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七百九十四章 地下有人
    而现在整个密室中,所有牢房内活着的修士也好,魔兽也罢,不超过双手之术,而且绝大部分都陷入了诡异的睡眠状态,仿佛与世隔绝一般。

    南流月不禁将灵识扫过所有的房间,最终发现,这近百的牢房中,还有生命存活的。不过只有十三间牢房而已。

    心急之下,南流月不禁认真查看神识起来,这十三间牢房中,有五间只要稍微感知就能知道是魔兽的房间,而其余的八个牢房中,又有四个明显是修仙者,和妖秀的气息然不同,那么剩下的情况能看的就不多了,只有区区四个房间。

    南流月微微皱眉,但是身形开始向着四个妖修房间飞射而出。

    最先映入眼帘的一个房间内,躺着一个女妖,面容到是有些老气,但是在南流月的探查中,发现此女的其气息虽然不弱,但最多也只有分神期的修为,显然不是白十三口中那个已经到达渡劫后期极致的母亲。

    而第二个房间内的妖修,也可以一眼判断不是白十三的母亲,因此妖修虽然肉身是个女子模样,但是居然顶着一颗狮子的脑袋,显然还没有完渡过化形的天劫,就先南流月当年遇到的铁蛮一样,还留有妖修的部分外冒。

    第三个房间到是让南流月犹豫了一番,因为在这里的妖修无论形象和气息,都和白十三形容中的白三娘有些相似,但是当南流月准备唤醒此人的时候,却不经意发现,这个睡梦中的女妖居然呼吸出一道漆黑的小云,而又缓慢的将其吸入体内,如此反复不停。

    “七级妖兽,啸云虎?”南流月不禁皱眉道,如此呼吸的妖修恐怕只有狮虎一族中的啸云虎了,此虎的呼吸就是呼吸吐纳一朵诡异的黑云。

    连续三间牢房内都不是白十三的母亲,南流月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而当南流月认真审视了一遍后,更是让心中旋起了波澜,因为南流月发下这些修士也好,妖魔兽也罢,居然有一部分是他南流月见过的,细细想来,正是当日他南流月和白十三一起押送过来的箱子内的货物。

    如此算来,剩下的箱子数量和修士以及妖魔兽的总和,几乎一样,除了最深处的一间牢房内的那个活物以外,正好就是那日押解的数量。

    感受到牢房密室内的变化,南流月不禁有些心中发麻,难道如此算计最后还是一场空,那白十三的母亲白山娘根本不在这里?

    突然冒出的相反,让南流月自己也心中一惊,不禁看向牢房尽头的那个房间,那个房间中南流月还感受到一个活物。

    面对最后的希望,南流月不禁收起忐忑的心情,快速向最后额尽头略去。

    最后的房间似乎比其他的房间更加破败,但是让南流月意外的是,这个房间中的护栏居然是刻有无数铭文的法器,显然牢房中的修士不同一般。

    房间里的修士披头散发,骨架很大,但是偏偏已经瘦的皮包骨头,可以说已经瘦脱了相了,如同僵尸一般,而且此人的双肩上各有五个铭文闪烁的黝黑铁环,对于阵法有很深了解的南流月一眼就看出这些铁环的作用--禁灵。

    有了这些铁环的加持,那被困住的修士就算是大成期的强者,恐怕也无法施展灵力逃离这地下牢狱。

    只是让南流月心灰意冷的是,这个修士无论从那个方面看都是一个男修,和身为白十三母亲的白三娘没有丝毫关系。

    看到这个景象,南流月心中安叹一声:“可惜。”便准备离开。

    然而当南流月准备离开的时候,牢房中那个骨瘦如柴,灵力封的男修,却突然张嘴道:“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为何本我没有见过你。”

    此话一出,南流月大吃一惊,他没想这最后的牢房中,唯一的特殊存在,竟然不是在睡眠中,而是可以张口说话。

    感觉到南流月的震惊,这披头散发、枯瘦如柴的修士反而露出一丝惊喜道:“你不是冷铁的人?否则你刚才不该下意识的防备我,说明你不是冷铁的人,哈哈哈,你到底是谁?如果不是冷铁的手下,我想我们可以合作~!我可以保你直通仙界~!”

