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八百零六章 黄泉老鬼
    南流月等三人距离冤魂弯的距离并不算太远,大约只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一行三人已经飞到了目的地,不远处,一片焦黄色的光幕撑起,正抵挡着一股股鬼绿色的河水冲击,河水显然有剧毒,腐蚀之力极为厉害,每次冲刷都要冲刷掉不少的焦黄色,但是那焦黄色的光幕也异常坚韧,虽然每每被冲刷去不少,但是只要一个呼吸便会再次补充完整,等待下次河水的冲击。

    “这是什么?没听过屠凉风还有这种手段啊?什么阵法会是这种焦糖之色?”看到眼前的景象冥害不禁自言自语道。

    “真阵法透出的光芒颜色虽然不差,但是为何我总感觉道一股恨意,仿佛这阵法蕴含着极强的怨念。”白十三皱眉道,他的本体乃是上品超级妖兽圣光虎,乃是一种天然蕴含浩然正气的妖兽,对于怨气一类极为敏感。

    “你感知的没错,这幅景象,加上你的感知,可思议判定,这阵法应该是凝怨化身阵。”南流月传音道。

    “凝怨化身阵?用怨气作为防御只用的稀有阵法?”冥害一愣,随机回音道。

    “嗯不错,正是,凝怨化身阵本来只是用来提炼怨气的一种方法,但是被前辈大能硬生生改成了阵法,而且是另辟蹊径的防御阵法,正常情况下怨气自然是用来攻击,能演化成防御的少之又少,这凝怨化身阵可算是各种翘楚,非常厉害,只是。。。。”南流月解释道,只是最后却故意装作疑惑将声音拖长。

    “嗯?只是什么?”果然此话一出便激起了冥害的注意。

    “只是这阵法虽然防御极强,但是同样的是消耗也极大,远比一半用灵石驱动的阵法消耗大的多,所以就算怨气充足,也要消耗极多,就算坠龙怨气极多,恐怕也无法经得起累月的消耗。”南流月说道。

    “无烬莲花台,屠凉风手中有一件宝物,叫做无烬莲花台,可以容纳数不尽的怨气。”冥害说道,听到南流月的解释,冥害反而更加相信了。

    听到无烬莲花台几个字,南流月一愣,想起当日屠凉雨从那个倒霉修士手中夺回的东西,就是无烬莲花台,想不到这东西是用来储存怨气的。

    “不过应该撑不了多久了,否则不会急急忙忙招我回来。”冥害想了想后说道。

    “你说的没错,这修复的速度已经跟不上破坏的速度了,我想顶多再过三天,这个阵法就会被那毒水击破。”南流月思考道。

    “可惜,早知道这边如此紧张,我们就该再迟来几日,那个时候,阵法被破,屠凉风姐弟自然难逃一死,岂不更好~!”冥害有些可惜的说道。

    “现在已经晚了,过去看看再说吧~!”南流月说道。

    “嗯,也只能如此了。”冥害叹息一声,向阵法飞去。

    几人的靠近引起了阵法中人的感知,一个身材极为火辣,一头诡异绿发的女子转头看来,此女生的极为娇媚,用秦放的话说的话,此女绝对是一眼看上去就只能想到红阿姑的那种娇媚。

    但是冥害看向此女的眼中却充满谨慎。

    不用冥害多言,南流月和白十三自然也知道了,此女恐怕就是冷铁的心腹屠凉风。

    果然,南流月刚刚起了心思,耳边冥害的传音便想起道:“此女就是屠凉风,不要被她的外表迷惑,此女极其嗜杀,心黑之处,不下于冷铁。”

    冥害话音落下,屠凉风的声音便响起道:“害先生,你回来了,太好了,正是时机,我这阵法还能撑几天,用你的豆兵潜入这冤魂弯中,看看那老鬼究竟搞什么鬼,怎么可能催动如此多的腐蚀之毒。”

    屠凉风的声音中带着无比的恨意,显然对于这个危害他们的毒物极为恼怒。

    “腐蚀之毒?阴毒中带有化骨之力的恶毒?这无望之河冤魂弯不是化去一切,怎么可能有这种用人骨练成的毒物?”听到屠凉风的话,冥害一愣道

    “不错,就是这东西,你探清这老鬼的位置,本座这就将那老鬼抓上来~!”屠凉风恼怒道。

    此女的声音和她的外表绝对相配,就算是怒极了,喊出的话,也透着两分娇媚,让人感到身体发酥。

    “我明白了,大人稍安勿躁,容我一观。”冥害拱手道。

    “好,你看仔细了~!”屠凉风把手一招,将阵法放出一个空洞,容冥害和南流月以及白十三进入。

    显然屠凉风对于冥害的日常已经习惯,对于冥害身后扮成豆兵的南流月和白十三,根本看都没看一眼。

    而冥害也选择了目不斜视,直接带着南流月和白十三越过冥害,向着冤魂弯方向走去。

    直到几人快到阵法边缘,三人才真正看到冤魂弯的真面目。

    这个地方说是一道弯,但是除了汹涌澎湃的激流,显示出这里是一道河湾意外,竟然丝毫看不出是一道河湾,更像是一个小型的海,河水幽暗,远不是无望之河同流的感觉,而且在河湾的最内层,有数十道漩涡在不停游走,仿佛数十条凶恶的大蛇,在张口向上吞噬。

