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八百零九章 再抓冥害
    血肉摄生阵虽然可以极大的利用阵法摄取活物生气,但是耗费的时间却也不短,需要一定不少的时间才能完全发挥这阵法的功效,所以在得到冷铁的默许之后,除了屠凉风去操持血肉摄生阵以外,冥害也得以单独开辟临时洞府的机会。

    冥害在屠羊山的地位特殊,所以在冥害选择离开一段距离,挑选了一个相对偏僻的地方准备炼化秦放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在感觉有一个安全的距离后,冥害在一片空地之上,把手一挥,一团紫气发出,向一片空地盖去,而后冥害厉喝一声“急~!”

    地面瞬间犹如烧开的水一般,本阿里的黑土竟然开始剧烈翻滚起来,几个呼吸的功夫后,居然起了一座小山,小山上有一洞口,这几个呼吸的功夫,这冥害居然平地造成一座山府。

    “拘土成山?”南流月不仅叹道。

    “呵呵不错,想不到道友对我宗门道法如此熟悉。”冥害微笑着应道。

    说话间,抬腿向洞口率先走去。

    不过话简单,但是南流月心中却开始逐渐掀起波澜,拘土成山,也是在凡间之时听说的道法,据说可以平地造房,凭空建山,是神仙般的手段。这么看来不算什么道法。

    但是南流月却发现了其中的可怕之处,无论是撒豆成兵、剪草为马,还是画地为牢,以及现在的拘土成山,都是凡间尽人皆知的仙法,都是传说中仙人所用的道法,流传甚广,在凡间小到刚会走路的小孩,上到八十岁老者,都能说上几句,可以说玄冥府的道法在凡间的认识度极广,而且一直也被认为是正宗神仙,根本和魔宗毫无关系。

    如果这是简单的流传也就罢了,如果是玄冥府历代修士故意为之的话,那玄冥府的谋划就太强大了,不知不觉间已然将凡间纳为己用。

    冥害显然没想到南流月会从自己的一个手法中想到这么多,只是示意南流月和白十三跟上。

    南流月也收起心思,毕竟现在如何救醒秦放才是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好在秦放现在虽然被人控制,但是人已经到了他们的手里。

    南流月和白十三微微迟疑的时候,冥害已经带着秦放的肉身进入洞府之内了。

    如此之快让南流月心中一惊,连忙示意白十三一同尽快赶上,后者自然知道南流月的想法,也不多言,快步跟上。

    三人进入洞府之后,冥害再次施法,拿出一套阵旗,将洞府布置完毕,瞬间将一切封闭起来。

    这套阵法南流月也认识,三级阵法迷烟阵,作用就是换阵和遮蔽,杀伤和防御性都不算强,但是能凭空以换阵的手法就能名列三级阵法,足以说明此阵的强大。

    “这下没人知道了。呵呵,两位道友,这临时洞府内我也做了客房,两位可以进入此间休息,待会我施展的恶道法不足为外人所知。”冥害传音给南流月说道,显然虽然做了隔绝,但是冥害还是十分小心谨慎,以防万一。

    但语气中的态度却不算客气,显然他冥害准备炼化秦放,但是不想让南流月和白十三看到。

    只是话音刚落,南流月还没来得及回答,前方原本眼神涣散空洞无神的秦放,突然好无征召猛然爆发出一团强大之极的灵力波动,灵力一闪而逝。

    但是却已经足够强大,刹那间秦放的“肉身”猛然间已经蹿到了冥害身边,一柄锋利无比的雷刀已然架到了冥害的脖子之上,锋利的雷刃已然划破了冥害的脖子,鲜血流出,相信只要冥害一动,就是身首异处的情况。

    这一番变化,直接让冥害一惊,而后才惊出一声冷汗,他这种修为就算在南流月动手也没出现过如此毫无反抗就被抓住的情况,没想到才感觉到危险,就被人用法刀抵住了脖子。

    “秦少~!住手~!”南流月的声音连忙响起道。

    突然的变化让准备说出实情救人的南流月也为之一愣,只要看到秦放差点杀了冥害的时候,南流月才连忙出声阻止。

    一切变化的太快,让南流月和白十三都有些捉摸不清。

    “月少?”抓住冥害的秦放皱眉道。

    听到这话,南流月将斗篷翻开,露出自己本来的面目道:“是我,不过我也没想到你我兄弟居然会在这么一个时机见面。”

