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七百九十三章 意外发现
    对于白云栈的地下,南流月熟门熟路的直接向着目标进发,不出所料,很快南流月就到了那个被见血地龙包裹的密室。

    不过和上次不同,这次南流月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挥手间,无数细小的藤蔓在地下穿动,这些藤蔓和南流月以往用过的都不相同,色泽暗黑,但是却透着诡异的紫色光滑,不过要是白十三看到一定惊讶,这种颜色他看过,和当时百里檀向地下伸出的顶端十分相似。

    这正是南流月炼化百里檀肉身得来的一种草木,地鬼藤,又叫百里无生,是四级的妖兽级草木,等级不算高,但是,据说可以在地下蔓延百里之广,且蕴含腐毒,非常麻烦。

    南流月也想道百里檀本体的等级这么低,稍微祭练了一下居然成功了,而百里檀的本体地鬼藤,对于地下施展非常合适,所以姑且一试下,竟然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这地鬼藤在地下用起来,如鱼得水,非常不错。

    地鬼藤非常纤细,但是韧性十足,数条地鬼藤向着缠绕的九级魔兽见血地龙慢慢缠绕而去。

    那见血地龙显然已经习惯了安逸的生活,正在睡眠,而南流月的手段不但非常轻柔,而且速度奇快无比。

    等见血地龙察觉的时候,地鬼藤依然将其缠绕起来,猛然收缩,将见血地龙直接捆了个结实。

    只是还没等南流月高兴,那见血地龙便发出一声震动大地的闷吼,身体陡然放大一倍,身上的刀刃一般的倒刺,直接将地鬼藤切除一半,剩下的也大都零散,构不成威胁,显然四级的地鬼藤在九级的见血地龙面前并不能构成多大的威胁。

    而且这一次出手,见血地龙也从半睡半醒间醒了过来,发现了向其偷袭的南流月所在,九级的魔兽,尤其是九级巅峰的魔兽,堪比一般大成,所以此兽感知到南流月手,根本不做多余动作,直接晃动一身尖刺,向着南流月的方向冲来。

    不过面对如此场景的,南流月心中反而暗自高兴,刚才施展地鬼藤的南流月根本没有力施展,而是故意将地鬼藤弄的弱小了不少,为的就是让见血地龙上当,对其进行追杀,所以看到见血地龙扑来,南流月不怒反洗,身形迅速向着和白十三约定好的地方赶去。

    只要见血地龙进入到了圈套之内,南流月有信心凭借自己的醉烟草,困住见血地龙。

    然而事情转瞬间又起了变化,那见血地龙在追到距离那密室十几丈的距离之外后,竟然双眼一红,不在追赶,而是返回冷铁密室外面。

    这一下让南流月心中微微皱眉,这见血地龙虽然是九级魔兽,智慧已开,但是没有这么机警吧?尤其是南流月故意惹怒此兽,难道见血地龙也学会了克制?南流月不能自己的想道,但是随即放弃了自己的想法,就算见血地龙灵智已开,也绝不会这么的如修心千年的老魔一样,可以心如止水。

    至少在南流月期初激怒见血地龙的时候,此兽并没有任何心如止水的表示,反而很容易暴怒。

    “怎么会这样?难道此兽不为所动?罢了,再来一次,我就不信这魔物不上当~!”南流月心中思考一番后,身形再次回转,手上的绿芒也开始在地下疯狂蔓延。

    几个呼吸的功夫,绿芒已经蔓延整个道整个密室之下,瞬间化作地鬼藤,向着见血地龙兜去,这次南流月加大了灵力,地鬼藤的藤蔓明显强大了不少,甚至生出细小的绒刺,向着见血地龙裹挟而去。

    这次见血地龙显然早就准备后,等着地鬼藤的网收起的时候,见血地龙十分油滑的躲避过了,只是见血地龙显然还是有些大意,那地鬼藤绒毛刺,并不是用来刺透穿透用的,而是用来抚摸涂摸用的绒毛,即使尖头很锐利,但并不是地鬼藤的攻击手段。

    而给别人刷上一层毒药之后,就铃铛别论了。

    绒毛刺拂过之后,见血地龙突然感觉到丝丝麻痒从身上下传来,继而麻痒变成了微痛,二手则是剧痛,最后痛麻交加,等闲修士都无法控制自己,更不要说魔兽见血地龙了。

    所以见血地龙开始被南流月折磨的有些暴躁,不停的向南流月开始进攻,只是每次都在一个固定的位置不在追击,转身回去,哪怕南流月就在那范围之外不足一丈之处的地方继续挑衅,那见血地龙就是不出来。

