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八百一十八章 血蛊之虫?
    只是南流月思考的时间并不算长,这倒不是南流月发现了什么线索,准备前行,而是就在南流月认真审视洞口的手,左边第二道洞口猛然紫气涌动,忽然闪出一道身影,身影奇快无比,身上还环绕着一道暗红色的光线,但是即使如此,此人已然十分狼狈,身上处处都是伤痕,虽然看上去并不算眼中吗,但是其道袍已然被割裂的处处伤痕。

    不过南流月却没有趁机出手,因为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冥害,虽然不是一路人,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冥害勉强也能算在自己这一方,而且对方刚刚从那魔气森然的洞口飞出,定然十分了解洞内的情况,正好可以探听洞内的真实情况。

    另一边,冥害冲出之后,短暂的疑惑后,变看到正看向自己的南流月,不禁苦笑一下,将手一招,那道暗中色光芒便放缓飞速,原来正是刚才冥害在第一层放出那件暗红色法器,法器放慢,却是一枚燕雀造型的法器,但究竟是什么,却无法判断了。

    “哎~!原来是乐兄,哎,看来还是道友的运气好些,这里看上去要安全的多了。”冥害叹息一声说道,语气中隐隐有一丝羡慕。

    “哦?是吗?”南流月微微一笑,屈指弹出一道绿芒,绿芒缓缓飞到地面突起之上,呼吸间化作一颗指天树幼苗,虽是幼苗,但是指天树本就巨大,所以这颗树苗已然不小,而且通体翠绿,显的生机勃勃。

    而另一边冥害显然没有看出南流月的意,不仅微微皱眉。

    南流月却没有多说,而是饶有兴趣的示意冥害看向那指天树幼苗。

    冥害显然不解其意,但是仍旧看向指天树幼苗,认真仔细观察,似乎想从指天树幼苗上看出什么问题,毕竟这么空手召唤草木,冥害虽然见过南流月施展,但是兵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然而就在冥害看的仔细的时候,地面上的突起再次爆发吗,无数漆黑的汁液再次冲天而起,指天树巨大的躯干瞬间被洞穿无数个黑洞,而这显然仅仅是开始,洞穿之后,树干上开始以黑洞为中心,陡然枯死,继而化作同样漆黑的汁液,几个呼吸的功夫,便将整个指天树幼苗化去,汁液流淌一地,而再过几个呼吸,地面上的黑色汁液却再次全部渗入地面之下,消失不见,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一样。

    这漆黑的毒汁虽然喷发的时间间隔很差,但是却极为密集,而更让人不能小看的是,除了脚下的这块地方,抬眼望去,整个洞穴内全部布满了这种地面突起,根本避无可避。

    看到这个场景,冥害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不仅叹息道:“原来这里也并不是什么安全之地,看来这二层内不仅是扭曲空间,还处处险地啊~!”

    “不错,刚才有一个屠凉风的亲卫已然死在了这里。”南流月点头道。

    “原来如此,不过乐兄能安然无恙,看来还是乐兄高明,能看出此地的不同,当然也比我高明的多。”冥害赞叹道,说罢苦笑着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冥害兄过于了,不过你最后这句这正是我想问的,冥害道友从那洞内冲出,不知道洞内到底是何场景?”看到冥害知道此地的危机,南流月才开始正式询问。 feisuzw.

    “通道那边是一个比较宽阔的通道,但是却充满了一种诡异的红色雾气,这雾气似乎是活的一般,可以凝成任何形状,打之无效,击之无形,根本无从下手,我这法器飞燕投怀,本事防御至宝,也无法挡住这些无形物质之物的攻击,只能看看防住要害,狼狈躲避,最后不得已才闯入了一道充满魔气的洞口,岂止才通过就遇到了乐兄你,这也是我命不该绝,不然再遇险就真的危机临身了。”

    “犹如活物的诡异红雾?难道真有这种东西?”听到冥害的话,南流月不禁皱眉思考道。

    “很难相信,不错确实是这种诡异的东西,道友你倒是可以看一看。”冥害点头道。

    “冥害的道友的意思需要我去探查一番?”南流月眉毛再次凝结,疑惑的看着冥害道。

    “这个到不用,刚才虽然危机,但是我倒是摄取了一些,足够道友观察一番。”冥害笑道。

    说罢冥害将手一挥,一颗透明的圆珠,包裹这一小团赤红的雾气出现在南流月眼前。

    此物一出,南流月心中暗自警惕,能在刚才那种危机的情况之下,还想着研究危机来源,单凭此点,就足可说明冥害的身法和心机可怕。

    而且南流月相信,如果不是此人看到他南流月所处的位置也是一处绝地的,绝对不会将这么重要的东西,拿出来分享,现在拿出,并不是冥害好心,而只是他自己确实没有把握对付这犹如活物的诡异红雾。