    “嘿嘿,看来这家伙是月少的猎物了,没想到我们兄弟下黑手的眼光都一样。”秦放嬉笑着将雷火刃一收,将冥害放开。

    此时的冥害心中不但恼怒而是有些止不住的担心,恼怒自然是秦放刚才的动作,但是更多的则是担心,因为无论是之前和他交手的南流月和白十三,还是现在突然制住自己的秦放,显然都是极为厉害的修士,但是这种修士明显不是坠龙大陆的,而更加可怕的是,他离开重龙大陆的时候,更是没听过还有这样的高手,要知道玄冥府对于修真界的修士可是有过详细的研究和记录,他冥害不知道的,只有两个结果,一是这两人是一个势力秘密培养的高手,另一个则是两人是超级天才,在他冥害离开重龙大陆的时候,两人才慢慢崛起的。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对于冥害来说,不,是对于一直秘密扩张的玄冥府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秦少这话错了,这位是玄冥府的高手冥害,目前我们是合作关系,冥害道友,这位是我同盟,秦道友,来此的目的是和我们一样,为的是将那冷铁送上断头台~!”南流月故意遮掩道。

    此话一出,冥害脸色微红,连续被南流月和秦放两人抓住,就算是老谋深算的冥害也不禁感觉有些脸面管不住,好在南流月还为他遮掩了一二。

    “呵呵,刚才是误会,在下秦放,见过冥害道友~!”秦放呵呵一笑,向冥害拱手道。

    “原来是秦道友,幸会~!幸会~!”冥害只能无奈的接口道。

    “能在此地相聚,也算是这冷铁气数尽了,有我们三人联手定然能将这冷铁坑死,尤其是有冥害道友如此强大的帮手,真是如虎添翼,万无一失。”秦放毫无不为的哈哈笑道。

    “自然,自然。”冥害不得不无奈的接口道,显然面子上还有些挂不住。

    “呵呵,道友过谦了,从刚才道友临危不惧的样子,就可知道道友是做大事的人,而且我可是亲身体验过道友道法的,那一招画地为牢非常厉害,真是禁制中厉害手段~!”秦放再次笑道,似乎没看出冥害的想法。

    “这样两位也算是认识了,秦道友你怎么会来到这冤魂弯,有怎么被那黄泉老鬼控制住了?”南流月故意转移话题道。

    “这话说来就长了,不是短短几句话能说清道,倒是现在我们最好商量一下如何应对才是真正理,相信有冥害道友这种智计过人之士相助,一定会有绝妙的注意在不知不觉间将那冷铁送上死路。”秦放笑着换过话题道。

    “这个。。。这个我需要好好想想,两位道友,既然是旧相识,反正还有些时间,两位道友你们先叙叙旧,我先去一步修整一下~!”冥害终于挂不住面子,先一步离开,准备在一件密室中,先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

    而且冥害走的极快,没等南流月和秦放再次说话,便弓手告辞,选择一个密室直接封闭洞门,将自己隔离了出去。

    看到冥害离开,南流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呵呵,几日不见,秦少嘴怎么变的如此损,你故意将冥害气走,真是下力气。”

    “嘻嘻,你看出来了,何必多说,走我们也进密室,在好好和你说说近几日的遭遇~!”秦放笑道,显然默认了自己刚才的手段。

    “这倒是,你怎么会到了黄泉老鬼手中,我还真有些好奇。”南流月点头道。

    “嘻嘻,就知道你想知道,走我好好给你说说。”秦放将手搭在南流月肩上道。

    “哎~!”南流月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和秦放以及白十三向着一件密室走去。

    进入密室后,南流月施展所学,布置了一个简单的隔绝阵法,阵法不再传统阵法之内,但是效果不错,即使是一级阵法,也足够将冥害的偷听隔绝,当然冥害也未必回来偷听,毕竟没准会听懂更让其生气的消息。

    “啧啧,月少这一手阵法布置的更加得心应手了,相信我们分开这半年不到的时间,月少的修为见识又有不少进步。”看到南流月如同行云流水的手段,秦放不仅赞道。

    “少恭维我,说罢,你怎么会以这种手段出现?我不信那黄泉老鬼真能将你抓住。”南流月笑骂道。

    “可那黄泉老鬼真的很厉害,秦大哥失手也是可能的吧?”白十三不仅疑惑道。事实上她对秦放十分担心,却不好直问。

    “这事情真的说来话长了,和你们分开之后,我经历了极多的事情,总之和坠龙大陆的交过手。杀过人,斗过鬼还得到了不少宝物,当然最重要的是我在坠龙洞内给我们留了一手后路。”秦放笑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