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八百零一章 不过如此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这身材不高,头顶绿毛的修士才是真正的玄冥府弃徒,无论是困住白十三的那个修士还是之前领队的枯瘦修士都是诱饵。

    南流月在最关键的时刻发现了此人真正的藏身之地,但是白十三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南流月还不清楚,所以此人一脱离南流月的第一波攻击,南流月就将身形停下。

    “呵呵,我的身份还需要冒充?玄冥府府主冥厉让我告诉,凄玄法已死,只剩一个老不死的了~!”南流月故意扰乱道。

    毕竟虽然找到了此人,白十三却不知道被此人用什么方法将白十三弄不见了,所以南流月打算一遍稳住此人,在想办法将其活捉。

    “哈哈哈哈,果然是小辈,谎话都不会说,告诉吧,小子,老子就是冥厉的亲弟弟,冥害~!现在知道的想法多么蠢了吗?哈哈哈哈~!”头顶绿毛修士说道。

    “嘿嘿,我当然知道,是不知道哥哥~!蠢货~!”南流月冷笑一声,把手一挥,天地间猛然卷起巨大无比的龙卷,直接向着自称冥害的修士卷去。

    自称冥害的修士,则是冷笑一声,把手一挥,一团黑气直接向着龙卷风迎去。

    看到这个动作,南流月一愣,但是本能的感觉事情不对,黑色雾气就是气体,对于狂风本就是处于下风,为何这冥害要对狂风如此动作?

    下一刻,南流月就知道了冥害的手段,那黑色雾气就在靠近龙卷飓风的时候,突然显现出一排白色的尖锐之物,竟然是一排不知道什么东西的牙齿,竟然直接向着飓风咬去。

    而更让人惊讶的是,这牙齿竟然真的将飓风咬下一个缺口,就像是一块肉饼被人吃了一口一样。

    “这是什么?怎么会这样?~!”看到这景象南流月不禁大惊失色道。

    能将飓风打散的道法南流月见的多了,但是能将飓风这种无形之物咬掉一块,那就十分诡异了,这根本不和常理。

    “哼~!嘿嘿嘿~!小子等死吧~!”冥害凄厉的笑着,手中黑雾缭绕,而那咬掉龙卷风的牙齿,却再次猛烈的向着残余的龙卷咬去,几口下去,本来威力极大的龙卷风竟然被啃食掉了。

    如此一来让南流月真的惊出一身冷汗,这诡异的牙齿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显然正是他风灵力的克星。

    不过南流月毕竟经历过无数事情,更是被困在一地长达百年,心思早就可以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了,只是这次遇到了能吞吃风力的怪牙,才让南流月感到震惊,但是短暂的震惊吼,南流月立刻将手一挥,一个圆球射出,向着那诡异牙齿射去。

    面对射来的珠子,冥害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而是转而催动那怪牙法器带着一股黑烟向着南流月的圆球咬去。

    就在那怪牙就要要中南流月的圆球的时候,南流月把手一张,无数细小的如长针一样的筋刺猛然炸开,向着诡异牙齿射去。

    这圆球是正南流月用了多年的龙筋刺,此刻被南流月催动,正全力向着冥害的诡异长牙射去,瞬间变将其缠绕的稳稳当当,丝毫无法动弹。

    只是就在南流月心中暗喜的时候,那诡异的牙齿突然轰的一声炸碎,化作满天的的黑色雾气,直接让南流月的龙筋刺捆了个空,而且就在龙筋刺无法建功的同时,那黑气再次在其他地方凝结成怪牙,向着南流月咬去。

    “可以虚化,又可以撕咬风力,难道,这东西是蚀风兽的牙齿炼制?”南流月皱眉道。

    “哈哈哈哈,想不到这消失势力不行,眼力到是不错,没错,我这宝贝就是蚀风兽的牙齿炼制~!任何风属性神通都无法在此兽面前讨得好去。”听到南流月的话,冥害得意道,显然对于这故意牙齿十分满意。

    “这怎么可能能,蚀风兽只是传说中的魔兽,怎么会真有~!?”再次确认后,南流月不禁震惊道。

    蚀风兽,是传说中,头大如鼓,口大如杠,身子却细小如犬,靠吞吃风力而活的诡异魔兽,没人见过此兽,据说此兽只有三日生命,生于风,养于风,死于风,化成风,但怎么算都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也不知道这冥害的妖兽牙齿从哪里来的。

    “小辈,都说孤陋寡闻了,本座的能力抓个蚀风兽能算什么?”冥害故作神秘的不屑道。

    “呵呵,那几多有得罪了~!”南流月嗤笑一声,把手一张,一颗巨大的草木猛然间从地下窜起,青绿色的宣传牙齿一口就将冥害的法器吞下。

    “什么~!”冥害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

    他根本毫无察觉,就被突来的袭击将宝物吞下,而更让冥害恼怒的是,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蚀风兽牙法器有种脱离心神的感觉,仿佛被什么东西融化了。

