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七百九十一章 黑手?
    到此事,南流月和白十三这边可算是一切准备完毕,架好罗网,只能燕雀来。

    时间过的很快,血屠夫梁香的做事效率也极高,到了晚上,便来告知南流月和白十三,明天可以不用去出行任务,但是有些手续需要去办一下,具体需要明天再说,毕竟都是偷着来的,经办人的身份也不能透露,所以具体事项不能完全相告,但只要跟着他血屠夫梁香就好了。

    南流月和白十三自然全然接受,按下心中的好笑,只等第二天来临。

    第二天,和南流月和白十三想的不同的是,那屠凉雨虽然出行带走了很多高手,但是去出乎意料的安静,整个屠羊山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重要事情,以至于白十三一度以为屠凉雨的出行都是血屠夫梁香故意设的局。

    不过细心的南流月还是察觉到了不同,屠羊山上的守护位置虽然没变,但是每个防护的点,都少了不少气息,有些地方虽然气息没少,但是明显弱了一个档次,显然高手已经被抽调一空后补上的新人。

    听过南流月的解释,白十三才放下心来,等候血屠夫上门。

    只是这次血屠夫居然一直没有出现,让白十三心中焦急不安。

    不过南流月却成竹在胸,笑着对白十三说道:“十三姑娘不用太着急,有道是月黑风高杀人夜,我想不到晚上,血屠夫梁香是不会来打扰我们的。”

    “嗯?晚上那厮才会来!?”白十三一愣道。

    “嗯,晚上才回来,毕竟就散修为不够,你我可是有背景的修士,那血屠夫梁香怎么都要顾及一二的,所以一定会是晚上杀你我,而且一定会带到一个提前布有阵法的陷阱里才会动手。”南流月点头道。

    “阵法?难道这家伙怕对付不了我们?”白十三皱眉道。

    “一部分吧,最主要的还是不要让我们惨叫的声音被人听到,所以这阵法最大的可能不是杀阵或者幻阵,反而是隔绝一切探查的阵法更加有可能。”南流月分析道。

    “原来如此,看来这小子自己将退路选好了,那么本姑娘杀他的时候,也就不用费什么心思善后了。”白十三冷笑道。

    “嗯,这个确实如此,不过还有一个小变数要小心一点。”南流月提醒道。

    “嗯?还有什么变数?难道这血屠夫梁香手里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底牌?但是他一个洞虚后期的修士能翻出什么花样来?”白十三皱眉道。

    “我说的不是血屠夫梁香,而是那个百里檀,最近我一直在留意此人,据我观察此人很可能是草木妖修,所以对于我体内长生树的气息极为渴望,而且别忘了血屠夫的欲望也是被此人挑起的,所以明天此人才是变数。”南流月摇头道。

    “呵呵,一力降十会,就算百里檀有阴谋又怎么样?修为不过洞虚后期,能有什么手段?”白十三不屑的说道。

    “我们当然不怕他,但是如果此人只是眼线,又或者此人隐藏了什么,就比较危险了。”南流月继续说道。

    “行我知道了,我会小心,南大哥放心。”白十三点头道,对于南流月的忠告,白十三还是愿意听从的。至少南流月他们这一行程中,判断上没有出现过失误。78更新最快 ωωω.七8zω.cδм

    见到白十三会意,南流月变没有多说,而是告知白十三一起闭目打坐,将状态调整道最好,毕竟血屠夫也好,百里檀也罢,都是此行的小插曲,最终的目标还是冷铁的密室。

    白十三欣然接受,开始闭目养神。

    时间飞逝,白日到黑夜的这点时间,对于修士来说,和一刹那并没有多少区别。

    很快血屠夫便再次上门,这次血屠夫换下了自己标志般的衣服,转成了一身漆黑,不投一丝光亮的衣服。

    而且进门后,血屠夫还拿出两件同样的衣服交给南流月和白十三。

    “这是?”白十三疑惑道。

    “黑魇服,四级魔兽黑魇兽的皮毛制作,除了可以遮蔽眼观,还能弱化灵识的探知,夜行外出的不二祖安泽,当然价格不菲,两位穿完后一定要还我。”血屠夫梁香说道,话语间的肉痛敢应该是真的。

    黑魇兽是四级魔兽,但是数量不多,但是其兽皮非常奇特,可以吸纳光芒,也就是说此兽的兽皮如果制成夜行衣,绝对是最好的材料,就算在修真界也是价值不菲的,怪不得血屠夫梁香会有肉痛的表情,相比确实值些灵石。七八中文首发 7*8zw. m.7*8zw.

