的时间是屠凉雨的出行之日,那么在此之前我们一定要搞清楚各方势力。”南流月说道。

    “你说的对,确实如此,那么看来,我们确实需要不少时间,否则恐怕真的会准备不足。”白十三恍然道。

    “所以这次去阴阳坊,路上也要十分注意,以后遁走的时候,说不定能用得到。”南流月提醒道。

    “我明白了,你放心,南大哥,我一定会好好注意周围。”白十三点头道。

    白十三和南流月一番沟通后,两人便开始认真审视来回的路程,从他们所在的护卫队进入到阴阳坊的距离并不近,而且屠羊山除了自由民,和护卫队的队长外,其他修士除非得到批准或者有极为晋级的情况,是不允许擅自飞行的,所以这一来一回的时间消耗并不少。

    而且中途也别想寻找捷径,因为在南流月的观察下,发现这屠羊山上有几道阵法,其中六包括限空的阵法,空拍没有特定的阵牌,是会受到阵法的压制的。

    好在南流月和白十三现在的身份是护卫队的成员,在护卫队令牌的帮助下,两人一行还算顺利,从护卫队到屠羊山脚下,一共十八道关口,每一道关口都是一层山峦,没有令牌,根本无法进入。

    而且就算南流月和白十三有护卫令牌,在离开屠羊山的最后一道关口,进入到阴阳坊的时候,还是遇到了小问题。

    阴阳坊的守卫,看到南流月和白十三只有元婴中期的修为,认为两人的护卫令牌是偷得,不但不放南流月和白十三进入到阴阳坊,甚至召集十几个阴阳坊方面的修士,准备捉拿南流月和白十三。

    只是这些修士最多也不过元婴后期,最然面上看上去比南流月和白十三强大,但是真正算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而且不要忘记,就算当年真的只有元婴期的时候,南流月和秦放都能抗衡洞虚,所以,南流月看了一眼即将围上来的修士后,冷笑一声,罡风灵力闪动下,身形如鬼魅般飘动,一个呼吸的功夫,南流月已经对每个敢于拦在阴阳坊外的修士都结结实实打了一拳。

    不要小看这一拳,虽然只是元婴中期的修为施展,但是南流月的肉身强度可是到达了坠龙大陆的第六层境界,所以一拳下去,所有的拦路修士都只有趴在地上大口喘粗气的份。

    “本座乃是护卫队修士,就算只有元婴中期,也不是你们这群乌合之众可以阻拦的~!”南流月冷笑道。

    地上的修士,特别是最初招人前来的那个阴阳坊的护卫,此刻已然变的脸色煞白,除了疼痛外,还有恐惧。

    “三白道友,按照屠羊山的规矩,意图攻击屠羊山护卫队修士,和造反无异,那么这群人,我将他们杀掉也没有任何问题吧?”南流月向白十三问道。

    “不错,确实如此~!”白十三微微点头道。

    “那我就开一开杀戒吧~!”南流月故意冷笑道。

    此话一出,领头的那个阻挡修士,瞬间冷汗直接滴下,连忙不顾一切的扣头道:“大人饶命~!我们只是奉命行事,绝无冒犯之意,更不是真心攻击护卫队,大人开恩~!”

    说话间,此人以头触地,砰砰砰,的磕起头来,显然真的惧怕到了极点。

    面对这样的场景,南流月对于他和白十三的身份,有了更加深刻的印象,显然屠羊山护卫队的身份,比他和白十三想象的还要高的多,怪不得当日已进入第四护卫队洞府区的时候,会有那么多人在暗中观察,看来这个屠羊山护卫队的身份非常难得。

    “扣几个头,就放过你?哈哈哈,你的性命如此廉价吗?!”南流月故意嚣张的笑道。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大人如果不怪罪我等,我等愿意每人奉上中品灵石十颗,用来赎罪~!”那叩头的修士说道。

    此话一出,随他一起拜倒的修士,纷纷脸色微变,但是为了活命,并没有其他修士敢于在整个时候提出异议。

    “呵呵,每人二十块中品灵石,否则就去死吧~!”南流月神色冰冷的说道,显的丝毫不禁人情。

    不过在弱肉强食的坠龙大陆,这才是上位者应有的姿态。

    听到哪里有的话后,所有匍匐在地的修士都是齐齐肉痛,但是却出奇一致的没有一个人敢于违反,均是将灵石乖乖交出。

    拿到足够的灵石后,南流月冷笑一声,示意白十三一起,才大摇大摆的进入到了阴阳坊中。

    没人会在意拦截南流月那群修士的惨状,有的只是看向南流月和白十三的羡慕,不少人心中也在安叹,怪不得只有元婴中期便能进入屠羊山护卫队,刚才的那身手足够说明一切,你嫉妒?你试试一个呼吸放到十几个同级甚至高于自己修为的修士试试,能做到的话,说不定也能进入到屠羊山护卫队。

    “杀鸡儆猴?”白十三在南流月耳边说道。

    “呵呵,算是啊,总要让那血屠夫深信你我的血脉确实非同凡响,才能诱惑此人下定决心下手,你以为这些修士真的这么闲来拦我们?九成九是受了那梁香的指使~!”秦放冷笑道。

    “那梁香在试探你我?”白十三一愣道。

    “嗯,基本上是,向屠羊山护卫队这种无数人盯着的位置,突然多了两个人,尤其是元婴的修士,一定会有不少人知道的,看前面我们过关卡的顺利程度就能知道,恐怕很多人虽然没有见过你我,但是已经对我们很熟悉了,所以一路下来,十八道关口没有一点阻拦。”南流月说道。

    “不错,应该是这个道理。”白十三点头道。

    “那为何到了这个小小的阴阳坊会被拦住?难道我们的护卫令牌在这里反而不如屠羊山好用?”南流月反问道。

    “是了,南大哥说的对,此事确实蹊跷,这阴阳坊本就是屠羊山的附属,绝对不敢对你我的身份审验的,就算他们真心疑惑,也不会露出这般阵仗。”白十三心悦诚服道。

    “所以,这里的人一定是被人指使的,那么能指使他们对付我们,有恰好可以用身份压制这群修士的,除了那个在我洞府内的血屠夫,还会有谁?”南流月笑道。

    “不错,定时此贼暗中捣鬼,可恶,居然还敢如此,看来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白十三冷笑道。

    “他是在验货,现在吗,恐怕已经有消息传到那血屠夫手中了,而他应该也已经下定决心,在那屠凉雨出行之日,杀掉你我,夺取血脉~!”南流月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