    听到这话,南流月只是冷笑一声,便准备离开,这里的修士也好,妖修也罢,甚至是魔兽都和他关系不大,南流月也没有烂好人到将这些修士和妖魔兽部放掉,更不是迂腐之人,所以南流月从看到那披头散发、枯瘦如柴的修士形象开始,便准备立即离开,否则耽误时间没看到见血地龙上钩的白十三不知道会着急成什么样子。

    而且能被冷铁困死在地牢中的老修士?能给他南流月带来什么无比优厚的前程?如果真行,此人恐怕早就自救了。所以听到此人的话开始,南流月便准备立即离开,毕竟

    看到南流月不为自己的话所动,那披头散发、枯瘦如柴的修士的稀释发出啧啧犹如鬼笑一般的笑声,而后才说道:“好,不为所动,但身上有没有奴印,冷铁那该死的东西怎么会放你进来?”

    南流月没有丝毫打算答话,毕竟无法杀掉这人,这里可是冷铁的密室,在搞清楚情况,或者救出白山娘之前,南流月不能破坏这里的任何一点点东西,哪怕是放出被冷铁抓起的修士或者妖魔兽都不能。

    所以南流月根本没有心情在停下,准备离开那披头散发、枯瘦如柴的修士视线后便施展土遁之术离开。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披头散发、枯瘦如柴的修士的修士猛然道:“你想杀掉冷铁吗?我可以帮你~!”

    听到这话,南流月一顿,随即想到一个事情,这披头散发、枯瘦如柴的修士或许是在吹牛,但是能一直不死,此人应该见过白山娘,又或者知道什么白山娘的线索。

    想到这,南流月转身皱眉道:“给你一次机会,说出你的来历,否则你便老死在这里吧~!”

    虽然有问题要问,但是心思细腻如南流月是绝不会轻易表露,反而是这种施恩妄报的方式更容易得到真正可靠的消息,否则此人能在冷铁那种阴毒残忍的修士手中过下来,智计之高绝对非常可怕,从此人口中得到有用的消息的可能性更加不可能。

    “呵呵,好心机啊,不知道你。。。” 披头散发、枯瘦如柴的修士继续受道。

    只是南流月转身就走。

    “小子~!你等等,老夫冷拜渊,是冷铁的父亲~!” 披头散发、枯瘦如柴的修士连忙喊道,显然对于油盐不进,随时用离开相威胁的南流月既爱又恨。

    听到这话,南流月吃了一惊,不禁转头向着披头散发、枯瘦如柴的修士看去,才发现此人面孔虽然枯瘦,但是眼神和嘴唇和当初在跳河渊白十三家里见过的冷铁留影十分相像。

    “你是冷铁的父亲?你怎么会被冷铁困在他自己的牢笼中?”南流月面无表情的问道。

    “当然是我对他有用,他需要我帮他继续变强~!”自称冷铁父亲冷拜渊的披头散发、枯瘦如柴修士说道。

    “冷铁本体是什么?”南流月继续问道。

    “呵呵,这个问题很关键,如果你能放老夫出去,老夫一定将所有事情和盘托出~!”冷拜渊说道。

    “那再见吧,冷拜渊道友~!”南流月冷笑一声,再次准备离开。

    “你奶奶的,你个小兔崽子,一点好处没有给老夫,还想套取老夫的情报~!”冷拜渊终于受不了南流月时刻的威胁,口中直接骂道。

    而南流月只做不知,快步离开。

    “好好好,怕了你了~!那冷铁的本体乃是一种变异的虎族妖兽~!”看到就要走脱的南流月,冷拜渊气急败坏的吼道,显然不甘心说出,但是又怕南流月离开,失去逃生的机会。

    “具体说一下。”南流月走回来道。

    “好吧,不过老夫没有其他要求,你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但是你走之前要帮我把身上的禁妖环拿掉,如何?”冷拜渊快速说道,生怕南流月再次搞鬼。

    “可以~!”出乎冷拜渊意料的是,对面的那个可恶的小子居然如此痛快就答应了。

    “你这么久答应了?难道你想时候反悔?!”冷拜渊下意识的说道。

    “你没得选择,说罢,冷铁的本体究竟是什么~!?不要告诉我是踏雾黑光虎~!”南流月继续面无表情的问道。

    “嗯?你知道?罢了,虽然不是我踏雾黑光虎一族,但是也是我族的变异妖兽,冷铁的本体不能算是踏雾黑光虎,应该是踏雾噬光虎,拥有吞噬能力的踏雾黑光虎,踏雾噬光虎虽然罕有,但是在修真界也曾出现过一次,我那不孝儿子冷铁,算是第二次。”冷拜渊稍微疑惑后说道。

    “踏雾噬光虎?那是什么?”南流月微微皱眉道,从冷拜渊这里知道的这一点依然和从权灵道哪里听来的相互印证,显然冷铁的本体很可能就是这个什么踏雾噬光虎,只是这妖兽出现的极少,修真界罕有记载,所以南流月向从冷拜渊口中得到冷铁的真实资料和天赋能力详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