    “原来是黑魇兽皮毛做的衣服,不错不错,看来梁香道友的好东西不少,不知道能否卖与我们?”南流月笑道。

    “嗯?这个。。卖也不是不行,不过一件三千灵石,价格可不便宜。”血屠夫梁香想了想后说道。

    “呵呵,那还是算了,先完成今次的事情再说吧,反正我不着急。”南流月故意道。

    三千灵石对于梁香这种等级的修士来说不少,尤其是在坠龙大陆上,但是对于南流月来说,这个数很低了,但是未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南流月故意将事情延后。

    果然听到南流月的话后,血屠夫梁香脸色微微一变,但是旋即敛去,将他的真实想法掩饰过去。

    “我们还是尽快出发,夜色虽好,但是总要过去~!”血屠夫梁香说道。

    “好,梁香道友请带路~!”南流月点头道。

    血屠夫梁香则是微微点头,随机起身而去。

    而南流月和白十三则是穿上黑魇兽的外衣后,才遵循血屠夫梁香的身形而去。

    “不怕有问题?”白十三暗中向南流月传音道。

    这黑魇服虽然不错,但是是血屠夫梁香拿来的,白十三第一个不信任。

    “不穿会让他起疑的,这衣服我查探过了,确实有东西,不过东西恰好我很少熟悉,放心对你我没用。”南流月笑着开解道。说罢扔出两件东西。

    一件事昨日南流月拿来装最烟草花粉的小瓶,另一件则是一枚丹药。

    “这是什么?”白十三问道。

    “小瓶中是我制作的醉烟草粉,以备不时之需用的,而那丹药是解毒的,些许麻醉毒药,有备之下,一个正清丹足以对付了。”南流月笑道。

    “嗯,知道了~!”白十三答应一声,将丹药悄悄服下。

    两人在血屠夫梁香背后两丈的距离上,紧跟着梁香前行,而梁香则是左拐右拐的,行进一段就要换个路线,直到换了七八次后,才带着白十三和南流月进入了一片被草木挡住的空地上。

    “嗯?梁道友,难道就是这里,你说的人呢?”南流月故意问道。

    “嘿嘿。。哈哈哈哈。。别人?哼~!一对蠢货~!,今次还是乖乖的纳命来吧~!喝~!”血屠夫梁香冷笑一声,随机大喝。

    四周围的奖项瞬间变化,一道道黑线快速升起,在半空聚集,只是一个呼吸间,又消失不见。

    “二级阵法,无声阵?”南流月饶有兴趣的看着阵法的变化说道。

    听到这话,又看到南流月有恃无恐的样子,血屠夫梁香脸色闪过一丝也犹豫,随及又面露凶狠的说道:“眼里倒还不错,可惜今日你就要在此地成为亡魂~!”

    “哦?是吗?呵呵,那么这位道友,你也这样想?嗯?!”南流月并没有看他而是看向一处虚无说道。

    此话一出,血屠夫梁香一惊,但是看向南流月所指之地却什么也看不到,不禁恼怒道:“哼~!临死还要搞点花样,不放告诉你,你所谓的靠山一点都没用了,这无声阵,会将你的惨叫留在这里,你还是趁早自我了断的好,否则,老子让你死的痛苦百倍~!”

    以为自己被南流月戏耍,尤其是被血屠夫梁香视为案板上的肉的南流月,自然让血屠夫梁香有些恼羞成怒。

    只是南流月却毫不所动,继续看着那片空地道:“百里檀,难道真要本少爷将你拖出来~?!”

    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听到这话,血屠夫梁香心中一惊,旋即认真审视起南流月说的那片空地。

    而直到这时,那边空地上才起了变化,一个绿色的东西,从地面慢慢鼓起,速记破裂,百里檀走了出来。

    “百里檀~!真的是你~!”看到百里檀,梁香心中一惊,随机拖后几步,警惕的看着南流月和百里檀,在他看来自己是中了南流月和百里檀的奸计。

    只是百里檀却向着血屠夫梁香微微一笑,转而向南流月问道:“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按你的修为不应该吧?难道你手上有探查用的宝物?!”

    “呵呵,你想多了,只是你的味道太难闻了,一股恶臭的腐败味~!”南流月冷笑着看着百里檀说道。

    “你找死~!”百里檀狞笑一声,把手一挥,瞬间一股诡异的香气从南流月、白十三身上冒出,这种气息甚至肉眼可见,微微显现出淡红色的飞尘。

    更诡异的是,就连血屠夫梁香身上也在冒着淡红色的飞尘。

    而且就在淡红色飞尘飞起的时候,那梁香直接瘫软在地,丝毫灭有反抗的余地。

    甚至连一声惊叫都来不及。

    而下一刻,人形闪动,梁香的头颅依然被百里檀拿在手中。

    “呵呵,血屠夫?哈哈哈哈,血骨道不过如此~!”百里檀狂笑着,将血屠夫的头颅直接扔到地上,一脚踩的粉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