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八百一十七章 各自遇险
    就在秦放和避水金晶兽鳞洪沟通的时候,洞穴内忽然传来了沙沙声,像是很多小脚在满是树叶的地上行走一般。

    但是这里可是坠龙墓的二层,这里出现在这种声音那就诡异了,秦放和避水金晶兽鳞洪都不能确定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然而就在两人犹豫的时候,那神秘的东西声音越来越近,似乎已经尽在眼前了,如此快的速度,让秦放和避水金晶兽顿时大吃一惊,然而当两人回头看的时候,才知道,刚才的震惊根本不算震惊,看到那来的东西,才是真的震惊。

    如果来的是什么诡异的怪物,倒还好了,但是秦放和鳞洪都没想到的是,来的居然是一头修士,而且此人秦放没有见过,也就是说,根本不是冷铁一行中的人,而且此人身上毫无灵力波动,简直和凡间的凡人一模一样,没有丝毫不同。

    但是此人如何发出那些沙沙的声音的呢?秦放和鳞洪不禁同时皱眉想道。

    只是就在秦放和鳞洪惊讶的时候,这突然出现的修士的身体却猛然炸裂,一个鹅卵形,生有数百只短足的东西飞了出来,凶猛的向秦放扑去。

    “这是什么东西?”秦放一愣,但是手下却没有闲着,抬手扔出一团雷暴,向着那怪异生物砸去。

    噗一声轻响,诡异怪物,猛然被炸碎成一片绿色汁液,向周围射去。

    这些汁液一碰触洞壁就发出滋滋的声音,坚硬无比的洞壁,竟然直接被腐蚀出一点点如同麻点般的痕迹,而本来上面的那一层蒙蒙白光则是突然光芒大盛,犹如吸入肥料一样。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看到这个场景,秦放不能自己的在问一句。

    但是,避水金晶兽鳞洪也不清楚,刚才出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好在这东西毒性虽强,但是本身的防御力极差,连秦放一击都扛不住。

    然而就在秦放说话的功夫,墙壁上忽然深处无数指头粗细犹如蚯蚓一般的触手,向着秦放抓来。

    心惊之下的秦放脚下连忙弹开,同时一抬手一招,雷火刃瞬间到手,锋利无比的刀刃瞬间展开,砍菜切瓜一般的向着那突然伸出的无数肉须斩去。

    只是出乎秦放意料的是,肉须远比看上去的坚韧,秦放每一刀下去,都会感到不小的阻力,而且这些肉须生命力也异常旺盛,虽然被秦放斩落,但是斩落的肉须非但没有就此不动,反而犹如活物,拼命将身体向石壁钻去。

    甚至只是穿入石壁一点点,这些肉须就像重新复生一般,再次生长,向着秦放缠绕而来。

    “不对劲,秦小子不要再砍了,你没发现你越砍越多吗?快点遁走才是上策~!”避水金晶兽鳞洪的声音响起道。

    秦放何尝没发现不妥,但是这么不明方向的贸然遁走,说不定会遇到真正的危险,眼前这些肉须虽然强韧,但是秦放自负还能应付,如果乱闯的话,遇到更加强大的东西就真的危险了。

    所以一番犹豫后,秦放冷笑一声道:“老鳞放心~!这东西本少爷应付的了~!”

    话音落下,秦放把手一挥,一团近乎透明的火焰猛人变大,迅捷无比的向整个洞窟通道涌去。

    极寒冰焰,对付这种肉须简直再好不过。

    果然寒焰过处,所有肉须部冻住,就连那蒙蒙白光,在极寒冰焰过后,也开始慢慢萎缩。

    而秦放则是冷笑一声,一脚躲在洞壁之上,瞬间引发强烈的震动,震动中,肉须纷纷碎裂,炸裂成渣。

    如此一番动作,洞壁很快焕然一新,再不见一根肉须。

    “好小子,这手段厉害啊~!”避水金晶兽鳞洪惊道,俨然忘记了当年他自己也被秦放的寒焰坑过。

    “呵呵,雕虫小技而已,不过老鳞,你可看出这些诡异东西的来历?”秦放话锋一转的说道。

    “不知道,看那最初的东西,倒真像某种魔虫,但是从未听过有什么魔虫在被碾杀之后,还能生出肉须的,这地方确实诡异。”避水金晶兽鳞洪叹息道。

    “连你都不知道,那么这魔兽确实十分诡异,但是那戏肉须上的魔气和这里残存的很像,恐怕就是这触须魔兽留下的痕迹。”秦放想了想后说道。

    “不,虽然很像,但不是,那些魔气比这些肉须留下的更精纯,这些肉须,顶多有七级魔兽的,不可能是那留下魔气的魔兽。”避水金晶兽鳞洪却另有看法。

    “不是吗?”秦放一愣道。

    “绝不是,这里恐怕还有跟恐怖的魔兽存在。”避水金晶兽鳞洪确认道。

    “那就糟糕了,看来你说的对,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尽快离开,现在选个方向吧,一个是刚才魔兽来的方向,另一个自然是相反的方向,我们走哪个?”秦放想鳞洪询问道。