    而事实上,这些漩涡上也绝对是生人无法靠近的存在,这些漩涡的力量,可以轻易将一个修士撕成碎片。

    “嗯?这河里的黄泉老鬼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漩涡中充满了死气~!难道黄泉老鬼不是生人?”看着河水中的巨大漩涡,冥害皱眉道。

    不过做戏要做套,虽然想要趁机灭掉屠凉风,但是绝不能表现出来,该出手的时候,还是要出手的。

    所以认真端详了冤魂弯一番后,冥害把手一挥,手中一颗黄色的珠子直接向着漩涡中心射去,呼吸间依然没入漩涡之中。

    “起~!”冥害一声厉喝,将手向河水中一指。

    一指之下,水下突然发出一声轰鸣,随即一河水猛然鼓起一个水包,水包鼓起,瞬间炸裂,一瞬间无数碎屑爆飞而出。

    而冥害则是眼中厉色一闪而逝,显然刚才那一枚没有化形的豆兵已然被人毁了,无论是人力还是无望之河的河水之力,能在一个呼吸间就能将将豆兵毁去,绝对都是非常可怕。

    因为为了避过杀机,冥害根本没有激活豆兵,而是纯以死物的形态扔出,如果是活物毁就毁了,死物还被如此快速摧毁,足可见这河水中真是处处杀机。

    不过如此反而激起了冥害的凶性,冥害冷哼一声,取出一物,猛然向水中扔去。

    此物南流月也极为熟悉,正是摄魂球,南流月储物戒指中还有一颗。

    摄魂球虽然并不是什么太过珍惜之物,但是也绝不是便宜之物,就算是冥害身家丰厚,也绝没有这么扔着玩的,如此随手扔出,足可见冥害起了火气。

    摄魂球陡然射出,也如同豆兵一样,直接扔出那旋涡的正中。

    和上次一样,水下再起一声轰鸣,河水也再次鼓起水包,摄魂球同样被炸开,炸成偏偏碎屑,只是这次冥害不但没有发怒,反而诡异一笑。

    看到这个情形,南流月不仅将灵识探出,但是让南流月震惊道是,灵识刚刚离体,变感到一股极寒之意,这种寒力不是那种天地之寒,而是阴森之气,而且寒意之中,南流月发现自己的灵识根本无法探入河水之中,不仅对着无望之河冤魂弯又多了一份谨慎。

    而前面,冥害则微微闭起双眼,似乎开始闭息吐纳。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后,冥害两眼猛然正大,而水面则是如谁开一般,开始咕咕翻涌,继而一道黑光猛然踏水而出,一个身材枯瘦,长须过腰,枯老修士破除水面,踏水向冥害望来,此老,双眼深陷,眼眶深处犹如两点幽火,放出幽深的光芒,即使有凝怨化身阵抵挡,又强大如冥害也瞬间被看的头皮发麻。

    枯老修士把手一抬,如鸡爪一般枯瘦的手上,正掐着一道若隐若现的人影,枯老修士盯着冥害,把手一紧,那道身影瞬间爆裂,碎成偏偏云雾,慢慢消散。

    “黄泉老鬼~!你~!”冥害怒道。

    枯老修士显然故意如此,做完这些,裂开干枯的嘴道:“豆魂?没有炼如豆壳的豆魂在我这里就能走的通了?哼~!笑话~!”

    “你终于出来了?黄泉老鬼~!本座在这里渡河,与你何干,为何要布下腐蚀之毒阻挡本座~!”屠凉风盯着河水之上的黄泉老鬼说道。

    “哈哈哈哈,从老夫头上过,你说与我何干?哼~!本座也不难为你~!只要你能破得了腐蚀之毒,自可过去~!”枯老的修士冷笑道。

    “可恶~!你~!你~!你居然敢不把我放在眼里~!找死~!”屠凉风显然再次被气到,不仅怒道。

    “你什么你~!在这冤魂弯,你确实还进不了老夫的眼里~!哼~!在高速你一句,纯婆娘~!不要再试图打扰老夫的睡眠,否则我便大开杀戒~!将你这一行人部杀光~!”黄泉老鬼冷笑着威胁道。

    只是,此老的话音刚落,一个声音突然在其头顶响起道:“呵呵呵,黄泉老鬼~!屠羊山你都不放在眼里吗?!那本座呢?是不是能在你这里行的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