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七百九十九章 目标一致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是啊,就算不对,我再回来也不算晚,月少那边的事情比我这边复杂的多,相比不会这么快到,确实应该去无望之河~!”秦放恍然道。

    “才明白过来吗?”避水金晶兽鳞洪不屑道。

    “嘿嘿,老鳞,看来关键时刻,还要靠啊~!”秦放笑道。

    “少拍马屁,本王不需要~!”避水金晶兽鳞洪说道。

    “呵呵,老鳞果然不是迂腐之辈,那我就去那无望之河。”秦放笑道。

    一番交谈后,秦放便准备按照辛娘子给出的地图上无望之河的位置进发。

    但是细细看了地图后,秦放脸色开始有些不对。

    “怎么了?有什么不妥之处吗?”感觉到秦放迟迟没有行动,避水金晶兽鳞洪的声音响起道。

    “有,有很大的问题,无望之河在这地图上的范围极大,宽度也极广,而更重要的是这无望之河距离坠龙墓不远,甚至可以说很近。”秦放说道。

    “这个有什么问题吗?两处绝地距离很近也算正常,也许这两处绝地本就是一同产生的。”避水金晶兽鳞洪说道。

    “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是有一点,没有发觉,无望之河的源头是地下,也就是说,这河是一股巨大至极的泉水形成,这就有问题了。”秦放说道。

    “有什么问题?”避水金晶兽鳞洪一愣道。

    “呵呵,当然有问题,那坠龙洞是深坑吧,这泉水恐怕也是深坑之中,两者如此近,绝对有渊源,正如所说很可能是一起形成大,但是为何霸皇雷戈只占据了坠龙墓,而没有管无望之河呢?”秦放问道。

    “或许那里除了危险,没有任何价值吧,这又能说明什么?难道发现什么不妥了?”避水金晶兽鳞洪疑惑道。

    “对,没有价值,就是没有价值,无望之河应该就是没有丝毫价值,所以霸皇雷戈才不屑占据,但是为何那屠凉风要去无望之河?”秦放反问道。

    “的意思是,屠凉风想对付霸皇雷戈?”避水金晶兽鳞洪一愣道。

    “哈哈哈,确实有人要对付霸皇雷戈,但是恐怕不是屠凉风,而是冷铁~!”秦放笑道。

    “冷铁?们费尽心思不是才将他们的关系挑拨起来?难道这冷铁根本不用们挑,他一直都想对付霸皇雷戈?”避水金晶兽鳞洪说道。

    “不错,如果我想的不错,一定是这样,而且霸皇雷戈恐怕也不是什么人族修士,而是妖族,那冷铁惦记的就是霸皇雷戈的血脉~!”秦放说道。

    “这点倒真有可能,那霸皇雷戈还有那坠龙墓我都能感觉到一丝亲切,只有妖族或者魔兽才能引起这种感觉,那霸皇雷戈既然能修成人身,肯定不是魔兽,所以此人如推断的是妖族的可能性极大。”避水金晶兽鳞洪说道。

    “这就对了,此人一定是妖族,而且血脉对于冷铁的吸引力极大,甚至比白十三的吸引力还大,所以屠凉风才会去无望之河,加上之前冷铁一直都在监视霸皇雷戈,更能说明冷铁也有意对付雷戈,而且图谋已久。”秦放说道。

    “原来如此,看来事情对我们更有利了。”避水金晶兽鳞洪说道。

    “不错,而且我想,冷铁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到了不得不提前发动的情况,所以连白十三的母亲都带到了无望之河。”秦放肯定说道。

    “秦放,真可怕,只凭一副地图和一个消息就能推断出如此多的事情,与作敌人,一定会死的很惨,怪不得当日本网会落到手,不亏不亏。”避水金晶兽鳞洪叹息道。

    “怎么,难道老鳞还感到亏了?我秦放可没做过对不好的事吧?”秦放没好气的问道。

    “呵呵不一样,本王可是魔兽中的王者,上品超级魔兽的顶级,而且正值巅峰,差的只是没有飞升,小子当初一个小小的分神后期的修士,怎么可能入的了本王的法眼?难道跟不吃亏?!”避水金晶兽鳞洪反问道。

    “这个。。。。”秦放有些无语。

    “呵呵,不过今天这个遗憾真的一点都美欧了,这小子如果不是陪这么多年,真的难以想象修真的年月不足三百年,说是万年老鬼都不会错。”避水金晶兽鳞洪继续道,语气带着几分信服几分调侃。