    明明已经是双眼通红,血脉翻涌,恨不得一口吞了南流月,但是偏偏到了地方就不在追击,让南流月感觉十分难受。

    如果这样下去,诱出这见血地龙的机会实在太渺茫了。

    不过南流月又一样好处,就是绝不轻易付放弃,所以对于见血地龙身边不断的有南流月的骚扰,让其不胜其烦,暴怒不已。

    终于当南流月再次飞刀那个固定的距离之外的时候,这见血地龙没有回去,而是疯狂的向着南流月做出攻击的样子,只是似乎被什么无形的东西困住,这见血地龙,怎么都走不出这个距离,只能上下其体,疯狂的向着南流月方向撞击着。

    但这些撞击显然不是因为地下的限制,因为每次撞击虽然看似被弹回,但是细心的南流月却发现,这弹回根本就是见血地龙自己在关键时刻折回,并不是碰触道什么无形的障壁,被挡回去,纯粹就是自己的潜意识在限制这见血地龙越过那道线。

    南流月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却仍旧不停的在刺激这见血地龙,毕竟只要一个动作,这见血地龙就会越过自我设置的屏障,追击南流月。

    随着南流月的刺激加强,见血地龙也越来越爆照,身体上都开始被自己的强行退回弄的遍体鳞伤,鲜血直流,仍旧向着南流月疯狂的冲击,似乎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殿坤的境界。

    就在整个时候,见血地龙的头上,开始浮现出一个金光闪烁的火焰花纹,这花纹南流月似乎见过,和冷铁手下奴印的样子极为相似,只是多了不少东西,和平日里的火焰纹大不相同,显的不但压制力更强,而且似乎还有其他也用途,如果不是暴怒之下的见血地龙几近发疯,这和火焰花纹奴印非常相似的花纹也未必会显现出来。

    “这到底是什么,好强大的控制力,居然能让这成熟期的九级魔兽见血地龙如此这般模样,哪怕暴怒自残也绝不出圈,果然可怕~!”南流月不禁思考道。

    毕竟如果这见血地龙总是不出去,对于他和白十三来说也绝非好事,那就代表者南流月永远无法在不敢掉见血地龙的前提下,进入到那棱体密室。

    “罢了,看来没有办法,只能试着将这见血地龙困在此地了~!”南流月无奈的想道,想到这,南流月打算自己动手将这见血地龙困在地下,毕竟时间有限,再耽误下去,恐怕事情会再起变化。

    然而当南流月准备施展手段的额时候,对面的额见血地龙,猛然间双眼放出一对红光,继而红光炸裂,连额头上的火焰花纹都开始便的极不稳当,似乎下一刻就要熄灭或者破碎。

    果然三个呼吸之后,见血地龙按头顶上的火焰花纹轰然炸裂,碎成片片金光,而见血地龙本来血红的双眼也恢复成了青紫色。

    而更出乎南流月意外的是,这见血地龙在眼睛变成青紫色之后,看到南流月居然流露出复杂的神色,随机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直接转身离开,向着广阔无垠的更远处的地下遁走,而且依然超过了见血地龙给自己设置的界限。

    “这是怎么回事,这见血地龙怎么自己逃走了?!”看到这个情况的南流月不能相信的想道。

    要知道几个呼吸之前这见血地龙还是一副恨不得将南流月食皮啃骨的样子。

    南流月不知道的是,在坠龙墓范围内,一个矮小的修士,刚刚被霸皇雷戈捏碎了头颅。

    不过不论怎么算,见血地龙都是走了,现在只要南流月破开包裹在密室外的阵法,南流月就能进入到了冷铁密室之中了。

    南流月心中欣喜万分,径直的向冷铁密室飞去,准备破解冷铁密室的阵法。

    然而事实又再次让南流月失望或者说意外了,因为这可能是冷铁密室的外面,居然没有任何阵法,南流月轻易就通过土遁之术,进入到了这密室内部。

    进入之后,南流月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道,这所谓的冷铁密室,用凡间传说中的地狱形容也不为过,到处都是血腥的痕迹,散落在地上依然有些腐烂的肉块,地面上早已干涸的犹如黑色痕迹的血液,案板上的白骨,无一不表示这里一直在发生着极其残忍的肉刑或者惨烈的吞噬。

    尤其是对于气味极其敏感的南流月来说,这里的气味简直让他作呕。

    好不容易才止住胃部的翻涌,闭住呼吸,南流月才有机会好好观察这所谓的冷铁密室。

    这密室非常大,被整齐的划分成了无数房间,但是这些房间根本不是房间,而是牢笼,用地牢来形容此地,远比密室来的贴切,南流月刚进来的位置,正是这地牢的大厅,显然也正是酷刑施展的地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