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七百九十章 逢场作戏
    不出意外,在屠凉雨出行的前一天,血屠夫粱香果然再次登门,而且此次登门显的脸色沉重,将戏码做到了十足。

    “梁道友为何脸色如此难看?”看着血屠夫粱香的样子,南流月故作不解的问道。七八中文最快^手机端:https:/78zw./

    “乐流道友,三白道友,今次出了大问题了,弄不好,今次陪行,我很可能会是身死当场的结果。”血屠夫粱香有些无奈道的叹息道。

    不得不说血屠夫,声音和脸色绝对让人叹为观止,让在一旁探查的白十三心中大呼厉害,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此子的阴谋,白十三定然会被此子骗的死死的。

    而且血屠夫一开始并没有劝说南流月和白十三,而是将自己放在了一个极为困难的地步,让南流月也不禁大呼此人果然够狡诈,不过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的。

    “梁道友此话怎讲,据我所知这次护卫的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是极为惊人的,此行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南流月装作愕然道。

    “哎,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没错,这次出行的队伍极强,甚至抽调了徒羊山但部分的高端战力,但是这说明了什么?难道仅仅是简单的耀武扬威?”血屠夫粱香反问道。

    “这个?恐怕屠凉雨大人要进行什么极为重要的任务吧?”南流月装作迟疑道。

    “不错,是及重要的任务,而且。。。危险极大,尤其是对于我们三个。”血屠夫粱香故意道。

    “什么?居然还和我和三白道友都有关系?”南流月继续装作一惊道。

    “哎,实话给你们说罢,屠凉雨大人此次出行的目的,我已经知道了,只是事关重大,不能轻易告知,不过我可以告诉两位道友的是,此次我们前往地方,是仅次于坠龙幕的,无望之河。”血屠夫粱香装作谨慎道。

    “无望之河?怎么这地方有什么对我们不利的地方吗?”白十三皱眉道。

    “当然有,而且很大关系,两位应该听过无望之河,但是对于其中的细节恐怕不清楚吧?”血屠夫粱香问道。

    “梁道友请讲。”南流月装作不解道。

    “无望之河,是所有阳血体修士的克星,两位道友应该都知道,阳血体是我坠龙大陆六大体修体系之一,而我粱香就是阳血体,我的外号之所以叫做血屠夫,并不是我粱香多么嗜杀,而是我的体质是阳血体,相比你们也清楚,阳血体是之所以能成为坠龙大陆六大炼体之一,是因为阳血体能够最大化的吸纳坠龙大陆的火灵力,但是那无望之河天生有用诡异的阴水之力,正好与我相克,我去哪个地方十死无生,所以才来这里和两位相商,能否请乐流道友配下一种药物,可以让我看上去受伤极重,从而得以避过征召,躲过此劫。”血屠夫粱香说道。

    “阴水之气?不是阴鬼之气吗?”南流月皱眉问道。

    听到南流月问道关键,血屠夫粱香心中乐开了话,但是面上已然沉重的说道:“当然是阴水之气,可以克制草木、火灵力以及浩然正气、阳刚之气的阴水之气,如果是阴鬼之气那就好了,我们阳火体岂会怕阴鬼之气?!坠龙大陆六大炼体中通灵体不去管它,剩下的阳血体、九阴体、兽王体、百炼生钢体以及最为恐怖的生死百裂体,哪一个会惧怕阴鬼之气?只有莫名的阴水之气才让人头疼~!”血屠夫粱香故意说道。

    血屠夫粱香刚才已经将南流月擅长的草木之力,以及白十三的浩然之力都囊括了进去,只要坑定那无望之河是阴水之气,不愁南流月和白十三两人不上当。

    南流月和白十三心中自然是冷笑连连,但是两人还是装作骇然相望,显示出了对于无望之河的忌惮。

    “如果真的如梁道友所言,那我和三白道友岂不是也危险连连?”南流月故意说道。

    “不错,确实如此,而且。。。”血屠夫粱香故意迟疑道。

    “而且什么?”白十三追问道。

    “而且我听闻那无望之河的阴鬼之力至少要有分神后期的修为才能抵抗一二,如果两位道友前去的话。。。恐怕会十分危险。”血屠夫粱香故意说道。

    “恐怕不只是十分危险吧?连道友你都十死无生,那我和三白道友过去,岂不是必死无疑?要我们前去,这不是故意坑我们做那铺路鬼吗?”南流月故意愤慨道。

    “这。。。哎。。虽然。虽然事实是这样,但是没办法,这就是我们护卫的命,就算明知道会死也不得不去,如果不是我突破在即,本能再进一步,我也不愿出此下策,毕竟一旦被揭露,护卫的待遇自然不必说,定然失去,恐怕性命同样会有危险,只是一个既定,一个未定,总要搏一下,我知道乐流道友擅长药物配置,所以才冒险来求两位,我们本就是伙伴同盟,希望乐流道友救我一救。”血屠夫粱香故意道。