    “噬妖草~!”等冥害看清楚那巨大的草木之后,心中顿时再吃一惊,噬妖草吃的可不止是妖兽,魔兽当然也不在话下,而且噬妖草吞吃后,无论是妖兽也好魔兽也罢,都会失去反抗的能力,乖乖的被消化,而现在他冥害的法器显然也正在被消化。

    这下可真的让冥害担心了,思考之下,冥害把手一挥,是个形态各异,但是眼睛均通红的豆兵,向着南流月杀来。

    “呵呵,冥害莫要欺我~!这血煞灌体的豆兵确实厉害,但是在我的手中恐怕根本没用~!”南流月一语道破这些红色眼睛的豆兵来历不说,还扔出一道道风箭,直接将向着些豆兵射去。

    血煞灌体豆兵,虽然可以战力大增,但是一个煞字就足以让让这些豆兵有着致命的缺陷,此物对上阳刚之物,就会彻底失去其功效,被死死可住。

    南流月的罡风正是天帝之威,纯正的阳刚之物,放出的那些箭矢,正是罡风灵力组成,一圈攒射后,十几个血煞豆兵,全部到底不起,直接化作带有血色的请红木。

    冥害显然没想到刚才看似简单就被克制破解的风力居然如此厉害,申请有些意外,但是旋即此人猛然发狠,瞬间十数个血煞豆兵全部化成浓血一般的黑红之水,向着南流月疯狂的裹挟而去。想要用着煞气之血将南流月整个包裹化掉。

    看到这个场景,南流月冷笑一声,巨大的风劲陡然在其外形成一层巨大的暴风障壁,不但将那黑红之水挡下,而且大有趋势将其反弹回到冥害的方向之意,让冥害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暴虐。

    “起~!”冥害咆哮一声,身后两个本来十分强壮的豆兵,突然巨大化,而且随着这两个豆兵的巨大化,这豆兵也起了阶段的变化,本来还是人形,但是越大越向一块长有短小四肢的巨墙,而且墙上还布满了拇指大小孔洞,巨响巨大的蜂窝一般。

    “射~!”冥害再次咆哮一声。

    一根根苍白色箭矢从空洞中射出,直接向着南流月射去,仿佛是为了和南流月斗气一般,这些苍白色的箭矢和刚才秦放施展的风箭长短不差多少。

    南流月一边,在苍白色箭矢刚刚射出的时候,就支起了无数龟甲檀,护在自己身前,准备挡下这些苍白箭矢。

    然而下一刻,南流月就发觉了不妥,这些苍白色箭矢似乎真的射不透哪里有的龟甲檀。

    但是两个呼吸之后,南流月明显感到自己龟甲檀内有一种诡异的气息吗,就像冤魂一般。

    而就在南流月感到龟甲檀诡异变化的那一刻,冥害诡笑一声,把手一挥,暴喝道:“看我道法~!”

    仿佛印证此声音一样,本来还在南流月控制中龟甲檀突然和他的心神失去了联系,而下一刻,南流月的龟甲檀猛然起来巨大的变化。

    本来只有一丈方圆的龟甲檀猛然间化作一个高大十丈,通体黝黑,口生锯齿,眼闪绿光的巨大妖兽,转身向着南流月奔袭而来。

    看到这个变化,南流月确实心中震惊,本来百试不爽的草木操控,竟然在这一刻被对方利用了,让他不禁心中恼怒。

    不过南流月心中已然有了决算,就在这逆反的巨大怪物张开锯齿大口向南流月一口咬下的时候。

    南流月轻轻打了个响指,瞬间,巨兽直接化作漫天绿芒,闪烁一两下,便全部消失不见。

    这次轮到冥害震惊非常了,他淫浸玄冥府道法无数年月,更加结合自己的天资创出更新的用法,困住白十三的方法也好,反杀南流月的道法也罢,都是他冥害多年深入研习玄冥府道法的结果。

    如此气势恢宏,有出人意料的反击,本应将那目瞪口呆的南流月一口咬碎才是,怎么会在此人手中一个响指就灰飞烟灭了呢。

    “难道此人是仙界之人,会那传说中的仙术“弹指千年”?”冥害不禁震惊的想道,因为除了那传说中可以一弹指就糜灭众生的“弹指千年”,冥害是在想不到有什么功法道术,可以一动不动只凭一个响指就毁掉了他苦心换出的巨大怪兽。

    冥害不知道的是,那龟甲檀本就是南流月幻化而出,只要他愿意,顷刻就可以让一切都归于虚无,无论那龟甲檀变成什么模样。

    不过南流月当然不会告诉冥害真想,在巨兽消失后,南流月故意看着冥害的眼睛。而是先冷笑一会后才不紧不慢,一字一句的向冥害说道:

    “呵呵,这就是玄冥府引以为傲的道法剪草为马吧~!?不过如此~!不过如此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