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八百零二章 活捉冥害
    南流月此话一出,顿时让冥害大吃一惊,刚才那龟甲檀突然变成巨兽反戈一击,正是玄冥府的绝学“撒豆成兵、剪草为马”中的剪草为马。

    但是也不是简单的剪草为马,冥害已经将这招练到了极致,凭借射出的骨箭为媒介诱发草木的特性,才能施展出,不但威力无穷,而且可以反客为主,非常厉害。

    只是没想到那南流月竟然可以轻易的就破解了这道法,让冥害心中已然非常震惊,在上加上南流月又将其道法一语道破,让冥害本来坚韧的内心都不经意露出现一道裂痕。

    而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就在冥害震惊的瞬间,背后突然想起巨响,继而无数豆兵如天女散花一般崩碎,漫天飘落。

    而残渣掉落间,白十三一身白色劲装再次出现,一双怒目,满脸杀气,但是其实却是磅礴如山,极度震撼。

    原来是白十三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再次回到争斗现场。

    “什么,怎么可能~!此人怎么可能破得了我的大黑天冥王域~!”冥害再次大吃一惊。

    “狗屁东西~!什么大黑天冥王域,不过是一个遮蔽五识的阵法,你当本座是吃素的~!”白十三恼怒道。

    事实上,冥害的大黑天冥王域怎么可能是简单的东西,而是将一个豆兵练成五识封禁,无感失的活死人,再用阴鬼之气将其裹住,而后将豆兵的核心用鬼泣炼化,形成一种鬼核一般的东西,至于眉心,一旦实战,可以将修士整个吸入豆兵体内,这也是为何最初的时候,南流月以为白十三被封禁而不见了的原因。

    当时白十三冲过去面对的那个诡异的绿毛瘦子其实就是这大黑天冥王域,也正是那东西一瞬间将白十三拉入体内。

    本来被这大黑天冥王域拉入体内后,绝对就会失去一切感知,其实白十三最初被吸入后也是如此,瞬间失误五识,不觉五感,但是这次真是天灭冥害,如果冥害抓住其他人,换成抓住的是南流月,也绝不会向白十三这样轻易脱困,就算出来也绝对会用上一番功夫。

    而白十三被困住后,经理最初的五识尽失的结果后,开始拼命反抗,不但不顾形象的撕咬啃抓,而且什么方法都用,当白十三睁开他的第三只眼睛,放出天赋能力浩元圣极光的时候,正好面对的是那大黑天冥王域的核心--鬼核,鬼核可是用鬼气炼制,虽然对与迷惑用的幻阵非常有用,但是偏偏被浩元圣极光克制,白十三一击之下,鬼核瞬间爆炸,大黑天冥王域也在瞬间被崩碎。

    不仅如此,连冥害用来故布疑阵,不曾调用的遮挡豆兵都被白十三随之而来的怒火部崩碎。

    而更惨的是,三次震惊之下,真的让冥害短暂失神,这可是致命的错误,因为白十三现在真的是怒不可遏,本来在南流月面前夸下海口,可以将冥害手到擒来,没想到不但没有抓到,反而被对方困住,还要南流月施法救助,让她颜面尽失,这可让心高气傲的白十三无法忍受,所以刚一脱困,白十三直接半妖化,本来虚幻的羽翼,直接实化,人也如闪电般直接向冥害射来。

    而冥害正好赶上短暂震惊中的思考空白,异常恼怒,杀气爆棚的白十三。

    所以一刹那的功夫,白十三已经到了冥害的眼前,而冥害也看到了一个巨大闪着灵光的拳头向其头颅打来。

    “完了~!我不甘心~!”感觉到死亡的威胁冥害不尽心中不甘的喊道。

    好在关键时刻,南流月猛然暴喝道:“十三~!不要杀他,要活的~!”

    听到这话,白十三勉强将化拳为爪,一把爪向冥害的咽喉,想要将其扼住。

    只是虽然南流月喊了,白十三也变化了,但是终究有些晚了,这一抓虽然没有直接捏爆冥害的脖子,但是也瞬间将冥害送入了昏迷。

    没有了冥害的控制,剩余的豆兵,几个呼吸般重新爆开,化作一颗颗带着灵气的青黄色木球,正是青黄木。

    南流月看了看青黄木木球,微微思考了一下,把手一招,将这些木球收入囊中,毕竟这些东西是草木炼化的,如果南流月实验一番,未必不能控制,所以南流月将这些东西小心收好。

    而另一边,掐着晕了过去的冥害的白十三,向南流月喊道:“终于抓到了,南大哥,你说怎么处理?”