    此话一出,南流月暗道厉害啊,如此说辞,不但不着痕迹的告诉了南流月和白十三其中的厉害关系,还挑拨的两人在不知不觉中就想留下,不想执行此次无望之河到的任务。

    “这药物我确实能配出来,虽然对于元气有些损伤,但是其实只是对于外表的损伤,内里是没有的。”南流月点头道。

    “真有?哈哈,这个太好了,多谢乐流道友相告,不知道乐流道友想要什么作为交换,只要我粱香能拿的出,绝对眨眼,定然双手奉上。”血屠夫粱香感激涕零道。

    “这个。。。我想请粱香道友,将我和三白道友都负伤的事情,一起上报。”南流月故意迟疑了一下说道。

    “啊?!这个。。这个。。好~!我答应你们,既然是伙伴,我也不能见死不救~!”血屠夫粱香似乎是咬牙下定决心道。

    “呵呵,如此再好不过了,多谢粱香道友了~!”南流月装作放下心思道。

    看到这个情景,血屠夫粱香心中哈哈大笑,如此就让南流月和白十三上当,真是妙计无双。

    而南流月这个时候也适机的拿出所谓的药物,交给血屠夫粱香。

    后者拿到所谓的药物,也装作小心谨慎的收好,才转过头像南流月和白十三说道:“三白道友,乐流道友,两位道友放心,今次大恩我粱香记下了,就算拼的一份危机,我粱香也要想办法将两位道友一起留下~!”

    “如此多谢粱香道友了~!”白十三强忍着笑谢道。

    “应该的,我们本是伙伴~!”血屠夫粱香一本正经的说道。

    “呵呵,是,我们是祸福与共的伙伴~!”南流月附和着说道。

    随即三人笑作一团。

    看到最终的目的达到,未免过多话语留下猜疑,粱香以去给南流月和白十三做保为理由,先一步离开。留下南流月和白十三在洞府内,静坐相望。

    “走了?”白十三问道。

    “嗯,已经离开我的监视范围。”南流月睁开眼睛道。

    “哈哈哈啊哈哈哈。。。。南大哥不要说话,让我笑一会。。。哈哈哈哈。。。”白十三笑的有些直不起腰来,显然已经憋了很久。

    “有这么好笑吗?”南流月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后皱眉道。

    “当然有,看粱香这戳货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骗你的过**的很好笑,刚才我差点没笑出声来,尤其是那血屠夫自以为得计,故意勉强答应你的要求的时候,差点就绷不住了,自以为得计,却不知将自己给自己的脖子上寄了个死扣,那种感觉真的很好笑。”白十三说道。  “呵呵,也许吧,只是此人太过算计的太过,但是实力不够,所以必死无疑。”南流月微微笑道。

    “就是如此,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真是诚不欺我,看来凡人的智慧,也许真的十分厉害。”白十三说道。

    “不是也许,是确实,虽然你我头脑清明远胜凡人,但是清明擅记,和计谋和不是一回事,凡人实力不足,自然要依靠智慧取胜,所以很多凡人比修士的心计要厉害得多。”南流月点头道。

    对于白十三的这一番话,南流月倒是十分认可。

    “嗯,多谢南大哥赐教,那么我们明天怎么做?等屠凉雨走后?找个地方杀掉血屠夫粱香?”白十三一边道谢一边问道。

    “呵呵,找个不用我们想,明日等那屠凉雨走后,血屠夫会带你我去一个人不知鬼不觉的地方的,那个地方就是我们出发的地方,也是我们安然回来后等机会外逃的地方。”南流月微笑道。

    “我明白了,好期待明日早日到来~!”白十三高兴道。

    “呵呵,相信很快,我们做好准备才好。”南流月笑道。

    “嗯,那我先回去,做好准备,好困住那见血地龙~!”白十三说道。

    “好,那明天就看十三姑娘的手段了。”南流月笑道。

    “定然不会耽误南大哥的计划~!”白十三一抱拳,随后向外走去。

    “呵呵,希望一切顺利吧。”南流月自我安慰了一句后,把手一挥,无数醉烟草的花粉出现,散发着迷人的香气。

    南流月轻轻摇头,拿出一个小瓶,向花粉源源不断的向其中注入进去,这东西时南流月留给白十三的手段,一旦出了意外,凭借这一瓶满满的醉烟草花粉,足以让事情出现转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