    不过南流月自然不能放过这么一个可以好好探查对面的机会,将手一招,困住赤红色雾气的圆球就飞到了南流月眼前。

    这些赤红色的武器果然如冥害所言,犹如活物,虽然被圆球困住,而且只是微微一点,但是这些赤红色的武器却在圆球中横冲直撞,忽而化作利刃,忽而化作尖刺,甚至化作怪异魔兽,不断的冲击着困住它的圆球,但是这些雾气太少了,力量又被困住,自然无法攻破这圆球,不过南流月相信如果大批量的这种赤红色雾气,且都如此有灵性的话,那么对吗的通道确实可怕。

    “乐道友,以道友的惊天才智,可看出什么不妥?”等了一会后,冥害连忙向南流月问道。

    “冥害道友过誉了,道友出身四大魔宗,阅历之广,岂是我这野修能能望其项背的?冥害道友看不出的东西,我乐流又能看出的几分。”南流月摇头道。

    听到这话,冥害心中不禁又多了一份惆怅,他也知道眼前这个乐流说的不错,他冥害出身极好,所能接触的修真界学识自然也是最顶尖的,他看不出的东西,眼前的乐流能看的出的几率确实极小。

    不过南流月接下来的话,却又让冥害生出一线希望。

    “不过我出身凡间,对于一些民间传说倒是知道的一些,相传民间有一种害人的东西叫做血蛊,这种东西我没见过,但是听闻,血蛊那是用一种虫融入血液中,将血液全部化作杀人用的利器,这血蛊就可以将血液变成我们眼前看的这种活物,杀人于无形。只是不知道这赤红色的雾气是不舍这种的东西。”南流月看着圆球中的东西说道。

    “哦?凡间还有这么强大的道法留存吗?看来真是我冥害孤落寡闻了,不知道道友可知道有什么方法可以克制此物?”冥害惊喜的追问道。

    “冥害道友,首先是不是血蛊还很难说,而起即使是,恐怕也不是凡间的血蛊那么简单,凡间的血蛊可是针对凡人的,从未听闻可以对付修士,再者,在下无缘学习这种手法,只是听闻一些,拿出来供冥害道友参详,道友学究天人,相比会有更好的方法应对此物。”南流月摇头道。

    听到南流月这么说,冥害再次涌起一阵失望,不过总算有点头绪,再加上南流月话语中的客气恭维之道,让冥害不仅心中平复不少,开始认真思考起眼前的东西。

    “如果这东西是血蛊,难道那边就是血液?不对,这么说那边的通道是血脉?这怎么可能?!什么东西的血脉能这么宽广?你我在其中行走都觉通道宽阔?!而且这洞壁分明是岩石,这说不通啊~!”冥害认真想了一番后,不仅皱眉说道。

    “这点我也不清楚,只是觉得此物和血蛊很像,到底是不是,我也无法确定。”南流月摇头道。

    “罢了~!姑且算他是血蛊,那么此物原本就应该是一种炼化之虫,而且既然是此物是可以见血融化,且活在其中,定然是和血同化,因此才能能隐于无形,又能控制血液,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有血脉活化,杀人于无形,所以,我猜想此术的关键乃是那炼化之虫,只要能将此虫招出灭杀,定然能将这些赤红色的雾气灭于无形。”冥害认真说道。

    听到这话,南流月暗赞冥害果然厉害,仅仅是听到一个猜想,就能找出其中的关键,这份才智,心计之强恐怕只有那坑害过他南流月和秦放的重华宗少主谷落花才能相比,不仅心下又对冥害小心了几分。

    冥害显然没想到南流月现在的心思,继续说道:“这种妖虫,恐怕只有以其喜好调出,但是如果此物开了灵智,恐怕就难以奏效了。”

    “如果道友猜的对,我倒是可以可以肯定,那炼化之虫并无灵智。”南流月想了想后说道。

    “哦?乐流道友为何会如此肯定?”冥害疑惑道。

    “如果此物生有灵智,那么这一丝血雾应该已经枯死,绝不会已然这么活跃,毕竟那妖虫应该能感知到道友抓了自己一部分,未免露出真身,理应放弃这微不足道的一丝赤红之物。”南流月解释道。

    “不错~!道友说的对~!确实应该这样~!”冥害恍然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