    “哈哈哈,老鳞放心,以本少爷的资质,早晚要冠绝修真界的,至于飞升,更是眨眨眼的事,绝不会让亏的~!”秦放哈哈笑道。

    “呵呵,早就知道了,现在既然知道了,小子打算怎么办?”避水金晶兽鳞洪说道。

    “当然要好好利用一下,目前还没想好,但是乱中取计是必须做的,只是看临时怎么用。”秦放说道。

    “那现在?”避水金晶兽鳞洪笑道。

    “当然是全力赶往无望之河~!”秦放笑道。

    说罢径直向无望之河方向奔去。

    这次秦放的速度要比来到这里的速度更快,他准备抢先一步感到无望之河,至少要赶在屠凉风之前。

    秦放所在的位置,远比屠羊山去无望之河近得多,所以秦放大有可能赶在屠凉风之前,如果赶在屠凉风之前,那么对于秦放在虎口夺食非常有利。

    所以心心念着之下,秦放奔走的速度不禁也快了不少,比来的路程要快的多。

    无望之河的长度极长,但是秦放判断,那屠凉风一定是去无望之河的源头,和坠龙洞并列而居的那个泉水之地。

    秦放这边焦急向着无望之河方向追赶的时候,南流月和白十三一遍,依然出了屠羊山的范围,向着一路行来,路上的痕迹方向紧急追赶,在南流月和白十三看来,白三娘很可能就在此次出行无望之河队伍中,只要赶上屠凉风的队伍,就有很大的机会救出白山娘。

    只是在南流月和白十三追了几天的时见后,南流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南大哥?有什么不妥吗?为什么的脸色这么难看?”白十三不禁问道,南流月给她的印象,一项温文尔雅,遇事不慌,现在这个样子,显然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有些不对劲,十三姑娘,有没有感觉我们正在往一个错误的方向追赶?”南流月终于将心中的话说出来道。

    “错误的方向?这个方向不是我们从那对守卫的口中听来的吗?而且一路上也有车马行进的痕迹,应该没有问题吧?”白十三一愣道。

    “不,有问题,可能没注意,我们追踪的这个方向,虽然也是去往无望之河的,但是显然越来越偏离无望之河的主干,向着支流而去,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有没有察觉到,前方修士的气息?”南流月说道。

    “气息?气息怎么了?”白十三一愣道。

    “秦放的气息虽然似乎和最开始一样,但是越来越多的气息变的一模一样,甚至根本如同复制一样,分辨不出到底是谁。”南流月说道

    “嗯?是说?那些气息不对劲?”白十三问道。

    “不错,而且刚才我还嗅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如果我想的不错的话,我们很可能上当了,这一路行来根本不是屠凉风的队伍,而是对方故意设下的诱敌之计。”南流月说道。

    “诱敌之计?那是什么意思?”白十三再次疑惑道。

    “我体内有长生树的力量,所以对于草木气息极为熟悉,再加上我天生嗅觉过人,所以对于气味极为敏感,我刚才嗅到的气息是青黄木的气息,虽然很淡,但是应该不会错。”南流月说道。

    “青黄木?那是什么?难道是草木妖秀?”白十三皱眉道。

    “当然不是,撒豆成兵,剪草为马,听过吧?”南流月问道。

    “嗯,这个我听过,四大魔门中,玄冥府的得以道法之一。”白十三点头道。

    “不错,就是 ,但是不知道,撒豆成兵其实是一门极为恶毒的道法,那身为四大魔门之一的玄冥府中,有一种法诀可以直接把生人的元神抽出,注入到一种媒介中,练成可以供给驱使的豆兵,而所谓的豆这种媒介,就是青黄木炼制。青黄木,本是一种具有吸纳元神作用的四级草木,被秘法炼化,成为可以承载元神的法器。而更重要的是,豆兵的气息是一致的,没法察觉到不同。”南流月说道。

    “的意思是,前方有人故意在用豆兵替代修士,让真正的屠凉雨脱身而去,而这个队伍则依靠豆兵作为掩护,引开潜在的敌人?”白十三说道。

    “不错,就是这个意思,因为空气中青黄木的气息越来越多,才被我逐渐察觉,这施法之人,绝对是各种高手。”南流月点头道。

    “那我们岂不是跟丢了,这可如何是好?!”听明白一切的白十三顿时脸色大变。

    “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了。”南流月无奈道。

    “嗯?有什么办法,只要我能做的到,南大哥只管说~!”白十三惊喜道。

    “抓住前面那施展撒豆成兵的修士,逼问屠凉风真正的去处,否则无望之河如此之长,我们根本无法把握那屠凉风的去处,只要将这人拿下,才能找到屠凉风的真正目标。”南流月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