    “相反的方向吧,刚才那魔物虽然不知道名字,但是很可能是一种诡异的寄生类魔兽,这种东西都是有巢穴的,这魔兽来的方向,很可能有它的巢穴,在弄清楚之前,本王觉得还是不要轻易涉险的好。”避水金晶兽鳞洪说道。

    “这里魔气和死气交织不说,而且极为强盛,连你超级魔兽的气息都无法盖过,否则单凭你魔兽之王的气息就足以将这些宵小赶走吧?”秦放试探着问道。

    “这个本王也不清楚,这坠龙大陆本就死地才是,不是你带本王到这里,本王都不知道还有这么强大的魔气,所以如果这里的魔兽适应了这种强大魔气,本王上品超级魔兽的气息未必能震慑住这里的魔兽。”避水金晶兽鳞洪有些迟疑的说道。

    “原来如此,算了,反正这里怪事太多,我们还是先试着走走看,不行再回头~!”秦放岔开话题道。

    “嗯,好~!”避水金晶兽鳞洪同意道。

    一人一兽商议完毕,秦放便想着魔虫来时相反的方向快速遁去。

    这一边秦放开始遁走,另一边的南流月也遇到了麻烦。

    南流月和秦放所处的位置不一样,身处在像是一个个不规则的石头坑中,不过这些坑洞,远比秦放所在的通道大的多的多。

    而且这些坑洞中,还有很多拳头大的洞穴向外凸起。

    好在南流月一番探查发现,这就是普通的凸起,其内部并没有妖魔兽或者其他东西存在,只是不知道如何形成这种地行的。

    不过南流月看着这些东西下意识的看上顶部,果然发现很多和下面空洞对应的坑洞,些坑洞深浅不一,但是却统一漆黑一片。

    如此场景让南流月下意识的对于脚下的凸起坑洞十分留意,一番思索后,还是飞到半空之中,同时激发出一道细微但是力度很强的风盾,将自己互助。

    就在让南流月继续观察周围环境的时候,大约两个呼吸的光景,又有一道身影在其身边猛然出现在怪异的坑洞之中。

    这道身影南流月认识,正是屠凉风身边剩余的四个护卫之一,此人生的有些獐头鼠目,所以南流月对此人的印象还算深刻。

    此人已出现便露出极为警惕的神色,但看清南流月的样子后,反而放下心来,因为此刻南流月还是在冥害给予袍裹之中,外人看来,南流月就应该是一件死物,或者说一个豆兵。

    所以很快那獐头鼠目的修士就放松了警惕,转而审视周围的环境。

    而南流月心中却在犹豫,是否出手将眼前这个修士除掉。

    以南流月的实力,骤然发难下,干掉眼前这个獐头鼠目的修士并不困难,但是此人既然是屠凉风的亲卫,难保不会有什么共生符留在屠凉风手中,又或者什么传讯用的符咒,如果此人能传递一点消息,那么下次和冷铁会面,南流月就十分危险了,毕竟他们现在虽然分开,但是既然在坠龙墓内,很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见面。

    所以南流月在权衡出去这名亲卫的优劣。

    然而就在南流月思索的时候,地面上那些原本没有任何异常的凸起空洞,突然齐齐喷出漆黑的汁液,直接向上冲去。

    这些漆黑的汁液,喷出的速度奇快无比,又毫无先兆,南流月早有准备,还算不错,挡住了漆黑汁液的重击,但是那名屠凉风的亲卫就没有这么好运了,瞬间便被那漆黑汁液洞穿了身体。

    而那人甚至连医生惨叫都没发出,就开始肉眼可见的腐败,不到几个呼吸的功夫依然化作一摊黑水,慢慢渗入地下。

    再一个呼吸后,一切都仿佛不曾发生过一般,看的侥幸过多一节的南流月头皮发麻,暗道果然是坠龙大陆的最大死地,真是处处危机,动辄就有生命危险。

    好在这些空洞喷出漆黑汁液的时间似乎有很长的间隔,在南流月认真审视,确认短时间内不会再喷发之后,便迅速展开身形,向着远方好像是出口的方向快速飞去。

    只是虽然遁出了漆黑汁液的喷发范围,南流月依然心情沉重,因为在他面前可能的出口位置,居然有四道几乎一样的门洞,这些门洞并不是人为的,一看便可知是天然的,但是偏偏每一个洞口都散发出犹如实质的淡紫色魔气,让南流月犹豫非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