    南流月苦笑着看了一眼白十三,心中不免叹息,这冥害的强大是显而易见的,无论是道法还是手段都十分惊人,蚀风兽牙、血煞灌体豆兵、逆转的剪草为马,大黑天冥王域,哪一个不是极强的手段,再加上心机也非常不错,单是引诱敌人有一环套一环,非常缜密,如果不是道法接连被破解,绝不会被白十三一招打昏。

    不过现在南流月也不好惹动刚刚吃过一亏的白十三,只能点头道:“先将其抓到一个僻静的地方,至少要远离这个主路线,然后再拷问吧,没必要招惹其他可能打主意的修士。”

    “嗯,我明白了,就按照南大哥说的,我们先离开这里~!”白十三同意道。

    说吧,白十三把手一挥,取出一把钢针,向着冥害的各大要穴根根刺入,而后才和南流月一起向着远离屠凉风既定路线的方向飞离。

    大约三个时辰之后,白十三和南流月两人已经飞离了屠凉风的路线很远,而且两人也找了一个低矮小山的山洞,洞里一只黑岩蛇被白十三一拳打碎,洞内也就成为拷问冥害的最好之地。

    “这地方不错,就这里吧,不过拷问还是南大哥来吧,对于这方面,我更相信南大哥的手段。”白十三说道,一路走来,白十三对于南流月更加新信赖。

    “好,我来吧,恰好我也知道一些关于玄冥府的秘密。”南流月点头道。

    “南大哥居然知道玄冥府的秘密?真是见识广博~!”白十三不禁称赞道。

    “算不得什么见识广博,只是当年碰巧知道一些秘密罢了。”南流月摇头道。

    “那也相当了不起了,我在崇龙大陆生活多年,只是知道玄冥府神秘非常,从没听过什么这个宗门的辛密。”白十三同样摇头道。

    “呵呵,希望有用吗,毕竟我知道的都是片段,很难凑成一个完成的故事。”南流月说道。

    “南大哥智计,白十三向来是十分佩服的,定然会成功,我对你有十足的信心。”白十三说道。

    听到这话,南流月一阵苦笑,只能无奈的点点头,转而开始准备审问冥害。

    冥害被白十三用钢针刺穿各大穴位,将其灵力封住,已经无法作恶,但是南流月为了小心起见,还是自己也出手在冥害体内送入一道灵气才将其唤醒。

    冥害醒了之后,眼中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才缓缓抬头道:“不杀我?那目标就不是我了?你们到底是谁?为了那屠凉风,嗯又或者是为了冷铁而来?”

    “冥害,是吗?我是你就闭嘴,等着回答,你只是笼中鸟,瓮中鳖,现在不死,不等于以后不死~!”南流月平静道,没有任何悲喜的色彩。

    不过南流月知道这种没有表情的询问,远比张牙舞爪,努力冲冲,声色俱下好用的多。

    “呵呵,好,你问吧。”冥害笑道。

    “看来你真的不怕我,难道你真的不怕我?你要知道,鸠摩炎罗,凄玄法,都是死在我手里的,难道你觉得我不干杀你吗?”南流月似笑非笑的看着冥害说道。

    “呵呵,这笑话并不怎么高明。”冥害笑道。

    “鸠摩炎罗,你们玄冥府和烈焰魔宗的双料叛徒,两百年前,死在无尽沙海,凄玄法的死相更惨,百年前被本座在积魔海撕成碎片。”南流月笑道。

    听到这话,冥害先是一愣随机脸露不懈,却并未说话。

    “你的不说话,是因为凄玄法吧?哈哈哈哈,不错,本座撕碎他的时候,此人已经死了很久了,不过作为傀儡一直活着,我杀他,也只是毁掉了一具尸体,呵呵,你哥哥冥厉下手比我早得多,否则你冥家怎么可能执掌玄冥府?”南流月哈哈笑道。

    这次冥害终于停下了笑容,皱眉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听到这话,南流月心中一动,自信道:“我想说的是你玄冥府,不,你哥哥好大的胃口啊,不是想要玄冥府,还想要无尽沙海,还有博浪山海,现在看来,这慢死死气的坠龙大陆也是你哥哥的心思所望,真是厉害厉害,实在让人佩服佩服~!”

    此话一出,冥害顿时脸色大变,因为这个心思确实是冥厉的,但是除了他冥害以外,冥厉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包括玄冥府的一宗长老,都不清楚他哥哥的秘密和野心,但是眼前这人言之凿凿,显然知道的极多,这种不入三耳的秘密,随口呼来,让冥害有一种如坠冰窟的感觉。

    不过南流月这次真是灵光一闪,因为他接触的几个地方,无尽沙海也罢,博浪山海也罢,积魔海也罢,就连这坠龙大陆都是,总有一处很适合玄冥府的地方,如此串联下来,显然有阴谋,南流月姑且一问,就让冥害大惊失色,自然让南流月知道自己所猜非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